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41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只是分析一种可能,目前你说的这些竞争对手里,我没有特别想杀谁。”Jiang Wang 失said with a smile :“我看起来像是那么喜欢杀人么?”

看起来倒是蛮delicate and pretty 温和的……但你还说你不爱生事呢!左光殊心里如是想。

他巴巴地瞧着姜big brother ,好声好气地劝道:“这些人个个都背景不凡,就算是楚煜之,也靠着军方呢。不管杀了谁,咱们都很难善了。”

“淮国公府都摆不平吗?”Jiang Wang 问道。

“……”姜big brother 越说越认真,左光殊有点慌了,一直有意压制的奶音都跳了出来:“那人家的背景也不差啊……”

“如果没有被人发现呢?如果没人知道是我们杀的呢?when the time comes 山海境都结束了,他们impossible 进山海境追查吧?”Jiang Wang 接连追问。

还是春天,不知道为什么已经这么热。

也或许是车厢里太闷。

左光殊抹着汗道:“望哥,大家参与山海境,都是为了凰唯真大人留下的隐秘。你非得杀个人助兴么?”

Jiang Wang 睨了他一眼:“这叫探索规则。我得知道我们能够做到什么地步,如此在真正面临选择的时候,就不必浪费时间。在那种时候,浪费的也许就不仅仅是时间了……你能明白么?”

左光殊似懂非懂地nodded 。

他虽说一向很勤奋,也在诸如山海炼狱之类的地方,gnashing teeth 地吃过很多苦,但毕竟未曾有过真正的生死交锋。

因为左氏嫡脉的this generation ,就只剩下他一个了。

无论是祖父淮国公还是mother 玉韵Princess Zhang ,will not 允许他去冒mortal danger 。

像Zuo Guanglie 当年那样独自去边荒试炼的事情,在左光殊这里不会再发生。

他其实并不需要争资源,所以他并不知道,人和人之间为了cultivation 资源,可以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而Jiang Wang 是深刻知道的。

虽说this time 参与山海境的人,好像个个都不缺什么。但凰唯真留下的东西,谁能拍着胸脯说自己不缺?谁能保证不争个头破血流?

别说真正战死的可能,就连Divine Soul 本源削掉三成的那种可能,Jiang Wang 也要将其磨灭。

进了山海境,他真的会把除左光殊之外的任何人视为对手。

屈舜华或许也可以例外。

屈舜华请来助拳的人不行。

话说到这里,carriage 也已经回到了淮国公府。

Jiang Wang 把手里的九章玉璧递回左光殊:“先收起来吧。”

两人下了carriage ,并肩而行。

“不要有太大压力。”走在国公府里,Jiang Wang patted 左光殊的肩膀:“我来是为了帮你赢得你想要的,为此我们要扫清一切障碍。杀人有时候是必要的手段,但我的目的不是杀人,原则上如果不是有人要杀你、或者要杀我,我不会主动下杀手。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左光殊乖乖nodded :“en! ”

“继续说一说对手吧。”Jiang Wang 边走边道:“他们都请了who 助拳?总不能人人都知我,我却两眼一抹黑吧?”

得了Jiang Wang 的保证,左光殊轻松了许多,chuckled 了一声:“先说一个你最感兴趣的。”

“oh?”

“项北请的帮手,是Xia Country 太氏的太寅。”

“在观河台被重玄遵砸破了脑门的那个?”

左光殊用力nodded 。

Jiang Wang 挑了挑眉。

好吧,左光殊说的没错,这的确是个他会感兴趣的人选。

但也……

好像有了要杀人的可能。

Qi State Heaven’s Chosen Gathering 放过Xia Country Heaven’s Chosen 吗?

或者说,Xia Country Heaven’s Chosen Gathering 相信Qi State Heaven’s Chosen Gathering 放过Xia Country Heaven’s Chosen 吗?

两个敌对国家的Heaven’s Chosen ,在双方国土之外,在诸如山海境这种现世律法覆盖不到、也很容易destroy the corpse and evidence 的地方……

这几乎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当然,山海境里“几乎”不会死人,这大概对太寅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而不太好的消息是——或许太寅也是这么想的。

毕竟Jiang Wang 虽然名气极大,也才踏入外楼不久。

他太寅出身名门,本身亦是Heaven’s Chosen ,且在外楼realm 打磨了更长时间。在真正交手之前,怎会觉得自己不如?

看着姜big brother 变得有些古怪的表情。

左光殊也在瞬间意识到问题所在——因为齐夏两国之间的矛盾,Jiang Wang 刚才跟他说的“目的不是杀人”的话,又变得不靠谱了!

“如果你非要杀那个太寅的话,最好可以放过项北……”好半天他才吭哧出这么一句。

旁人或许会觉得,Jiang Wang 现在和太寅对上,胜负尚未可知。

但在左光殊的心里,以Jiang Wang big brother 现如今的实力,那个太寅自是没什么机会的。大概唯一的问题就在于,一旦发生冲突,山海境的规则,能否保住太寅的命。

至于项北,他和Jiang Wang 的差距,在黄粱台前已经体现得很明显了。

“oh?” Jiang Wang 知道自己在这个小弟心里的好斗形象大概已经很难扭转了,索性have no desire to improve ,转而问道:“如果可以完全毁灭痕迹的话,你不想杀了那个项北么?”

“他的死活跟我无关。”左光殊摇摇头,很有一些认真地说道:“我只是不希望你冒险。你杀太寅没事,若是杀了项北被人发现,我grandfather 也很难保住你。”

“speaking of which ,这个项北,是不是故意针对你?”Jiang Wang 当然感受得到左光殊的关系,只是frowned 道:“我记得你以前就跟我说过,在黄河之会名额争夺时,他好像对你的态度就很不好。”

“确实是故意针对我。”

“因为什么?”

Jiang Wang 的确不太理解。

因为从项北的种种表现来看,其人虽然有些狂傲,但也不太像是那种喜欢穷追猛打、unsatisfied 的人,更is not that absolutely does not have 脑子。

已经在争夺黄河之会名额时,赢过一次左光殊了,还有必要路过的工夫也踩一脚么?

如此得罪淮国公府,哪里会有什么好处?

此时两人已经并肩走进了左光殊的院子,在凉亭中坐下。

左光殊沉默半晌,终是说道:“因为河谷之战。”

“在那一战里,统领楚军的,是真君项龙骧。而我的兄长Zuo Guanglie ,执掌赤撄,效命于项龙骧麾下。”

“我father 已经战死在秦楚战争里。我兄长是举世闻名的Heaven’s Chosen ,也是重振左氏声威的希望。不管是谁来当这个统帅,reasonable in every circumstance ,都不该置我兄长于险地。更不用说项氏与我左氏交好多年。但项龙骧恰恰把我兄长派去了最危险的地方……”

左光殊眼眸微垂:“河谷惨败,项龙骧难辞其咎。因为他战死沙场,天子才没有追究Xiang Family 。但有些事情,不是天子不追究,就不会发生了……一位真君死去,对Xiang Family 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不说,你也明白。”

“Xiang Family 以前坐的位置,现在不能坐。以前拿的东西,现在不能拿。以前占的好处,现在不能占。有太多的力量会拉扯他们……”

“Xiang Family 有很多人觉得,是我grandfather 在打压他们Xiang Family ,故而对我左氏生怨。”

“那淮国公有这样做吗?”Jiang Wang 问。

“当然没有!我左氏男儿上战场,生死早有觉悟。项龙骧用他的兵,点他的将,无论谁死了,都不需要向谁负责。Xiang Family 现在承担的,只是他项龙骧战败的责任而已。我grandfather 早就表过态,我兄长战死,不怨任何人,战场就是如此,每一位将士都有父母家人,没有谁可以死,也没有谁不该死。”

左光殊说到这里,paused :“祖父没有打压Xiang Family ,但也没有帮Xiang Family 说话。”

淮国公再怎么理解战争的残酷性,也impossible 完全对自己长孙的战死无怨。

尤其是以赤撄的精锐程度、以Zuo Guanglie 的绝世之姿,即便是在河谷惨败的局势下,也足该能保住性命才是……

可项龙骧却把他放到了死地。

要Zuo Family 在这种情况下,还帮手Xiang Family ,实是难能。

不打压Xiang Family ,是大楚淮国公的器量。

不帮扶Xiang Family ,却是一位祖父的哀伤。

“但有些事情,你做没做,只有你自己知道。”Jiang Wang 深有感触地道:“别人如果觉得你做了,你怎么解释都无用。一个人只要有了定见,任何人都无法说服他。”

任何一个被冤枉过的人,应该都知道那种有苦难言的感觉。

明明你什么都没有做,但旁人言之凿凿。

将谎言重复几遍,路人这边听一耳朵,那边听一耳朵,便奉为真理。

所谓积毁销骨,众口铄金,便是如此。

若不是Jiang Wang 相信左光殊,又自己接触过淮国公,只怕他也会觉得,左氏真的因为Zuo Guanglie 之死,在打压Xiang Family 。

因为这太“合情合理”。

用兵弄险,致使Zuo Guanglie 这样的绝世Heaven’s Chosen 战死,左氏怎么可能不恨Xiang Family 入骨?

淮国公权势滔天,既然有力量“报仇”,怎么可能不趁机动动手脚?

人们可以想当然地分析一切,得出所谓“合情合理”的结论,唯独不会考虑淮国公本人的器量。

因为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will not 拥有那样的器量。

人们不会相信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不会相信自己不曾拥有的东西。

久而久之,就连Xiang Family 人自己都信了。

要不然,他们的真君战死沙场,为国尽忠。便是有罪,也尽赎了。何以朝野上下有那么多只手,要将他们扯入泥潭?

这难道不是有人在背后操纵吗?

当然,对于这些声音,或许淮国公本人并不在意。

但Xiang Family 人impossible 不在意,项北impossible 不在意。

这就是他和左光殊的矛盾所在。

左光殊道:“其实项北虽然狂傲,但以前不是如此骄横。

只是现在以这样一副样貌,来维持Xiang Family 的强大假象。

毕竟项龙骧战死时,特意将那杆盖世戟留给他,让他做Xiang Family 的继承人。

他若不能表现出横压同辈的姿态,不足以在家族真君陨落的时候,让人忌惮Xiang Family 的未来。

我想他未必真就认定是我grandfather 打压了他们Xiang Family ,只是他并非嫡脉出身,凭借着项龙骧的余威,才得以成为家族继承人,他必须要考虑项氏clansman 的意志。”

Jiang Wang 目有讶色,

左光殊的羞涩。腼腆、稚嫩,常常会让他不自觉的把左光殊当小child 看。

但其实这个少年也已经十六岁。

是在Chu State highest 的权贵家族里长大的、从小接受过highest 教育的少年。

在Zuo Guanglie 战死之后,是被作为家族继承人培养的。

他看问题其实可以很透彻。

Jiang Wang 看着他,期待这个小弟还能说些什么。

左光殊语气平淡地道:“我不恨他。但也不会宽容他。

现在是我技不如人,合该受辱。等我超过他的时候,我也会在路过他的时候踩他一次,靠我自己的力量。

然而,我的确没有杀死他的想法。

他的生死与我无关,他的未来,看他自己的造化。

Zuo Family 和Xiang Family 的情分,在河谷就已经断绝了。

我与他项北,更没有情分可言。”

“理当如此!”Jiang Wang nodded 表示满意,又道:“说说其他人吧,这次山海境之行,太寅、项北都没什么可虑。”

左光殊也就继续道:“楚煜之请的助拳Heaven’s Chosen ,是丹国的萧恕。”

Jiang Wang 对萧恕有印象,其人的表现还算亮眼,毕竟击败了触悯,但那一战,是触悯战略性放弃,所以也看不出太多。

后来在内府场十六进八的比赛里,惨败于秦至臻之手。

这样一个帮手不能算弱。

毕竟能够参与黄河之会的Heaven’s Chosen ,已经是各国Peak Heaven’s Chosen 。

但在Jiang Wang 这个黄河魁首面前,连八强都没能打进的萧恕,确实也谈不上威胁。

Jiang Wang 并不说话,只以眼神示意——

下一个。

“伍陵请来的助拳expert ,是越国的外楼境Heaven’s Chosen 革蜚。”左光殊introduced 。

越国外楼境第一Heaven’s Chosen 革蜚,也是黄河之会外楼场八强,被Wei Country 燕少飞所击败。

Jiang Wang 只是隐约记得个名字,对此人的印象,还不如越国内府境的white jade 瑕深刻。盖因外楼场的其它几场比赛太精彩,革蜚输给Wei Country 燕少飞的那一场,根本没有几个人关注。

能进黄河之会八强的,已经值得重视了,even more how 还是外楼场的八强。

但Jiang Wang 只是问:“还有呢?”

左光殊于是继续道:“钟离炎请来助拳的人,是理国的范无术。”

这倒是个很有故事的人物,十五年颓废,十年cultivation ,一飞冲天。在黄河之会上,也进了外楼场八强,最后是被中山渭孙所击败。

虽然Jiang Wang 亦未曾关注那一战,但对这个范无术还是有一些道听途说的印象的。speaking of which ,其人同钟离炎的经历,颇有相似之处,难怪能志趣相投,搅合在一起。

不过对Jiang Wang 来说,若让他以现在的实力去审视去年的黄河之会外楼场,除了六大霸主国的Heaven’s Chosen ,也就一个掌握须尽欢的燕少飞需要重视。

speaking of which 也都是列国Heaven’s Chosen ,是天下数得着的年轻俊彦。

但时至如今,一步步走到现在的姜爵爷,也的确有了睥睨同辈的资格。

因为他是第一。

是黄河之会群星闪耀时,最璀璨的那一个。

听罢左光殊介绍的这些人,姜爵爷朗声而笑,自信豪越:“我观天下英雄,不过尔尔!光殊,我先前已经在信里说过,现在当着你的面再说一次——这次山海境,必叫你得魁名!”

左光殊道:“还有一个斗昭我没说呢!”

“斗昭请了谁来?”Jiang Wang 止住笑声,问道。

“他谁也没请。”左光殊瞧着他的脸色,说道:“还说什么,都是些clay chickens and pottery dogs ,他恨不得捆住一只手,哪里需要请人助拳!”

“光殊,when the time comes 咱们一起上!”姜爵爷aggressive ,如是说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