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41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自黄粱台一宴之后,Jiang Wang 和左光殊就再未出国公府一步。

每日cultivation 、切磋、调理。

只求以最完满的状态,进入山海境。

令Jiang Wang 感到幸福的是,淮国公偶尔会抽时间来讲讲课。

从Great Qi 凶屠到观衍senior ,从朝议大夫易星辰再到大楚淮国公,在cultivation 上“吃百家饭”的Jiang Wang ,非常善于利用这种机会。

早前为了补完基础,重玄胜、李龙川、左光殊这些朋友,他都没少讨教过,根本不存在开不了口的问题。

只是随着实力的跃升,这些朋友渐渐已经无法带来太多的帮助……

更多还是通过continuously 战斗来自我审视,寻找自己的问题以改进。

这种有powerhouse 指点的日子,对Jiang Wang 来说,就是饿狠了的人终日饱食,不知有多么幸福。

在如此美好的时光里,终于迎来了二月十六日,山海境开放之日。

两人在左光殊的书房里相对而坐。

淮国公府就是Chu State 最安全的地方之一,他们倒也不必操心结束山海境之后的事情。

镌刻《橘颂》的九章玉璧,握在左光殊手中,静静等待时机来临的那一刻。

“你本来请的是谁助拳?”Jiang Wang suddenly asked 。

左光殊lifts the head :“为什么问这个?”

“想起来了,就随口一问。”

“是暮鼓书院里的一位Heaven’s Chosen 。给了足够的补偿,姜big brother 不必忧心。”

“我倒是不忧心……给了多少?”

左光殊:……

while speaking ,左光殊手中的九章玉璧忽然炽光大放。

这光芒在左光殊的有意操纵下,也笼罩了Jiang Wang 。

光芒绕成一圈,恰恰将两个人围住。

又自行延展,形成一个圆筒状的光柱。

Jiang Wang 和左光殊倒是成了罩子里的人。

本是炽白之光,忽然间变成multi-colored 。有数不清的景物碎片绕身而流,却根本也看不清都描绘的是什么,瞧来bizarre and motley 。

而后一闪而逝,凭空消失在书房里。

同在国公府里的老公爷,坐在自己的书房中,抬头看了一眼窗外,looked thoughtful 。

bizarre and motley 的光柱之中,左光殊大声问道:“你知道什么叫山海吗?”

“什么……”

Jiang Wang 只来得及开口两个字,眼前的景物便骤然一变,而耳朵也已经被潮声铺满!

crash-bang !

boundless 的海。

一望无垠的cyan 。

Jiang Wang 是见过海的,天涯台上有他湮灭的魂魄,近海群岛至今有他的声名流传。

但眼前所见这片海,无垠广阔,无尽辽远。

把近海对比得局促起来。

海水澄净,可见游鱼珊瑚,丰富多姿的水底world 。

海面蔚蓝,像一面boundless 的镜子。

而天……

抬头望天,天空烟霞万里,好似一张画卷铺就。

一座座浮空之山,探进烟霞里,faintly discernible 在视线的尽头。

“此为山海!”

左光殊全身被light blue 的烟气所笼罩,浮空而立,语气中震撼难掩。

Jiang Wang 在一旁亦催动了无御烟甲,以fiery-red 的烟甲覆身,瞬间抵消了山海境中那恐怖的重玄之力。

的确满眼尽山海。

左光殊问道:“你曾在海外扬名,那里的海,比这里如何?”

“近海不如这里广阔,至于沧海,那在迷界之后,我还未去看过。不过环境应该很恶劣,不如这里美丽。”Jiang Wang 一边四下打量着环境,一边replied 。

左光殊缓缓飘落,双脚踏在海面上,借助水的力量,迅速把握周遭环境。

Jiang Wang 感知着这里的Essence Power ,细微地调整肌肉状态,力求最快适应山海境的规则,嘴里道:“你说你需要什么,要进了山海境才能知道。现在知道了么?”

“相传凰唯真在这里留下了他的一切。他的神临之秘、他的九凤之章、他的财富、他的Absolute Art ……所以才有这么多人趋之若鹜。”

左光殊闭着眼睛,慢慢说道:“现在还不知道this time 会出现什么……但我当然最想要九凤之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真”,无法用语言传述,无法用文字记载,不会与他人同。所以洞真之道即使能够留下,对后来者的作用也没有那么大。洞真之上则更不必说。

作为上三境的开始,神临境是life essence 的跨越,直接打破了天生寿限。

凰唯真的神临之秘,就是他能够留下的最宝贵的cultivation 经验了。

听到左光殊说的这些,Jiang Wang 还以为他会期待凰唯真的神临之秘,didn’t expect 是九凤之章。

不由得道:“早听你说九凤之章,我还不知道九凤之章是什么。”

“这是一门cultivation technique ,也是一件信物,还是一门divine ability 。或者说,它是开启九凤divine ability 的钥匙。更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必须是前一任cultivation technique cultivator 死了,它才能重新在某个地方显现。”左光殊解释道:“所以这门divine ability 是unique and unmatched 的。”

cultivation technique ,信物,divine ability ?

Jiang Wang unheard-of 。

就at this time ,他猛然生出一种危机感,霎时间开启声闻仙态。

一直依靠河伯divine ability 在查探环境的左光殊,却比他更快把握了情报。伸过手来,一把拉住他,两人直接往水下一沉。

海水之中,自然形成一个椭圆的水罩,将他们遮蔽其间。

得益于左光殊对水行的深刻理解,这水罩几乎与海水一体,难见异常。

defensive power 几近于无,最大的作用,就是帮助他们融入这片Sea Territory 。

两个人身上的无御烟甲,也immediately 散去了。左光殊当初keep on saying 说不差essence stone ,要全程维持无御烟甲,以随时保持最佳状态……显然是忘了考虑如此刻这般需要敛迹藏形的情况。

无御烟甲好用归好用,未免招摇了些。

便在next moment ,Jiang Wang 的耳中,便有声音来“朝”——

声闻仙态下,万声来朝,如臣朝君。

但这个声音简直像是来谋反篡位的,震得Jiang Wang 的声闻仙态几乎散去。他也的确主动收敛了。

那是一种极似鸳鸯的啼叫。

而有恐怖的威严蕴于其间,啼叫者的力量也几乎可以想象一二。

绝非现在的自己所能够应付!

刚进山海境,就能遭遇这样terrifying existence ,是运气太好,还是说山海境中这等异兽can be seen everywhere ?

布置一个神临以上不得进的Secret Realm ,然后其间有如此恐怖的异兽存在。凰唯真真的不是在谋杀吗?

那恐怖的威压迅速靠近,Jiang Wang 隔着这融入海中的水罩,抬眼看去。

便看到一个约莫二十余丈、鱼身鸟翼的、怪模怪样的大家伙,在低空滑翔而过。

这是一条长着翅膀的大鱼?或者是一只有着大鱼身躯的鸟?

Jiang Wang 分不清了,只从这恐怖的oppression 里察觉到,这至少也是一头拥有神临层次力量的异兽。

刚入山海境,便遇神临!

这让姜爵爷横扫山海境的狂言,显得荒谬至极。

此时此刻的他,也只能藏身在左光殊制作的水罩中,跟他一起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地观察这异兽,一个多余的动作都没有。

他看到——

这鱼身鸟翼的异兽低飞而过,猛地一张嘴,嘴里布满利齿,如刀枪交错。而在它张嘴的瞬间,附近的一整片Sea Territory 都动荡起来。

hong long long !

吞吸一切。

好像整个Sea Territory 都翻转了过来,无法计量的海水,裹着鱼虾蟹贝海里的一切……全部冲进它的巨口中。

天也低,云也重,异兽如吞海!

你甚至感觉,它是不是要一口将这片海喝干。

被这恐怖力量覆盖的整个Sea Territory ,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漏斗……那其实是奔涌的洪流!

左光殊和Jiang Wang 藏身的水罩,当然也被裹挟其间,在恐怖的吸力范围里,有一种随时要被拉扯走的感觉。

进了这异兽肚子里,那还了得?

恐怕再没有出来的机会。

Jiang Wang 看了左光殊一眼,手已经按在剑上,用眼神询问左光殊是否能扛住。

实在不行,进入山海境的第一战,就要交代在这头异兽身上了。

虽然肯定impossible 战而胜之,但骚扰一番就逃走的把握,Jiang Wang 还是has several points of 的。届时再用追思秘术与左光殊会合便是。

左光殊shook the head 。

concentrated attention completely 地感受着水,把握着水的力量。

运转河伯divine ability ,艰难操纵body protection 的水罩,让它不会随着巨量海水一起被吞噬,又不至于引发太大的抗争力量,让那头异兽注意到他们这两个小虾米。

这种精准的把握,才是最耗精力的地方。

时间其实并未过去多久,但因为那头异兽的恐怖力量而显得格外漫长。

甚至于Jiang Wang 都已经看到左光殊额上细密的汗珠……

好在this time 的吞吸终于过去。

那鱼身鸟翼的异兽闭上了嘴,海水聚成的cyan 巨大“漏斗”消失了。

而后它鱼唇一咧。

xiu xiu xiu!

自它的齿缝间,海水飙射而下,发出恐怖的尖啸,竟如标枪一般!漫天的“海水标枪”落海,将这片Sea Territory 打得涟漪处处。

将这门海镜,打得到处是窟窿!

一条游鱼恰好在藏匿两人的水罩之上游动,结果直接被一支落下的“海水标枪”洞穿!

blood mist 弥散,遮蔽了视野。

整片Sea Territory 里,数不清的“漏网”生命,in this brief moment 遭到了毁灭的打击。

它们侥幸避开了异兽的吞吸,却被它随口吐出的水流所杀死。

蔚蓝的Sea Territory ,渐渐染红。

Jiang Wang 细致地控制水元,将水罩附近的blood mist 驱散,以争取广阔的视野。他虽控水远不如左光殊,做这些小事还是没有问题的。

但同样在此刻——

倏忽一支“海水标枪”穿入了水罩,洞穿了左光殊的right hand 小臂!

鲜血,漾开在水罩中。

Jiang Wang 眼中瞬间腾起怒火,但左光殊用眼神定住了他。

“哥,别动。”

他翕动着嘴唇,用唇形这样说道。

为了在那异兽的威压下、在这片Sea Territory 动荡如此的情况下,仍然与环境fuse together 。

他已经用尽浑身解数,连sound transmission 的余力都分不出来了。

那支“海水标枪”袭来的时候,Jiang Wang 都忽略了,但掌控河伯divine ability 的他,当然不会错过这支“海水标枪”在海水中的轨迹。

不是他闪避不了,而是他一旦闪避,水罩与这片Sea Territory 的自然关系就会被打破,他河伯divine ability 的影响不能再生效,由此必然会导致——

那异兽一眼看见他们!

这鱼身鸟翼的异兽,力量层次不输神临cultivator 。

此时只是在正常进食,并没有注意他们这两条小鱼。

真要闹到Jiang Wang 必须提剑去引开它的程度,危险断不可避免。

而他不愿。

Jiang Wang 于是沉默。

须臾,又一支“海水标枪”飙落水罩中。

这回Jiang Wang 已经提起了十二分的注意,重新开启声闻仙态,抬起一根手指,轻飘飘地点上了那支“海水标枪”——为了不影响左光殊融入Sea Territory 环境的努力,他动用的力量也十分微小。

道元几乎在指腹处凝聚。

“海水标枪”撞上他的手指,continuously 冲击,而又continuously 消解。

力量被瓦解,声音被湮灭。

最后几乎是无声无息地消散了。

唯独只留下了指腹上,一滴因未能完美strength control 道而受创的血珠。

但也是最后一滴。

在之后的时间里,仍然会有“海水标枪”飙落,但Jiang Wang 只是轻轻抬指,十指如抚琴一般,跳跃在左光殊的头顶、肩膀……

每一次都刚好接住“海水标枪”,又恰到好处地将其湮灭,不制造半点动静。

这鱼身鸟翼的异兽,吞下了太多海水,从利齿缝隙间飙落的“海水标枪”,持续了足足one hour 才休止。

而后大口嚼吃着嘴里剩下的鱼,翅膀一振,飞身而起,低空荡开无形的涟漪,恐怖的气压压得海面都出现一个凹坑,好一阵才恢复过来。

这恐怖的异兽,一次普通的进食,几乎灭绝了这片Sea Territory 。

但终于是走了。

Jiang Wang 在心里relieved ,他真怕再持续下去,左光殊就unable to support 了。

要在神临级异兽的压力下,维持整整one hour 融于环境的努力,那种消耗可想而知。

左光殊则grinned ,有些少年的得意:“我研究的这门dao technique 不错吧?”

Jiang Wang 一边给他处理右臂的伤口,一边不吝赞美:“确实是神乎其技,妙手天成!”

可惜花花轿子,他抬,左光殊不抬。

“我还是自己来吧。”左光殊一把拨开Jiang Wang 的手,给姜big brother 演示了一边什么叫治疗dao technique ,仅靠一只手,就efficiently ,近乎完美地解决了那处伤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