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41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治疗dao technique 的对比太过惨烈,不啻于一场公开羞辱。

“咳。”姜big brother 必须要展现他experienced 的丰富经验了,一脸严肃地提醒道:“我们须得赶紧离开,血腥味恐怕会引来其它异兽……而且seabed 也不知道有什么monster 没有。”

“这里的水告诉我,seabed 的强大生物有很多。”左光殊笃定地说道:“不过我们现在最大的危险,应该是黄贝和海啸。”

他处理好伤口,大概感受了一下方位,便beckons with the hand 让Jiang Wang 跟上。

手里握着一块essence stone ,一边迅速恢复dao essence ,一边在水里行走。

“黄贝和海啸?”姜big brother 显然是迷茫的。

好在做小弟的左光殊很有耐心:“刚才那只异兽是蠃鱼。据《山海异兽志》记载,‘蠃鱼,鱼身而鸟翼,音如鸳鸯,见则其邑大水。’

既然蠃鱼出现在这里,那么这里应该是洋水。洋水北去是蒙水,蒙水又发源于邽山。顺着蒙水的潜流方向看过去……你看那边。”

他伸手指了指远处天空,影影绰绰的、一座两峰弯曲相对的浮山:“那座长得像牛角一样的浮山,应该就是邽山了。”

Jiang Wang 完全听不明白,这里不就是漫无边际的海吗?是怎么可以像江河分流一样,分得出洋水、蒙水的?

还看潜流方向……那是什么?

总之听起来极靠谱的样子……

还有《山海异兽志》这部书的名字,总有些耳熟的样子,但一时半会又没能想起来在哪里听过。

“看不出来啊,你小小年纪就已经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阅历很丰富嘛!”Jiang Wang 赞道。

“我都没怎么出过Chu State 。”左光殊说到这里,paused ,才道:“只是读书读得多一点。”

Jiang Wang 总觉得他这句话有些意味深长,但看这child 的表情却是很无辜,

“读书好,读书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嘛。”

左光殊又道:“《山海异兽志》里有记载,黄贝也是活跃在洋水里的异兽。同时,在先贤苌慎的注本里有说,黄贝结群而居,与蠃鱼伴生,一定会先大水而来。”

Jiang Wang 只注意到了“结群而居”这四个字,刚想问问这黄贝的实力如何。紧接着就在next moment ,耳中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共颤起来,形成了一种恐怖的共鸣。

左光殊也几乎是同时拉着Jiang Wang ,急速往seabed 深潜。

在河伯divine ability 的影响下,水不成为他的压力或阻力,而是他的先锋和近卫。保护着他们,也推动着他们。

左光殊这一刻爆发出来的水下速度,连Jiang Wang 都暗暗咋舌。

而就在这种飞速的下坠之中,视线的尽头,忽然出现了close and numerous 的甲虫。

此虫背生一个yellow 的圆壳,肉如蝌蚪,但有头也有尾巴。体型只有人类尾指大小,可是在水中游动的速度极快,口器亦交错着倒齿,非常狰狞。

那乌泱泱的一群,漫一看,怕不是数以十万计!

像一张incomparable gigantic 的网,从海域的另一边直接“捞”了过来。

所过之处,只有海水能留在这张“虫网”的身后。先时被异兽蠃鱼杀死的那些鱼尸,全部消失得干干净净,尸骨不存!

这就是黄贝?

成群结队地从上方海域飙过,简直把天空都遮蔽了,一瞬间暗无天光。

所谓黑云压城、所谓蝗虫过境,都在此景下相形见绌。

这种名为“黄贝”的水生甲虫,速度极快,口器锋利,嚼骨碎肉毫无半点滞涩。更terrifying 的是它们一点都不挑食,好像除了海水之外,什么都吃。

鱼尸、海藻、龟、贝、珊瑚,甚至是先前那些游鱼被杀死所弥散开的血液……什么也不剩下。

简直比蝗灾还要凶狠。

蝗灾过处,jade-green 皆无。

黄贝群所过之处,只剩下海水本身。

Jiang Wang 大概明白了这片海域为何如此清澈。

能够被黄贝群覆盖到的海域,都被彻彻底底地“筛”了一遍,所有的海水之外的“杂质”,都被吞噬一空,这片海域想不干净都难。

哪怕只是单只的黄贝,从前进的速度和口器的锋利程度来看,也有接近人类内府境cultivator 的力量层次。这还是在不知道它们是否有什么special ability 的情况下。

而最terrifying 的,还是它们的数量。

数以十万计的黄贝群,close and numerous 地席卷过这片海域,铺满了视野所及的一切。真要论起来,其实比蠃鱼还要难对付。

dignified 大齐青羊子和大楚小公爷,甫一进入山海境,半点威风都没来得及展现,就一潜再潜,一避再避。

实在也是没有办法。

若有人在那探入云霞的浮空之山遥遥俯瞰,当能看到这一幕——

高达several ten zhang 的鱼身鸟翼giant beast 低空飞过,发出类似于鸳鸯的声音,吞吸一片海域。随口一吐,从齿缝间飙射出close and numerous 的水流细柱,如标枪一般,杀死游鱼无数,染红了海水。

紧接着数十万甲虫蜂拥而至,筛尽残渣。

乌泱泱的甲虫群飞过,便只剩下一片cyan 的清澈海域。

那么安宁,祥和。

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山海境以其独有的生态,维护着它的美丽。

蠃鱼飞,黄贝过,洋水似乎归复安宁。

然而就在next moment ……

轰隆隆!

雷鸣般的声音响起。

海上掀起巨浪!

刹那间狂风怒卷,惊涛排空,

那是何等恐怖的巨浪?

几乎冲上了高天,直如一座座山峰拔地而起,在海面上高高矗立。那是水之峰,更是大海刺向长天的怒枪!

天空仿佛都在颤抖,万里烟霞似在逃散。

那遥远的、影影绰绰的浮空之山,几乎看不到形迹,好像已经吓得隐藏了起来。

百倍于现世的重玄之力,根本无法对狂躁的海浪做出任何束缚。

“见则其邑大水”,带来的竟然是这样一幅灭世般的图景。

pa!

高处一只四翅独目的Flying Insect ,直接整个爆掉。

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余波。

某处浮山之中,一个正在行走的男子忽然停步,brows frowned 。

此人头戴进贤冠、身穿襕衫,样貌奇古,他看着自己right hand 食指的指背,那勾勒于其上的奇特纹路,已经残缺了一大块。

同时还在continuously 消失。

忍不住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凰唯真造的这劳什子山海境,也太凶险了些!这才走了几步路?我一千只飞眼,就死得只剩十三只。”

“哦不,七只了。”

“好吧,三只!”

走在前面的男子也戴进贤冠,但身上披着甲。这一儒冠,一兵甲,也不知是哪门子穿搭。

仔细一看,他的进贤冠却不是常见的布冠,而是铁铸之冠——

如此就更奇怪了。

这世上哪有铁铸的进贤冠?偏偏搭上他的甲,又unfathomable mystery 地和谐了许多。

甚至于这个男人整体的气质便是如此,unfathomable mystery ,而又unfathomable mystery 地和谐。

就像他的那双眼睛一样,明明一只大,一只小,给人的感觉竟然不别扭。倒好像是他只有长着大小眼,才能算作正常一样。

相貌长得自然不甚协调,但也unfathomable mystery 地看得顺眼。

真是unfathomable mystery 得很。

闻声脚步不停,只是laughed :“革蜚,你至于这般想方设法地跟我报损失么?说了赔你就赔你,你还怕在我这里蚀本?”

革蜚纠结又严肃的表情这才转为笑脸,脚步也开始跟上:“那也不能瞎报,总得让你心里有个数!”

跟越国Heaven’s Chosen 革蜚在一起的,自然便是大楚伍氏的伍陵。

楚越东西相邻,两国之间的关系自can’t be considered 好。但他们两个倒是意趣相投的样子,这次山海境之行,伍陵还特意请了他来。

走在山道之中,伍陵并不跟革蜚开玩笑,只问道:“有看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吗?”

“有一座浮山似乎裂开了,我看到头像是Kui Ox 的异兽在跟谁打架,但没发现对手是谁,飞眼就爆掉了。有一片海域爆发了海啸,但也没看清楚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还有……”

革蜚语气轻松地说着说着,忽然complexion changed ,转身疾飞:“快逃!”

伍陵虽然不明所以,但也并不逞强,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掉转方向,与革蜚一起飞遁。

他们都是南域数得着的年轻Heaven’s Chosen ,且都是外楼境cultivation base ,飞逃起来速度惊人。

但好像仍然被人追上了。

身后响起“溜!溜!”的声音。

“谁在提醒我们溜?”伍陵有些疑惑:“这里还有其他人在?山海境这么大,不应该这么快撞上才对……”

革蜚在疾飞之中,五指张开,往身后一按。

“嘭”地a light sound 。

从泥土之中钻出两条约three chi long 的、earth-yellow 的肉虫,并且迅速膨胀起来,拟化成革蜚伍陵二人的模样,动静颇大地往另一个方向飞去。

“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他这才来得及跟伍陵说话,但还不忘卖个关子。

“说话要是很累你就别说了。”伍陵以恐怖的速度疾飞,声音却很平缓:“扣钱。”

“是Heavenly Dog !”革蜚立即解释道。

伍陵hearing this 也不再废话,一推头顶的铁质进贤冠,霎时间聚文气成狼毫,握在手中。一笔划下,气连Dragon Snake ,写就一个“将”字,悬在半空。

滚滚兵煞自这个“将”字中萌发,化作一员黑盔War General 跃出,稳稳地落在了他们身后。

手握战刀,murderous aura 凛冽。

占山据道,以为备用的防线。

《山海异兽志》载曰:阴山,有兽焉。其状如狸而白首,名曰Heavenly Dog ,其音如榴榴,可以御凶。

非是革蜚和伍陵胆怯,实在是Heavenly Dog 这种异兽,至少也是神临层次。族群中powerhouse ,到达daoist 层次也不是impossible 。在远古传说之中,甚至有Heavenly Dog 能吞日食月,divine ability 超乎想象!

“坏消息我已经知道了,好消息呢?”猎猎风声中,伍陵忍不住问道。

“好消息当然是我知道这个鬼山头是哪座山了!”革蜚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地道。

“我就多余问你!”

能进山海境的,谁没读过《山海异兽志》?

又没有哪个是文盲!

这算个鸟毛的好消息。

Heavenly Dog 盘踞在阴山,简直是常识了。

还用得着你革蜚来说?

……

……

且不提阴山之上,革蜚和伍陵这进贤冠二人组狼奔豕突。

在洋水之中,也有一对covered head and sneaked away like a rat 的Heaven’s Chosen 。

姜爵爷和左小公爷先是在蠃鱼的威慑下遁入水中,继而又在黄贝群的冲击下深潜seabed 。

可seabed 无垠,危险难测。即使左光殊身怀河伯divine ability ,毕竟只是divine ability 种子一颗,不敢潜入太深。

《山海异兽志》里的记载one after another 实现。

蠃鱼飞过,黄贝群来。

黄贝群whistled past ,紧接着就是掀翻整片海域的狂潮!

水峰撞天,巨浪排空。

那云霞万里的美丽天空,已不复存在。

天与海,皆暗沉。

在这种灭世般的恐怖大水中,忽有Black Dragon 之吟。

描述着毁灭的画卷里,忽然跃出一条black 的Divine Dragon 。

此龙须尾俱全,活灵活现,拉着一辆华贵至极的大车,跃于巨浪之上!

此车以碧荷为盖,高大华丽,驾驭奔流,席卷怒涛。

在御者的位置上,左光殊身着水色Battle Armor ,后披蔚蓝战袍,一对犹有青涩的眸子,此时浩荡如江河。

正是显化了河伯之身,以最强的状态来接管此方水域,一时如神似魔!

身披如意Immortal Cloth 的Jiang Wang ,则按剑立于他身侧。衣袂飘飘,随时准备出手。

在战场之上,一般一架war chariot ,“御者”居中,负责远距离攻击的“多射”居左,负责近距离的短兵格斗称为“戎右”,立在右侧。

Jiang Wang 此时就担当“戎右”的职分,当然如有必要,远距离的dao technique strikes 他也不会含糊。

brother 两人便乘坐这辆河伯神车,驾驭怒海。

在异兽蠃鱼带来的恐怖大水中,奋勇前行。

山一般的浪头打下,遇河伯而分流。

怒海倒卷,却只是在河伯神车上轻轻抚过。

拉车的Black Divine Dragon 当然只是水元显化,不是True Dragon ,但在这怒海咆哮的环境里,真似有Divine Dragon 之威!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眼前一亮——

云霞万里的天空,看着很近实则无比遥远、渺渺如在云雾中的浮山,还有那平整如镜的海面……

天澄海阔,豁然开朗!

在高速前行的河伯war chariot 之上回望,那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的风暴巨浪,已经是被甩在了身后,却不知何时才能休止了……

……

……

……

Ps:

1,《异兽志》是作者自己为构建world 真实性所编造的一部原创典籍,本书即原文。类似于前文的《傀论》、《势论》,以及各国史书等等。

2,《山海异兽志》则基本是照搬《Classic of Mountains and Seas 》,只为了更贴合赤心world 而做了一些调整。比如蠃鱼的体型、利齿,比如黄贝靠吃蠃鱼捕食的残渣而生存,以此伴生……这些原书没有的细节,都是作者自己补充的,以增加真实感。但原著还是《Classic of Mountains and Seas 》。

感谢先贤瑰奇的想象力,为我们留下如此丰富多彩的传说。

之后不再赘述,望读者周知。

3,蠃鱼:lou(三声)。

4,邽:gui(一声)。地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