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42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离开海啸区域已经很远,Jiang Wang 仍是心有余悸。

幸亏是跟左光殊在一起。

幸亏光殊驭水之能已经Major Perfection ,几乎达到当前cultivation base 下的极限,又有河伯这等顶级的驭水divine ability 。

不然他还真没那么容易应付。

蠃鱼只是本能引起的大水,但是在广阔的海洋环境下,形成了堪称恐怖的Heavenly Might 。

在此等席天卷地的海啸里,任他一身杀法,也难有应对的门路。

似乎只能以不周风强行开道,以天府状态横冲直闯……闯对了方向还好,若是在大水狂涛的海域里迷路乱转,只怕会被活活耗死。

但迷路恰恰是很难避免的。

因为在这种恐怖的Heavenly Might 里,也极难联系到立于遥远星穹的starlight 圣楼,一个不慎,就会丢失方向。

显化河伯之身的左光殊,则无此虑。

只要身在水中,水就会给他答案。

甚至于左光殊今日若是神临realm ,河伯divine ability 开花结果,这场大水will not 发生。

crash-bang ~

calm and tranquil 时候,整个河伯神车也复化为水,落进海中。

拉车的Black Dragon 随之消失,左光殊也消解了河伯之身,Battle Armor 和cloak 都已散去。只是鬓发沾湿气,贴在了脸上,显得疲惫极了。

旁边的Jiang Wang 虽然没怎么真正出力,一直只是全神贯注地观察环境,但在海啸里走一圈,此刻也难免狼狈。

brother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笑了。

在进山海境之前,他们一个说要全程维持无御烟甲、随时保持最佳状态,一个说要横扫山海境……

才刚刚进来,就一起吃了个下马威,被山海境里的异兽教训得perfectly clear 。

左光殊连披无御烟甲的气力都没有了,Jiang Wang 也全无锋芒可言。

“做人还是要低调啊!”Jiang Wang 长叹一声。

左光殊直接盘腿坐下,就在水面上调息起来,弱弱说道:“姜big brother ,我一直很低调。是你说要横扫山海境来着……”

Jiang Wang 伸指一划,Samadhi True Fire 在海面上划出一圈火线,将他和左光殊笼罩其间。

“你先好好调养,闲话不要多说!”

这圈火线,既是警戒,也是威慑。

此时消解了河伯之身的左光殊,鬓发为水汽所浸,一身blue 华袍也都贴在了身上,愈发显得单薄。

更兼之前还受了点伤,脸色不免苍白。

虽然用“楚楚可怜”来形容一个男子不太妥帖,但也实在没有更恰当的词语,可以形容此时的他了。

Jiang Wang 倒是状态还很完备,颇有余裕地思考着问题。

若从高空俯瞰,此情此景当入画。

以碧蓝如镜的海面为底图,一圈火线构成了画卷上的醒目风景。

红焰燃烧在碧海。

富有生机的火焰之中,一者azure clothes 飘飘,气质宁定,翩然卓立,一者blue robe 披身,俊俏明秀,专心打坐……画面竟然十分和谐。

如果他们不说话就更好了。

“逃难”至此后,Jiang Wang 想了又想,这时忽然想起来,他为什么对左光殊说的《山海异兽志》有些熟悉了。

囚电军修远修Great General 曾经专门跟他讲过,要他抽时间读一读一本叫做《异兽志》的书,据说是Jixia Academy 的基础读物,可以增进对this world 的了解。

他本来也是有这个打算的,但冯顾忽然身死,他卷入那恐怖的vortex 之中,一时也记不得别的事情来。

后来再想起来的时候……

装着《史刀凿海》的储物匣已经打开了。

都是孽缘。

“小光殊。”Jiang Wang 直接问道:“你说的那个《山海异兽志》,和《异兽志》有什么不同吗?”

为了在小弟面前撑面子,他还补充了一句:“就是那个记载有负雨之鸟的《异兽志》。”

左光殊一边调息着,一边said without thinking :“《异兽志》算是启蒙读物。《山海异兽志》则要复杂一些,它的全称应该是‘山、海,以及异兽’,记录的东西很多,也很古老。”

Jixia Academy 的基础读物,在左小公爷这里成了启蒙读物!

而姜爵爷仍然是只听过一嘴,未曾翻过一页……

当然以淮国公府的深厚底蕴,左光殊从小接触到的知识肯定不一般,确实无法比较。

“咳,等回了Qi State ,我也找来读一读。”姜big brother 很是好学地道:“其实我常读书,就是事务实在繁忙,有时候忙不过来。”

左光殊倒是并不怀疑,只是said without thinking :“Qi State 应该很难弄到。这书挺古老的,回头我送你一套。进山海境之前,就该让你通读一遍的,可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反正我早已读过,那就索性还是以cultivation 备战为主。”

Qi State 新霸东域,在历史底蕴上肯定不如Chu State 。这体现在许多方面,ancient book 只是其一。

Jiang Wang 当然也没什么可介意的,让他敏感的是另一个词:“一套?”

“是啊,山经,海经,大荒经,异兽经……合称山海异兽志。”左光殊said without thinking :“每部经又细分很多,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回头你读了就知道了。”

一两本也还罢了,一套……

“你先前说我们在洋水,现在应该是在哪里了?”Jiang Wang 语气认真地问道。

他盯着左光殊,眼神里很有些批评的意味。

当下之急,还是在于山海境里的局面,是在于怎么抢到九凤之章……哪有什么闲聊的余地?

youngster 话真密,越聊越远了还!

左光殊没能察觉姜big brother 的批评,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了。山海境里的方位很难捕捉,只有看到了确定的地标,或者是碰到像蠃鱼这样的、有极强领地意识的异兽,才能知道到了哪里……”

“那九凤之章要在哪里去寻,你知道吗?”Jiang Wang 又问。

“this time 会不会出现九凤之章还是两说呢。”左光殊道:“但我知道九凤在哪儿。据《山海异兽志》记载,应是在北极天柜山。那地方也很凶险,除九凤之外,山里还有一位虎首人身四蹄的衔蛇之神,名为强良……不过我grandfather 帮我做了些准备。”

北极天柜山Jiang Wang 倒是知晓,项北有一门极强的防御dao technique ,便同此名,在观河台被他亲手打破。

“九凤之章和九凤有关系?”Jiang Wang 问道。

也不知那九凤实力如何,但如果山海境里的存在,都像那蠃鱼一般实力,他们的确很难有什么作为。

或许真的只能寄望于淮国公的手段。

“想来应是有关系的,都有九凤嘛。”左光殊道:“但其实我也不能确定。”

Jiang Wang looked thoughtful :“这山海境就是依照《山海异兽志》构造出来的吗?那我们所看到的、经历的这些,到底true or false ?”

左光殊想了一阵,很认真地摇头:“我分不清。姜big brother ,你能分清吗?”

“如果分得清,我就不会问你了。”Jiang Wang 说道。

山海境太奇幻太瑰丽,简直像是一个堆砌了所有想象、并且将之实现的一个地方,而不像是一个真实存在的world 。

可是人在此处,所见所听所嗅所感,无一不真……又分明是一个真实的world !

这世上是否真有一个world 名为“山海境”,九章玉璧恰是穿梭两个world 的钥匙呢?

还是说,山海皆空?

真亦假时假作真,假作真时真亦假。

凰唯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真是越了解,越觉得他mysterious 。

越在山海境里经历,越是觉得这个人浩渺难测。

Jiang Wang 忍不住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左光殊思考过后,才道:“其实对我们楚人来说,凰唯真也是一个迷。毕竟他已经死了九百年,而历史真相之花,总是会在时光里不断凋零。今时今日的我们,知道他的部分成就,知道他的传说,但无法知道他所有的过去。”

“九百年前他突然死去,至今还流传着许多说法。阴谋论有之,悲剧论有之,但都缺乏证据。大约最有说服力的一个是——他奋力一搏,冲击超凡绝巅之上的realm ,可惜失败了。”

“至于山海境的来历,也有两个说法。一个是凰唯真死后留下钥匙,连通了mysterious 的山海境。一个是凰唯真死时用尽余力,创造了山海境。而这两个说法,都有很多人相信。”

真是奇也怪哉。

就连Chu State 人,也没人能够确定山海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或许是因为神临境以上的cultivator 无法进入,而神临层次之下的cultivator ,又没有窥破真相的能力……

说话间,左光殊站了起来,divine light 焕发。

“调养好了?”Jiang Wang 问。

“差不多,本也只是补充一些力量。”左光殊说着,催动了无御烟甲,悬浮在light blue 的烟气中。

Jiang Wang 亦包裹在fiery-red 的烟气中。

仅看外表,these two people 当真是imposing manner 十足。说是山海境“看起来最强组合”,也不为过。

“接下来往哪边走?”姜爵爷很自然地放下了自己experienced 的尊严,交出了带路的权力——谁叫他没有读《山海异兽志》呢?

孰料左光殊也很迟疑:“北极天柜山,应该是在北方吧,看这名字,北之极?”

“你不是熟读《山海异兽志》吗?”Jiang Wang 怒问。

左光殊一脸无辜:“《山海异兽志》上面的记载就是很简单啊,只说‘有山,名北极天柜山’,没有别的交代。”

“那就拿出你grandfather 准备的手段来吧。”Jiang Wang 语气沉重地道:“虽然我和你一样,不欲依靠长辈……但事到如今,我们也没有办法了。”

左光殊摇摇头:“grandfather 只准备了干扰强良的手段,别的都没管。这次山海境都是我自己准备的,山海炼狱也是我自己搜集了情报,让人修筑的。”

Jiang Wang 沉默。

“北极天柜山,应该是在北方尽头吧?”左光殊再次试探性地问道。

“应该吧。”Jiang Wang 更迟疑。

“就是北边了!”左光殊用力地点了一下头,好像是在肯定自己,也像是在给Jiang Wang 信心。

“那么问题来了。”Jiang Wang 指了指天空:“天无大日,哪边是北?”

左光殊沉默了一会儿,看着Jiang Wang 道:“姜big brother ,你是外楼境cultivator 。”

Jiang Wang 也沉默了一会。

默默勾连一阵starlight 圣楼后,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我还能接引到星楼之力,但是无法确定星楼的方位。可能是因为山海境的关系……”

左光殊想了想,道:“你说入夜之后,你再呼应星楼,是不是就能在夜空看到你的starlight ?那样我们就能确定方位了。”

Jiang Wang 本想说,我的星楼璀璨无比,纵烈日也不能掩其光辉。

但转念一想,也许山海境里starlight 就是比较黯淡的。

那么或者的确是夜晚才能看清starlight 。

“或许吧。”他只好如是说。

忽然就对这次山海境之行没什么信心了呢……

小光殊还是太年轻啊。

进山海境之前,练七练八,这个狱那个狱的,怎么就不练练如何在山海境里确定方位呢!?

“那我们等晚……”

左光殊的话说到一半,毫无征兆的——天空忽然暗了。

不是蠃鱼引发海啸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的那种暗,而是夜晚降临的那种漆黑无光。

是日夜交错的Celestial Phenomenon 。

当然这并不会影响两个超凡cultivator 的对视。

左光殊投来鼓励的眼神——试试?

Jiang Wang 于是试了试。

铆足了劲响应自己的第一星楼,甚至都能隐约听到星楼底座那头老龙的锁链声。

天空仍然黑得什么都没有。

他能够感受得到自己的星楼,也能接引到来自星楼的力量,但就是无法在这山海境的天空,看到属于自己的starlight ,不能够辨别方向。

“姜big brother ,你看到那是什么?那是不是你的星楼?”左光殊忽然抬指问道。

Jiang Wang 循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看到一点亮光在天空闪烁。

“不是……”

轰隆隆!

Heaven-shaking, Earth-shattering cry 的雷鸣,截断了他的话头。

继而天空那一点亮光,拉开成了一道巨大闪电,横贯长空。

Jiang Wang 穷极乾阳之瞳的目力,看到极远处的高空,有一头青苍色的无角独足之牛,身上闪耀着日月一般的rays of light 。

正驾驭着狂暴的雷电,以极其terrifying 的速度飞近。

恐怖的电光从它的身体里发出,蔓延整个天空。在长夜里闪出了一片短暂白昼。

而它每作一吼,便是惊雷滚滚。

震天动地的巨响。

Jiang Wang 和左光殊默默收了身上笼罩的醒目烟气,

这等驾驭雷电的异兽,躲在水中肯定不行。

万一它像那蠃鱼一样,顺手进个食呢?随便一记雷电,就能铺满水域,让人无处可避。

但海面上一望无际,又确实没什么可躲的地方。

Jiang Wang 反手抖出匿衣,披在左光殊身上,又将红妆镜放在他手心:“拿好,不要动。”

然后自己藏进了红妆镜中。

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轰隆隆!

雷声迫近。

crash-bang ,一瞬间骤雨倾盆而下。

左光殊身披匿衣,手捧红妆镜,默默立在雨中。

他感到有些孤独。

有点无助。

老实说,他早已知道山海境环境凶险,但的确didn’t expect 有这么凶险。

山海境不是infinite and vast 吗?

不是地广兽稀吗?

以前进来的人,好像很难得才遇到一头异兽的。

怎么他们俩就再一再二,one after another ?

委屈,紧张,不敢动。

Jiang Wang 藏身红妆镜中,甚至不敢直接用红妆镜观察那雷电异兽,只把目光落在那异兽身后的电光上。

耐心等了好一阵,见得电光一路远去,才从红妆镜中跃将出来。

匿衣对神临层次的powerhouse 来说,作用已经很有限。

但这头驾驭雷电的异兽又不是专门为Jiang Wang 左光殊而来,故而也只是疾飞而过,没有多作注意。

左光殊先时不敢近距离观察Kui Ox ,唯恐被它察觉。此时回身一看,却是连电光都瞧不见了,忍不住问道:“已经走了吗?”

Jiang Wang 又开启声闻仙态,静静听了一阵,才道:“应该是走了,留下来的余音都已经很远。这大家伙什么来头?感觉比蠃鱼还要强得多啊……”

左光殊把匿衣和红妆镜都交还Jiang Wang ,同样的心有余悸:“这是Kui Ox ,应该是在流波山上生活的。但是这会它飞在空中,倒是不知要去哪里了。”

“它去哪里我们管不着。”Jiang Wang sighed :“问题是我们现在该去哪里……”

左光殊想了想,说道:“姜big brother ,你阅历丰富,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你看现在这个情况……”

Jiang Wang 道:“你书读得多。”

左光殊道:“姜big brother ,你cultivation base profound ,实力强大。”

Jiang Wang 道:“你书读得多。”

左光殊:“你是big brother ,我这个做younger brother 的还是要倚仗你。”

Jiang Wang 道:“你书读得多。”

左光殊:……

“要不然我们随便走走,边走边看,看情况再说?”

“我正有此意!”

……

……

……

ps:

推一首赤心巡天同人曲,B站搜《赤枫歌》。

must 听到白骨无生歌的部分,那里有戳到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