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42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西Northern Sea 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视乃明。不食,不寝,不息,wind and rain 是谒。是烛九阴,是谓“Torch Dragon ”——《山海异兽志》

……

……

Jiang Wang 和左光殊在山海境的夜晚,选定了一个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方向的方向,闷头前行。

imposing manner 十足的烟甲覆盖着他们,让山海境的重玄环境无法影响他们的行动。

但细speaking of which ,左光殊创造无御烟甲,是为了在山海境里更自如的战斗。然而面对山海境里这些动辄神临层次实力的异兽……

无御烟甲的作用,好像在于让他们能够随时保持Peak 状态……以迅速地收起无御烟甲。

夜晚无星无月,海波亦然平静。

悠悠的海潮回荡着,有一种抚平人心的力量。

“实在有明珠蒙尘之憾呐。”Jiang Wang 如是叹曰。

手握红妆镜,烛照方圆五十里。

这个范围不算小,但在无际无涯的山海境里,实在也覆盖不到什么。

比如那些在视野范围内隐现的浮山,看着好像不很远。真要靠近,就不知要多少时日了。就像抬头看天,云雾都在视野中,想要触摸,却不是随便上飞几hundred zhang 就能做到的。

所谓goes towards the mountain but runs to death the horse ,遑论高天之云霞。

在海面上飞行,视野几乎没有遮挡,超凡cultivator 的naked eye 所见,比五十里更远。在这样的环境下,红妆镜的探查之能,几无用武之地。

左光殊以为是在说他的无御烟甲,闷闷地说道:“我可以加入一些隐迹的部分,让烟甲变得无色透明,这样就不显眼了。”

Jiang Wang 随口回了一句:“但是无御烟甲本身的力量波动,要比它的外观更吸引powerhouse 注意吧?”

“那我再加入一部分隐藏力量波动的道决。”左光殊道。

在保留无御烟甲原本功能的情况下,又加入隐迹的部分,和隐藏力量波动的部分,且不说这有多难做到,dao technique 最后的臃肿也是可想而知的。

Jiang Wang 并没有否定他,只是道:“那你需要不少时间……还是等山海境结束以后再说。”

左光殊也就不说话了。

确实没有十天half a month ,完不成这样一门dao technique 的改造。因为无御烟甲原本已是他最精细的设计,任何一点改动都非常艰难。

山海境的日夜变化,是由Torch Dragon 所控制的,Torch Dragon 也是此境最powerful existence 之一。睁眼则明,闭眼则暗。

白天还好,在夜晚Jiang Wang 和左光殊都不太敢高声说话,生恐惊扰了那位烛Sir Long 的睡眠——虽然他们其实很难做到这一点。

See how 那Kui Ox 几乎叫破了天去,也没见着吵醒Torch Dragon 。

夜晚还是夜晚,闭眼还是闭眼。

显而易见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像烟甲二人组一样,能这么迅速地学会低调。

Jiang Wang 骤然侧身,目视远方。

视野范围内,两个silhouette 飞在高空,疾趋而近,aggressive ,几乎完全不作遮掩,显示出了强大的自信。

“钟离炎!”左光殊立即提醒道。

在Jiang Wang 他们看到对方的同时,对方显然也看到了他们……猛然加速!

没有一句对话,战斗在瞬间开始。

左光殊双手一错,遥按海面。海波动荡间,两条cyan 的水龙腾跃而起,仰天长吟!

须角爪尾,无不清晰。

隔着极遥远的距离,甚至只是刚刚能够看清对手的脸,他的水行dao technique 就已经开始显示威能,撕咬对手。

在水元充沛的环境里,河伯本就是神!

迎面撞来的二者,imposing manner 俱都不凡。

右边那人,宽袍大袖,玉带香囊,手中折扇一把,眉眼潇洒,很有些浪荡Young Master 的味道,正是理国Heaven’s Chosen 范无术,故事里浪子回头的典范。

手展折扇,轻飘飘落下,一步,踏在龙头上。

ka ka ka 。

以他的足底为起点,那条cyan 的水龙迅速结成ice sculpture 。

冰块以恐怖的速度蔓延,瞬间也覆盖了旁边跃起直扑的水龙,甚至于海面。

两条水龙一片海,俱成冰。

以范无术这一脚为始,冰面不断扩大,寒霜之气迅速向左光殊和Jiang Wang 冲来。

一时间霜杀百里!

冻住附近海域,无疑是在山海境里限制河伯divine ability 的最好办法。

但要做到这一点,背后展现的力量更是不可轻忽。

而短须鹰眼的钟离炎,simply 没有看那两条水龙一眼,完完全全地把战场环境交给范无术打扫。

他只是前冲。

茫茫大海,以一层霜冰为界,其上霜寒彻骨,其下怒涛奔涌。

冻杀百里的范无术诚然是回头浪子,潇洒不羁。

驭水驾海的左光殊更是大楚贵Young Master ,秀出群伦。

双手握持heavy sword 的钟离炎,飞在冰霜之上,如鹰击长空。

以恐怖的速度迫近对手,身上skeleton 发出炒豆子一般的密集爆响,千百声炸成一声,而后一剑高高斩落——

全身两百零六块骨头,共奏一声。

也将所有的碰撞的力量,叠加到了一处。

于是爆发。

此乃力之极。

是崩山heavy sword 。

厚重如山峰一般的sword qi 撕开空间,砸向正不断驭水冲击冰层的左光殊。

如钟离炎丝毫不顾及那两条水dragon-like ,左光殊亦不抬头。

因为已有一袭azure clothes 拔空而起,出现在他前方,自左而由,拉出一条分割Heaven and Earth 的线。

一剑横之!

十年潦倒,一剑勾销。

此人道剑式锐利无匹。

山峰一般的厚heavy sword 气,直接在半途裂开,一半撞向天空,一半撞下海面。

钟离炎这位弃术修武、不断追逐斗昭的Heaven’s Chosen ,在Jiang Wang 心里,亦是Chu State 这边最具威胁的几个人之一。

能以斗昭为对手的人,必然是powerhouse 中的powerhouse 。

所以他也并不保留,绝无轻忽。immediately 就已经点亮五府,展现了天府之身,长相思握在手中,青云一碎人已近。

剑撞钟离炎!

Jiang Wang 的sword technique 天下闻名,在观河台时,就能与秦至臻的绝巅Blade Technique 正面交锋。

面对这样的人,这样的剑。

钟离炎却神态轻松。左足后撤半步,身形侧转,heavy sword 剑身横面而收——

明明是一个后撤收剑的姿态,剑尖却点上了长相思的剑尖!

避开了长相思锋芒最盛的那一刹,精准地拦截在它建功之前。

而后后撤的左足一步往前,双手握剑前推,直接将纵剑而来的Jiang Wang 撞回!

生生抵着悲壮惨烈的老将迟暮之剑,撞了回去!

与此同时,那分明已经被Jiang Wang 割开、本该消散的两半sword qi ,一半在天,一半坠海……却同时炸开!

它们从未失控,只是稍作表演。

那一半在空中的sword qi ,如电光横空,顷刻编织成一张sword qi 之网,覆盖Jiang Wang 。

那一半在海中的sword qi ,像一朵莲花绽开,自下而上,直欲“托举”Jiang Wang 。

Heaven and Earth 两相合。

而此时此刻,钟离炎还在以剑撞剑,逼得Jiang Wang 不得不以力相抵,致其无法脱身。

只两合,便陷Jiang Wang 于绝境!

在观河台的时候,Jiang Wang 凭借与生俱来的sword dao innate talent ,和until now 的努力,能够以自己创造的sword technique ,与秦至臻的刀、项北的戟正面交锋。当时sword technique 未至内府境绝顶层次,但也已经距离极近。

但是到了外楼境,如秦至臻、项北这种继承真正绝巅battle skill 的,同样能够很快展现出外楼境绝顶的Blade Technique 戟术。

Jiang Wang 却只能靠自己继续精进补完。

这也是他在内府境sword technique 明明后来已经臻于绝巅,却在外楼境中斗剑输给宁剑客的原因。

他不是输给宁剑客,而是输给了一个sword dao 大宗的底蕴。

那层出不穷的Peerless Sword 术,需要他用无数个不歇的日夜去弥补。

此时的钟离炎亦是如此。

论innate talent ,弃术修武,重来一次还能直追斗昭。

论cultivation base ,钟离炎脊开二十重,差一步就神临。

论出身,身为大楚钟离氏的嫡脉子弟,手握不知多少绝顶martial skill 。

是以如此游刃有余,甚至于一个照面,就要建立压倒性的优势!

但sword technique 上的不足,Jiang Wang 如何不知?

他在Grand Void Illusory Realm 里一次次压制力量认真地战斗,他只以剑技与宁剑客交锋,一次次复盘与自我审视,都是在锤炼自己的战斗技巧。

在山海境里的交手,他当然不会托大到认为自己单以sword technique 就能击败钟离炎。

对于自己的一点一滴打磨出来的实力,他何等清醒自知!

正如他在见我楼所说,古今第一的内府境已是过去,外楼境乃是全新的征程。

所以他剑撞钟离炎,撞来的也不仅仅是剑!

在钟离炎那两分的sword qi 炸开,一结sword net 、一结剑莲的同时,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有焰雀鸣,有焰花开,有焰流星划破长空!

在山海的world 里,诞生了一个火的world 。

this world 有极,但未来无限。

将sword net 、剑莲乃至于Jiang Wang 自己和钟离炎,甚至是默默控水的左光殊,和正踏冰而来的范无术,全都笼罩其间。

而在这绚烂的火within the realm ,Jiang Wang long sword 一抖,错开了heavy sword sword edge ,左撇而右捺——

火within the realm ,斩出人字剑!

这是直接撑起this world 的一剑,也是真正孕育生机的一剑。

Heaven and Earth 有人,是万物发生。

在对决赵玄阳时悟出此番变化,而后逐渐Perfection 。

人字able to support both heaven and earth ,火界因此更活泼、更稳固。

以strength of fire world 反哺此剑,故而这一剑更强、更绝、更饱满!

非是外楼绝巅之sword technique ,而有外楼绝巅之威能。

pa pa!

那sword qi 之网直接开裂,sword qi 之莲片片凋残。

唯独长相思还在前进。

整个火within the realm ,所有的火之精灵都缄默了,仿佛只剩下这一剑。

一界养一剑,此剑谁当之?

范无术是来不及的。

唯有钟离炎!

钟离Flame Energy 当否?

让几乎让人窒息的气氛里,隐隐发生震颤的空间,给出了答案。

钟离炎只双手握着他的剑,冷冷注视着不断迫近的长相思。

恐怖的力量就已经无法遮掩。

空间都已经为他颤抖!

接下来的这一剑,必然earth shattering !

clang!

Jiang Wang 回sword enters sheathe ,随手一握,收起了绚烂的火界。

Heaven and Earth 骤归于宁静。

一切戛然而止。

“这山海境还什么宝贝都没有出现呢,我想我们现在没有分生死的必要。”他如此说道。

钟离炎瞳孔微缩。

Jiang Wang 一剑撑起火界他不惊,但这一下在爆发前夕骤然收剑的行为,令他惊住了。

这一剑的复杂程度他看得清楚,是sword technique 与dao technique 以及divine ability 的完美融贯。

可如此复杂、如此恐怖的剑势,这个Jiang Wang 都能收放自如。

如此lifting the heavy as if it were light !

他的尽头在哪里?

心中惊愕仍存,但身外剑势已消,随手将heavy sword 负于身后。

“你说得也对。”他如是nodded 。

范无术也便收起折扇,大袖飘飘地走上前来。

算是承认了他们两个有对话的资格。

就凭these two people 一见面就加速迫近的风格,Jiang Wang 若不能展现足够的实力,是根本叫不停战斗的。

毕竟山海境中都是竞争者,杀退一个少一个,没有什么留手的必要。

当然Jiang Wang 和左光殊也丝毫未怵。

真要算起来,还是左光殊先动的手。

反过来说,如果钟离炎和范无术没有表现出来足够的实力,Jiang Wang 也不介意顺手将他们清理掉。

在彼此认识到对方的实力,清楚战斗本身的成本急剧增加之后,才有了停手的可能。

两边互相打量彼此。

这才发现,方才战斗之中,aggressive 的两组人,其实状态都不是特别好。

Jiang Wang 和左光殊自不必说,完全是连番逃命至此。虽覆以烟甲,细看仍是狼狈难掩。

而钟离炎和范无术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范无术那骤然收起来的折扇,分明焦糊了一块。

钟离炎左半边长发不自然的卷曲,也不难叫人发现。

“你们看起来很狼狈啊。”钟离炎看了看Jiang Wang ,又看了看左光殊,略显高傲地说道。

双方倒是略过了自我介绍环节,毕竟都有渠道提前认识彼此。

“不过杀了几个异兽罢了。”Jiang Wang 弹了弹剑,很是随意地说道。

又审视着对面两人,反问道。“你们看起来好像遇到了麻烦?”

钟离炎当然不肯说,他和范无术险些被那头Kui Ox 杀死,越想越气,是特意摸上来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报复。

“麻烦?hehe ,我还真不知有什么麻烦……你们刚才在这个附近,注意到Kui Ox 了吗?”他也很淡然地道:“我们也就是在追杀那头Kui Ox 而已。”

Jiang Wang 轻笑一声:“追杀的话,你们这个距离是不是保持得有点远?真的不会追丢吗?”

钟离炎coldly snorted and said :“Qi State 人懂什么狩猎?when words get sour, adding words is useless !”

竟直接拔空而去。

范无术倒是冲Jiang Wang 两人laughed ,才紧跟钟离炎而去。

Jiang Wang :……

他扭头问左光殊:“你是Chu State 人,你懂吗?”

左光殊摇摇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