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42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ka ka 。

走在范无术留下来的浮冰上,冰层底下,是蔚蓝的海。

霜白与蔚蓝如此叠映,有一种超乎寻常的美丽。

左光殊默默分析着dao technique 痕迹,以期寻找下次交锋的breakthrough 口。

范无术这一手凝冰的dao technique ,实在太有克制性了,他不得不多做一些工夫。

“走吧。”Jiang Wang 道。

左光殊愣了一下:“去哪儿?”

“当然是跟在他们后面,看看他们去哪里。”Jiang Wang 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地道。

“……”左光殊道:“钟离炎真的不能杀。”

Jiang Wang 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你就不考虑一下我杀不杀得了他么?”

“那你要跟在他们后面做什么?”

“我问你,你现在知不知道该往哪个方位走?”

“不知道。”

“但显然他们是知道的。”Jiang Wang 说着,已经转身。

“哎!”左光殊跟在后面:“但他们是去追杀那头Kui Ox 的啊,Kui Ox 所居的流波山跟北极天柜山又搭不上关系,何况这头Kui Ox 还不知往哪里飞呢!”

Jiang Wang 用看小傻子的眼神看着他:“你信啊?”

左光殊想了想:“如果是钟离炎的话……probability 很大!”

“……你和钟离炎之间,肯定有一个傻子。”Jiang Wang 道:“我还是相信我的判断。”

左光殊一边飞在他身边,一边道:“什么判断?”

Jiang Wang 竖起食指,聚出一缕烟气,烟气凝成碧草,低头如追思。他早已在战斗中,记下了钟离炎和范无术的神soul energy 息。

此时正好以追思秘术指引方向。

“钟离炎和范无术都非泛泛之辈,我们还是不要靠得太近。只追气息,不追人。”姜爵爷语气冷静,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

左光殊乖乖地“噢”了一声。

姜big brother 表现出来的专业性,令他不敢犟嘴。

Jiang Wang 以追思秘术稳稳把控着距离,不快不慢地飞行着:“对了,你刚才说钟离炎真有可能是在追杀Kui Ox ?为什么会这么想?”

“因为他好像在Kui Ox 面前吃亏了嘛。”左光殊道。

“这是什么理由?”Jiang Wang rolled the eyes :“那我们是不是该去追杀蠃鱼?”

“哎,不是。钟离炎的性格就是那样。”左光殊解释道:“他就是那种,你两岁的时候踩了他一脚,他都二十岁了还会记得踩回来的那种人。你明白吗?

他之所以弃术修武,就是因为输给了斗昭,特别不服气。但他觉得在已有的道路上,已经没有战胜斗昭的指望。所以他选择了Martial Dao 这条新开的路……Zhongli Family 没人同意,但他还是这么做了,差点被家族流放。”

“过程挺曲折啊……不过现在他不是挺好的么?Martial Dao 很有innate talent 的样子,真的很强!”

“是啊,现在是挺好的。能不好么?当初想流放他的人,现在全被他流放了,上上下下三十多个人,包括一条在当时点了一下头的狗……”

钟离炎败给斗昭之后,直接弃术修武,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都属于自毁前途。从家族利益的层面考虑,难免会有人想给他一点惩罚。

一般在这种情况下东山再起的,可能就诛个首恶什么的,毕竟都是clansman ,还是要维护家族的整体利益。

人家当初是口头上说说,没能实现。

钟离炎是真流放。

还一流放就是三十多个人,甚至还有一条狗……

“cough cough ,那还真的是很记仇啊。”Jiang Wang 想了想道:“我刚才没有特别得罪他吧?”

左光殊faintly said :“斗几句嘴应该不算。但是我们再跟下去就说不定了……”

Jiang Wang 很听劝地道:“行。I understand 。如果compelled by circumstances must 得罪他,那我就想办法做得干净一点。”

左光殊:……

你懂什么了?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讲?

……

……

错锋而过的两组人,当然免不了讨论彼此。

范无术大袖飘飘,在空中疾飞,表情有些无精打采,全无方才霜杀百里的imposing manner 。

但讨论的话题,却还算是严肃:“都说Zuo Guanglie 葬送了左氏最后的气运,我看这个小左也不同凡响啊,没有旁人说得那么弱。”

“什么气运不气运的?赢就是有,输就是无。”钟离炎said without thinking :“Zuo Guanglie famous throughout world ,河谷一战而殒。算赢还是算输?现在淮国公府完全不管那些声音,摆明了是韬光养晦,不想让左光殊出太多风头。”

“speaking of which 倒是Jiang Wang 更让我惊讶一些。”范无术道:“观河台我是看着他夺魁的,连败秦至臻和黄Relic ,彼时还未成就天府,当时我就觉得,他的未来不可限量。但委实没有想到,黄河得魁之后,他还能保持如此恐怖的进步速度。甚至于,刚刚我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今日若是我与他分生死……或许我已不如。”

钟离炎乜了他一眼:“我说范爵爷,你在我面前演什么低调?”

自黄河之会结束后,范无术便因为观河台上的亮眼战绩,被赐了爵位。speaking of which 也是子爵,与Jiang Wang 平级。当然,Qi State 的子爵和理国的子爵,自incomparable 。

范无术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Jiang Wang 此人术剑双绝,又成就了天府,已展现的divine ability 个个不凡,还有一个至今未曾暴露,的确是能够在内府境留名青史的人物……生死相搏,我确实没有太大把握。”

钟离炎也略认真了些,想了想,才说道:“以他迄今为止在公开场合展现出来的力量,怎么都impossible 杀死那几个Human Demon 。所以他隐藏的divine ability 一定十分恐怖,应该是顶级divine ability 。他要和你分生死的话,就看他那门divine ability 掌控得怎么样了。”

“我可不好赌。”范无术摇摇头,又问:“他若是和你分生死呢?”

“等他立起第四星楼再说吧。”钟离炎一笑置之,那股强大的自信,exhibit one’s feelings in one’s speech 。

但紧接着,左臂处就跳起一缕电光,整个人也随之猛地抽搐了一下,如发癫一般,imposing manner 全消。

强行把肌肉里最后一缕雷电逼出去,钟离炎gnashing teeth :“这狗娘养的Kui Ox ,一照面就下杀手。别让我找到机会,非炖了它不可!”

他先前听到Kui Ox 的动静,便动念前去看一看情况。

结果才照个面,就被Kui Ox 一阵乱轰。

轰得他们covered head and sneaked away like a rat 。

他越想越气,跑了很远又折回来,就是想给Kui Ox 一个深刻的教训。

至于意外碰到烟甲二人组,也就想顺手抹除一个竞争者,所以有了那一场短暂交锋。

范无术是清楚钟离炎的性格的,故而也不劝说什么。只是道:“speaking of which ,黄河之会那样的盛会,真的是一生难忘的经历。每个Heaven’s Chosen 在交手前,都觉得自己是唯一的胜者,因为每个人都是一路赢过来的,都没有输过。可魁首只有一个,只有那个人,才是无可争议的绝世Heaven’s Chosen 。”

他用自己的方式提醒钟离炎,不能小觑Jiang Wang 。

在刚才的交锋里,钟离炎固然是不愿意付出太多代价,才答应停手。焉知主动提出罢手的Jiang Wang 不是如此呢?

但他不说还好,一说钟离炎就不忿起来:“涨谁的威风呢?黄河之会怎么就了不起了?等我解决了Kui Ox ,再回去找他!”

范无术一阵无言。

黄河之会是没有怎么了不起,但你不也没资格去么?

当然话不能这样说出来,不然钟离炎真干得出现在就回头的事情。只转口问道:“这次进山海境的目的是什么,你还记得吗?”

“砍斗昭。”钟离炎毫不迟疑地道。

“……”范无术语带无奈:“钟离大爷,你请我助拳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是怎么说的?”

“你怎么说的你问我?!”

钟离炎往边上撤了撤,避开他的口水:“那我说的话太多了,我还能都记着?”

“你keep on saying 说要跟我分享凰唯真的神临之秘!”范无术近乎咆哮,怒意沸腾。

“哦,别激动。”钟离炎摆摆手,又像是解释,又像是无视:“我随便说说,你别当真。”

范无术继续逼问:“哪句话随便说说?”

“你烦死了。砍斗昭和抢神临之秘又不冲突。”

范无术不依不饶:“总得有个优先级吧?孰先孰后?”

见他这副濒临爆炸的样子,钟离炎想了一阵,才说道:“理论上,那必然是凰唯真的神临之秘最重要,最优先!说好与你分享,我不会骗你。当然,但在具体的行动中,咱们肯定是先碰到斗昭就先砍斗昭,先遇到神临之秘就先抢神临之秘。如果斗昭和神临之秘在一块,为了确保抢到神临之秘,咱们肯定要先解决斗昭这个威胁。”

“这还差不多!”范无术满意地nodded 。

记仇二人组就这样一边“讨论”,一边追踪Kui Ox 而去。

……

……

“要不然算了吧?”

虚空之中,有个声音闷闷地说道:“mother 说,吃了傻子会变傻的。”

“那后面那两个呢?”另一个声音问道。

“那两个更傻,连East, South, West, North 都找不着。吃了直接毒发。”

“走吧走吧。”后一个声音叹道。

一只Two Heads Four Arms 、体长一丈有余的猿猴,两个脑袋彼此对着话。在虚空之中连续几个跳跃,就已经远离了这片海域。

《山海异兽志》有载:崇山有神,曰为“念正”。猿身赤面,双头好诉,四臂裂空,常以虚空为路。嗜睡,好食智者之心。

念正潜在虚空之中,再往外看去,此处已是山海境里另外一个地方。

它们在山海境里很多地方都埋伏了念气,一经触动,即刻便能得到通知,而后赶来进食。

眼前的浮山,风景秀丽。

山上的桃林,桃花正艳。

桃林之中,有两个人在行走。

一者身穿华裳,仪态美好,走动之间,似有一种韵律,她比桃花更动人。

她的身形已算高挑,旁边那人更是高出一头来,

头戴斗篷,全身裹在灰色长袍之中,完全看不出体态。

each step 的距离都刚好相等,好像在迈出1st Step 之前,就已经把前面的道路切分清楚。

“怎么样?”念正的左颅问道。

“要不然算了吧?”右颅没精打采地replied :“一个吃不着,一个没得吃。”

“你怎么就知道说算了?日子还能不能过下去?”左颅很是不忿:“要走你自己走!”

右颅脾气也上来了:“走就走!”

两个脑袋四条猿臂,各朝一方,在原地较了好一阵劲。

“算了,我退一步。”左颅很是顾全大局地道:“如果抓到了,让你咬第一口。”

“要不然算了吧?感觉抓不到……”

“你再给我说算了?believing or not 我咬你?”

“行吧行吧。”惫赖的右颅道:“咱们去抓——欸,人呢?”

“搜山!”左颅aggressive 。

“要不然算了吧?哈呼……俺好困。”

“你别给我at this time 打哈欠!哈呼……”

双头猿倒卧虚空,就这么草率地睡过去了。

……

……

浮山的另一面,两人悄无声息地飞远。

在一定的距离之后,越飞越快。

“可惜啊,这座山是什么山,山上有什么珍物,全都没来得及查探出来。”屈舜华语带遗憾。

“那头异兽追过来了吗?”gray robe 人只淡声问道。

这是一道非常标准的女声,好像粗一分细一分都很不恰当。可标准到了如此地步,却并不能算是动听。

此外,也不知是不是很少说话的原因,言语之间,略有些滞涩的感觉。

“念正看不到人,应该马上就睡觉了。”屈舜华很有把握地说道。

“哦,这样。”gray robe 人淡淡地complied ,好像对于那足以撕碎她们的存在,根本也不怎么在意。

屈舜华倒是早已经习惯,只道:“这里太危险了,我们不能慢慢探索,应该直接去天山……月禅师,还是无法确定方位么?”

裹在gray robe 里的月禅师摇摇头。

“连你都做不到……看来this time 山海境的开放程度超乎想象。”屈舜华喃语:“也不知光殊知不知道的。”

显然她对月禅师确定方位的能力非常笃信。

月禅师无法确定方位的事实,就是直观地向她反应了this world 的不同寻常。

“开放程度?”月禅师问。

“山海境每次开放的范围都不同,所以那么多参与者见到的、经历到的都不相同。你确定方位的能力与现世无关,求诸于己,按理来说It shouldn’t be 被干扰的……山海境的规则竟然影响到参与者自我这么深的位置,那就说明它开放得更多。”

屈舜华分析道:“无非是失落的九章玉璧回来了,this time 开启山海境的,不止七章。也不知是《哀郢》,还是《悲回风》?”

对于山海境的了解,她显然比左光殊深刻得多。

“有什么区别吗?”月禅师语气平淡地问道。

屈舜华顿了一下,摇摇头:“大约……是没有的吧。”

“那边是什么声音?”她忽然问。

月禅师循声转头,只看到lightning flashed 便远去。

“Kui Ox ?”屈舜华问。

“我需要更多信息……”说话间,月禅师已经往那边飞了过去。

屈舜华紧跟其后。

疾飞约三十里后,月禅师停了下来。

“是Kui Ox ,它在追杀一个人。”她很笃定地说道。

“不,是两个。还有一个人的痕迹太淡……我几乎错过!”

她的语气里,第一次有了类似于惊讶的情绪。

似乎能被她“错过”,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