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42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能做到这种程度的隐迹……钟离炎?伍陵?都不像,斗昭独行,更没可能。那么是失落的九章玉璧?”

屈舜华显然对于月禅师的意见也非常重视,沉吟片刻后道:“follow 看看。”

月禅师extend the hand 来,宽袖垂落,她的肤色有一种淡淡的黄铜光泽,

就那么单手按下,一枚宝珠突然出现,虚悬于空。

流光四绕,而又不断外扩。

在crack crack 的机关声中,显现一只solemn appearance 的大鸟。

遍体灿金,眸蕴威严。

翎羽锐利如刀,双翅展开来,足有丈余。

那枚宝珠嵌在头顶,光华内敛其间,如同肉瘤一般。

此鸟轻声一鸣,其音悲苦非常,令人几欲落泪。

虽然它活灵活现,真实且具体,如同活生生的神话生物。但月禅师落在它背上,靴底却发出清脆的敲击声——

很明显,这是傀儡造物。

洗月庵的机关迦楼罗!

屈舜华飞身落在月禅师旁边,也无什么闲话。这迦楼罗双翅一振,便已破开长空,往前追去。

此时要真个开始追踪Kui Ox ,且Kui Ox 附近还有不知底细的人存在,她们当然需要保存力量,以应对随时有可能发生的战斗,不能够把气力消耗在赶路的过程中。

是以机关迦楼罗的出现很有必要。

……

……

那Kui Ox 驾驭雷电,穿行山海境,踩踏ten thousand zhang 电光,雷声鼓动千里,震慑的又何止一人两人?

只不过如Jiang Wang 左光殊,是immediately 隐迹藏形,等Kui Ox 飞过。

如钟离炎范无术,则是自信地选择近前“看看热闹”。

然后被Kui Ox 随意几雷轰得covered in dirt 。

钟离炎缓过劲来,怒而追之。

屈舜华和月禅师,则是在确定失落的九章玉璧之后,才决定上前一探究竟。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性格,也做出不同的选择。但this time 很巧合的,都开始在追逐Kui Ox 的尾迹。

……

……

“很多时候,人们的选择,被他们的性格所决定。”

这是一座遍地宝石的浮山。

山道之上,有一人负手而立。

他有一双很深邃的眼睛,一双淡漠的唇,总之五官都生得较为疏离世人,却奇怪地有一种很让人亲近的气质。

此时伸起一根手指,竖立在耳边:“你听。Kui Ox 的吼叫声,轰隆隆,轰隆隆,传得这样远。一定有很多人被它所吸引,然后碰撞在一起。那么为什么我在这里,你在这里?”

他的嘴角,挂起harmless to humans and animals 的微笑:“因为我们是一类人,我们都有自己坚定的所求。”

山道下方的人,Celestial Court 饱满,面部轮廓宽和,眼神明亮,穿一身红底金边武服,在山风中猎猎作响。

整个人灿烂非常。

“别挡我的路,会死人的。”他如是说道。

并且缓步往上走,没有为任何人、任何事停留的意思。

显然他并不是一个习惯给人带去温暖的人,尽管他的气质这样灿烂明亮。

“我不是你的敌人,斗昭。这条路你随时可以通过,我不会拦你。”山道上的男子说道:“我在这里,只是为了告诉你一个更好的选择——我们联手,可以在山海境里得到更多。”

斗昭轻声笑了:“你是一直这么自信,还是今天才开始自信?”

山道上的男子并不因为这份轻视而愤怒,依然面带笑容:“你大概觉得我有些盲目自信。但是怎么说……我尊重你的强大,我认可这次进入山海境的人,你大约是最强。不过,你记不记得Jiang Wang ?黄河之会后,他斗杀四大Human Demon ,你内府境的时候能做到么?现在他也已经立起外楼。你觉得他不算是一个麻烦?月天奴你了解吗?洗月庵高徒,一直徘徊外楼,只因她——”

他的话语戛然而止。

因为有blade light 掠过。

斗昭左手提着这颗血淋淋的人头,略看了看:“还是没想起来你是谁。”

随手丢在身后,很无所谓地继续往山上走。

那颗head rolling 地滚落山道,好一阵之后,无头的尸体才开始疯狂飙血,重重倒下。

……

……

seabed 亦有mountain range 。

连绵如伏地之龙。

当然有些地方有主且凶险,有些地方则荒芜但安全。

在某处幽暗的山洞之中,楚煜之抱臂而立。

他从来不是一个特别显眼的人物,与其他Heaven’s Chosen 在一起的时候,也不怎么凸显得出来。

他的个性不鲜明,行为也不乖张,气质更不特殊。

但此刻,在四下无人的时候。

他站在那里,仿佛与这seabed 的mountain range 连为一体。

有一种厚重的力量感。

不多时,立在他旁边的石雕动了动,炸开裂纹之后,露出一张五官疏冷的脸。而后开始有了光色,面部的细节逐渐生动。

却是在彼处山道上被斗昭一刀斩杀的那人!

在此时此刻,与楚煜之站在一起,他当然就是楚煜之请来助拳的丹国Heaven’s Chosen 萧恕。

曾在黄河之会登过台,可惜斗昭并不记得。

“怎么样?”楚煜之并不抱什么希望地问道。

萧恕刚刚才被砍了头,但此刻竟然还笑着。

笑着摇头道:“斗昭毕竟是斗昭,不好糊弄。都不等我把话说完的。你说,世上人如果都这样,纵横家还有没有活路了?”

他语气轻松地开着自己的玩笑,楚煜之的语气却是有些沉重:“你也白白浪费了一具傀身。”

“不算浪费,毕竟也更了解了他一点。”萧恕看着楚煜之,said with a smile :“山海境里这么多组人,咱们可是最弱的一组。不多了解一下powerhouses 的心态,可怎么行?”

一众Chu State Heaven’s Chosen 里,其他人请的助拳powerhouse ,基本都是在外楼层次。

就算左光殊请Jiang Wang 助拳的时候,Jiang Wang 还未立起星楼。可那也是内府境的黄河魁首,自不与别的相同。

这么长的preparation time ,唯独楚煜之请了个萧恕。

cultivation base 、出身,都不如旁人。

这体现出来的,不是萧恕不如人。而是他楚煜之的人脉远不如人。

换做是别人,面对这样的话题。大概很难不气馁。

但楚煜之反倒笑了:“我已经看到我们的第一个优势了——至少别人不会第一个想到针对我们。”

萧恕显然是了解楚煜之的性格的,一句话便让他转变了情绪,此时亦said with a smile :“很好!那我们趁热打铁,现在去找第二个优势。点点滴滴的优势积累起来,就是胜势。”

楚煜之毫不迟疑地跟着他往山洞外走:“能找到吗?”

“谁知道呢?但反正也不会更差了。”

“hahahaha ,抱歉了萧兄!拉着你参与这样的棋局,实在不容易!”

“应该说Brother Chu 你bright vision like a torch 。劣势的棋局恰恰是我所擅长的,要是斗昭请我,我还真不知如何落子!”

两个人嘴里说着不如人,脚下走得比谁都坚定,谈笑从容。

但毕竟声音只在seabed ,并不流出太远。

就像他们一进山海境,immediately 不是探索,而是找个地方躲起来一样。

低调,沉静。

……

……

追思草pointed finger towards 方向,Jiang Wang 一路疾飞,只追痕迹不追人,这样可以最大程度上避免被察觉的风险。

当然如果被察觉,那无非就是战上一场。

最坏的结果完全可以面对,因而Jiang Wang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追了上来。

钟离炎和范无术没有收获也便罢了,一旦有什么收获,他们立即就会动手抢夺。

“等会如果要动手,你不要迟疑,也不要轻动。我动你再动,我找钟离炎,你找范无术,最好能靠sneak attack 就解决掉一个。”

“为什么我们不联手sneak attack 一个呢?比如范无术。这样是不是更有把握?”

“在山海境这样的环境里,其实sneak attack 很难成功,他们impossible 放松警惕的。”

“那sneak attack 的意义何在?”

“为了让他们subconsciously 地觉得,我们仍旧是选择一对一。我想钟离炎不会害怕面对我,范无术也不会害怕面对你。我会在跟钟离炎的交手中寻找机会,当我转向范无术的时候,你也要爆发最强手段,我们同时向范无术倾泻最大杀力,解决掉他,钟离炎就好办了……对了,你有什么合适的困缚手段?最好是能够阻挡一阵钟离炎的,我这里有Ultra Grade 的dao technique Dragon-Tiger ,和法家的囚身锁链,估计对钟离炎这样的Martial Artist ,效果不会很好。”

“如果是sneak attack 的话,我可以先一步用蜃楼拦钟离炎,他fleshy body 再强,找不准方位也没辙。重点是范无术,我今天才知道他擅长寒冰dao technique ,这样的话,他在短时间内爆发的防御可能很惊人……”

“在我的杀生钉前面,没有什么防御是惊人的。”

“那么……只要他的寒冰强度不超过刚才交手的十倍,我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化出缺口。给你的杀生钉制造机会。”

“那就最好不过了!但也要做好不成功的准备,毕竟对面不是什么弱者。”

“当然。我觉得我们的第二套方案还是以范无术为优先击杀目标,如果钟离炎没有被困住,immediately 杀过来,我这边首先要……”

疾飞之中,烟甲二人组积极地交换意见,商量等会夺宝的时候怎么袭杀对手。

左光殊讨论得兴高采烈,又紧张又激动,已经完全不记得他的“以和为贵”了,只想着怎么跟姜big brother 一起砍人,视范无术的头颅为囊中之物。

看到小弟的成长,姜big brother 也非常欣慰。

完全没有藏私的想法,把这么些年野外厮杀的宝贵经验倾囊相授。如何sneak attack ,如何设计,如何埋伏……

直让很少出远门的大楚小公爷两眼放光,崇拜非常。

但所谓extreme joy turns to sorrow ,又或许是Heaven is jealous of heroic genius 。

两brother 正凑在一块热烈的讨论中,忽然视野一片喧白。

Jiang Wang 感觉自己的耳朵几乎聋掉了!

完全听不到声音。

这变化太突然。

在一瞬间就已经发生,以Jiang Wang 的敏锐都没能反应过来。

只subconsciously 地按出火界,将自己和左光殊护在其间。

缓了足有两息时间,耳朵里才有了声音——

轰隆隆!

轰隆隆!

惊雷滚过Heaven and Earth 。

视野里这才出现了灿烂活泼的火界,才有了焰花,焰雀,才在火的world 之外,看到了雷电!

那是一道扭曲的、如Dragon Snake 一般的电光,却太庞巨、太强大、蕴含了too terrifying 的力量。

上接高穹,下连碧海。

正以惊人的速度膨胀、扩张。

笼罩all directions !

它像是一根巨大的雷电之柱,仿佛把天和海都撑开。

并且还在不断膨胀着,好像要覆盖the entire world 。

如此恐怖的威势,对那Kui Ox 来说,必然也是最强的手段。

是那头Kui Ox 出现了什么变故?它在与谁交战?

这些问题出现在脑海,但根本也来不及想。

因为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在这种不讲道理的波及之中保住自己。

Zuo Family 修筑的山海炼狱里,有雷之炼狱,Jiang Wang 和左光殊在其间cultivation 过很多次。但那种所谓的极端环境,在这道恐怖的雷电之前,根本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

巨大的雷电扩张开来,外围就是雷电组成的光幕。

当然,说是“光幕”,它的单薄也只是相较于这方Heaven and Earth 。

所谓的薄幕,对cultivator 来说,简直是一堵咆哮的雷电之墙!

那疯狂扩张的雷电光幕上,难以计数的雷蛇吞吐着力量。baring fangs and brandishing claws ,想要消灭一切。

所听、所见、所闻,全都要碎灭在这样的lightning 里。

而Jiang Wang 的防御dao technique 从来不在顶级之列。

他擅长的是以攻代守,也果断做此选择。

只看了左光殊一眼,便狂催dao essence ,将更多的力量倾注到火within the realm 。

让这一方火界更生动,也孕育更磅礴的能量。

山海炼狱里的cultivation ,cultivation 的不仅仅是对各种极端环境的适应,也是他们之间的默契。

Jiang Wang 甚至还没有看过来,左光殊就已经伸手往下一按。

他清瘦的手掌下,坠落一滴水。

这滴水清澈、透明,美丽如珠玉。

crash-bang ,一声水响。

威武的Black Dragon 拉着水伯神车猛然跃出,刹那间,一滴水膨胀成一个world 。

碧波之中,游动大鱼。

水草摇动,蟹贝共居。

水界诞生!

与火界相似,但亦有completely different 的创造。

独属于左光殊的创造。

也沸腾着左光殊的生机。

此时此刻。

水界恰在火界下。

火红的world 和蔚蓝的world 交相辉映。

两个divine ability dao technique 创造的world ,照耀在这天光晦暗、雷蛇千万里的山海境中。

远远看去,像是一朵焰花,燃烧在一滴水珠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