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42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水珠之上生焰花。

这一幕如此美丽,又如此不和谐。

Tzzzzzzz ,Tzzzzzzz !

恐怖的气声响起。

这样的两个world ,天然就会产生冲突,自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在疯狂对耗。

火界在天,水界在地。

而两界之间,是两个Essence Power world 崩塌的恐怖力量!

水火不相容。

规则相斥,根底相悖。

此间万物,不应存在!

这应该是一个失败的联合dao technique 。

但在失败之中,孕生出真正的恐怖!

这里的规则是错误的,错误的不仅仅是水火对立的本身,还有一切误入此地的事物。

那咆哮着蔓延至此的雷电光幕,以一种横扫一切的imposing manner 横碾过来,所经之处,云烟散、水波颤抖,就连空间都似在扭曲,水中鱼蟹更是死伤无数。

可是当它撞向这水火对耗的两界时……

却无声无息地湮灭了。

水界与火界以惊人的速度在消耗,在缩小。

可那难以计数的狂暴lightning 亦是如此。

Jiang Wang 精准地把控着力量,让火界与水界的消耗始终保持同一频率。

不停地对耗,也不停地消耗着雷电力量……最后几乎同一时间消失。

那接天连海的雷电光幕,扩张至这水界火界共存之地,明显停顿了片刻。随着水界火界的湮灭,这片区域的雷电光幕也变得稀薄无比。

Jiang Wang 便于此刻往前一步,一瞬间dao essence 狂催,拉出名士潦倒之剑,当场将这片雷电光幕割裂!

轰隆隆,Tzzzzzzz 。

恐怖雷电的余波弥散。

残余的雷电之蛇,从Jiang Wang 的头顶和脚下掠过,冲向远方。

当然也避开了Jiang Wang 身后的左光殊。

雷电光幕还在远去,缺口也在迅速弥合,其它地方的雷电力量,会自动流动至彼处弥补——但已经与brother 两人无关了。

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就此被斩开。

有句话说“麻绳专挑细处断,厄运只找苦命人。”

其实只是因为弱者无法对抗厄运,往往因之凄惨,所以格外显得苦命。

而powerhouse 有能力斩破厄运,那些所谓的Calamity Tribulation ,也只不过是生活里的小小波澜。

“发挥得不错。”左光殊看着那恐怖的lightning 远去,不由得轻松一笑:“当然我们还可以控制得更精细一点。”

这还是他们的训练成果第一次公开展示。

对于这“湮界之术”的惊人效果,左光殊显然相当满意。

而Jiang Wang 已经踏云而走。

“去看看那里发生了什么!”

“姜big brother ,这么急的吗?”左光殊有些不太理解:“前面说不定还很危险。”

“最危险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即使是Kui Ox ,这样恐怖的力量又能发动几次?”

Jiang Wang 分析了几句,又问道:“如果重伤的钟离炎就在前面不远处,你急不急?”

越在内围,这巨大雷电的威能当然更强。

即便是钟离炎那样的powerhouse ,若是没有应对及时,也有很大的可能被重创。

这是Jiang Wang immediately 就做出的判断。

而Kui Ox 召发出这样恐怖的雷电,有没有遭遇意外的可能?会不会是跟另一些强大的异**手?会不会both sides suffer ?

危机危机,危险过后,应该就是机会才对。

Jiang Wang 的话音还未落下,便见silhouette 一闪,左光殊已经冲到了身边来。靴底耀起流光,眼神激动非常。

aggressive ,十分急切。

不知道的,只怕还以为他跟钟离炎的感情有多好,这是要上赶着去救人。

Kui Ox 制造的那巨大lightning 疯狂向外扩张,覆盖的范围约莫以千百里计,撑过接触的那一阵,越往里走,却是越平静的山海。

这里早已被肆虐过。

那咆哮的lightning 已远,且还在奔向远处,直到其间贯彻的力量彻底消散,又或者被其它力量击溃。

Jiang Wang 和左光殊各披烟甲,灿烂招摇,在逐渐远去的雷电光幕背景下往前疾飞。

低压的层云正在逐渐散去,还有零星的雷蛇四处游荡,有一种unfathomable mystery 的孤独感——却是伤不了他们分毫了。

……

……

那接天连地的恐怖lightning 扩散前,golden light 暗敛的机关迦楼罗,正平静地掠过碧海。双翅展开,在海面投下巨大的阴影。

而钟离炎范无术两人,也正各自戒备,walking on air 。

Kui Ox 的尾迹若是显化实线,从高空俯瞰的人,可以清楚看到,屈舜华月禅师所处的方位,与钟离炎范无术所处的方位,分别在Kui Ox 尾迹的两侧。

钟离炎那一组人更近Kui Ox 一些。

两边一左一右,暂时还互未察觉。

这一幕被一只眼虫尽收眼底,又通过独有的联系,传输于远处。

“你猜,我最后的那只眼虫,发现了什么?”

行走于海波之上,革蜚眼睛放光,有一种捕捉到猎物的惊喜。

虽然被Heavenly Dog 追杀了一阵,甚至于直接逃离了那座浮山。但他倒是冠未斜、衣着未乱。很has several points of 从容过wind and rain 的气质。

一旁的伍陵显然没有那么好的精神,只道:“放!”

相处久了,见多了革蜚卖关子,连“有话就说,有屁快放”都懒得说了,直接缩略为一个“放”字。

“有辱斯文,有辱斯文!”革蜚痛心疾首,严词谴责。

伍陵闷不做声地往前走,问也不再问。

终是革蜚先忍不住。不满地curl one’s lip ,然后说道:“在那片海域看到了至少六个人在,也就是说,至少三章玉璧!”

“都是谁啊?”伍陵问道。

“钟离炎,范无术,屈舜华,月天奴,左光殊,Jiang Wang !”革蜚报菜名一般,一溜嘴很是顺口。

伍陵止住脚步,侧过头来:“你怎么想的?”

“把厄虫撒下去,看谁倒霉咯。”革蜚咧嘴笑着,又looked towards 他:“我家只有一只厄Insect Empress ,每二十年才产卵一次,每次只能存活两到三只厄虫幼虫,它们虽然永远无法成长为厄Insect Empress ,lifespan 很短,但也是非常珍稀的。自孵化出来,就在最好的环境里成长,我吃的都没它们吃的好……”

伍陵用那只稍大的眼睛瞥了他一下:“记账便是。我懂。”

革蜚这才止住滔滔不绝,从怀里取出一只透明的琉璃小瓶。

那瓶子精致光滑,很是漂亮。

瓶中有三条black 的羽虫,正交错着飞来飞去。

约莫半指长,头极瘦而羽极薄。

羽翅振动间,tail section 带出one after another 流动的黑烟。

躯体似虚似实。

“这些人都是Heaven’s Chosen ,想来Good Fortune 深厚,一条厄虫恐怕影响不了什么。便三条都舍了,下个血本看效果!”

革蜚很是肉疼地看了这琉璃小瓶一眼,才递给伍陵:“扔过去吧,把瓶子砸碎就行,不用做别的手脚。”

伍陵right hand 一推铁铸进贤冠,扯出文气,随手一笔,将琉璃小瓶圈住,左手却是托出一张沙盘来——

长宽各三尺,底盘材质倒是难辨,总之颜色深沉黑亮。

盘中垒山聚海,显化相应环境。

整个沙盘中,绝大部分地方都chaos ,陷于雾中。

清晰的那一块里,其上浮山碧海,立体具现,却是他们两个进得山海境以来,所探索或者观察到的所有地方。

“方位?”伍陵言简意赅。

革蜚满是羡慕地看着这座沙盘,卷起文气成线,略找了找位置,便在沙盘中一点。

伍陵则直接以文气狼毫,将琉璃小瓶圈进沙盘中,正落在革蜚所指的位置,如坠云雾中,顷刻disappeared 。

一双大小眼盯着沙盘,看得很是认真。

“其实你essence stone 不凑手也没有关系,咱俩这交情……”革蜚在一旁巴巴地道:“用这山河盘抵债就行。”

伍陵乜了他一眼:“在这山海境里,除了屈舜华,没人有资格问我essence stone 凑不凑手。你倒是好意思!”

“也不单单是这essence stone 的事情,没有这么肤浅嘛……”革蜚叹道:“最重要的是缘分,你能理解缘分吗?此物与我有缘。看到它的第一眼,我就觉得亲切,好像是命中注定!”

伍陵置若罔闻。

革蜚又道:“说真的,伍兄,你不觉得你的山河盘跟我的眼虫很搭吗?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天作之合!你且扪心自问,若没有我的眼虫帮忙,你能这么快掌握这么大范围的情报,迅速把山河盘推演到这个程度吗?”

“是很搭!”伍陵nodded ,表情认真地道:“开个价吧,你的眼虫和配套的饲养、控制之法,加在一起怎么卖?”

“懒得理你。”革蜚一甩手,跳过了这个话题。

就在此时,山河盘上,那厄虫琉璃瓶坠落的地方,骤然腾起一道雷电,已经探明了的那处范围,重新被浓雾掩住,且浓雾的范围还在不断扩大——

这说明环境在迅速改变!

且改变的程度很深,不然不会让山河盘上已经探明的区域都黯淡下来。

伍陵looked towards 革蜚。

此时最后一只眼虫也已经被lightning 波及杀死,那道lightning 就是它最后看到的景象。

革蜚所知,也并不比伍陵更多,但是他自信地笑了:“看到没有?看到这道灭世之雷了吗?这就是我家厄虫的厉害!厄来万物皆相欺,就连Kui Ox 也要被影响!现在知道你花的essence stone 有多值了吧?”

伍陵的大小眼里,充满了怀疑,然而那道lightning 又的的确确正在摧毁山河盘已经洞察的区域,也刚好是在厄虫坠落之后才发生。

忍不住问道:“那里现在是发生了什么?”

“厄运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天灾人祸不一而足……谁说得准呢?”革蜚道:“反正肯定有Kui Ox 的事情在里面。要不要去看看?兴许有惊喜呢?”

伍陵shook the head :“兵法云,know yourself and know your enemy ,emerge victorious in every battle 。我们的对手也不仅仅是那六个人,还是坚持原有计划,先勘探环境,等地利在手,再待天时。”

革蜚很是自信地道:“我的厄虫既已洒下,彼处天时地利都在我。还有什么好等?”

伍陵瞧着他:“你的厄虫这么厉害,怎么你参与黄河之会,只是个八强呢?”

革蜚抬起下巴,高傲地以鼻孔相对:“连黄河之会都没资格参与的人,恐怕不适合嘲讽黄河八强吧?”

伍陵窒了一窒。

他也sorry 说些什么Chu State 乃霸主之国,竞争更激烈之类的话,因而竟一时无言以对。

毕竟是此行“东家”,革蜚自觉还是不能得罪财主太狠,又主动道:“在黄河之会那样的地方,帝君注视,真君主持,我的厄虫能抵个屁用?八进四最好的两个签,燕少飞和范无术,我抽到了燕少飞,已经是祖坟冒青烟,长期以来不停吞食厄运的结果。还待如何?”

“抽到范无术你也未必能赢。”伍陵仍有些吃味地道。

革蜚倒是并不否认:“人定胜天嘛,运只是一方面。对true powerhouse 来说,以力破厄才是常事。你看内府场那个Qi State Jiang Wang ,先遇项北,再遇秦至臻,最后遇黄Relic ,连战三大霸主国Heaven’s Chosen ,且是接连挑战秦至臻和黄Relic 这样的内府最powerhouse ,可谓是下下之签运,但最后他摘了魁,也最有说服力。”

转过脸来,又laughed 地看着伍陵道:“这次你如果帮我弄到‘蜚’的blood essence ,什么范无术、燕少飞之流,不就不算什么了么?届时我有运又有力,正是天意在我,英雄自由!”

“不要太乐观。”伍陵看了一阵山河盘,将之收起:“this time 你和我的机会都很小,我也只是尽力而搏。真个算起来,你想要的更为艰难……你知道有多艰难。”

“不是说只要集齐进入山海境的全部九章玉璧,就能直接开启凰唯真的秘库么?这是最简单的路子,对不对?”革蜚笑眯眯地道:“那我们把他们全部干掉就可以了。”

伍陵沉默了半晌,只道:“勇气可嘉。”

《山海异兽志》有载:“又东二百里,曰太山,上多Gold Jade 、桢木。有兽焉,其状如牛而白首,一目而蛇尾,其名曰蜚。行水则竭,行草则死,见则天下大疫。”

革蜚所盯上的,与他自己同名的异兽,乃是传说中的灾兽,肆虐世间的灾难之神。

可比进入山海境的那些Heaven’s Chosen ,要凶狠得多。

真要说起勇气来,以“蜚”之blood essence 为目标,大概更见勇气。

然而伍陵清楚,越国革氏盯上“蜚”之blood essence ,已不是一代两代人。

道历三六二七年,革氏入太山,尽起精锐二十七人,归者无。

三七九五年,革氏patriarch 亲人“祸水”,以求幼蜚,一代daoist ,一去无音讯。

革氏是越国的古老名门,mysterious 且强大。但随着cultivation world 日新月异的变化、诸多异兽的逐渐灭绝,古老的驭虫之术,已经不太能跟得上时代,渐显颓势。

为了making a breakthrough ,革氏不知奋斗了多少代。

不然革蜚何以名“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