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42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屈舜华立在机关迦楼罗宽阔的背面,感受着山海境迎面撞来的风。

mysterious 、瑰丽、古老,是此境特有的魅力。

云烟,碧海,浮山,一切都在极速的后退。

她喜欢这种浪漫自由。

想恨的,就去恨。该爱的,不保留。

或长或短,都是一生。

怎么过,只问自己怎么快活。

天下所有的女性powerhouse 里面,她最佩服祁笑。

祁笑不笑,一笑必杀人。

而天下无人不可杀。

一生快意行事,从来不管旁人如何言说。

生生在Qi Family 的手里,夺走了夏尸军的统御权,镇守决明岛多年,威震近海。

“从来没有人能限制祁笑,祁笑只忠于自己。”

她做不成祁笑。

屈家Immemorial 老,太强大。

但她也要有限度之内的最大自由。

她喜欢左光殊,她就大大方方,为他建见我楼,半夜爬他的窗户,路上钻他的carriage ,牵着他的手到处走,不怕天下任何人知道。

Zuo Guanglie 死后,她尤其要如此,而不管屈家内部有什么声音。

山海境是一个太让她着迷的地方。

现世的一切规则,好像在这里都不再成立。

而所有瑰丽的想象,竟都演化为真。

“月禅师!”她在狂风中大喊:“如果可以,你愿意永远留在这里吗?”

“我不愿意。”月天奴冷静地说道:“我的路不在这里。”

有点扫兴,但这就是月天奴……屈舜华想到。

在某个瞬间,暴耀的lightning 出现了。

那是一道接天连海的巨大lightning ,绽放着刺目的光华,以极其恐怖的速度扩散——快到根本无法避开。

Heaven and Earth 茫茫,耳中轰鸣,如坠死域。

屈舜华仍然张开双臂,如在拥抱lightning 。

在这样terrifying 的时刻,竟然什么动作也没有,把一切交给了队友应对。

这是何等样的信任?

而月禅师果然也未辜负这种信任。

在这种极端的状况之下,还是immediately 做出了反应,好像根本不曾经历屈舜华所经历的耳目之殃。

甚至于她是在雷鸣刚起的瞬间,就已经往前一步,把屈舜华挡在了身后。

彼时电光在天穹拉扯,刺目的亮芒如刀口一般,好像把天穹分割成了许多块。

但真正的威胁还是扩张开来的雷电光幕,它横扫一切,覆盖天与海之间的所有。

也不知那头Kui Ox 是发了什么疯,这几乎是奔着灭绝此方海域而来!

机关迦楼罗在高空猛然上拔,golden 的双翅迅速并拢拦在身前,如同层层叠叠的快刀,有着斩削雷电的决心。头顶肉瘤一般的如意珠,golden light 大放。

Light Power 在前方形成一个半面的golden light 圆弧盾。

恰好挡住扩散至此的雷电光幕。

呲啦!

golden light 圆弧盾未能撑过一息,当场破碎,机关迦楼罗的golden 双翅,也在煎熬的挣扎声里,一片片碎落。

在崩碎的formation mark 之下,裸露出那非金非木的材质……

毁灭即在眼前。

而屈舜华也在此刻恢复了视觉和听觉。

看到了暴耀四方的电光,听到轰如天鼓的雷鸣。

但她仍然什么也没有做,只沉默地站在机关迦楼罗背上,沉默注视着近在眼前的雷电光幕。

近了,近了……

月禅师便在此刻,探出了一只手。

袍袖落下,她的手也是很标准的女人的手,只是有着黄铜的光泽。

五指以稳定而高速的节奏在疯狂敲击着什么。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她在与这片雷电沟通。

紧接着……

她的手继续往前,直接按进了恐怖的雷电光幕中。

zi zi 。

这只手的整个手腕部分,瞬间消失在lightning 里!

未见血肉,未见白骨。

几乎是完全地碎灭了。

然而与此同时,那暴虐的lightning 却忽然平静了许多,甚至于有一种温顺的感觉。lightning 的暴耀之中,竟显现一丝温暖和圣洁。

雷电光幕毫无停滞地往前。

穿过了月禅师的小臂,紧接着肩膀、整个人……却再未造成任何伤害。

一直轻飘飘地穿过了巨大的机关迦楼罗。

站在月禅师身后的屈舜华,甚至于只有极其细微的感受……那比微风拂面还要轻柔。

而这接天连海的雷电光幕,在接触她们的范围之外,明明狂暴未歇,明明雷蛇乱舞,明明还鼓荡着毁灭的冲动。

好像独此一处范围,被温柔地驯化了。

多么令人惊叹!

轰隆隆的雷鸣随着雷电光幕一起迅速远去。

失去翅膀的机关迦楼罗悬浮在空中,显得格外笨拙和凄惨。

月禅师却慢条斯理地从储物匣中取出一只手掌,非常平静地按在了自己的断手处。

一阵细微的dao essence 涌动后,她的左手挪开,right hand 却是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还灵动地掐了几个道决。

接着,她取出另外一个储物匣,打开来,随手一拉,锯子、刨子、斧子、锤子、墨斗……myriad 的各类匠具、材料,便密集且有序地悬浮在空中。

全都停在她最趁手的位置。

看样子是打算就地维修这尊机关迦楼罗。

明明是洗月庵的高徒,根底分明的Buddhism cultivator ,却如此精通墨家之术,着实有些令人费解。

但屈舜华和月禅师的熟悉程度显然非同一般,此刻也全无讶色,只是往前看了看,忽道:“有人来!”

月禅师随手一挥,便将myriad 的匠具和材料收拢,合起储物匣。

便站在这尊凌空悬浮的机关迦楼罗背上,与屈舜华一起looked towards 前方——

covered in dirt 的钟离炎,正和范无术一起高速飞来。

钟离炎身上的武服显然是新换上的,品质也是naked eye 可见的不怎么样,在不时跃出的lightning 之下,有一种随时要解体的感觉。

或许用covered in dirt 来形容钟离炎也不太合适,因为他的脸明显专门清洁过,没有什么污痕。

但他整个人,从头到脚,都在不停地冒电。

方才那恐怖的雷电伤害……他大概是半点都没避开。

而他旁边的范无术则是潇洒得多,衣饰平整,尚还轻摇折扇,只在鬓角有些冰霜未化。

在屈舜华看到他们的瞬间,他们也注意到了残破的机关迦楼罗,和其上的两人。

本来慑于Kui Ox 之威,已经认清现实、准备离开的钟离炎,立时握紧了双手heavy sword :“舜华妹子,把《惜往日》留下,big brother 我饶你一回。否则,这便要离场了!”

屈舜华手中的九章玉璧,上面镌刻的诗赋,正是《惜往日》。

没有九章玉璧,在山海境里获得的任何东西都带不走。此时丢失九章玉璧,就失去了在山海境里获得收益的可能。

但钟离炎如果不下杀手,那她就还有去掠夺他人玉璧的可能。

如果此刻被杀死,则是直接离场,损失三成Divine Soul 本源,且一无所获。

按照钟离炎的逻辑,他的确是“饶了一回。”

然而屈舜华显然并不同意。

“癞蛤蟆打哈欠,你好大的口气!”屈舜华不仅不避让,反而直接跃离机关迦楼罗,华裳带风,主动冲向钟离炎:“我先斩了你,再取你的《涉江》!”

月禅师一言不发地缀在她身后。

这边范无术也立即掐诀,为钟离炎掠阵。

钟离炎身上lightning 未消的状态瞒不过人,他也没想瞒。

对于对手来说,此刻的确是最好的机会,他的确被削弱了许多,非是完满状态,需要不停地驱逐体内雷电。

他承认屈舜华时机把握得很坚决,且很有勇气。

但他Martial Dao 二十重,和内府境之间的cultivation base 差距,却不是这些东西可以抹平的。

恐怖的力量在体内鼓荡,如火山骤然喷发,立时将那些入侵的电光压制住,留存在肌肉的边角,等待战后再处理。

血液奔流如江河,咆哮激荡。一块块肌肉彼此碰撞,如山石轰隆。这一刻钟离炎彻底放开了自己,磅礴的blood energy 撞出天灵,直冲云霄!

“那就不要怪我辣手——”

crash-bang !

就在up ahead ,一条角长鳞厚、腹生四爪的水龙直接冲出海面,baring fangs and brandishing claws ,murderous intention 凛冽地向他扑来。

海水亦是骤然变得狂暴,轰隆隆怒响,one after another 水峰拔起,迅速围拢all around 。

“姜big brother ,斩死他!”左光殊怒气冲冲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钟离炎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一个转身,磅礴气血如烟而散,身形似电,穿空便走,只来得及留下一句:“范无术,不要恋战!”

单独面对Jiang Wang 、左光殊,或者屈舜华、月天奴,他都很有信心。

但他就算是再自信,也不会觉得自己能够抵挡得住这四个人的联手。早先的短暂交手已经足够说明,单就一个Jiang Wang ,就不是短时间内可以解决的。

当机立断,战略性撤退,没什么可羞耻的。他钟离炎好斗不假,但又不是个傻子。

必输的战斗没有必要尝试。

就怕范无术脑子笨,一时转不过弯来,把他平时吹的牛当了真,因此赶忙还提醒一句。

但抬眼一看,前方那大袖飘飘的,不是范无术是谁?

这厮甚至是在感受到那条水龙的瞬间,就已经开始跑路,跑得又快又稳,居然比他这个Martial Dao 二十重的powerhouse 跑得都快……

“你这厮,怎么跑得这么快!”钟离炎一边疾飞,一边很不爽地质问道。

范无术头也不回,理直气壮:“我不跑快一点,我跑得过你么?”

钟离炎恼道:“如果我没跑呢?我跟他们打起来怎么办?!”

“那我逢年过节给你上炷香。”

两人one after the other ,一口气跑出了several hundred li 地,方才确定是甩脱了追兵,四目相对,都有如释重负之感。

只是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钟离炎难免有交友不慎之憾。

但不等他开口谴责,范无术已经先一步怒斥起来:“他们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联手了?真是卑鄙小人!”

“那左光殊和屈舜华从小就订了亲,本就是一伙的。”钟离炎rolled the eyes ,然后疯狂给自己找借口:“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跑?早就defeat them separately 了!主要他们childhood sweethearts ,默契早就形成,而我的状态又不完满……”

范无术也不知信没信,只怒道:“可恶,山海境这种各凭ability 的地方,他们居然还拉帮结伙,裙带入境,简直shameless !shameless 之尤!”

又转头looked towards 钟离炎:“钟离兄,你在有什么朋友,不妨联系一下。咱们也联起手来,再回过头来解决他们!须叫他们知道,不是只有他们有人!”

钟离炎coldly snorted ,imposing manner 磅礴地道:“我钟离炎七尺男儿,不信天,不信命,只靠一双Iron Fist ,一柄剑!”

“……”范无术瞄了他一眼,faintly said :“你在Chu State 一个朋友都没有,是这个意思吧?”

钟离炎又哼一声:“非不能,不屑耳!”

范无术痛苦地按了按额头,转问道:“那这次进山海境的这些人,你有没有关系稍微正常一点的,可以谈合作的?”

见钟离炎半天不吭声,忍不住问道:“全都有矛盾?”

钟离炎怒道:“早知道刚刚把你放在前面挡雷!”

适才在那道恐怖雷电迅速扩散开的时候,的确是钟离炎一夫当关,独自挡在前面,扛住了所有的伤害。

范无术是躲在他身后,才得以毫发无损。

此刻也不免有些sorry 了,主动缓和了语气:“既然找不到人联手,那你说说,你接下来是怎么打算的?”

钟离炎显然是早有考虑,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道:“先砍斗昭,再砍Jiang Wang ,接着砍伍陵,然后砍左光殊,紧接着砍项北……”

“等等等等。”范无术赶紧拦住,以近乎明示的语气问道:“我是问打算!也就是计划!明白吗?你原来的打算呢?”

意思是别打算了,赶紧转变思路,想想凰唯真的神临之谜。

可惜钟离炎并没能心领神会,诚实地说道:“先砍斗昭,再砍伍陵,接着砍项北,然后砍左光殊,紧接着砍屈舜华……”

“等会,等会儿!”

范无术眉头皱成一个‘川’字,合着这个姓钟离的,这趟来山海境,就只是为了肆无忌惮砍人?

“我倒是蛮好奇的。”范无术被气笑了,反倒生出几分局外看客般的平静来:“Jiang Wang 何以在你的挨砍名单里一下子排序那么高?刚才他好像并没有来得及出手。”

钟离炎怒道:“刚刚若不是surname Jiang 的在,我岂会逃?”

还挺会分主次!

范无术以手掩面,久久无言。

直到……

钟离炎忽然一把将他拉到身后。

clang!

heavy sword 横出,挡住一只袭来的sharp claw 。

在这剑爪对抗的时刻,钟离炎和范无术才得以短暂看到目标的样子。

那是一只形如乌鸦、绿眸赤喙的怪鸟。

羽翅只是一震,又消失在视野中。

而后是乒乒乓乓,疯狂的metal collision 声,如琵琶骤弦,响彻范无术身周!

“我们这是什么鬼运气?”

范无术脑海中闪过这样的念头,索性凝冰于身,当场化为ice sculpture 。

以减轻钟离炎的防护压力。

在ice sculpture 之外,再降寒霜,以迟缓那怪鸟的速度。

……

天凶有鸟,名曰食鸦,绿眸赤喙,疾不见影,好食人颅。——《山海异兽志》

……

……

lightning 肆虐过的海域,两方Heaven’s Chosen with swords drawn and bows bent ,neither giving way to the other ,大战一触即发。

大楚小公爷就在这样的情形下现身,身披light blue 的烟甲,华袍飘卷,驭水踏波而来,远远便是一抬手,威风凛凛的水龙招摇出海,吓得钟离炎和范无covered head and sneaked away like a rat ……

真乃豪杰也!颇has several points of 救美之英姿!

唯一不太协调的是……

屈舜华这位被救的“美”,不但没有楚楚可怜地等在那里为英雄送秋波,还怒气冲冲地狂追钟离炎several dozen li 。

眼看着那钟离炎脚底抹油一般,跑得飞快,实在是追不上了,才愤愤然作罢。

左光殊忽然觉得,自己救的也许是钟离炎。

那边屈舜华折返回来,深blue 的烟气腾身而起,愈发显出绝美风姿。她也披上了无御烟甲,迎向左光殊Jiang Wang 二人。

无御烟甲这样的创造性dao technique ,左光殊当然早就跟屈舜华献过宝。

虞国公府也当然不会缺essence stone 。

只是屈舜华有另外的办法对抗重玄环境,却是不需要时时刻刻外放无御烟甲的,所以几乎未曾用过……

当然此刻左光殊出现了,那情况自然又是不一样。

无御烟甲很好用,必须时时刻刻用!

“姜big brother ,多亏你们来援手!”屈舜华飞身近前,笑容明朗,礼数周全。

紧随左光殊之后的Jiang Wang ,的确感受到了这位弟妹身上沸腾的fighting intent 。不由得更添几分好奇……左光殊所说的她藏起来的那门divine ability ,到底是什么?竟让她在cultivation base 差距如此明显的时候,仍有与钟离炎正面搏杀的信心?

至于屈舜华旁边那位全身笼罩在灰色长袍里的月禅师,静默得如雕塑一般,倒是谁也impossible 窥得什么情绪出来。

“我看我们要是来晚一点,钟离炎他们说不定已经交代了!”Jiang Wang said with a smile 。

他这话当然是夸屈舜华,但也未必不是事实。钟离炎若是真个跟屈舜华交起了手,就没现在这么容易脱身了。

届时他和左光殊再突然加入战场,至少也能留下一个人来——他本来在前面带路,后来主动减缓了速度,就是为此。

可惜左光殊生怕屈舜华受伤,人还未近,dao technique 先发,提前惊走了钟离炎。

“姜big brother 惯会夸人哩!”屈舜华大方笑着,热情地介绍两边认识:“这位是姜big brother ,这位是月禅师……”

Jiang Wang 很有礼貌地微笑低头,以为致意。

月禅师也nodded ,算是认识了。

两边好像都没有什么结交的心思……

屈舜华敏锐地感受到了这一点,正要说些什么绕开。

月禅师已经随手将那残破的机关迦楼罗收起,用她固有的语速说道:“我们得去前面看看。”

相较于逃窜的钟离炎和范无术,显然Kui Ox 那边发生的故事更具备吸引力。

如果去得晚了,大概连痕迹都不复存在。

所以月天奴连机关迦楼罗也不修复了,直接就要出发。

屈舜华looked towards Jiang Wang ,见Jiang Wang nodded ,这才道:“那我们同行。”

Jiang Wang 扭头一看,左光殊已经很自然地飞到了屈舜华旁边,不由得痛心疾首起来。

这倒霉child 。

这么快就脱离队伍了,竞争意识何在?

但左光殊哪有工夫看big brother 的眼神呢,早跟屈舜华你一句我一句地聊了起来,彼此交流着山海境的见闻——

到处都是山都是海,有什么不一样吗?有什么好交流的?!

Jiang Wang 愤愤不平,却还要保持微笑。

在被雷电洗过的区域里,四人一起往那道恐怖lightning 爆发的中心点飞去,

山海境这样的环境,总是不容易留下疮痕的。

雷电滚过not very long ,除了偶尔流窜的spirituality lightning snake ,已经不太看得出来这里发生过什么了。

这样的四个人在一块,在如今的山海境里的确不用担心任何队伍,故而速度极快。

不多时,已经来到那道接heavenly thunder 光最早爆发的地方。

空气中还有着散逸的、狂暴的力量,但真正制造这些力量的Kui Ox ,却是不见踪迹。

水面漂浮着难以计数的鱼虾尸体,隐隐散发着肉香。

甚至于Jiang Wang 还在其中看到了许多黄贝,以及一些叫不出名字的生物。

全都死得很彻底。

Kui Ox 为何会在这里大打出手?

Jiang Wang 试着以追思秘术追索Kui Ox 的神soul energy 息,但实力差距太大,在神soul energy 息的模拟那一步,就无法成功。

左光殊和屈舜华显然也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更准确地说,他们本就没有用心寻找什么,一直在聊天,时不时还很明显地sound transmission 私语。也不知在聊些什么,也不知怎么那么多话聊。

Jiang Wang 瞥了一眼他们,就收回了视线。

默默握住红妆镜,洞察方圆五十里内的细节。

youngster 靠不住,老big brother 得负起责任来。

月禅师似乎也抱着同样的心情,正飞来飞去,仔仔细细地梭巡着all around 环境,似乎根本不知疲惫。

“怎么样,发现了什么没有?”屈舜华大概是聊天终于告一段落,想起了这边,于是飞身过来。

月禅师看了她一眼,大概明白是要分享情报,不必瞒着左光殊和Jiang Wang ,于是说道:“他就在此地,与Kui Ox 交过手。或者说,Kui Ox 那道雷电,就是为了攻击他。”

“他?”左光殊好奇地凑上来。

“一个很擅长隐迹的powerhouse ,我们初步怀疑是失落的九章玉璧的owner 。先前Kui Ox 就是在追杀他。”屈舜华解释道。

左光殊和Jiang Wang 对视一眼,彼此都有些惊讶。

this time 山海境的参与者,不止七组人?

而且这个不知名的powerhouse ,竟然有着逃离Kui Ox 追杀的实力?

至少至少,其人也是在那道接heavenly thunder 电的核心范围里逃生了。

这等实力,难以测度。

“他好像发现我们了。”月禅师又道。

“为什么这么说?”屈舜华问。

“他们两个人里,有一个人的痕迹一直很明显。但就在这里,利用Kui Ox 雷电席卷的机会,瞬间抹除干净了。他自己的气息也完全disappeared ,很显然是我的追踪触动了什么,让他得以察觉,然后选择离开。”

屈舜华面露惊色。以她对月禅师的了解,月禅师对信息的捕捉能力,在这次进入山海境的人里应该是独一档的。

那人竟然能够察觉到月禅师的追踪,必然是有着超乎寻常的手段。

神临之下,有谁人能如此?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