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46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1 作者: 情何以甚

  第1469章 白塔   凋零塔一息thousand zhang ,就在Jiang Wang 三人面前,几乎无限地壮大起来。

  色作苍白,形为三角。

  它愈发显得突兀、生硬。

  这无垠碧海之上立起的白塔,与这天这海,全都格格不入。

  阴冷的气息如流瀑倾落。

  海水像是失去了生机,从白塔附近开始,一寸一寸地浑浊开来。

  Jiang Wang 的脸色一瞬间变得难看非常:“还是中招了!”

  “这是怎么回事?”左光殊既惊且惑。

  就连月天奴,看着这不断飞涨的凋零塔,眼神也很凝重。

  “走!”Jiang Wang 立即转身:“先离开这里!边走边说!”

  左光殊和月天奴都没有任何异议。

  因为就在他们说话的工夫,凋南渊与山海境别处之间的界限,已经清晰可见——

  来自于凋南渊的无数Soul Spirit 、monster insect 、异兽,如潮涌而来,直扑于外。

  撞得那无形的屏障peng peng 作响。

  black 之潮越堆越高,几乎是与那凋零塔一般,直往高天去!   此时可以清楚地看到,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陡然长出一堵“黑墙”。

  下连昏海,上接天穹。

  那无形的界限就此变得有形,无相而得相,无质而显质。

  然而黑墙中的细节,那些蠕动的monster insect 、狰狞的口器、血腥的尸骨、苦痛的Soul Spirit ……实在叫人惊心!   三个人再次开始逃奔。

  Jiang Wang 脚踏青云,急声说道:“这凋零塔一路来不断压制凋南渊里那些Evil Thought ,让我明白丢掉它顷刻就会发生大祸。并且混沌的意念游于其间,我也根本不能在凋南渊里表露怀疑……但其实,我simply 不应该接下that 凋零塔!”

  “可是……”左光殊道:“当时不接的话,它可能会直接杀死我们吧?”

  Jiang Wang shook the head :“我猜它根本不能直接抹杀我们。”

  “山神壁里,有凰唯真遗留的意志,确切的意志。我得到了他的Divine Seal 传授。这件事证明,山海境的的确确拥有Land of Trial 的意义,至少对持九章玉璧进来的人是如此。混沌再强,也impossible 跟凰唯真的意志抗衡,哪怕凰唯真已死!

  因此,在基本的world 架构之外,山海境里一定还有另外的某种规则存在。那是凰唯真留下来的规则,可以保证试炼的延续和公正,维持他的inheritance 。当然,也可以约束山海境里的这些山Divine Sea 神。

  我在章莪之山看到一句话——‘永驻此宅,天授神名。’

  神名在山海境既是一种威能的赋予,也是一种责任的承担。正是权责一体。

  所谓‘神有其神,鬼有其鬼。’

  它们都各有威能,当然也各有职责。

  那么混沌在凋南渊呢?我想它必须要维护凋南渊的秩序,同时,因为它驻守的凋南渊,涉及到九凤之章这样的inheritance 。给找到凋南渊之人提供九凤之章的线索,应该也是它的责任之一,不然它没有什么必要多余地给我们讲解九凤。

  当然这些只是猜测,但混沌一定是被某种规则所约束的。不然以它的强大,impossible 一直坐在海神壁前,坐得身上都长石头。也不必费这么大的劲,让我们帮忙带走凋零塔。

  仔细想想,我们做了什么吗?我们只不过进凋南渊转了一圈,带出来了凋零塔。这件事情它为什么自己不做?因为它根本做不到!

  什么唯南不臣,什么神纪败坏,什么章尾之山,什么念头混乱,全都是幌子。它根本清醒得很,我被它骗得团团转!”

  月天奴是很早就觉得混沌有问题的,但她也有她的疑惑:“可它的混乱意志,暴戾气息,压不住的killing intent ,都是真实存在的。我用佛心咒安抚时,对此感受深刻。”

  “是啊,那些都是真实存在的。但它反而把那些……那些本该让人警惕的地方,变成了它可靠的地方。”Jiang Wang 喃声道:“这正是它的terrifying 之处。”

  “禅师说凋南渊类似于现世的祸水,祸水有三刑宫镇之,血河宗治之,作为凋南渊的Spiritual God ,混沌也一定被赋予了治理此地的神职……而凋南渊是什么样子,我们都看到了。”

  Jiang Wang 在这一瞬间,联系起了更多:“不,我来凋南渊就是一个错误。”

  “它并不在乎我们怎么做,并不在乎我们得到什么。”

  “它也根本不用我们去钟山或者章尾山。”

  “它只需要我们把这座白塔带出凋南渊……仅此就够了!”

  “它怎么知道我们要来凋南渊?”凛凛风中,左光殊问。

  Jiang Wang 反问:“你是怎么知道的,要去北极天柜山寻找九凤。要依靠九凤之羽寻找九凤之章的线索,要赶赴凋南渊?”

  “这寻找九凤之章的方法,本身就是一种规则。凰唯真既然留下九凤之章,肯定还是愿意有人inheritance ,也布置了考验。”

  他心有余悸地说道:“当我们出现在北极天柜山,下一步要去哪里,混沌当然知晓。因为它作为凋南渊之神,自己就是九凤之章inheritance 规则的一部分。只不过……它或许并不完全遵循this world 规则,已经有能力稍作挑战,所以它坐镇凋南渊却让凋南渊如此绝望,所以才有了我们所经历的这些。”

  左光殊有些咋舌:“姜big brother ,你这么说,就有点太吓人了……”

  “在北极天柜山的时候,有一个mysterious 意志潜进了我的五府海,我以为我已经洞察了它的图谋。但其实还是被它所影响……我感受到了危险,想要看到真相,所以有了赶赴凋南渊的决定!”

  Jiang Wang 越说,自己又何尝不是越心惊?   白云童子若是被其蛊惑,那他就要等着云顶Immortal Palace 在五府海造反,后果难以想象。白云童子没有被蛊惑,将一切告知了他,他察觉到那种危险,必然要有所行动。可在当时,要靠近真相,难道还有别的的选择?

  怎么选都是错。

  一切都在混沌的掌控中!   “潜入你的五府海?”左光殊耸然动容。

  月天奴也听得concentrated attention completely 。

  “我一直在想,那个意志是烛九阴,还是混沌。现在已经确定无疑。而且九凤和强良的消失,也必然和它有关。”Jiang Wang 慢慢说道:“山海境里的变化,就是它所掀起的。或许不仅仅是它……”

  “为什么是我们?”左光殊问:“它只是要把凋零塔送出凋南渊的话……就像你说的那样,是很简单的一件事。难道没有别的办法吗?”

  “不一定是我们,也可以是别人。但一定得是来山海境试炼的人。”Jiang Wang shook the head ,问道:“记得混沌是怎么描述烛九阴的罪状吗?”

  左光殊还有些迷惑未解,但是很快地回答道:“说它上欺天意,下凌诸神。”

  “天意……这就是原因。”Jiang Wang 越说越是笃定:“因为我们持九章玉璧进入山海境历练,这是被凰唯真所认可的。我们代表凰唯真的意志,我们代表this world 天意!所以我们可以将凋零塔带出凋南渊,混沌自己做不到,它控制的其它下属也做不到,因为它们都被‘天意’束缚。”

  “原是如此!”月天奴恍然大悟:“当时我还觉得很疑惑。烛九阴掌控日夜,恒定如常。自我们进入山海境后,未有一次偏移。怎么会说它上欺天意?它明明是天意的体现,是秩序的维护者才对!”

  “我还是不理解。”左光殊道:“如果说凰唯真遗留的意志,就是this world 天意。那么混沌做这么多,是想做什么?”

  Jiang Wang 看着他:“你看你,有着绝佳的innate talent ,顶级的家世,有亲人,有朋友,有故事,有梦想。如果有一天,你发现until now ,你其实是生活在一个笼子里,永远出不去。你的一言一行,永远被某个意志所约束。你想要做什么?”

  左光殊的拳头骤然攥紧,什么都没有说,但已经什么都说了。

  Jiang Wang 道:“你想要做什么,混沌就想要做什么。”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Jiang Wang 想到的,却是五府海中那个蛊惑白云童子的声音——

  自由!

  或许也不仅仅是在蛊惑吧?   一个能够开口说道语的存在,竟然在海神壁前枯坐九百年。

  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却在凋南渊那样的地方潜藏……

  一定有什么在支撑着它。

  一个生活在凰唯真意志笼罩的world 里的存在,却想要对this world 发起反抗。天授神名,却反击天意。

  一定有什么,在支撑着它。

  唯南不臣,或许是凰唯真留下来的字,寄托着他对Chu State 的情感。

  但也未必不是混沌的心声。

  混沌用这句话来引发诸如左光殊这样的楚人的情感,也未尝没有自己的几分真心。

  三人while speaking ,也一直疾飞未止,Jiang Wang 始终在最前方领路。

  “现在你打算怎么做?”月天奴问道。

  “现在已经不是我们能够解决的问题了。”Jiang Wang 说道:“我打算就近找一块山神壁或者海神壁,把这件事情告诉烛九阴,它应该已经知道凋南渊出事,但是不一定能清楚所有的细节。”

  “是了。”左光殊道:“混沌要对抗天意,挑战this world 的规则。而烛九阴要维护this world 的规则。我们既然代表this world 天意,那烛九阴就是我们的朋友,混沌就是我们的敌人。”

  “光殊。”Jiang Wang 问道:“你以为刚才在凋南渊,食意兽是受谁的驱使?”

  “不是混沌么?”

  “我们正按照混沌的计划在走,它有什么必要拦住我们?把我们同化在凋南渊里,对它有任何好处么?”

  “你是说……烛九阴?”

  “那座凋零塔,是真的在保护我们,至少在凋南渊里是如此。而山海境里还有谁,能够调动食意兽,breakthrough 凋零塔的保护呢?”Jiang Wang 语重心长地说道:“烛九阴是山海境秩序的维护者,但也未必就是我们的朋友。在我们被混沌利用的前提下,是争取我们还是扼杀我们,它显然有自己的选择。”

  月天奴看得出来,Jiang Wang 这是在教左光殊清醒地认识world ,这位养在国公府里的贵Young Master ,虽然满腹经纶,熟读百家,但很多时候都过于天真。

  那是曾经被允许的天真。

  洗月庵其实并不强求他人的清醒,但她想了想,仍是补充了一句:“这里是山海境,但毫无疑问,也是一个非常真实的world 。”

  毕竟此身已有同行的缘分。

  基于唯南不臣的故事,而对混沌的处境有所共鸣。

  但对于Jiang Wang 的分析,左光殊无疑更加信任,hearing this 只道:“虽然不是朋友。但至少在现at this time ,我们和烛九阴的诉求是一致的。所以我们应该尽快通知它。告诉它凋南渊里所有的细节。”

  “我们的诉求也并不完全一致。”Jiang Wang 说道:“烛九阴必须要维护this world 的秩序,而我们,只需要拿到九凤之章。虽然this world 难辨真假,虚实无分。但对于山海境来说,我们在更大程度上,也只是路人。”

  他仿佛是在说服左光殊,又像是在说服自己。

  “烛九阴既然能够调动食意兽,想来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了。”月天奴道:“我们还有通知它的必要么?”

  Jiang Wang 道:“烛九阴必然做不到全知全能,哪怕在山海境里也是如此,不然混沌不会有任何机会。而食意兽来的速度,也大约能够说明烛九阴对凋南渊的不了解。所以我认为,还是有传递情报的必要。”

  “通过山神壁就能联系到烛九阴吗?”左光殊又问。

  Jiang Wang 道:“应该可以。如果它的确在关注我们……”

  就at this time ……

  轰隆隆隆隆!   恐怖的声响在身后骤然炸开。

  就连Jiang Wang 都有一瞬间的失聪!   三个人在疾飞中回头,只看到——

  那一直在膨胀的凋零塔,仿佛真的可以无限膨胀,就在那堵“黑潮之墙”的前方,一直拔高、一直拔高……

  搅动了云烟,还在拔高。

  好像已经接触到了天尽头,还在拔高!

  那恐怖的声响,就是那凋零塔的塔尖,在视野已不可及的天尽头,所撞击出来的动静!   时间之河仿佛在某一刻停止了。

  然后又继续奔流。

  刚才还明亮堂皇的world ,一下子变得晦暗阴沉。

  那茫茫无际的天空,在这一角,好像塌陷了下来!   one after another 雷电,横贯Heaven and Earth ,有World Destroying Might 。

  大海骤然变得狂暴,stormy sea ,往复不休,似Demon 探爪。

  wu~ wu~ wu~   在这样的怪声之中,恐怖的飓风形成了。席卷一切,接天连地。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某种界限被打破,那堵恐怖的“黑潮之墙”,一瞬间“垮塌”。属于凋南渊的恶意,毫无保留地奔向整个山海境。

  “不用去了……”Jiang Wang 说道。

  左光殊看着他的脸。

  那一刻他的表情,是带着挫败的。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