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47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2 作者: 情何以甚

  第1470章 玉线   山海至此而南凋,是为凋南渊。

  山海此时亦凋零,是为末日!

  天倾以一种事先谁都没能想到的方式降临了。

  如此突然,如此激烈!   看着此时的Jiang Wang ,左光殊心想,姜big brother 嘴里说着他们只是山海境的过客,但其实也很不甘心被利用、被plot against 吧?   灭世之雷电,肆虐高天。仿佛同时有数千只Kui Ox ,在全力爆发,操纵雷电。

  天也塌,地也陷。

  不断有浮山崩塌,海岛沉没。

  海啸发生,飓风狂卷,黑潮奔涌。

  唯独那一座凋零塔,还发出冷冽的、惨白的光,伫立在彼方。

  在这样murky heavens dark earth 的时刻,那遥远的天穹,竟然依稀映出了点点starlight 。虽然摇曳如萤火,虽然faintly discernible ,虽然很快又被厚重的云层遮住……但毕竟出现了。

  Jiang Wang 终于知道,为什么说天倾之时,就能够知道山海境的方位。

  因为在这样的时刻,山海境对星穹的遮蔽,被打破了。

  遥远星穹与cultivator 之间的mysterious 联系,重新开始建立。

  在天崩地陷,world 翻覆的此刻。人身对方位的感知,反而变得清晰起来。

  “快走!”Jiang Wang 迅速斩断了无用的情绪,做出最理智的决定:“去中央之山!”

  这种时候,也不必要再知会烛九阴什么了……

  混沌已经掀起了战争,所有的一切都摆在了on the surface 。

  山海境的变故,就交给山海境自己处理。

  去中央之山……

  Jiang Wang 自己在心里又强调一句。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到现在,他们三个人就没有停止过奔逃,此时只不过是更确定了所谓中央之山的位置。

  三个人几乎同时转向,没有一个人落后。

  该说不说,跟Jiang Wang 会合之后,虽然横扫山海境的目的依旧遥遥无期。但一起逃跑的默契倒是锻炼出来了……

  月天奴looked towards 疾飞中的Jiang Wang ,眼睛里有些惊叹。

  她当然知道混沌有问题,但同时也觉得,未必就和Jiang Wang 所想的一样。

  凰唯真何and the others 物?哪怕已经死去九百多年,他留下来的意志,真的可以被混沌所扭转吗?   Jiang Wang 未必能够准确判断混沌的实力,她却有足够的眼界,知道混沌是已经无限接近于洞真的层次,却还没能洞真。可以口吐道语,却并不足够真正掌握this world 的“Dao” 。

  怎么能撬动山海境的根本规则?   但此时此刻,混沌利用他们送出凋南渊的凋零塔,直接撞破了山海境的天穹,提前引发天倾灭世。

  这无异于已经是在篡改World Rule ,动摇this world 的根本!

  进入山海境之后,所遇到的一个个Heaven’s Chosen ,一件件事情,已经让她不止一次地提醒过自己,不要受限于过去的眼界。

  她曾经走的并不是极限的道路,最后也的确未能走向更高处。

  哪怕只是在外楼境的层次,也有太多人可以超乎她的想象!

  斗昭如是,Jiang Wang 如是,Jiang Wang 那个朋友亦如是。

  但她甚至也低估了混沌。

  就连山海境里的原生存在,也是不可以被轻易测度的啊。

  这Great Thousand Worlds ,有生之灵!

  此时天塌地陷,凋南渊里的恶意,倒灌山海境。

  Jiang Wang 刚才所说的一切,至少是核心的部分……已经验证。

  “until now 听说过姜施主很多传闻,还以为姜施主是那等不通世事、只晓杀伐的,我亦为流言误矣!”月天奴说道:“今日方知world 之大,姜施主的智慧,也非同一般!”

  她想起来玉真曾说——“Jiang Wang 这个人啊,别看好像经常晕头转向,在各种翻手为云覆手雨的大人物面前苦苦挣扎,其实他一直很清醒。”

  还是玉真说得对,看得透。

  不聪明的人,怎么可能清醒呢?   枉自己cultivation 这么多年,竟然还只凭几句耳闻就断言其人,何其谬也!   “我这算什么智慧?”Jiang Wang 有些低落地道:“只不过接触的信息比你们多一些,对危险敏感一些,再就是吃的亏多了……somewhat 经验在。”

  如果是重玄胜在这里,哪里会被混沌设计?

  不说反过来把混沌骗得团团转,起码不会有吃亏的可能。

  真正的智者,根本不会被纠缠进这样的祸事里来。

  像王长吉,并没有接触混沌,却早早看出来this world 有问题。

  甚至哪怕是斗昭,看似莽撞无脑,只求挑战自我。在朱厌消失后,immediately 选择淘汰其他人,集齐玉璧,等待中央之山的开启。他难道没有察觉到this world 发生了某种未知的改变吗?

  但是他根本不掺和。只拿自己想要的,只走自己想走的路。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智慧?   只有他Jiang Wang ,想得多,在意的也多,一脚就踩进了凋南渊里,还帮混沌把凋零塔带了出来,直接导致this time 的天倾提前。

  可以说坑了山海境里剩下的所有人。

  那些已经获得什么收获的还好,那些收获进行到一半的……

  “已经很了不起了姜big brother !”左光殊身形虽疾,却仍然让Jiang Wang 看到他一脸的认真:“this time 山海境之行,我觉得我看到了一个更清晰、更具体的姜big brother ,让我……既崇且敬!”

  看着这个在狂风惊雷之下仍然疾飞的少年。

  也不知他这话是不是安慰的成分居多。

  但Jiang Wang 忽然间又生出无穷信心来。

  前方虽然wind and rain 骤,惊涛涌,Heaven and Earth 将合……

  但他相信,他一定可以做到他想做到的事情。

  ……

  ……

  身后是凶蛮的兽吼,声传百里。头顶是彻底暗下来的天穹,在极高处,有什么东西正在坠落。

  眼中看到的是雷暴、是海啸,是一个哀嚎中的world ,是world 末日的景象。

  “啊呸!”魁山高大的身形在雷暴之中疾飞,angrily said :“怎么突然就天倾了?眼看就要得手!”

  在他的旁边,倒提long spear 的祝唯我一言不发,只有一双亮如寒星的眼睛,好像点破了这末日的昏暗。

  魁山越想越是不舒服,越琢磨越觉得不对,看着祝唯我道:“你有没有算着时间?君上说this time 的天倾时间,应该不是现在吧?我记着应该还有好久!”

  “既然天倾在现在发生,那就是现在。至于它应该在什么时候发生,并不重要。”祝唯我很平静地说道:“这世上本来就没有必定会实现的‘应该’。”

  “哎,不是!”魁山一脸的费解:“明明是你到手的收获飞了,你怎么一点都不急?之前恨不得拼命,这会反倒淡泊了?”

  “我已经尽力,若是得不到,也没什么好遗憾的。”祝唯我略看了一眼方向,继续如电穿行:“得到它,我也不能一步heavenly ascension 。失去它,我也不会泯然众人。”

  “我只是替你觉着可惜,稍微晚一点也好嘛。”魁山忍不住骂道:“个son of a bitch 的,这什么运气,真他娘的衰!”

  “已经过去了。”

  祝唯我倒提薪尽枪,踏在那凛冽lightning 的尽头:“不要回太多次头。”

  他的衣角轻轻扬起,束发垂在狂风中。

  一步跃起,脚下lightning 已踩灭。

  你不得不承认。

  有的人,即使是在末日的时刻里,也自是一抹风景。

  ……

  ……

  百样人,有千种愁。

  望着眼前那座Gold Jade 遍地、桢木茂盛的浮山。

  看着它在天摇地动里,逐渐笼罩在一层灰色光罩中。

  一袭儒服的革蜚,长叹一声。

  一瞬间,整个人都像苍老了十岁。

  革家已经到了不得不变的时刻,无论是革氏,还是他本人,也都急需要得到蜚的blood essence 。这是他来到山海境的根本目的。

  他alone ,在摆脱Jiang Wang 的追杀之后,又历经suffer untold hardships ,几番逃杀,才终于找到这太山来。

  只要拿到了蜚的blood essence ,再随便找个持有玉璧的人做个交易,此行就不算失败。

  然而……

  当他终于找到这里来,还什么都没有来得及做,this time 的山海境之旅,就已经要结束了。

  天倾开始,太山封山。

  “罢了。反正本来就已经没有太大指望……”

  他这样安慰了自己一句。

  咬了咬牙,转身飞进风雷中。

  不管如何,还是要去中央之山。

  做哪怕是最后一次的努力。

  ……

  ……

  天倾已临,九章玉璧散发莹莹玉光,撑出一片相对独立的空间,笼罩着疾飞中的三人。

  在World’s Essence Power 已经崩溃的此刻,代表着山海境“天意”的九章玉璧,仍能稳定小范围内的Heaven and Earth Rule ,让持有者可以调动World’s Essence Power 抵御灭世之祸。

  没有九章玉璧的,自然只能以fleshy body 横渡,靠自己的dao essence 硬撑。还需要时时刻刻地维body protection 内环境,稳定fleshy body 秩序,不让自己随着Heaven and Earth 一起崩溃……其难度可想而知。

  当然,也并不是持有九章玉璧,就能在天倾下everything is fine 。

  山海境里的灾祸,仍旧需要面对。

  一路上的狂雷、飓风、海啸……一切末世之景,都有可能将前行者埋葬。

  必须要赶到中央之山,才能攫取最后的收获。

  天灾虽凶,三人也无一弱者。联起手来,又有九章玉璧的支持,倒也一时半会没有倾覆之虞。

  左光殊是Heaven-blessed Genius ,驭水无双,种种水行的mysterious dao technique have the words at hand ,挥洒自如。

  月天奴则是眼界高远,底蕴深厚,使用的dao technique 并不繁杂,但每一门dao technique 都用得恰到好处。

  Jiang Wang dao technique 虽然也不弱,但全以杀伐为主,在这种对抗Heaven and Earth Might 的时候,倒是没有那么好用……总不能到处丢焰花焚城。

  不算全然无法应对,只是相对于左光殊和月天奴,在这种情况下,有些浪费dao essence 的嫌疑。索性负手凭虚,倒是格外轻松潇洒。

  三人现在手里有两块玉璧,一为橘颂,一为抽思。

  两块玉璧光辉相合,支撑起来的空间相对宽裕。

  像一盏孤灯,飘摇在天倾海啸的此刻。

  外间越是雷惊风险,越是凸显此间安宁。

  漫看Heaven and Earth 翻覆,闲观风起雷鸣。

  这要是许象乾在,至少也得吟个十首八首的。

  左光殊感受着怀里的那块鸣空玉,手中dao technique 未歇,但此时此刻,也想到屈舜华……

  “传说中行于Dharma End Era 的度厄之舟,想来也是似于这般。”月天奴感慨道。

  微弱的starlight 早已经看不到了。

  天上开始下起雪来。

  黑沉沉的天与海,漫天飘雪。

  寒潮无声袭扰。

  Jiang Wang 用食指轻轻一划,顿时虚空燃焰,一道火线将玉光所笼罩的范围圈住,牢牢将寒潮抵御在外。

  落雪至此而化,一时如泼雨。

  那些雨水,又在左光殊的控制下,化作流珠乱舞,上击狂风,下击海浪,偶尔轰碎乱石。

  这默契的配合,如诗如画。

  “世上真有度厄之舟么?”Jiang Wang 好奇地问道。

  “怎会没有?”月天奴道:“就在Mount Meru 。”

  Jiang Wang 道:“Buddhism 西Holy Land ,久闻其名了……”

  就at this time ,他忽然停声。

  有一根钓线,从未知的高处垂落下来,正好悬在他的面前。

  从高穹至此,一路所经历的惊雷、狂风、飞雪,竟都不能影响它丝毫。仿佛完全是在无关的world 里垂落。

  虽在此间,实在别处。

  可若说它在别处,又如此真实地体现在眼前。

  “时机已至,来找我。”

  一道熟悉的声音,也随着这条钓线落下。

  王长吉的声音。

  Jiang Wang 忽然想起王长吉先时所说的那句话——

  “我是在争取垂钓的权利。”

  他……争到了么?   以山海境为池,和混沌争?和烛九阴争?   Jiang Wang 没有犹豫,伸手直接握住了这根钓线,只对左光殊两人说了句:“先不去中央之山了,先去陪我见一个朋友。”

  钓线开始飞快回收。

  笼罩三人的玉光也随之heavenly ascension 。

  漫天风雪,惊雷lightning snake ……所有的天灾,仿佛都游离在这根钓线之外。

  在惊奇之中,又有一种异样的合理。

  握紧了手里这根钓线,Jiang Wang 越是感受,越是感觉熟悉。

  看着身周的玉光,忽然便明白了什么。

  九章玉璧!

  王长吉的这根钓线,就是用九章玉璧做成。

  他之前只顾着研究那根钓竿,却不知道钓线才是重点。

  只是……但凡进山海境试炼的,谁不把九章玉璧当宝贝一样供着?生怕怎么就碎了坏了,无法庇护自己去中央之山,不能够让自己带着收获离开此境。

  王长吉却直接把它做成了钓线!   想人之所未想,能人之所未能。

  不是真的对此方world 有一定的洞彻,不能为此事。

   明天会稍长一点。

    ……

    树宝备考备得怎么样了?你追更新你就是小狗。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