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47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3 作者: 情何以甚

  第1472章 世上可曾有一扇门   Jiang Wang 握着那根九章玉璧捏成的钓线,随之不断拔高,拔高。

  穿过狂风和暴雪,浮山崩碎的乱石,以及暴躁的thunder 。

  终于撞进一片乌泱泱的云中。

  削肩瘦衣的王长吉就坐在乌云的边缘,风雷暴雪都是他的背景。

  手持那支温润的钓竿,慢条斯理地收着线。

  “我还把我的朋友带来了。”Jiang Wang 松开钓线,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不知道你究竟需要做什么,但想着或许可以多几分力量。”

  再次见面,两个人都随意了许多。

  “再好不过。”王长吉伸手一抹,便已经收好钓竿钓线,站起身来,对月天奴和左光殊nodded 示意:“早先失礼,还请两位见谅。”

  月天奴双掌合十,礼道:“我该向施主道谢才是。many thanks 当头棒喝,使我顿开迷思。”

  王长吉只轻轻一nodded ,便算是寒暄过了。

  左光殊有些好奇地打量着姜big brother 的这位朋友,口中道:“我也该道谢。a frog in well 自得已久,阁下使我知晓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

  王长吉said without thinking :“有Jiang Wang 在此,天外并无太多天。”

  这当然是极高的评价!   月天奴眼中都闪过一抹讶色。因为她更能了解王长吉的realm ,对王长吉的强大也感受最深刻。Jiang Wang 竟然能够得到其人如此程度的评价么?   她以为她已经很了解Jiang Wang 了,但现在忽又觉得,应该还有一些什么东西,是她没有看到的。

  “别说这些话,叫我羞愧。”Jiang Wang 惭声道:“你已经事先提醒,我还是中了招,受混沌驱使,使天倾提前……”

  “混沌?”王长吉抬起眼睛,似乎有了些兴趣。

  Jiang Wang 讶道:“我以为你早就知道。”

  王长吉轻轻shook the head :“我猜测可能有那么几股力量存在,也确切感受到了几根垂钓的线,但并不知道具体是谁在争夺。”

  Jiang Wang 于是便把他们如何踏上神降之路、如何见到混沌,又如何被混沌所利用,大略地说了一遍。

  王长吉静静听他讲完凋南渊之行,也不做什么评价,只道:“so that’s how it is 。”

  Jiang Wang 看着他:“Brother Wang 何以教我?”

  “这事等会再说。”王长吉道:“你带了朋友过来,正好我也要介绍一个人给你。”

  从左光殊口中,Jiang Wang 早就知道王长吉此来山海境有人随行,虽然奇怪上次为什么没有见到,但也没太taking seriously 。

  不过此时王长吉这么郑重其事地提出来,倒是让他subconsciously 的提高了重视。

  “Brother Wang 要介绍哪位俊才?”他问道。

  在这一瞬间,乌云未散,末日景象未变,但月天奴和左光殊,都消失在视野中。

  一切仍是如此自然,不着痕迹。

  Jiang Wang 于是知道,他再一次进入了王长吉构建的特殊环境里。

  应该是某种基于Divine Soul 的精妙应用。

  若是对阵的话,大概可以有两种思路,一是迅速展开复杂的Divine Soul 攻击,打乱这个环境的构筑,在运动中捕捉漏洞。二是直接爆发最强的dao technique 或者剑术,从现实的层面来打破Divine Soul 层面,即是驱逐对手,也是让自己从这个环境里退出来。

  当然,还可以从其它的方向着手……

  他现在对王长吉绝无敌意,只是本能的、对战斗的预演。

  powerhouse 总是期待与powerhouse 的交锋。

  正想着,在王长吉的身后,自乌云深处,走出来一个面容削瘦的youngster 。

  这人实在是瘦得有些过分。

  以前在Maple Forest City 的时候,好像是没有这么瘦的。

  比之在青云亭山门的那一次见面,又有一些不同。

  但是更具体的变化,Jiang Wang 其实也说不上来。

  因为他也从来没有怎么关心过这个人。

  人生海海,多数人只是路过。

  “Senior Brother Jiang ,it’s been a long time since we last met ……”Fang Heling 先一步开口,他的表情有些复杂:“以前的事情,现在想起来实在幼稚,倒也不必再说了。我现在跟在Brother Wang 身边cultivation ,和你,和Brother Wang 的目的都一样。我们是Maple Forest City 幸存的solitary soul, unbound ghost ,在这个无依的世间游荡。我们有一样的恨,Senior Brother Jiang ,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他没有跟Jiang Wang 谈旧谊,因为两个人没什么旧谊可言。

  他谈的是旧恨。共同的恨。

  他点出来的是自己现在的倚仗,他一句话便陈清的,是双方的利害关系。

  比起当年在Maple Forest City 里的轻率和幼稚,实在是长进了不止一点两点。

  但Jiang Wang 只是平静地说道:“Human Demon 也是我的敌人。”

  此言如剑,虽在鞘中,已割开那些若有似无的牵连。

  他的确有血海之仇,深藏于心。

  Fang Heling 的确是故人。

  他们的确被同一场灾难毁掉了生活,的确有相同的敌人。

  但这不代表他who 都可以合作,什么事情都可以容忍。

  敌人的敌人,未必就是朋友。

  因为一个人,除了自己的爱恨情仇之外,还有做人的道德,生而为人的信约。

  当初在青云亭山门所见,Fang Heling 混迹于Human Demon 队伍里的那一幕,他不会忘记。

  彼时虐杀无辜、烹人取乐的四个Human Demon ,他已经亲手杀掉了两个,若非燕春回出手,揭面Human Demon 也已经死去了。

  Fang Heling 在他这里,和其他Human Demon 并无区别。

  当时如果出现在断魂峡,无非是多出一剑的事情。

  大概唯一不同的是……

  Fang Heling 也是Maple Forest City 的人。

  Fang Heling 也家破人亡在那个绝望的日子里。

  但那些个Human Demon ,谁没有悲惨过往呢?   包括郑肥,包括李瘦,包括那个极煞饿鬼身的Mo Sect 弃徒桓涛,甚至于包括算命Human Demon ,谁没有一些所谓的痛苦和挣扎?   但他们虐杀无辜时,比赛堆尸时……可曾停下来,听过别人的故事?

  Jiang Wang 这句话,是对Fang Heling 说,亦是对王长吉说。

  白骨Evil God 是他的敌人,庄高羡是他的敌人,Zhang Linchuan 是他的敌人。但诸如Human Demon 这样穷凶极恶的存在,也是他的敌人。

  前者是他系于自身的血海深仇,后者是他第一次提起木剑时,就告诉自己的承担。

  成人有对child 的责任,powerhouse 有对弱者的责任,超凡之士,应有超凡之担当。

  这是他的道路。

  他管不尽天下不平事,杀不绝世间恶毒人,但three feet azure edge 所及,应有属于他的正义。

  在前次的交谈,他和王长吉互相确认了方向。他描绘了他所想象的那个未来,他会尽最大的努力往那个未来走。但永远都有底线,永远不会by fair means or foul 。

  因为很早以前就有人点醒了他——用错误的方式,达不到正确的目的。错误就是错误,无论怎么粉刷。

  如果王长吉不能够认可,他宁可继续独行。

  一个人的长夜或许太孤独。但独处独行的问心无愧,总比高朋满座的良心不安要好受。

  Jiang Wang 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什么强烈的情绪,语气也是淡然的。

  但他的坚决,不会被人错过。

  Fang Heling 几乎是立即深鞠一躬:“Senior Brother Jiang !以前在Maple Forest City 的时候,我真的太不懂事了!心思狭隘,又龌龊卑鄙。做了很多很多错事,伤害了很多人,现在想起来,仍然非常惭愧。我知道错了,我诚恳地向您道歉。请您原谅……请您务必原谅!”

  他一躬鞠到底,脑门都低过了膝盖,极尽卑微之态。

  Jiang Wang 侧身一让,不肯受这一躬:“Fang Heling ,你说你要为当年的事情向我道歉,可是我根本想不起来你欠过我什么。些许口角,not worth mentioning ,当年我也没有对你留手。而现在,我只是和你道不同。”

  Fang Heling 起身,他佝偻着背,让自己仰视Jiang Wang ,赔着said with a smile :“姜big brother ,您这么说,就是对我还有意见。是,我的确道歉不够诚恳。”

  说着,他抬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

  pa!   this slap 是如此清脆。

  他的右脸立即肿了起来。

  肿胀的脸上,仍然有他挤出来的笑容:“或者您说,您要怎么才肯原谅我呢?我能做到的一定做到,不能做到的一定想办法做到。总之,只要您肯给个机会,我一定让您满意。”

  Jiang Wang 表现出来的态度,几乎是与他没有什么共处的可能。

  而Fang Heling 完全不觉得,在自己和Jiang Wang 之间,王长吉有什么可选的。

  都不必说who 品道德。哪怕是从最现实的利益角度考量,Jiang Wang 远比他强,远比他有innate talent 。过去,现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都远远强于他。

  就连他自己,都找不到王长吉弃Jiang Wang 选自己的理由。

  所以他绝不愿意把自己放在Jiang Wang 的对立面。

  所以他卑微道歉,所以他扇自己耳光。他甚至可以跪下来磕几个响头,他可以贱得像一条狗,可以比狗更贱!   只要Jiang Wang 不掐灭他的机会……

  若是被王长吉放弃了,靠他自己,要如何走到Zhang Linchuan 面前呢?

  面对着这般姿态的Fang Heling 。

  Jiang Wang 的语气依然很平静,平静得近乎于冷酷:“听着,Fang Heling 。我不知道你这些年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想知道。in this world ,没有人生活得容易。我对你没有仇恨,当然也谈不上原谅。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不用在我面前表演。”

  “Senior Brother Jiang ,给个机会。”Fang Heling 抬手又给了自己一巴掌,this time 两边脸都肿了起来,但他咧着嘴仍然在笑,好像根本感受不到Jiang Wang 的拒绝:“我只是想和您还有Big Brother Wang 一起去报仇雪恨,我只是想要报仇。”

  “同一个目标,不代表可以一起走。你有你的方式,我有我的方式。”Jiang Wang 只道:“我说了,我们道不同。”

  pa!   Fang Heling 又打了自己一巴掌,嘴角都打出血来。

  仍然咧着嘴,笑着说话:“我爹死了,就是那个在望月楼设宴,求你给我这个废物一点信心的爹。他死了。Zhang Linchuan 一抬手,一道lightning 落下来,他就变成了一块焦炭。死得一点尊严都没有。”

  Jiang Wang 沉默了。

  对他来说,方泽厚毫无疑问是一个令人厌恶的家伙。克扣Fang Pengju 的资源,平素在Maple Forest City 也没有什么好名声,甚至于曾经拿姜安安威胁过他。

  但这个人,同样是一个真诚的father 。对自己的儿子不遗余力,倾尽所有,直至生命。

  方泽厚这样的人死去了。

  他只是Maple Forest City 域千千absolutely 死掉的人里,其中一个。

  Jiang Wang 不知能说什么。

  Fang Heling 瞧着他,赔着笑地瞧着他。

  曾经在Maple Forest City ,他发誓must 让这个叫Jiang Wang 的人对他正眼相看。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付出了这么多,这么努力地成长,这么艰难地走到这里。却要低下当初不曾低下的头,如此卑贱地去笑,去求恳。

  他不敢有一点不满的、这样的笑着:“我知道我是个废物,insignificant ,让人恶心。你们都是天才,你们的未来无限长远。我只跟你们同行一section of the road ,等杀死了Zhang Linchuan 我就滚,滚得远远的,一定不脏您的眼睛。您看这样行吗?”

  Jiang Wang 在心里lightly sighed 。

  也认真地看着Fang Heling 。

  他的眼睛很干净,里面的确没有怨恨,也没有厌恶,只有一种很平静又很坚定的东西。

  “万恶、削肉、砍头,这三个Human Demon ,都是我杀的。算命Human Demon 的死,也有我的功劳。甚至于很早以前,那个吞心Human Demon 熊问,也是我一剑刺穿的心口。我对Human Demon 的态度从来没有改变过。”

  “你知道吗?郑肥和李瘦的感情很好,他们互相都愿意为了对方去死。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了真正的兄弟情谊!但我还是杀了他们,没有犹豫。因为他们杀戮无辜平民的时候,他们把人丢到炉子里煮的时候,他们吃人肉喝人血的时候,他们也没有犹豫。”

  Jiang Wang 这样说道:“Fang Heling ,我能够理解你的仇恨,我完全理解。在很多个夜晚,我和你一样被仇恨啃噬。你眼睛里有的血色,我的眼睛里也曾有过,并且至今未消。但我们不是一路人。如果是在山海境之外遇到,我现在已经拔剑。”

  Fang Heling looked towards 王长吉,王长吉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也并不说话。

  他似乎是明白了。

  他不再打自己的脸,他知道做什么也没有用。

  Jiang Wang 从来是这样坚决的。

  当初瘫在地上的Fang Pengju 泪眼婆娑,大喊Third Brother ,求他饶命。他的剑刺下去,也没有半点迟疑。

  那是他情同手足的结Brother Yi 弟!

  我Fang Heling ,又算什么?   Fang Heling 笑了,笑出声音来。

  他笑着对Jiang Wang 竖起了大拇指:“你真是铁石心肠,你真是侠肝义胆,你gratitude and grudges are clear ,你是able to support both heaven and earth 。你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你真是正直,真是正义啊Jiang Wang !”

  他自嘲又自弃,自卑又自愤。

  他高举着大拇指,手越过了额头去:“你很强,你真的很强。你是人人称羡的Heaven’s Chosen 。就连当年在outer sect 学的那些破烂Sword Art ,你都能比我强。你比我那个天才堂兄Fang Pengju 都强,你一剑就杀了他!”

  他的手慢慢放下来,摊开了手掌。

  “可是我呢?”

  他瞪着Jiang Wang ,表情第一次无法抑制地扭曲起来,他第一次对着Jiang Wang 咆哮:“可是我呢!?”

  “我是一个废物!我怎么都比不上你,我连Fang Pengju 都比不上,我怎么办!?”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可以有很多选择吗?你结交的不是天才,就是名门传人,再就是Aristocratic Family 子弟,什么Young Master ,什么公爷。你在观河台famous throughout world ,你在Qi State 高官厚禄,你在Chu State 往来无白丁,三刑宫为你作证,余Big Dipper 都他娘给你唱名!”

  “可是我呢?”

  他肿胀的脸扭曲成一团,瞧起来是那么的丑陋、那么心酸。

  他用手指点着自己的胸口,每一下都重得像是在擂鼓,过往无数次痛苦的瞬间,都在这一个个的鼓点里,随着他怒吼,随着他咆哮:“我不是个好人,但是我也没有那么坏!有些时候我也下不去手,有些人我也不想杀!但我告诉过自己,我要报仇!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我拿什么报仇?只有Human Demon 肯要我,只有Human Demon 给我机会,只有Human Demon 给我力量啊!”

  他指着Jiang Wang ,用近乎嘶吼地声音道:“你他娘能做个好人,可以aloof and remote 地看着我,只是因为你有得选!!!”

  “而我没有。”

  Fang Heling 垂下手指,他的声音低了下来。脸上扭曲的表情也开始塌陷,暴起的青筋慢慢消去。

  他变得很低落,是那种彻底认清了现实的低落。

  他shook the head :“Jiang Wang ,我真讨厌你这种居高临下的样子。也许你是对的,但你不会永远都是对的。”

  眼睛里大概可以称之为光的亮色,熄灭了。

  他就那么带着肿胀的一张脸,颓然地转身。

  他知道他只能再去跪在燕春回面前,跪在燕子面前,再去乞求一点机会。

  虽然他也不知道,他还有什么东西可以交换。

  this world ,是为天才准备的啊。

  这世上所有的光明,是让那些有权有势的人享受的啊。

  像他这样的废物,有什么资格去奢谈爱恨?

  杀父之仇又如何?

  像一条狗一样摇尾乞怜又如何?

  出卖自尊,出卖灵魂,付出痛苦,付出肢体……又能如何?   this world 有无数扇门,门后有无数种精彩。可不曾有哪一扇,为他打开过。

  他失魂落魄地往外走。

  不知道该去哪里。

  忽然间,有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按停了他的脚步。

  他扭头看去,只看到王长吉平静的侧脸。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眼泪流了出来。

  王长吉没有看他,只是一手按着他的肩膀,站在他身侧,面对着Jiang Wang 。

  从开始到现在,他没有说一句话,只默默注视着Jiang Wang 和Fang Heling 的交流。

  此刻他说道:“其实,对于谁杀了谁,道德,或者正义什么的,我不是很在乎。只是我想着,有个人可能不希望我做恶事,所以在不影响报仇的情况下,我尽量遵守关乎于人的道德准则。”

  “我来告诉你,我为什么把Fang Heling 带在身边。因为我觉得至少在对付Zhang Linchuan 那些人的时候,他可以做到一点什么。因为我觉得,他已经有了一颗强大的心。”

  “他不是废物,他是可unpolished gem 。”

  “Jiang Wang ,我不太懂你的坚持。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不是基于利害关系,而是基于做人的准则来考虑这件事。但是我想,这世上overwhelming majority 受苦受难的人,之所以还能够坚强地活着,无非是因为心有所持。所以我愿意尊重你的坚持。”

  “并且。”王长吉继续道:“如果你和Fang Heling 的确无法共处,我毫无疑问会选择你,而放弃他。因为你就是有这样的价值,你无数次地证明了你的优秀。”

  “但是我想,你可不可以给Fang Heling 一次机会,让他也证明一次自己?”

  他竖起手掌,截住Jiang Wang 欲说的话:“你听我说完。”

  “我们不妨从一个更现实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就从你的坚持,从你的正义来考虑。”

  他这样问道:“现在我们都在山海境里,你也知道,你没有办法真正杀死他。在现世中,你们远隔千山,你就算想找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所以你是没有办法制止他为恶的。你承认这一点吗?”

  “那么,你为什么不试着规束他呢?让恨心Human Demon 从此不再滥杀,难道不是更能践行你的正义?”

  “你现在放弃了他。我也放弃了他。离开山海境,他没有选择,只能又回Human Demon 那里去,又要杀多少人。你如何为这些人命负责?如果你愿意给他一个机会,那么你就是救了那些可能会被杀死的人。你所给予的这个机会,比你出鞘的这一剑,要更接近正义。”

  他按着Fang Heling 肩膀的手,稍稍用了点力。

  Fang Heling 立即抹掉眼泪,转身回去,以手指天:“只要你们愿意带着我杀Zhang Linchuan ,我发誓从此不再滥杀无辜,哪怕痛死,也不再食人心!”

  Jiang Wang 沉默良久,长长地exhales one breath saying ,说道:“近年来,有两个人,告诉了我两句话,让我印象深刻。

  一个人告诉我,他不是要做一个世俗的人,他只是在做一个庸才的努力。

  一个人告诉我,不要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有选择。

  我深受教训。”

  “我无意隔着山海境审判你,我也不是什么无瑕的道德完人。或许我也有无意的傲慢而不自知,有道德的标榜而未自省。我会深刻反思我自己。”

  “但是我想说……”

  他看着Fang Heling 道:“如果你确实可以从此止恶,我期待有一天和你并肩作战。”

   这章本来是要和上章一起发的,但是想了想,这部分情绪比较浓烈,很容易让人忽略掉上一章的内容。

    虽然是配角,也该留一点空间让读者欣赏,不要这么快被略过了才是。

    所以拆开了。

    晚上这章写得非常用心,但其实也相当忐忑。

    删改了好几次,不知道该不该这样写……

    虽然是把Fang Heling 立起来了,倾注了浓烈的情感,王长吉和Jiang Wang 也都展现了自己的特质……但这么写也很容易把主角写得不讨喜。

    因为一个不小心,坚持就会变成傲慢,超凡的承担会变成居高临下。

    作者和读者所看到的world ,始终是有一些不同的。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处理好……

    但愿吧。

    已经尽力了。

    ……

    顺便。砍燕哥一刀。biu!!!(34/78。)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