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47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4 作者: 情何以甚

  第1473章 剑倾流波山   其实Jiang Wang 又何尝有选择呢?   在Maple Forest City 的时候,在清江水底的时候,在天涯台的时候……

  他能有今天的诸多选择,正是他little by little 挣扎,一天一天努力,step by step 走出来的。

  他从未放弃自我,所以他才是今天的“我”。

  但是这些话,他也不必去说。

  王长吉说得对。

  在现在无法一剑杀死Fang Heling 的情况下,规束他止恶,是比斩断他的希望,要来得更正义的选择。

  所以他伸出了他的手,握拳于前。

  Fang Heling 往前走了两步,也同样握住拳头,与他轻轻碰撞。

  暗沉沉的乌云之上,两个Maple Forest City 的a fish that escaped the net 相对而立,两只拳头碰在一起。

  缔此新约。

  共戮Zhang Linchuan 。

  in this brief moment ,时光仿佛与往事交错。

  Fang Heling 好像看到了那个曾经作为堂兄tag-a-long 的自己,在时光里睁大了眼睛,羡慕地看着几个聚在一起碰碗的silhouette 。

  pa!   酒碗摔碎了。

  那几个人雄赳赳气昂昂的,往城外去了。

  是去杀山匪,擒大盗,还是单纯的与人约斗?

  他只是看着他们越走越远,有一种微妙的恍惚。

  他一瞬间清醒过来,看到的是时隔几年、Jiang Wang 在风霜后愈发轮廓明晰的脸。

  他早已经学会了隐藏自己的情绪,早就懂得了this world 的“规矩”。

  他很慷慨地说道:“姜big brother 你素以信义闻名天下,我当以你为楷模,必不负今日之约,以一生践此诺言!”

  他说这段话的时候,情绪高涨,斩钉截铁,恍惚间全是真情实感。

  但这话到底has several points of 真,has several points of 假,他自己也不知道。

  若是Jiang Wang 不能够帮他达成复仇的目的,他自然会转向更能帮助自己复仇的人,选择更能帮自己复仇的手段,无论那是什么。他无所顾忌。

  若是与Jiang Wang 同行的确能够完成复仇……枫林六侠的旧梦,也很值得怀念,不是么?   那是幼稚的、跌跌撞撞的青春。

  Jiang Wang 和王长吉,他当然是更认可在Maple Forest City 没有什么交集的王长吉。

  in the past 的那么多时间里,Jiang Wang 早已天下闻名,他却从来没有去投靠的想法。Jiang Wang 说他不是一路人,他自己又何尝不知?   今天主动和解,也只是因为王长吉把Jiang Wang 划归同路,如此而已。

  一切都是为了复仇。

  他相信王长吉也是更认可他的想法的。

  因为王长吉根本不在意他做过什么恶事,根本不在意他是生性残忍还是involuntarily ,王长吉几乎不在意in this world 的任何事。

  当然,王长吉也不在意他。

  但是这有什么关系?in this world ,本就没有人在意他了……

  Jiang Wang 深深地看了Fang Heling 一眼,没有多说别的话。

  他只是转头looked towards 王长吉:“Brother Wang ,现在可以说,找我来做什么了吧?我想我的两个朋友。现在应该都很困惑。”

  “当然。”王长吉说道。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月天奴和左光殊的身形也显现出来,自然地融入视野中,像是根本没有消失过。

  Fang Heling 脸上的肿胀和嘴角的血迹也消失了,但他显然自己没有察觉,因为还有一个subconsciously 地遮掩面部的动作。

  这种种表现,都让Jiang Wang 确认,刚才是在以Divine Soul Power 构筑的环境中交流。

  左光殊看了看突然出现的Fang Heling ,又看了看一脸平静的Jiang Wang ,心中有些惊疑,但并没有说话。在他的感受里,只是一个恍惚,眼前就多了一个人……虽然他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月天奴则是双掌合十,对王长吉由衷赞道:“施主对Divine Soul 的运用,真是登峰造极。”

  王长吉倒并不刻意谦虚,只slightly nodded ,表示收到了这份肯定。而后便对Jiang Wang 道:“我是想请你来帮我猎杀Kui Ox ,之前一直在等机会,现在恰是时机。”

  左光殊stared wide-eyed 。

  Kui Ox 的威风,他可是印象深刻得很,一道lightning 接天连海,暴耀千万里,山海为之震颤。

  钟离炎和范无术,被轰得covered head and sneaked away like a rat ,他和Jiang Wang 也是望风而逃。

  现在这个人说,要杀Kui Ox ?

  这个人到底知不知道,外楼和神临之间,间隔着什么?   相较之下,月天奴倒是平静很多,她比左光殊更能认识到王长吉的强大。虽然同样觉得难以实现,但愿意听一听对方更具体的计划。

  Jiang Wang 则是对王长吉早有预期,他觉得无论王长吉接下来要做什么,他will not 太惊讶,因为早已经惊讶过很多遍。

  他先对左光殊解释了一句:“早先我们发现Kui Ox 时,它所追逐的,就是王念祥Brother Wang 。”

  然后才对王长吉道:“Brother Wang 想必那个时候就已经盯上Kui Ox 了?如你这样的人物,既然敢以Kui Ox 为目标,想必也已经做了周全的准备。不知has several points of 把握?”

  “那一次只是接触试探,想着能不能交流一二。不过那头牛脾气太暴躁……”

  王长吉道:“至于把握……本来只有三成,加上Brother Jiang 之后,便有六成。现在么,则已经有了八成。”

  纠集一群外楼cultivator ,就想围杀Kui Ox 这种在神临层次里也算强大的异兽,本已是fantasy story 。是不是还能算得这么精准呢?   左光殊有些不相信。但姜big brother 都未怀疑,他也便沉默。

  “Brother Wang 这样有把握,我当然愿意奉陪。”Jiang Wang 略想了想,looked towards 月天奴道:“这只是我个人和Brother Wang 的交情,禅师可以同去,也可以在这里wait for me. 万请从心,勿虑this Jiang 。”

  月天奴只是对王长吉轻轻颔首:“如能还报指点之谊,实在令贫尼轻松。”

  王长吉回礼道:“如此,便谢过师太。”

  “Brother Wang 是怎么计划的?”Jiang Wang 又问。

  王长吉极淡然地说道:“记得我跟你说过么?我在争取垂钓的权利。

  那时候我察觉到,this world 的基础规则,已经被动摇了。有多股力量以此世为池,规则为线,各自垂钓,我便也加入其间……

  从进山海境一直到现在,在刚才的剧烈动荡里,才侥幸争取到了一丝。你帮了混沌的忙,也顺便帮到了我。”

  他语气平淡,说的也只是侥幸。

  但是在听的人心里,不啻于惊雷炸响。

  能以this world 为池,落下自己的钓线。这是何等样的层次?需要对this world ,有何等程度的理解?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做到?

  左光殊不知,Jiang Wang 不知,就连来历mysterious 的月天奴,也只是知道,却impossible 做到。

  因为她现在的cultivation base ,只在外楼层次,心有余而力不足。

  可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个以王念祥为名的男人,也只是外楼层次cultivation base !也只是第一次进入山海境!

  Jiang Wang 虽然已经提前有所猜测,虽然认为自己很难再感到惊讶,但是在从王长吉嘴里确认这件事之后,仍然是被震撼到了。

  不愧是曾以凡躯敌神的人物!

  不愧是能够将白骨Evil God 的意志,赶回幽冥的人物!   “所以……”他看着王长吉。

  王长吉道:“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在垂钓this world 的那些力量,分别属于谁,当然刚才你告诉我,其中有混沌和烛九阴。大概可以理解成反抗者和秩序维护者。

  此时此刻,混沌和烛九阴的大战已经开始,它们的钓线缠在一起,争夺的是整个山海境。而Kui Ox 则像其他的很多山神一样,驻守神宅,以度天倾之灾。此时正是它最虚弱,最无法分心的时候。

  刚好我争取到了一点垂钓的权利,可以让我们直上流波山,短暂剥离它的神名。

  这个过程不会超过三息。

  但我想3 breaths time ,已经足够我们将它杀死。”

  一头剥离了神名的Kui Ox ,力量几乎废掉了大半。真实实力大概介于外楼到神临之间。

  Jiang Wang 毫无undervalue oneself 的必要。

  以他们现在的阵容……

  确实三息已足够!   “就这么简单么?”Jiang Wang 问道。

  这当然not simple 。能够争取到在山海境垂钓的权利,掌控一丝this world 的规则,剥离Kui Ox 的神名,这简直unimaginable !   但最难的部分,王长吉已经解决掉了……

  对于Jiang Wang 的问题,王长吉只是摊了摊手。

  “事不宜迟,我们不妨现在就去。”Jiang Wang 于是道:“when the time comes 还来得及去中央之山。”

  王长吉轻轻一挥手,lightly said :“已经到了。”

  他们脚下的乌云分开,仍然能见到纷纷大雪,见得狂风如刀,见得海裂浪卷……以及在这末世景象里,笼在divine light 中的流波山!

  这种对距离的跨越,是拨动了几近于神降之路的this world 规则。

  王长吉所争夺的垂钓权利,便在这casually 的一挥手间,显露具体。

  云端下的流波山,高大雄峻。

  暴烈的灭世之雷,在这里变得温柔。绕山而过,似瀑而流。

  当然是因为this mountain 住着一只强大的Thunder Beast 。

  苍身单足无角的Kui Ox ,体长十三丈,像一块巨石,静静趴在山巅。往日暴躁的它,今天格外安静。

  此时此刻,流波山山门已闭,神宅已封。

  在即将毁灭的world 里自成一Heaven and Earth ,等待着此world 的新生。

  在山海境漫长的历史里,天倾不是one or two times ,它虽然谈不上习惯,倒也不会make a fuss about nothing 。

  虽然this time 的天倾与以往不同,好像是凋南渊那里出了问题……但是它并不想理会。

  它只愿默默地等待,等待结果揭晓的时刻。

  如它这样的山海境Spiritual God ,有很多。

  守山即是“天意”。

  在这样的时刻里。

  那天穹上方,绵延无尽的厚重乌云,悄无声息地裂开了一道缝隙。

  缝隙之后当然也并没有光,只有更暗的天空,正在倾塌的天空……

  末日之后是更清晰的末日。

  this world 总在重演。

  但五个silhouette 极速坠落。

  或清光、或赤光、或水光、或Buddha’s radiance 、或blood light 。

  王长吉、Jiang Wang 、左光殊、月天奴、Fang Heling ,五个silhouette 轰然坠落,洞破了空间,发出恐怖的尖啸!

  像是五stream of light ,从天而降,划破长空万里。

  Kui Ox 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但也仅止于诧异。

  因为这些人,impossible 打得破此时的神宅。

  “永驻此宅,天授神名”,这才是this world 最根本的“天意”。是山海永固的基础。除了混沌、烛九阴等寥寥数者,谁能抗之?

  但就在next moment ,笼罩着整个流波山的divine light ,像一个被戳破的泡沫一样,消失了。

  Kui Ox 大惊起身!

  然后它发现,属于它的浩瀚divine force ,也被剥离了,它和身下这座神驻之山的联系,好像隔了一层厚重的帷幕,它还能够感觉得到它的神宅,还能够感应到那种呼唤……可是触摸不到!   甚至于整座流波山,因为失去divine light 庇护,丢失了与神宅的联系,在这末世之中,开始摇晃起来。

  山也将崩!

  但Kui Ox 已完全无法顾及this mountain 。

  “roar! ”

  恐怖的力量在血液里奔流。

  它遍身闪耀着lightning !

  但是高天之上,人已至。

  这一行五人都非弱者,倒也不需要特意提点如何战斗。

  统共3 breaths time ,自己抓住间隙便是。

  以狂风飘雪乌云为背景。

  Buddha’s radiance 绕身的月天奴,双掌合十,口中mutter incantations ,曰:“南无,月光,琉璃!”

  她那黄铜色的皮肤,仿佛也已经被Buddha’s radiance 染透。

  净土之力铺开,瞬间已经笼罩了Kui Ox ,压制它的lightning ,平息它的斗志,缓和它的惊恐,抚平它的愤怒……请它皈依。

  而清光环身的王长吉,只是淡漠地看过来一眼。

  Kui Ox 瞬间感觉到了疲倦。

  它好像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久远得仿佛是在前世的梦境里——

  那是一片lightning 汇聚的海洋,无垠广阔。

  雷蛇,thunderbird ,lightning 之精灵。

  那时候它还很小,在lightning 之海里尽情地游动。

  它又累又困,又觉得舒适温暖,很想要就这么睡过去。

  虽然心底好像一直有个声音在喊——不能睡!

  可它昏昏欲睡。

  与此同时,有碧blue 的水索,出现在山巅,如python 一般,悄然缠上了Kui Ox ,将它庞然的身躯紧紧捆住。禁锢它的力量,克缚它的筋肉。它的单足、它的脖颈,全都被勒得死死的。

  而in this brief moment 。

  bang bang!

  bang bang!

  它的心脏剧烈跳动!

  前所未有的剧跳,前所未有的慌乱!   它的身心全部都只剩下空白,那白茫茫的,似是无尽的电光耀开!

  clang!   一声剑啸如dragon roar 。

  什么雷声、风声、海啸声,一时全都不闻于耳。

  此声一出盖过万声。

  声起人至也。

  此人azure clothes 一袭从天而落。

  赤眸霜披,青云流火。

  此剑轰隆隆似倒拔了天柱。

  自天上而人间!   bang! 隆!隆!   Jiang Wang 连人带剑洞破了Kui Ox 的脖颈,一直撞进了流波山的山体里面。

  此声绵延未绝,似闷雷炸开在山腹中。

  当that sword light 跃将出来。

  Fang Heling subconsciously 地凑过去看了一眼。

  那从Kui Ox 脖颈洞开的豁口,一直往流波山的山体里探底……其深竟足有三十zhang or so !

  这是怎样的一剑?   他只感觉到全身都在发麻!    感谢书友“因为我铁血丹心”成为本书新盟!是为赤心巡天第259盟!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