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52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1 作者: 情何以甚

  第1526章 洞中无日月

  离开法外之地,出了雍国。去了一趟Yun Country ,留下礼物就匆匆离开。

  不赎城的遭遇让Jiang Wang 意识到,他现在仍然没有休憩的资格。

  凌霄秘地里的安逸和放松,也只是一时假象。

  Yun Country 只有一个叶凌霄。

  诚然这是一位在神临层次就被洞真无敌向凤岐认可过的powerhouse ,是毋庸置疑的当世daoist 。但毕竟独拳难当四手。

  能够力战daoist 的凰今默也说擒就被擒了……

  罪君的强势,Senior Brother Zhu 的耀眼,一度让他在不赎城找到了近似于凌霄秘地里休憩的感受。

  天下大风雪,皆在窗外。

  所以他才会答应陪Senior Brother Zhu 看萧恕冲击神临的结果,在不赎城一等四十天。

  但是那个岁月安好、人世无恙的泡沫,已经被戳破了。

  庄高羡一日不除,不能宁一日。

  他满心疲惫,但是不能够留恋安慰。

  所以只是捏了捏姜安安的小脸,跟叶青雨道了一声珍重。

  留下他准备的礼物,带走他经历的风霜。

  除了虞国公亲手做的一桌宴席之外,还有祸斗blood essence 和毕方blood essence ,都交给了叶青雨保管,让她决定是否服用,什么时候服用,她和安安一人一颗。

  Immortal Palace 力士他有三尊,但只送了一尊给叶青雨body protection 。

  没有给姜安安,是因为安安还很小,心智不足以驾驭外楼层次的力量。若是哪天玩闹之下,用这Immortal Palace 力士伤着了人,便是悔之晚矣。总之稚童持刀,是有害无益。

  天下局势动荡,正是ambitious 翻云覆雨的时候。

  丹国、Zhuang Country 、雍国、Mo Sect 、玉京山……这些大小国家势力频频的动作,未尝不是一种反映。

  巨潮起于微澜。

  他不敢在Yun Country 逗留,怕这里成为第二个不赎城。

  也没有immediately 归齐,而是找了一处荒寂无人的地方,独自cultivation 。

  这个地方……正是当初赵玄阳带他潜藏的兀魇都mountain range 。

  位在pegasus 原、卫国、勤苦书院、仁心馆这几方所环绕的范围内,是一片火山群。

  Jiang Wang 当然没有去那座Ancient Devil 窟,只是在偌大的兀魇都mountain range 里,随意选了一座火山,跃入其中。

  整个兀魇都mountain range 都是没who 迹的。

  赵玄阳消失在这里之后,倒是热闹了一段时间,如今又重新恢复了荒寂。

  谁也想不到,this time 的山海境结束后,在Chu State 大出风头的姜青羊,会alone 潜居在这里,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the entire world 依然沿着它固有的轨迹运行,不会因为姜青羊的出现或者消失,而有什么改变。

  每个人都继续着自己的故事。

  Jiang Wang 独坐lava 里。

  每日就是运转dao essence 、调理Heaven and Earth 孤岛、探索藏Star Sea 、雕琢星楼星路,演练dao technique sword technique ,在Grand Void Illusory Realm 以Sword Discussion Platform 切磋……以及诵读《史刀凿海》。

  以史为鉴,照见得失。

  他心中的迷茫,有时候会想在史书里寻找一个答案。

  他相信他Jiang Wang 不是世间唯独的一个,他遇到过的困惑,历史上应该也有人遇到过。那些人是如何面对,如何处理的。

  他由此自思。

  cultivation ,读书,思考。

  如此周而复始,day after day ……

  Jiang Wang 全身心地沉浸在这种生活里,有时候会有一种孤独感,但一个恍惚便消逝。

  一个人看到的天空,听的风,感受到的world ,与在人群中所经历的并不相同。

  那些美好的、绚烂的都很难长久。

  孤独是world 永恒的真相。

  焰花焚城、Dragon-Tiger 、五识地狱……诸般dao technique 运用由心。

  祸斗印、毕方印,传自凰唯真的印法往更深、更根源处探索。

  Sword Discussion Platform 一场未败,一路打到了Grand Void Illusory Realm 外楼前五。

  Jiang Wang 没有再挑战。他并不想让易胜锋对他有更多的了解,在Grand Void Illusory Realm 里击败易胜锋,对他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

  以命还命,他只要易胜锋的命。

  易胜锋当时没有进山海境,想来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

  倒是与宁剑客切磋未断,不断完善自身的sword technique ,体悟sword dao 的更多Profound Truth 。同样的一剑,外楼境和内府的视角并不相同。而宁剑客在每一境,都有关于sword technique 最极致的表达。那是Sword Pavilion 在漫长时光里屹立不倒的力量体现。

  同重玄胜偶尔通信,但也提醒,小事勿扰。

  自黄河之会后,他一直自觉或者不自觉的,搅进large and small 的vortex 里,疲于奔命。

  现在只是暂时挣脱尘网,跳出浊世,让自己更专注于cultivation ——虽然他从来也没有放松过。

  Grand Void Illusory Realm 里的福地排名还在一直下降,倒是因此让Jiang Wang 对时间有了一点概念。

  Sky Pillar Mountain 、商谷山、张公洞、司马梅山、福地排名六十一的长在山……

  于是恍惚知晓——

  哦,已经是十月十五日了。

  火山喷发了五六次,火山灰积了不知多少。

  Jiang Wang 自己也蓬头垢面,如一块lava 池里的灰礁。

  缄默,孤独,冷冽。

  所有炙热蓬勃的一切,都潜藏于地底。

  或许有人在等待,或许没人再等了。

  但是没关系。

  他在继续。

  ……

  ……

  在Jiang Wang 脱离尘网、潜心cultivation 的这段时间,天底下的人也没有闲着。

  几个月的时间意味着什么?   对斗昭这样的绝顶人物来说,可能意味着神临的cultivation base 已经稳定,开始对神临境的powerhouse 发起挑战。

  比如不赎城之争尘埃落定,雍国守住了不赎城,Zhuang Country 尽割不赎城以南——这当然是没有太大意义的。

  Zhuang Country impossible 像雍国一样,在不法之地连夜起一座雄城。说是占得的地方,最后也只能放开,退回到原来的边界。

  没能攻下不赎城,就是失去了法外之地。这个道理所有人都懂。

  据说墨家有真君上了一趟玉京山,具体沟通了什么不得而知,总之墨家和dao sect 都没有再加注。

  Zhuang Country 和雍国,好像也立即就清醒了,最后只是loud thunder, but only tiny drops of rain 的打了几次。

  比如荆国和西北五国联盟矛盾加剧,短短几个月里,发生了好几次冲突。

  比如西北Extreme-Cold Land 的雪国,似乎发生了什么变故,完全隔绝了内外消息,外人倒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可能关心的人也不多,毕竟雪国总是有一种游离在世外的感觉。

  比如南斗殿易胜锋声名鹊起,在淮国公府发出的无限制逐杀令之下,竟然真的一次也不回南斗殿。完全不依靠sect ,独自在整个南域范围内游走,一连几个月,无日不战,竟然还活蹦乱跳!   就连曾为外楼层次无敌、已经成就神临修士的斗昭,都说自己在外楼的时候,恐怕也很难杀死易胜锋。

  当然以Jiang Wang 对斗昭的认知,他可能最多就是随口说了一句,“很难抓得住那小子”。话传了出来,就变了味道。南斗殿这位真传,俨然有了问鼎天下外楼第一的呼声……

  总之该发生的一切仍然在发生。

  this world 离开了Jiang Wang 依然在发展。

  譬如凌霄秘地中……

  姜安安正坐在地上,抱着蠢灰在玩耍。双手按住蠢灰的双爪,学着人类比划着种种不同的手势。

  蠢灰也不知道Young Lord 在玩什么,咧着嘴在那里傻乐。

  叶青雨走了过来,坐在姜安安的面前。

  “今天的功课做了吗?”她问。

  “嗯呐!”姜安安回答得很有底气。

  叶青雨于是伸指,点在姜安安的眉心,一阵之后道:“你身体已经调理得差不多了,现在可以服用你big brother 给你带回来的异兽blood essence ……”

  她摊开如玉的手掌,手心两滴异兽blood essence 如琥珀一般悬浮。

  “一为祸斗,一为毕方,你想服哪一滴?只能服一滴,多了反倒不好。”

  姜安安也早就知道了这事,并不惊讶。

  毕竟这段时间调理身体就是为了等这一天。

  她本是有决定了的,但这会又有些犹豫。

  咬着指头想了想。

  忽地一团灰影窜出!   蠢灰飞跃起来,fast as lightning 地叼住了那颗祸斗blood essence ,扭头就要跑路。

  dao technique 的rays of light 流散间,一只小手精准捉住了它的脖颈。姜安安大怒,一手拎脖,一个扫堂腿,把这恶犬撂翻在地。

  小手掏牙,凶巴巴地道:“吐出来,你给我吐出来!这一颗是青雨elder sister 的!”

  叶青雨:……

  你刚不是还没决定吃哪一颗么?怎么这会突然这颗就是我的了?   蠢灰wu wu wu 叫唤个不停。

  无论姜安安怎么蹂躏,扭来扭去,死活不松口,也怎么都不咬姜安安一下。

  “好了好了。”叶青雨笑着拉回安安。

  “祸斗blood essence 被它吃了,你就只能服用这颗毕方blood essence 了。唔,对你学习Fire Element dao technique 有好处,正好继承一下你哥的Absolute Art 。”

  姜安安瘪着嘴道:“big brother 说了,咱俩一人一颗的……”

  叶青雨said with a smile :“我身怀云篆,不能服这凶血。本准备留着是个念想……也是浪费了,给蠢灰吃了正好。”

  虽则蠢灰跟着姜安安山珍海味,服用了不少有Spiritual Qi 的好东西,早已经shedding body, exchanging bones ,不是寻常土狗……那一扑真has several points of 迅疾如电的架势。

  但以叶青雨的实力,若是有意拦阻,又怎可能被它抢食成功?   无非是念着它是Jiang Wang 抱来的狗,又叫安安养了这么久,默许了罢了。

  “真的?”姜安安抬眼问道。

  迎着她水灵灵的大眼睛,叶青雨笑得柔软极了:“elder sister 什么时候骗过你?”

  姜安安这才乖乖服下毕方blood essence ,在叶青雨的帮助下,规规矩矩地打坐运功,开始吸收毕方之力。

  “wu wu wu 。”

  趁姜安安在cultivation ,蠢灰又跑了过来,绕着叶青雨wu wu wu 地叫唤。眼睛转啊转,尾巴摇啊摇,似是在请求原谅。

  叶青雨又好气又好笑,屈指敲了一下狗头:“都说你蠢,你挺贼啊!”

  蠢灰也不知听没听懂,又高兴地傻蹦起来。

  ……

  ……

  自上一次的山海境结束,已经过了七个多月。

  自不赎城毁于一旦,也已经过了将近六个月。

  而要是从曹皆阵斩锋芒甚利的盛国名将齐洪,助牧国夺下离原城算起,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有余。

  在道历三九一九年八月十九日,牧国以盛国副相梦无涯在观河台对上国无礼为由,以完颜雄略为帅,尽起骑军乌图鲁,兵锋直指盛国边城“离原”。

  景国西Heavenly Master 余徙以为盛国太后祝寿为名,亲临盛都未城,此后一直坐镇。

  景国以continuously 的战争资源给予盛国支持,更是调集了不少道属国兵马驰援盛国。

  牧盛旷日绵延的交锋,一直持续到现在。

  两国七日一战、半月一伐,离原城附近,几乎被打成了血沼。

  但无论如何,牧国的青Heavenly God 图旗始终飘扬在离原城上空。

  这座拒北的大城,在被牧国占据之后,就再未易手。

  盛国虽然是第一道属国,在dao sect 体系里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毕竟与霸主国有本质的差距。

  景国固然是要消耗牧国之锐气。

  牧国又如何不是在借机磨损这柄dao sect 钢刀呢?   一年多的战争打下来,牧国越打越凶悍,如恶兽逐渐显出了獠牙。狼鹰马之神在草原以外展示威严。

  盛国却越打越无力,疲态终是渐显。

  纵有西Heavenly Master 余徙坐镇威压,纵有景国不断的给予物资支持、保障后勤,纵然有很多道属国兵马的驰援……盛国也是打不下去了。

  于是在道历三九二零年十月十七日。

  景国以南Heavenly Master 应江鸿为帅,调动神策、斩祸、杀灾、灭难,四大强军,尽赴盛地。正式对牧国宣战!

  景八甲出动其四,景国Imperial Family 、Great Firmament 山、玉京山、蓬莱岛全部出手,这是景国对外战争里,百年未见之阵容!

  神策统帅冼南魁、斩祸统帅荀九苍、杀灾统帅裴Star River 、灭难统帅杜遥,个个都是一时名将。

  而他们都归于南Heavenly Master 应江鸿的麾下。

  应江鸿绝非什么不通军阵的powerhouse 。其人是在冼南魁之前的神策军统帅,他得证真君、进Heaven Sealing 师后,才将神策军兵权交出。在他之后的那一任神策军统帅战死万妖之门后,再接着才是冼南魁掌军。

  牧国方面也not to be outdone ,派出天下名将金昙度,率天下骑军第六的铁浮屠南下,亲掌牧国大军,与景国争锋。

  又以宗室赫连虓虎调动王帐骑兵南下,星夜驰援前线!   神殿金冕祭司,也一次性派出了足足三位。

  主持苍图神殿的神冕布道High Priest 北宫南图,更是亲临离原城,誓要为苍图神守住向中域拓展信仰的钉子。

  一场声势浩大的霸主国之战,就此全面爆发!

  这是更胜于秦楚河谷之战的恐怖阵容,仅真君powerhouse 就聚集了五位!   南Heavenly Master 应江鸿、西Heavenly Master 余徙、盛国镇国powerhouse 宗室出身的李元赦,神冕布道High Priest 北宫南图、铁浮屠之主金昙度!   此外当世daoist 超过十人,神临powerhouse 难计!   景牧双方都展现了不惜将盛国打成白地的决心,must 一战再定Northern Domain 与中域的界限。

  水底潜流的暗涌,冲撞一年之后,终于爆发出了动摇天下大势的惊涛!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