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645

  第1645章 寻常事耳

  第三十六章寻常事耳

  white jade 瑕当然不会去找Jiang Wang 。

  拿什么找Jiang Wang ?

  人家青史第一内府的战绩,还明晃晃地挂在那里。

  现世所有内府境cultivator ,还没谁能越了过去。

  现在都已经冲上神临,以军功封侯,从“年轻Heaven’s Chosen ”的圈子里跳出去,跟所有年龄段的powerhouse 竞争了。

  你一个甚至拿不下“越国年轻一辈最强Heaven’s Chosen ”名头的white jade 瑕,有什么资格登门挑战?
  但向前居然认识Jiang Wang ,甚至还很熟悉的样子。

  如此一来,同境败给这个人,好像也就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跟Jiang Wang 混得这么熟,强一点也是很合理的。

  white jade 瑕想了想,也找了个树杈,心安理得地躺了下来。

  他还没有意识到,在认识向前之前,他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想法,绝不会承认自己“输得合理”。

  但一切就这么unnoticeable influence 地发生了。

  “奋斗人”和“躺尸人”同行,好比二虎相争,总有一方会被影响。就不知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

  但是在这样的时刻,就这样躺着,什么也不想。

  漏夜的星与月,晚风送虫鸣。

  真别说,真挺快乐。

  ……

  ……

  “生何欢,死何悲。忆何多,情何薄。聚散离合,及时行乐~”歌女的声音在婉转。

  琵琶动,ancient zither 起。

  舞女云袖飞扬,窈窕silhouette 映在屏风上。

  宇文铎规规矩矩地坐着,慢慢说道:“武安侯好像没有深化同盟的意思。”

  赫连云云瞧着台上的舞蹈,said without thinking :“这些事本也用不着他谈,不要做无谓的试探了。好好陪他玩耍便是,这总是你擅长的?”

  宇文铎苦着脸道:“我真没有带汝成曳赅去玩过什么……我从边荒回来也没多久!”

  赫连云云却并不回应,只欣赏着台上歌舞,由衷赞道:“楚女纤柔,楚歌婉转,孤甚爱!”

  宇文铎十分肉痛,但还是道:“殿下既然喜欢,便请进宫去。”

  这一班歌女舞女,乃是他花大价钱从楚地迁来,私心爱极,等闲不会请出来表演。也就是今日云殿下来这“鸣鸾演楼”,他才召出来献個宝。但云殿下说了喜欢,他难道能说“您常来?”

  “孤虽爱之,但靡靡之音,难免消磨壮志……”赫连云云摆摆手:“送给武安侯吧,让他带回Qi State 。”

  “啊?”宇文铎愕然抬头。

  赫连云云却已经起身离席。

  什么鬼靡靡之音消磨壮志,人家武安侯的壮志就不怕被消磨了?
  宇文铎左听右听,分明只从语音罅隙里听出这样一句——

  “孤亦怜之,况汝成乎?”

  可我宇文铎,又有什么错?

  此时再听这演室里的婉转歌声,哀哀怨怨,幽幽咽咽,只觉得分外合乎心境,叫人感伤。

  “演楼”是牧国各地都有的建筑,长期以来,专用于表演草原传统的“兽面戏”,是牧民忙碌一天后,最爱的消遣。

  一壶马奶酒,一盆羊肉,一场兽面戏,日子赛过Divine Immortal 。

  对于很多牧民来说,可以不搭屋帐,不筑马栏,不能不建演楼。

  这“兽面戏”是以兽喻人之戏,表演者皆覆兽面,绘以斑斓五彩,讲究的是边舞边唱,歌谣与故事并重。发展到今天,已经有三万多部剧目,从创世神话到儿女情长,剧情丰富多彩。

  草原一统之后,随着牧国贵族眼界的开阔,尤其是youngster 多有列国周游的经历,且相对更好享受,也便引入了许多他国的娱乐方式。

  演楼渐也就不局限于表演兽面戏了。

  如宇文铎这班精擅楚地乐章的歌舞伎,便是其一,甚至是这王庭里one of the very best 的一班。

  他哪次叫出来表演,台下不是坐得坑满谷满?
  叫多少True Blood 子弟眼馋!

  didn’t expect 今日竟是最后一次欣赏……

  “我送送殿下。”宇文铎强忍悲痛,起身恭送云云Princess 。

  打碎牙齿和血吞,汝成误我!

  entire group 走出演室外,却是刚好遇到另entire group ——大牧皇子赫连昭图。

  鸣鸾演楼作为雄鹰之城里最rich, magnificent, and reputable 的演楼,从来是达官贵人云集。但像今日皇子Imperial Princess 都在场的,倒是少见。

  牧国不比别家,没有那么多皇嗣。

  当今empress ,唯有一子一女,子曰“昭图”,女曰“云云”。

  皇储之位悬而未决,却也只会在这两位殿下之间产生。其余宗室子弟,都不存在半点机会。

  像是this time 的神冕布道High Priest 继任ceremony ,便是赫连云云主持大礼。赫连昭图则在早前去了穹庐山,办另一件major event 。

  empress 给予他们同样的表现机会,并不偏颇于谁。

  但实事求是地说……这些年来,赫连昭图是占据明显优势的。

  哪怕宇文铎站位已经站得很明确了,也不得不承认,赫连昭图此人,雄姿英发,grand and magnificent ,有明君之相。

  若是现在就要决出皇储,云殿下胜算不足两成。

  当然,未到最后一刻,一切就都还有变数。

  云殿下有他宇文铎,好比秦帝有王西诩,那是like a tiger that has grown wings ,大业可期。再加一个Zhao Rucheng ,那是草原姜梦熊,何愁不能后来居上?
  此次神冕布道High Priest 继任ceremony ,就是对云殿下的一次考验。既要保证典礼的顺利、风光,又要看她与各国使节接触的表现,对国际关系的把握……截止到目前,云殿下都做得非常好。

  “云云,怎么走得这样急?”

  siblings 相遇,先开口的是赫连昭图。

  这位皇子长得端正英朗,很见雄阔,自有一种天生的贵气威严,对自家Imperial Sister 说话,语气却是极温柔的。

  “歌舞已毕,久留何必?”赫连云云看了看赫连昭图旁边,长得像Little Old Man 一样的黄不东,含said with a smile :“Mister Huang 对兽面戏感兴趣?”

  任谁看黄不东这风烛残年的样子,都很难相信他才刚过三十岁。

  据说前年参加黄河之会的时候,余徙真君还专门验了他的年龄,可见生有一张多么具备欺骗性的脸。

  他说话也是不太有气力的样子,态度倒是并不坏,先gave a salute ,才道:“牧国乃天下强国,有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明。this Huang 持节出使,虽是公事,私心却也对草原风光向往已久,免不得就想多看看。”

  赫连云云先是吩咐左右:“去把我那一班鸳华伶请过来,叫他们用心准备,等会为Mister Huang 表演。”

  侍卫当即应命去了。

  她这才继续对黄不东道:“未解先生心事,倒是云云招待不周了……但有我Imperial Brother 作陪,想来也能让先生满意。这鸳华伶戏班,是王庭里最好的戏班,先生想看什么、想听什么,只管随意。惟愿我大牧和睦天下之心,能为贵国知。”

  主持此次大礼的人,是她赫连云云。但黄不东作为Qin Country 使节,却是与赫连昭图一起来看兽面戏。其中意义,耐人寻味。

  但赫连云云这一番话,不见半点介怀,大气体面,颇显王者之风。

  “自然。”黄不东said with a smile :“this Huang 既见昭图殿下,皇胄天生,又见云云殿下,大气灵秀。此来草原,诸般顺意,真是如沐春风。”

  赫连昭图并不打扰他们交流,直到此刻才said with a smile :“那Mister Huang 可要多留几天,草原可不止有春风。”

  “还有春车。”宇文铎冷不丁接话道。

  气氛一时冷了下来。

  这话茬接得尴尬。

  赫连云云瞪了他一眼,转对赫连昭图道:“我最近就在王庭忙这些事,好不容易才抽出时间来消遣。倒是Imperial Brother ,怎么这么快就从穹庐山回来了?”

  赫连昭图laughed ,用赫连云云之前的话replied :“歌舞已毕,久留何必?”

  两拨人又说了几句,便笑吟吟地各自错开。

  出得鸣鸾演楼,赫连云云不轻不重地点了宇文铎一句:“脑子里想不到别的了?”

  宇文铎闷声道:“那old fellow 话里带刺,不是个好人。”

  黄不东说赫连昭图,是“皇胄天生”,说赫连云云,则是“大气灵秀”。大气灵秀当然是好词,是适合形容大家闺秀的好词,但不适合形容争龙皇嗣。那厮就差说赫连云云应该闭门绣花,闺中待嫁了,宇文铎自是不忿。

  赫连云云却只是lightly said :“人家只是长得老,并不是真的老……回吧。”

  就此钻进了轿子里。

  她当然知道黄不东何以会有如此倾向明显的态度。

  但是她并不在乎。

  便像她那位伟大的mother ,给她取名时所说的那样,“天下间,诸如此类云云……由他去说。”

  谁的评价能给她赫连云云定性?
  ……

  目送云殿下的轿子离开,宇文铎眉眼一齐垂了下来。

  已经在发愁怎么把那一班歌女送出去,怎么才能让Jiang Wang 接受。尽管肉痛,他也断没有引导Jiang Wang 拒绝的意思。云殿下既然开口要他送人,那他就must 送出去才行。

  但Jiang Wang 那家伙是个Cultivation 狂,比起汝成曳赅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来草原这么些天,就刚来的那天,被他带着去了一趟天之镜,然后就一直在敏合庙里闭门Cultivation 。

  一个外交使臣,出得国境,来到异国他乡,竟然不搞外交。

  与此相比,谢绝宴饮、拒绝进神恩庙的机会,也都不怎么让人惊讶了。

  这样一个一心向道的人,如何才会同意接收一班歌女呢?一人搭一套秘术?
  宇文铎忧心忡忡地回了鸣鸾演楼,正要去找自己的那班歌舞伎。忽见得其中一间奢华演室外,赫连昭图正跟属下吩咐着什么,守在门口的,是几个下了马的王帐骑兵。黄不东倒是不在,想来已是进了演室。

  想到鸳华伶等会还要给那个old fellow 表演,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要不是打不过……

  赫连昭图也看到了他,还对他nodded with a smile ,才转身走进演室里。

  宇文铎保持了礼节,目送皇子殿下离开。但看着赫连昭图的背影,忽然就想起一段描述来——

  “那人长相很大气,眉眼分明,端正英朗。与你一般高大,比你瘦一些。”

  ……

  ……

  “Brother Jiang !Brother Jiang !”

  宇文铎兴冲冲地跑进敏合庙,满头辫发上下飞舞。

  Qi State 使节所居的院落里,两百名天覆军士正在练刀——speaking of which 这种出使的事情,一般到了地方之后,除了必要的防卫人员,其余人等都是会轮换着去散心,见识异国风情的。

  这也都是惯例了。

  Jiang Wang 倒也并不管束他们,由得他们自由活动。

  只是堂堂武安侯都苦修不辍,他们这些随行出使的,也实在sorry 惫赖。总之是在乔林的带领下,将天覆军习惯的每日一练,改成每日三练……

  他们愿意努力,Jiang Wang 也不吝惜指点,常常看着看着,就上来教个几招。

  在别人的地盘上打打杀杀,终归是不太好,所以他们练的是无声刀——不但自己不发出声音,也控制着刀劲,使战刀破空时,不会有锐响。

  此种Blade Technique ,杀人最凶。

  “怎么了,Brother Yuwen 如此急切?”Jiang Wang 的房门适时推开。

  宇文铎将观察的视线收拢,looked towards Jiang Wang ,语气欢欣:“我知道你早前来王庭时,那个盘问你身份的人是谁了!”

  Jiang Wang 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将他引进屋子里,然后才道:“是你哪位亲戚?”

  “你要先答应我一件事,我才能告诉你。”宇文铎mysterious and secretive 地道。

  Jiang Wang 瞥了他一眼:“看你这么mysterious ,那个人肯定不是Yuwen Family 的人。”

  “hahaha ,你就别猜了!”宇文铎道:“你赶紧先答应我,保证不是让你吃亏的事情。”

  “那个人的身份不一般,不然你没有必要这么激动。

  那人对你、对汝成,对我都有了解,说明掌握了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的情报力量。

  那人应该不是真的王帐骑兵,不然你不会这么有自信,因为真在王帐骑兵里找人,肯定找不到。

  他随口拿你当挡箭牌,伱还不生气,说明他的地位比你只高不低。”

  姜Marquis 慢条斯理地分析道:“那么问题来了,你宇文铎已经是Yuwen Clan True Blood 子弟,整个牧国的youngster ,地位与你差不多的,能有几个?比你只高不低的呢?这个人还要在王帐骑兵里有关系,还刚好在离原城战争期间,守在至高王庭……”

  他laughed :“我那天遇到的,不会是牧国的皇子殿下吧?”

  宇文铎惊呆了。

  仅从他一个mysterious 的语气,就能推断出这么多?
  这与他对Great Qi 武安侯的认知严重不符!

  说好的大家一起做莽夫,怎么你偷偷的变聪明了?

  面对宇文铎的沉默。

  Jiang Wang 只是端起一碗酥茶,peaceful 地道:“看来我猜对了。”

  此寻常事耳,足下勿惊。

  智者风范尽显。

  “Marquis !”乔林这个时候刚好走到门口,大声表功:“牧国皇子送的马,属下已经亲手刷干净了!您现在要出去溜一圈吗?”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