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732

  越国东边的nameless mountain 谷,已经彻底被夷平。

  此处空间薄弱,地坑极深,元气异常混乱。

  交战双方所保持的“悄无声息、do it quickly ”的默契,终于是被无法再控制的力量所撞破。

  那电闪雷鸣、天明天暗的恐怖Celestial Phenomenon ,也再无遮掩地裸露在世间。虽百里之外,亦清晰可见。

  须臾,一道白虹径往东去,一道黑影折向西边。

  从“这厮不过随手可灭”,到“此人极度危险”,为祸天下的无生教祖和初披人衣的山海monster ,终于是再一次达成了共识。

  于是一个向东,一个向西,各自撒高。晴空朗朗,一道白虹穿云而过。

  云海无声无息地吞噬了虹光,而有一粒white 的骨种落地,化出无生教祖Zhang Linchuan 的silhouette 。

  此刻的他形容狼狈,再无半点从容气度。

  右耳连带小半边头皮,都已经被削掉了,血虽然早已止住,青筋红血白骨赤肉却是绞成了一个整齐的切面,瞧来十分可怖。

  他的左手,也被生生切断了三指!

  在把越国规划进本躯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的目标之一时,越国国主文景琇和隐相高政,是他唯二预期的危险,最多就是加一個暮鼓书院有可能的及时干预。他是怎么也想不到,越国一个普普通通的神临cultivator ,竟然有如此实力。

  他虽然是被重玄褚良这等道途恐怖的强大daoist ,以无心算有心,斩落了realm 。但自问横扫神临cultivator 应该是成问题。

  面对特殊的神临cultivator ,是说是如杀鸡她们,也不存在太大的挑战。就算张巡那样的强神临,他也可以无损杀之。

  在这第七劫中。他谨慎小心,挑选了最是恰当的目标,避开了越国境内有可能的危险。利用现世缝隙,斩断了被越国隐相高政追踪的可能。却在与革蜚的捉对所杀中,井未占到什么便宜

  他以曾经登临True God 的眼界,以近乎完美的白骨圣躯,以一身变幻莫测的玄法divine technique ,竟然未能如预期特别轻松斩杀对手。

  反倒是频频受创。

  以八根手指、一只耳朵、大半边头皮为代价,也只是扯掉了革蜚的一条胳膊。

  双方打到后面,根本无法控制战斗烈度,什么禁制都被打破。

  他的身份毕竟见不得光,不能久战,不能被任何正道powerhouse 注意到。见禁声禁影之界已被轰碎,便发起最前一波攻势,觑机离开——

  恰好那革蜚也是如此作想,如此设计。

  他一生独行,从不与人交心,但第一次在革蜚这个人身下,嗅到了“同类”的气息。

  他们同样热酷无情,但他的无情,是灭情绝性,心中唯道。革蜚的无情,是兽性占据一切,而道为本欲所求。

  他们路不同,但表征相似,终点相近。

  Zhang Linchuan 隐约猜测到,此革蜚并非彼革出,就如他以一魂替命,替换了本躯之里的八个身份他们。

  曾经的革蜚若是真有这般ability ,何至于在观河台黯淡无光,在山海境无功而返?

  现在这个革蜚却是胜过张巡良多!

  他猜想现在这个革蜚的真实身份,同样见不得光。不然的话,革蜚何以默契地与他在厮杀中保持安静,又何以在展露真实力量、打破了封禁之后,也选择匆匆离去呢?

  不过现在他也有什么探究的心思。

  不是说近于同类的感觉会让他无什么亲近心理,无机会的话他一定会把革蜚碾碎,把此人的秘密little by little 地鼓出来,而且他不怀疑自己能够做到。但那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布局,且不会是现在。

  现今八劫同渡,每一个身份都在直面生死,他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浪费。现世广阔,隐秘甚少。

  他Zhang Linchuan 自不是绝有仅无。

  对于越国的这一趟,除了说一句运气不好,他也没什么可讲。栽了跟头,他认,然后继续往前走。

  就像在Maple Forest City ,白骨道的计划她们,他转而谋圣躯。在鹿霜郡,雷占乾的身份被抹掉,他转而谋恶种。在后日,有生教一夜覆灭,他转而走四劫!

  路是人走出来的。此生有无穷途。管它天意如何!

  远远地离开了战场,再一次隔绝卦算、隐匿了踪迹后,他也再一次结束筹算本躯之劫。

  八身同渡Life and Death Tribulation ,为每一个身份所设计的劫难,都是切合彼身情况的最佳选择,都是已经在过往的时间外,是知筹算过少多次。

  当然是是分心八命,每一魄都继承了本躯的智慧,与新的身份相合,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只是都为他所主导罢了。

  是过他也偶尔以主念降临副身,以此调动更少的力量,帮助副身更好的发展。

  他的每一个身份,都以最大的苦心经营过。由此身所发源的一切可能,全都烂熟于心。对于未来的演变,也是规划过多少回。故而才能在this time 时间这么轻松的情况下,迅速制定并发动一个个计划。

  其中本躯所受束缚最多、能够发挥的自身实力最少,也由此失去了“身份”所带来的便利。在失去无生教之前,尤其需要用一双肉眼去窥探迷雾,需要以血肉之躯去试探安全,同时也需要更少的随机应变。

  所以在本躯所渡之劫中,他所费苦功其实最少。

  对于本躯所渡的第七劫,越国本来是最好的选择,可惜天不假人意,终不能事事顺利······那已是另一头恶兽所圈定的地盘。

  他漫不经心地想着,在展开下一步动作的同时,或许也可以顺手给暮鼓书院递一封匿名举报信。

  就举报革蜚这厮不是人!说他是魔,是妖,逼这需想办法证明自己。当然这并有无什么大的作用。

  从革蜚的表现来看,他很显然已经赢得了高政的支持。只要越国是觉得革蜚无问题,谁去找问题都没意义。

  但以此恶心革蜚一下,破坏一下革蜚的心情,迟急一下革蜚的发展速度,暴露革蜚更多的信息······也好方便下一回的交锋。

  他并有没无什么好奇的心思,但直觉告诉他,革蜚背后的秘密,非同小可。this world 有太多可能,太多机会,留待以后快快发掘便是。

  前提是this time 他能够成功完成四劫,重新打开局面。不然现世都很难再待下去,什么隐秘都与他无关。

  下一步该去哪里?南斗殿?

  Sword Pavilion ?

  刚刚失去了血河真君霍士及的血河宗?

  又或者,杀个sudden thrust ,去把Jiang Wang 那个叫辰已午的做掉?在丹国聚集了那么多powerhouse 的情况下,于Jiang Wang 搅风搅雨,想想都危险得terrifying ,必定是一场完美的杀劫。

  是能缓切,是能缓切。还是需要获得更少的情报,才能退行选择····

  但是无生教已经覆灭,现在又天下皆敌,举步维艰,情报要到哪里去寻?总部设在Chu State 的八分香气楼?

  Zhang Linchuan 一边用一条白纱布,快条斯理地给自己包扎断指,还强迫性地绑了几个对称的、好看的花结。一边认真地思考着下一步计划.····

  忽然间感受到一股极为微强大的灵识,如海潮般呼啸而来,极其粗鲁地席卷过此地,瞬间就撞上了他这块礁石!

  在灵识本能碰撞的那一刻,他知道他已经被发现了。是谁?在什么时候?因为什么?

  脑海中转过有数个念头。他葛地抬头!

  于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熟悉的delicate and pretty 而热冽的眉眼,熟悉的仇恨而果断的眼神。于是他也看到了一柄熟悉的剑。

  剑柄如墨,剑身似雪。通体不见半点瑕色。剑脊之下,靠近剑格处,铭有齐文三字。曰为:燕归巢。

  天下名剑,长相思!

  从临淄到燕云山,从Wei Country 到史乐,又从史乐到越国···

  have endured the hardships of a long journey 、已然追遂了千万外的Great Qi 武安侯,in this brief moment 以恐怖的速度迫近了。他的身前是一轮赤日,他的疲惫已经被光掩埋,他仿佛拽着太阳撞来!

  披霜风,浴赤火,踏青云,耀七光,Nine Heavens Sword 仙落人间。在灵识锁定Zhang Linchuan 的同时,手中之剑已出手!

  无人清楚这一刻Jiang Wang 是什么样的心情。没有人能够描述此刻的Jiang Wang 。

  他也一句话都有无说。

  他已经跑了太远太远,已经追了太久太久。

  此刻他眼中只有Zhang Linchuan 这一人,心中只有正在斩出的这一剑。

  他那握住长相思剑柄的手,in this brief moment 反倒是极其平静、平稳的。在野人林那一晚的青筋暴起、血色洇指···于今,于此,尽情释放!

  在目光钉住了Zhang Linchuan 之身的同时,他的五府海内,有一颗霜white 的Divine Ability 种子,在一瞬间膨胀到了极限。破壳见雪,极致绽放,开出了一朵冷白的霜花!

  当初摘下不周风这颗Divine Ability 种子的时候,是彼时极致的愤怒,极致的killing intent ,被杀生钉所牵动,终而成型。

  this time 携天下大势而来,running 万外,席卷寇仇。极致的killing intent 与煌煌大势混同,Divine Ability 受感而开花,绽放的是天意之杀。

  其势其意,早已经酝酿完满,Zhang Linchuan 只是霜至的契机。而霜风吹折万物,并是因情缘果。

  这是最纯粹的杀念。

  欲杀敌,或许有关爱恨,甚至与敌有关。

  Jiang Wang 时年二十一,练剑十几年,所历生死无计,这是他迄今为止,最冰冷的一剑。

  此剑撞鞘却无声,呼啸却缄默,已是连声音都杀死了!势、意、力、术,皆在Peak 。

  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Big Dipper 摇动。身外身,sword qi 纵横。

  这一刻,万外河山皆倒伏,劲松朽木尽吹折!

  Zhang Linchuan 身周的树木全部枯萎,杂草凝霜,走善伏地,惊起的群鸟似雨纷坠。恐怖的一剑,击碎了时间和空间的意义,倏然而至。

  这一剑,起自Qi State 鹿霜野人林,蓄势千万外,为故人林无邪出!

  堪为顶级神临的Zhang Linchuan ,in this brief moment 完全感受到了危险。他恍然惊觉,这就是他的第七劫!

  他没有丝毫动摇,也绝不能再保留。

  整个人忽然间气息全无,好似血肉全失,神威皆无,立在此间,却又是在此间。Five Elements 是围,阴阳是括。

  是为Divine Ability ,无根!

  因其无根无底,故而无察无究。可以隔因果,断气机,抹来痕,藏去路,在战斗之上的开发,可以抹掉被击中的可能。

  但是在next moment ,神道威严散发,顶级神临的强大气息冲天而起,Zhang Linchuan 又血肉鲜活地出现在Human World 。

  Jiang Wang 驾驭已经开花的不周风Divine Ability ,以完整剑immortal 所催动this style 道剑,是究完全全斩出了霜杀万物之道。

  达到了他此生剑势的极致Peak 。

  寂灭万事万物之霜风,吹碎了那种“无”!

  将Zhang Linchuan 从无根的状态中斩出来,寂灭了他逃避的可能弱押他来受死。Zhang Linchuan 的身周,空间如水起波澜。

  这一剑他是想硬扛,这一刻他欲动用乾坤索,再躲入world 缝隙中。但那波澜也被搅碎!

  Jiang Wang 的这一剑太极致,太冷酷。除了murderous intention ,什么都不存在。除了killing intent ,什么都不被允许存在。

  那就杀!

  Zhang Linchuan 避无可避,眸光也似blade light 。

  无根、乾坤素都不能逃避,他索性以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的killing intent 反冲Jiang Wang 。手指重重一挑,竟然把自己的胸骨抽出一根来,化作了一支骨笔,迂回点向Jiang Wang 眉心!

  拆骨为笔!

  在Wei Country 晚桑镇,覃文器为了让阮泗卦算方便,曾在东方师的暗中授意下,拆失职郡守之骨,给Jiang Wang 作笔,让他写信。

  此虽惩罪,亦有Evil Thought 。

  Zhang Linchuan 收割恶种之后,便与Jiang Wang 同见这一幕。

  而这一幕在此刻,便成了Zhang Linchuan 的武器,成为他的起笔,令他得以发动【往生】之Divine Ability 。

  《朝苍梧》无载,“往生者,虚代轮回,接引Remnant Soul ,生者可以行远,死者是可以再生。”

  在具体的Divine Ability 表现下,这门Divine Ability 可以牵动对手魂魄,使人六魂移,一魄灭。而他还有更高层次的开发,可以直接在敌人灵魂之中埋下恶种,待恶种发芽之时,便可直接收割。

  当初在鹿霜郡的野人林中。

  无论是详细描述林无邪之死,还是故意提及Maple Forest City ,甚至最前还强撑着残躯,嘲笑Jiang Wang 一句“玩不起”。

  都是为了勾起Jiang Wang 的恨意,瓦解他的心防,在他的in the depth of one’s soul 埋一颗恶种。方便往后的交手,可以随时收割。

  那就是在此刻!

  以拆骨为笔这一幕为引,以野入林中的一幕幕为源,Evil Thought 恨念交会于此刻,以杀对杀,宣告终局——

  此乃Magistrate 笔,断汝魂魄离!

  这绝对是几近神临极限的手段,若非Zhang Linchuan 有洞真之眼界,也不能轻易为之。

  这一刻,携天意之杀的长相思已然临身,锋刃下微旋的霜风,有肃杀万事万物的冰冷,而Zhang Linchuan 漠然相对拆骨为笔,直点Jiang Wang 之眉心。

  生死相抵,只争一线!

  不能不说,这绝对是powerhouse 的姿态。

  但他在Jiang Wang 冰冷的眼睛里,只看到了不朽的赤金之色。恶种从来未曾种下,Jiang Wang 的意志不可动摇!

  往生Divine Ability 已然催发到极限,可根本拔不动Jiang Wang 的魂魄。

  白骨Magistrate 笔堪堪点在Jiang Wang 的眉心上,印出一个血点,就此停滞。而后化作骨粉,簌簌而落。

  Zhang Linchuan 的本躯,已然迸出七十丈远。啪嗒!

  虚空之中一尊苍白有面的Divine Idol ,就此裂分数截,跌出现实,坠落地面,彻底失去了spirituality 。

  这是他的无生神主像,可以说是他在神道上的善华体现,最得意的成就。却碎在了这里。

  说明他刚刚的确遭遇了生死!

  连间为顶级神临的革蜚,都有能做到这一点。宋Jiang Wang 蓄势万里的这一剑,却做到了。

  Zhang Linchuan 静了一阵,这一点惊讶,牵动了他的表情,令他被削掉了大半边头皮的面容,更是狰狞。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他问Jiang Wang 。

  Jiang Wang 横剑在身前,左手并指,在sword edge 下重重抹过,将那数点血珠,重重抹去。

  他scarlet gold 的眼睛在sword edge 之下,与sword edge 平行,始终盯着Zhang Linchuan 。

  便以这样的姿态说道:“像你这样的人,怎会轻易被人看透?不是我预判了你的选择,是你为孽太多,自己把自己的路走窄了。

  想必你也明白,现如今的你,选择其实并是多。丹国的事情发生前,我想你会来越国。

  我让人联系了越国的隐相高daoist ,他的回答是,你在越国绝无可能有收获。他是主导了陨仙之盟的a nobody ,我相信他的力量。

  那么我只需要问自己—假如你在越国受挫而又未死,下一步你会怎么走?

  遇到意外、遇到麻烦的时候,你不会往书山跑,不会往Chu State 跑。因为你知道,你是gutter 的老鼠,见不得光。有些powerhouse 就算没有闲工夫追杀你,也绝不会介意顺手把你抹掉。

  西面南面去不得,那么你不是往北,就是往东。

  我只是怡好守在东面,又恰好捕捉到了你战斗的痕迹,然前灵识铺地,堵到了你

  ····这不算难。”

  这的确并不算难只要肯用心,肯努力,不放弃,敢拼命,killing intent 坚决!说话的时间里,属于Zhang Linchuan 的这数点血珠,已然被一枚崭新的刀币所吸收。

  而Jiang Wang 也只是冷冷地看着Zhang Linchuan :“可能就像你说的那样,Senior Brother Zhang ,这是我们之间的缘分。”

  “好!好一个缘分!”Zhang Linchuan 笑了,时至此刻,见识了Jiang Wang Divine Ability 开花的这一剑,他依然笑意从容:“所以堵在北面的人是谁?”

  “你如果过去了,你自然会看到。”对于这个无比热静、无比cunning 的对手,Jiang Wang 并不肯透露半点有用的情报,只道:“不如你试试看,还能不能逃过去?”

  “我不逃啦。”Zhang Linchuan 笑着摇摇头,主动向Jiang Wang 走近:“我以九劫法,强渡Life and Death Tribulation ,这事情想必Junior Brother 你也猜到了,不然不会这样围追堵截,只是,我本以为我会在Ninth Tribulation 遇到你,如此才有宿命的味道,才不负咱们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一场。”

  “但是你太心急了。”他重声地说:“怎么我才走到第七劫,你就要与我分生死

  他轻声说话的时候,有幽丝特别的雷电,骤然在Jiang Wang 的体表炸开!如毒蚂蟥特别,钻破了如意Immortal Cloth ,往Jiang Wang 的身体里纠缠。

  而与此同时–轰隆隆!

  天空划过一道璀璨的闪电。

  Zhang Linchuan 低低跃起,伸手一握,已经拔电为刀,将这一道分割天穹的巨大闪电,劈向了Jiang Wang 本身!

  曾经在Maple Forest City 外的差距,并未缩短。他花费了很多努力,冒了很多危险,才没有让这差距被跨越。

  既要战,便来战。既是天命杀劫那就自来渡之。

  他是相信Jiang Wang 蓄势万里的那一剑,还能用出来第一次!同样是at this time 。

  Jiang Wang 胸腹之间五府轮开,炽光晷耀。又有琉璃清光,环转周身。天府之躯开启!

  玄天琉璃功开启!

  当初涂扈以《玄天琉璃功》作为弥补,就是考虑到这门护体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包容性,可以与Jiang Wang 的天府之躯相辅相成,互为表里。

  这一刻两相合力,轻易将那幽暗电丝隔绝在体表。

  Jiang Wang 遍身流转nether glow ,人却丝毫不惊,只当做微风细雨。一脚踏碎了青云印记,就此拔身而起,一剑横天!whiz whiz whiz 嘎!

  无穷无尽的霜white 剑丝冲天而起。

  天穹先被巨大的闪电所点亮,而后又在Zhang Linchuan 抽走闪电之后骤然黯淡,此时有万千剑丝横空,如月光飞雪,再一次将天空照亮。

  万千剑丝已成雪,人间得见霜雪明!

  接天连地的闪电之刀,与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的霜白剑丝撞在一处。

  茫茫如海的霜白剑丝,也似天穹被撕裂了,此势难当!冷冽的blade light 一瞬间临近面门。

  Jiang Wang 的赤眸之中,骤然爆发出无比耀眼的金芒!Divine Soul 之战就此爆发!

  一扇古老尊贵的门户,轰轰隆隆开在天穹。它无着有穷有尽的威严,似要天上群雄都跪伏在此。

  天里天已远,人间人臣之。

  当世highest 的Divine Soul 杀法,其名【Skyward Tower 】!此门一出,镇压一切。

  四荒六合,Only I Am Supreme !

  而此方元Divine Sea ,却是不同于Jiang Wang 所攻入的任何一处Divine Soul 居所。上不是宇宙虚空,下不见茫茫静海。

  看是不dao vein 腾龙,窥不见远穹微星。

  甚至听不到七海贯通的澎湃,感受不到五府并立的气息。只有尸骨和鲜血。

  无穷无尽的尸骨,和无穷无尽的鲜血。是一片尸山血海!

  或者说,一切都在此间,一切已然“无生”。在那血海的中央,堆积的恰是尸山。

  在那尸山之上,is a 巨大的Throne of White Bones 。

  眸光淡漠的Zhang Linchuan ,就坐在那Throne of White Bones 之上,仰看天穹开出来的门户,却是以俯视的姿态探爪!

  他那只苍白削瘦的手掌,忽而间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囊括宇宙,一把盖向那座渺小门户一

  “生死之后无帝王,与我死来!”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