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733

  Great Qi Southern Border 。

  司玄Earth Palace 内,一个面容异常年轻的cultivator ,忽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一双眼睛里,星芒电转,星图变换,似有一条浩瀚Star River ,在宇宙中流动。

  须臾,一切静止,归于墨瞳。无穷的奥秘都在其间深藏。

  在他的瞳孔里,置于远处的那枚陈旧刀钱,悄然裂开,spirituality 尽失。附着于此的一切,也都disappeared ,再不能被看到。

  最后他闭上了眼睛,只将星图daoist robe 一卷,谈了句后生可畏。

  也不知还在说Great Qi 武安侯还是在说那位无生Sect Lord 。

  临淄巨城,观星高楼。

  作为整个临淄,乃至整个Qi State 的最高之楼,此楼笔直参天,高耸入云,站在最顶端,仿佛伸手就能触碰星辰。

  而在某个时刻,有一道窈窕silhouette ,从那最高处坠落。

  开来不及发出呼啸声音,边只见星light flashed ,身形已是不见。

  博望侯府中,重玄胜坐在书桌之前,胖手几乎翻出残影来,黄豆般的小眼睛左看右瞧,转个不停。

  书桌上铺开的,是分门别类的各种情报,有关于Zhang Linchuan 的所有信息,几乎都能在这里找到。更不时有Shadow Guard 进进出出,带来现世各地的最新消息。

  十四默默的站在旁边,只不时将重玄胜划掉的情报收走。

  阮舟便at this time ,落在了房门外:“奉家父之命,有重要情报,告与博望侯!”

  里边的重玄胜直接推开椅子,占了起来loudly said 请进。

  阮舟踏进书房中,在一摞摞情报叠成的小山堆中灵巧迈步,移动到重玄胜对面,而后伸手一抹,星辉流动之中,一张繁复无比的现世舆图,便在书桌上方铺开。

  “据家父挂算,张林川掌握气魄替命之Divine Ability ,主身涉及幽冥Evil God ,自是难以测度,不过副身却是因缘得见,能定其份。其人现有五命在外,同时都在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若是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功成,得天意加身,此人之未来,恐再难遏止。”

  不等重玄胜着急,她又直接了断的道,我便与你指出这五命所在。

  倩倩素手,回绕星辉,在舆图上不断点落。每落一处,那部分舆图细节便不断扩张、扩大、显现具体。

  阮泅不愧是Qi State 星占之术的最高成就者,所谓算断因果,永绝后路,并非虚言。具体到哪个城市、哪个身份,姓甚名谁相貌如何实力如何,全都算的清清楚楚。

  重玄胜在记下所有之后,拔腿边走,人已经撞出了府门,只留下一道声音在房间里“阮姑娘辛苦,如此重礼,姜青羊必有厚报”

  阮舟只是眨了一下眼睛,面前的肉山便已经disappeared 。

  倒是那位瞧着有些怯生生的Marquis 夫人,不知从哪里端来了一杯白水,很努力的维持着侯府礼仪“那个,姑娘喝杯茶吧”

  重玄胜撞出了博望侯府在临淄城里一路疾飞,冲撞宫城,直闯政事堂!

  “博望侯安敢失礼!”

  那痴肥的身形尚远,拱卫政事堂的紫袍warrior 便已厉声呵斥,甚至手按刀柄,激起solemn killing aura 。

  宫城之内已是不能飞行,重玄胜远远就迈开了步子狂奔,跑的身上肥肉如水波荡漾,两只手高举,一手举着一方国侯印,左武安、右博望,高声喊道“值守大夫何在?Great Qi State 仇能报否?!”

  此声方落,便有一个欣长的silhouette 踏出门来,摆手挥退了按刀的宫卫将领。今日值守政事堂的,恰是朝议大夫易星辰。

  见是自家女婿如此孟浪,他正要呵斥,心中念头一转,顿问道“与武安侯有关?”

  重玄胜连忙nodded “是啊爹!那无生教组的副身已被阮监正算出来了,我要借助政事堂的渠道,遍传天下,以为绞杀。此事不能迟,阮监正说了,迟则有变!”

  这一生爹叫的,比易怀民都要亲热的多。

  叫的当世daoist 易星辰都有些耳麻,但终究后面的内容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阮泅亲自出手挂算,代价几何?

  这是他想的第一个问题。

  但说的第一句话是“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进来!”

  自修成Skyward Tower 以来,在Divine Soul world 的战斗里,Jiang Wang 几乎无往不利。

  但今天他遇到了对手。

  Zhang Linchuan 不仅不受到Skyward Tower 镇压,还在尸山血海中,高据Throne of White Bones ,悍然发动了反扑!

  顶级神临的神Soul Power 量非同小可,而张邻川本人也是玩弄灵魂的Master ,何况还曾经登临过True God Realm 界。

  尸山高耸峙高天,无边血海起狂澜。

  那白骨大手探将过来,覆压天穹,也已是笼罩了朝Gate of Heaven 。

  而在这门户之中,Jiang Wang 化身六欲Bodhisattva ,遍身Buddha’s radiance ,solemn appearance ,踏门而出。

  一翻掌,樊歌顿起,六欲极乐,色想声闻,金碧辉光的佛掌呈现在光怪陆离之外相,直接撑天而起,反托向那白骨大手。

  轰然对撞!

  此时碰撞的是灵识之根本,也是Divine Soul 之要义。

  此一刻Jiang Wang 之Divine Soul ,置身尸山血海中。张邻川之Divine Soul ,坠落极欲world 里。

  道则纠缠,灵识厮杀。

  那六欲Bodhisattva 只是一拂大手,便已踏出尸山血海,重现gold and jade in glorious splendor ,无边慈悲。

  Zhang Linchuan 确是从始至终眸光没有半点波动,只是探出一对苍白之手,一手虚握一边,并力一撕!流光飞碎,辉煌泡影,整个极欲world 连同六欲Bodhisattva ,已是一起被撕裂了!

  曾经了悟True God 手段的Divine Soul 杀法,对上强神临终难有其匹的强大Divine Soul 。

  胜负明显。

  轰隆隆!

  Skyward Tower 轰然关闭,隔断了张邻川的Divine Soul 追击。

  灵识受创的Jiang Wang 已是退出了Divine Soul world ,在这at the crucial moment 之际,果断一震long sword ,双耳立刻泛起玉色。

  声闻仙态,开!

  观自在耳,开!

  直面张邻川,目视其眸,只喝一声“死!”

  降外道Vajra 雷音,开!

  此时开启的,何止是这些?

  以Jiang Wang 本人为中心,磅礴灵识似火山爆发,轰然铺开,如潮水席卷。一个无形无质无声无息的灵域world ,已经在此刻打开!

  方圆thousand zhang 之内,所有的声音都将acknowledge allegiance 于唯一的君主。

  此为声闻之域!

  是Jiang Wang 在火域之外,开发的另一个灵域。

  也是他为Grand Void Illusory Realm 福地挑战所准备的另一套battle method 的核心。

  他清楚如张邻川这般恐怖的对手,绝对也非常认真的研究过他。

  所以在接连受挫的关键时刻,多次展现于人前的火界绝对不能够作为依仗。他必须要拿出全新的手段,才能为自己赢得生机。

  古尔将声闻之域的初战,铺陈在此。

  此时张邻川扯下的雷电blade light ,在劈开了无边剑丝之后,仍是轰隆隆的斩向Jiang Wang 。

  但就in this brief moment ,那轰隆隆的声音忽然有了具体的形质,生出spirituality ,不再甘于附着,由此产生恶意。

  这一下变化太过突然。

  声纹如快刀连斩,瞬间就切碎了这道雷电blade light 。

  雷鸣之声切碎了雷电,更向张邻川反扑。

  张邻川临危不乱,反掌一抹,带出无根Divine Ability 已将声音与人的牵扯全部抹去,而后一把握散了这些声纹快刀。

  这一下应对漂亮极了。

  但是他非常清楚,有一个更大的难题,此刻已经摆在了他的面前。

  Jiang Wang 这座前所未见的声纹灵域,堪称声音之国度,能够控制灵域范围内所有的声音。

  即便以他的cultivation base 眼界,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到办法,与之争夺声音的控制权。

  那么在接下来的厮杀过程中,他不能开口,不能闹出动静,每一个动作都必须静默。但Jiang Wang 的动作可以尽情喧嚣,他不仅要注意Jiang Wang 的绝顶sword technique ,还需要注意everywhere 的声音攻势。

  这也到罢了。

  带着镣铐他也未尝不能击杀Jiang Wang 。

  但显而易见的是,声音一旦为Jiang Wang 所掌,Jiang Wang 势必会让这场Life and Death Battle 斗嫉妒煊赫。

  他是见不得光,Jiang Wang 却本就是站在灿光中的人物,可以在烈日下招摇。

  这里当然距离Sword Pavilion 、暮鼓书院乃至越国都很有一段距离。

  可架不住Jiang Wang 一举一动都敲锣打鼓,震天动地,时间一长,肯定会被powerhouse 所注视。

  而他能够瞬杀Jiang Wang 吗?

  这个问题未见得有答案。

  张邻川心中计较已定,二话不说,纵身一跃。

  all around 空间恍惚,粼粼波光似照水,已是发动了乾坤锁。在这已经占据优势的时刻,他选择离开,退往world 缝隙。

  杀Jiang Wang 是很重要的world ,任谁有这样一个执着而又innate talent 惊人、极具影响力的仇家,都很难安枕。

  但与自己的安危相比,与自己所求的大Dao Idol 比,这又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了。

  说到底,他对Jiang Wang 无爱亦无恨,更不存在什么执念。

  只不过是一颗大道前方的拦路石,仅此而已。

  但在这粼粼波光中,忽然间燃起了crimson 的火。

  那火光随着空间恍惚的波光一起跳跃,烧灼着他的Divine Ability 之力,阻截了他的去路!

  人真的不能够暴露自己太多,张邻川淡淡的想。

  才在人前施展过乾坤索几次,就已经被找到了干扰的办法。

  Jiang Wang 的Samadhi True Fire 他当然认得。

  Samadhi True Fire 会随着知见的加深而加强威能,这一点他也早就判断出来。

  从这游荡在四方,困锁他去路的游火里,他完全可以感受得到,Jiang Wang 到底研究了他多久,对他有多么的了解。

  也难怪能在今天猜到他的选择,阻拦他的去路!

  他停下了乾坤索,止住了空间的波纹,扭回头来,面无表情的looked towards Jiang Wang “看来你真的是很恨我”

  他如此淡漠的说着话。

  任由这声音泛起,任由声音被Jiang Wang 的声闻之域所掌控,任由声闻成刀、成剑、成匕首成投枪,极其锋利地切割他的白骨圣躯。

  而后次第湮灭。

  此时此刻的无生教祖真正有神威如海,令人惊惧。

  但面对着这样的张邻川,Jiang Wang 只是平静的说到“我想,in this world ,已经不会有人比我更了解你”

  他没有说他是不是恨张邻川,但是关于他的恨,已经描述的非常具体。

  在声闻之域中,万声皆来朝,他自己的声音当然也是武器。

  每一个字,每一个音节都在向张邻川发起进攻。

  诚然那白骨圣躯防御惊人,诚然在这种层次的battle strength ,sound killing technique 还不足以产生致命威胁。但滴水总有穿石日。而且每一次进攻,也都是在补充他对张邻川的了解。

  将所有能利用到的,都利用到极限。

  无时无刻无处不战。

  张邻川就这样在声纹不断的进攻下,面无表情的开始往回走“Junior Brother Jiang ,或许你是真的一心求死?”

  clang clang clang 铛dang dang!

  回应他的,是他自己的声音化为武器,不断撞击在他身上,发出无比响亮的金铁之鸣!

  Jiang Wang 的这场life and death duel ,简直是要打的well known !

  “我早已指天为誓,明月朗日之下,你我不能共存!Senior Brother Zhang ,你说呢?”

  Jiang Wang 的声音如此平静,而他提着剑,也并不避退。

  哪怕他已经在先前的战斗中落入了绝对的下风,哪怕“战死”二字已经不仅仅停留在可能。

  他也主动向张邻川冲锋!

  他需要拖延时间,但是靠退避绝无可能。只要他有丝毫的放松,他毫无怀疑,张邻川next moment 就会disappeared 。

  今日别无选择,唯死战而已。

  他唯一确定的是,

  他已经了解了张邻川非常多,他还可以了解张邻川更多。

  张邻川现在若不能速杀他,将越来越难速杀他!

  他现在的确难以战胜张邻川,生死之间希望渺茫。但时间与他同行,天光与他同在,大势加于他身。

  就这样前行。

  就以伤换命,换一个让张邻川永眠的可能!

  带着这样的觉悟,Jiang Wang 纵身掠影,剑起明月!

  sword qi 咆哮数十丈,sword cry 响彻白千里!

  in this brief moment ,张邻川终于是不能够再保留。

  Jiang Wang 清楚的,他也非常清楚。

  今日他若不能速杀Jiang Wang ,这附骨之疽就会缠他到死!

  因而in this brief moment 。

  他瞳仁中的white 无限放大。这white 浸染了他的眼睛,乃至于他的鼻梁,他的面孔,他的身躯,于是延伸到all around 的空间,然后蔓延了整片Heaven and Earth 。

  当然也收容了Jiang Wang 的声闻之域,和Jiang Wang 本人!

  他已经铺开了无生world !

  此为他的道途根本,最强手段,最高成就。

  以往生为引,以乾坤索为桥,以无根为墙,以道途为Heaven Supporting Pillar ,以对world 的真实理解为无生之疆,以磅礴无计的Power of Faith 为沃土,以无数被他亲手斩杀的powerhouse 魂魄为养分。。。

  道、神、人,在此合汇。

  结出无比璀璨,无比辉煌的dao fruit 。

  是如此无生world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