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734

  乔国,杨府。

  府中竖起一支旗杆,旗杆上挂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one after another 乔国的护国powerhouse ,百花娘子闵幼宁。

  曾经千娇百媚,如今也衰身朽体,老态恶形。一生爱美求香如她,大约也唯有此刻,才能接受自己的老去。

  矗立的旗杆底下,是杨府whole family ,堆尸叠血。一个身穿dragon robe 的middle age person ,颤抖着将这具裸尸抱下来,解衣为其作披。

  凄厉的声音,咆哮imperial city :“若不能杀杨崇祖,寡人誓不为君!”

  一队队骑兵从杨府大门前飞速驰过,卷起烟尘!

  在河谷之战噤声,在丹国之覆沉默。

  在大多数都尽量不表现出存在感的乔国,这一日尽起大军,巡游四境,全天下搜杀杨崇祖!呼,呼……

  杨崇祖短暂地放松了身体,轻声地喘息着。

  听着擂鼓般的骑军声音远去。

  左手握着essence stone ,慢条斯理地补充着道元。

  仍不忘用right hand 食指,挑了挑额发。

  他占据了杨崇祖的身份,也有了一部分杨崇祖的习惯。

  灭了闵家又灭Yang Family ,杀了闵幼宁,又杀破官府围捕,乃至于发动多年暗手、掀起波及乔国各地的动乱!几次血战之后又几次作势冲击乔国Imperial Palace 、引发军队混乱,最后再杀出乔国imperial city 要以杨崇祖的身体完成这些,尤其是在本躯无瑕支持的情况下,不受点伤是impossible 的。

  且是很严重的伤。

  但fleshy body 的痛楚只会让他更冷静。

  极端的恨意已经挑起。

  现在及之后要做的,都只有一件事one after another 那就是以乔国国土为笼,来一场波及全国的大逃杀。

  很危险,也有与危险相对的刺激!

  而那些仇恨又能够帮他埋下恶种,以便在紧要关头,把controlling life and death 劫的强度,随时为自己创造脱身的可能。

  “啊,抓到你了。”

  耳边忽然响起这样的声音,这是一个在任何意义上都堪称优美的声音。1

  出现得如此突兀,却让人心甘情愿地接受。

  这个声音接着问道:“那么请问你,你是Zhang Linchuan 吗?”

  杨崇祖骤然回身,在回身的同时就已经出刀。未看人,先杀人。

  一道雪白unrolled bolt of white silk ,如Silver Dragon 出水,倏而在天。如此清晰明了,斩断首鼠两端。

  挑破生死袖里刀!

  然后他便看到了…

  一個姿容气质无可挑剔的大美人!巧笑倩兮地看过来,她的五官,甚至可以称为美的“度量”!

  她的五根手指也是无瑕的,纤柔合度,一根根落下来,恰恰捏住了杨崇祖这as thin as cicada wing 的袖刀。势、意、力、灵识,在这方寸之间疯狂对扑。由此产生的激烈气劲,直到hundred zhang 之外才轰然炸开。

  如果你见过这个女人的样子,你就impossible 再忘掉。

  正是大楚number one beauty ,夜阑儿!

  杨崇祖心中当然有这个人的情报,研究Chu State ,自然impossible 不研究大楚number one beauty 。

  可为什么会是夜阑儿?

  自己为什么会被发现?

  为什么在这里?

  他在这个瞬间,想到了太多太多。心中骤然生出一种强烈的、不妙的预感。

  而在next moment ,这种预感变成了现实。

  他感到自己的身与魂,都通过袖刀的连接,被属于夜阑儿的磅礴力量所禁锢。

  他感觉到有一只手,不知何时贴近了,也不知何按到了他的后心。并且于此刻,倏然将他的后心洞穿,攥住了他的心脏!

  他全身的筋肉骤然绷紧,有些错愕地低下

  头,注意到贯穿心口的这只手,戴着black 的皮制手套。

  他扭回头,于是看到了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人——

  虽然轻纱遮面,只露出一双眼睛。

  但那其中的attracting spirit seizing soul ,他又怎会忘记?

  old friend ,老同事了!

  杨崇祖一时间表情怪异,忍不住大笑起来:

  “hahahahaha ,travel far and wide looking for something ,我的Saintess ,你竟然就藏在三分香气楼!hahaha ——”

  他的笑声戛然而止。

  因为心脏已然被捏成了碎渣。

  隐有异动的五府,终是一座一座的平息下来,一座一座的崩溃了。他为什么发笑?他还想说什么?

  不重要。

  面笼轻纱的昧月,伸手取过那柄纤薄的袖中刀,半蹲下来,一只手抓住杨崇祖的发髻,很随意地一抹,将这颗头颅割下。

  本该喷溅而出的鲜血,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止住了。

  她站起身,将这颗头颅往前递:“你要同他谈合作,拿这颗头颅去,不是更好?”

  夜阑儿嘴角挂笑地接过这颗人头,用一种打量礼物的眼神,打量着。

  曼声道:“那这到底是算你的人情,还是算我的人情?”

  “算你的吧。”

  昧月摘下已经脏了的手套,丢在那无头的尸身上,转身独自离去了。夜阑儿略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她,那婀娜的背影,明明就在视野里,却好像已经很遥远。

  而后laughed ,折身一步,也是disappeared 。

  约莫半刻钟后,一个凶态毕露的汉子,从远空轰隆隆撞来。

  完全视乔国境内四处驰骋的军队如无物,极其张扬地落在此地。

  滚滚兵煞散去后,可以看得到他脸上巨大的刀疤。

  他半蹲下来,伸手探了探地上这具无头的尸体,从力量弥散的痕迹,确认这的确是此行的目标。

  “杨崇祖已经死了。”他嘟囔了一句:“这怎么跟小殊证明?”

  至于是被谁杀死的,他并不关心。

  想了想,他又站起身来,冲着几个警惕靠拢

  的乔国cultivator 招手:“喂!喊你们呢!过来认一下人!”

  一个、两个、三个。

  黑盔黑甲的骑兵,一个个手持长槊,跃马砸进视野里。

  很快是乌泱泱一大片,轰隆隆,轰隆隆!

  天滚地而来,如覆笼高天之黑云,压落到了人间!

  黑云压城,如临末日。

  wu~ wu~ 呜!!!

  呼唤军人备战的号角声,也显出一种苍凉。

  草木摇落,Heaven and Earth 皆霜。

  没有人觉得,他们能够扛得住这场战争。

  可是.…为什么?

  西扩战争已经结束了!

  被割去的领土高国也已经认了!

  五国联军已经散去,各自舔舐伤口。

  荆国骁骑为什么突然来犯?

  高国国主李纪算是个有承担的,这一刻亲自站上城楼,洪声shouted :“大战方歇,和平不易,刚刚签下的停战协约,荆国难道现在就要撕毁吗!?大国之信,何以铭之?堂堂霸国如此妄为,天下焉服?!”

  在那如墨云般的骑军阵里,有一骑独出,扯住缰绳,遥看李纪,只道:“this General 此来,无意伐你小国。是为will enforce Justice on behalf of the Heaven ,斩妖诛邪,把妖人邪身李邦佑交出来,留你社稷!”

  李纪absolutely 没有想到,此刻还被关在Heavenly Prison 里的Crown Prince 李邦佑,竟是荆国骁骑此来的目标。

  虽然因为逼杀余景求之事,他也对李邦佑十分恼恨,甚至一度动了murderous intention 。但毕竟是自己的Crown Prince ,也毕竟有过人的才智和天资。

  再加上好些大臣都在为李邦佑求情,说明this child 为事,也并不是全不得人心。

  他想的是先削了Crown Prince 号,关上一段时间,好生磨磨性子,细细雕琢,以观后效.…

  荆国人眼中怎会有一个不满九岁的child ?

  李纪both shocked and angry 又疑,高声斥道:“李邦佑是我高国Crown Prince !不是你们说他是谁他就是谁!孤敬大国Heavenly Might ,天使岂可无大国之仪!?此事荆天子知否?孤要国书相问!”

  对于高国国主的此番言语,那骁骑军的将领indifferent expression ,只是微微侧身,问身后人道:“Relic 怎么说?”

  他身后有一员全身披甲的卫骑,低声replied :

  “我家少主说了,must 让这个李邦佑死得不能再死。”

  “明白。”此将矜持地nodded 。

  视线再转回城楼的同时,已经拔出了鞘中之shua!

  他身后的骑军齐齐拔刀,千声万声成一晌,

  震动百里,裂云直开。

  这骁骑将领高举此刀,目向李纪,声传四野,其意甚烈:“this General 今日引军前来,不是与你商量的!今日要么交出李邦佑,要么,这高国换个国姓!”

  ……..

  天下风云多变,非独魏、丹,也不止乔、

  高,甚而并不局限于列国。

  White Deer Academy 素以木讷笨拙闻名的于良夫,突然暴起,怒杀same sect Senior Brother 、Cultivation 种子黎玉武,此事轰

  传诸方。

  尤其是在黎玉武那个神临境的father ,以及白12鹿书院院长的亲自追杀之下,于良夫还逃之夭天,更不知惊掉多少眼球。

  但这些在许多人眼中足能引为奇谈的事情,对于良夫而言,并不存在太多的挑战。

  神临境cultivator 的确与外楼cultivator 之间存在不可跨越的天堑,但对本躯曾经登临True God 的他来说,些许普通神临cultivator ,并无什么特殊可言。

  一个普通神临cultivator 能够动用的力量,能够想到的办法,在他心里可以轻易穷尽。

  meet force with force 不可取,避而远之却是很有把握。

  两个神临powerhouse 同时追缉,当然也给他带来了危险,但是在他于White Deer Academy 准备的诸多后手周旋之下,仍然未失从容。

  真正的生死危机,还是在青崖书院介入此事后——青崖书院下面的附属书院甚多,对此事的反应之快、之激烈,是超出了他的预判的。

  他隐隐察觉事情脱离了掌控,但由于已与主身断联,暂不知问题何在。

  青崖书院虽然也只派了一个神临境cultivator 出

  来,可大宗出身,自是不凡。诸多秘传手段,追得他苦不堪言。

  他有远胜对方的眼界,但苦于难为无米之炊,也只能疲于奔命。

  很是经过了几次生死危机后,行了一步险棋,才堪堪将那书生甩掉。

  虽是送了一只胳膊出去,才险死还生.不过也恰是这样的难度,才能算得上一场真正的Life and Death Tribulation 。

  想来this tribulation 渡过后,送予本躯的反馈,亦能为本躯提供帮助。本躯更强大之后,反过来也能有

  余力支援其他副身…….如此良性互益,那几impossible 的六劫同渡,也未尝不可功成,如他谋神那局一般!

  随手划下一段布条,于良夫简单地将左臂伤口缠了几缠,便一头靠在舱壁上,微阖着眸子,调息养神。

  谁能想得到,他或混迹商队、或妆成beggar ,已经一路逃到了长河,且正躲在一艘最破最旧的货船底下?

  这货船破得都快散架了,在河面上吱呀作响,运的也都是些不值钱的玩意。他塞了十来个环钱,就被塞进了底舱。

  这里的味道并不好闻,各种怪味混杂一起,简直能够熏死一匹马。

  虽说原身的性子笨拙粗疏一些,他替换身份之后,也不如本躯那么计较。但这样的环境,也非是他normally 能够忍受的。

  但为了活命,再不能忍也得忍……

  书院常说的那句话叫什么来着?only after bitter hardships ,can be better than others !

  “咳!”

  于良夫的耳中,忽然听得这声轻咳,似是对他的提醒。

  紧接着便是一句抱怨,带着疑虑:“你选的什么破地方,这么臭?不是说无生教祖Zhang Linchuan ,是个讲究人吗?”

  在这之后,他才察觉到一道恐怖的气息出现在自己旁边!

  他蓦地攥紧了拳头!

  但拳头里的筋骨,顷刻就溶解了。

  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左手right hand 都变得软趴趴,面条般垂落下来。

  他欲提膝而撞,但被一双泛着green glow 的眼睛一看,膝盖骨也被一种未知的力量所消融。

  这场景太可怖,这力量太邪异。

  即使是以他本躯的眼界,也没能看出来这是一种什么力量!

  到了这个时候,以他外楼境的cultivation base 、本该敏锐但已混淆了的感知,才注意到底舱里不止进来了一个人。

  一个,两个。

  且陆续还有人往里钻!

  这他妈是什么Feng Shui Treasure Land 吗?

  “我说头儿,我们来这么多人,就为了杀这么个货色?”

  于良夫听到有人在这么问。

  这也是他想问的问题。

  那个眼睛会放green glow 、力量诡异的、被称为‘头儿’的人,捂着鼻子replied :“in order to guard against the unexpected 嘛,听说这家伙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的。再说.….这么赚钱的生意,为什么不做?”

  “也没人给咱们单子啊。”前一个人道。

  首领replied :“悬赏!悬赏你懂不懂什么意思?公开悬赏,谁都能接。能者接之!”

  “这可是Qi State 的悬赏。”另一个挤进船舱里的人,闷着声音道:“老大你也在上面挂着呢。”

  一个森冷的女声替老大replied :“Chu State 那边也能领!”

  还有一个很不耐烦、很有些暴躁的声音:

  “要我说,就这么一艘破船,这么一个破烂货,直接从上到下,一刀全砍了,岂not simple ?还要钻进来废这工夫!”

  “咳。”那首领这时候回话道:“第一,咱们是有职业操守的,一刀全都砍成了渣,怎么证明

  是咱们完成了悬赏?第二,King Biancheng 觉得杀手应该有杀手的矜持,不喜欢你们不拿钱就杀人。”

  “他怎么手这么长,管这么多?”那个暴躁的声音道:“您才是头儿!”

  “我无所谓啊。”首领indifferently said :“原则上我愿意尊重你们每个人的癖好,无论有多么特殊。

  如果你对King Biancheng 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回头我帮你约一下,你自己跟他聊好就行。说实话,我也觉得他挺麻烦的,最好你能给他治治毛病。”

  于良夫默默旁听着这些对话,脑海里拼命地分析情报,寻找有可能的breakthrough 口,他觉得或许可以聊聊.

  他艰难地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我有很大一笔财富,如果你们——”

  一抹blade glow 截断了他的话茬,斩断了他的脖颈。

  最后他只听到这样一段对话——

  “差点忘了他还没死.对了,他刚说什么来着?”

  “没听清,拿了脑袋赶紧走吧。受不了了,

  这破地方太臭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