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768

  第1768章 归去来兮!

  赤月横空,宁静地照着天息wasteland 。

  wasteland 的child ,亘古沉眠。

  实力强大的赏金猎手,是不拘什么白天黑夜的,只把险地作坦途。进Hundred Thousand Great Mountains 做赏金任务,狩猎也罢,寻宝也罢,自都是做完了再出来。

  这种层次的赏金squad 来去自如,一般完成任务后,都是直接回城。他们是不需要结群的。

  只有迫切需要休整的赏金squad ,和那些实力不济的小妖,才会来山脚下的营地过夜。

  这样的营地,in the vicinity 这片区域里,共有三处,大多依地势而建,构筑有简单的防御工事。

  毕竟天息wasteland 也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在夜晚尤其险恶。诸如wasteland 狼一类的恶兽,也是凶名昭著。

  但Monster Race 是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最优秀的族群,只要聚集起来,就无须畏惧什么。

  柴阿四来的营地,是距他最近的一处山坳营地,待明日天亮,正好背着药篓回摩云城。

  所谓赏金营地,并不是什么正规的建筑。

  只是在Hundred Thousand Great Mountains 讨生活的赏金猎手们,自发于山脚安全之地形成的一个个聚集点。

  环境相当简陋。

  large and small 的火塘是挖了一些的,也有几堵土墙,几处篱笆,一些陷坑。

  但防护能力微乎其微。

  这里之所以安全,是因为有大量的赏金猎手于此聚集。再恶的恶兽,也须知道谁才是this world Sovereign 。

  柴阿四像往常一样,accompany them with a smiling face 往里走。也不跟谁招呼,找了个边缘位置的火塘,扒开冷灰,堆了柴,点了火,将药篓紧紧盖住,抱在怀里,便开始睡大觉。

  睡觉当然是睡不着的,他满心都是值得期待的未来。

  但睡觉就可以避免与其他小妖的交流。

  虽然没几个妖怪看得上他,但爱说废话、喜好吹嘘的却是不少。他normally 里倒还愿意奉承几句,但这会刚刚从犬熙载随从的身上翻出了Ancient God 镜,岂肯与旁妖接触太多?

  用一件破袍子盖着自己,他就这样motionless 地蜷在火塘边,只竖起一双耳朵,听着赏金营地里小妖们的闲语。

  这一夜的Hundred Thousand Great Mountains 并不平静。

  先是摩云城方向来了大量的军队入山,来的都是摩云城犬族本宗的私兵。

  听说现在South Heaven City 那里human and demon races 大战方酣,Heavenly Demon 都参战了好几位,周边几个大城的兵力都很紧张。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有这么多的军队进山,一定是发生了什么major event 。

  柴阿四忍不住想到,是不是摩云城三俊才之一的犬熙载出了事?

  早在林中看到那两具尸体的时候,他就有类似的猜测。但附近并没有看到其他的尸体,而且犬熙载实力非凡,身怀两大天生Divine Ability ,威名甚烈。他以为犬熙载或许是逃走了,但现在看来,或有不祥?

  到了后半夜的时候,零零散散下山的Monster Race 更多,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被Demon Soldier 直接赶下来的,也因而有了更多更详尽的消息。

  犬熙载果然出事了!

  不仅仅是他出事,他带进Hundred Thousand Great Mountains 里的据说上百名warrior ,只活下来十个。都是未能及时接收到犬熙载的聚集信息,没能及时向他靠拢的。

  厄难以犬熙载为vortex ,弥散了很大一片区域。

  柴阿四更是从赏金猎手们的闲谈中,得知了入夜前那个横跨天息wasteland 进入Hundred Thousand Great Mountains 的powerhouse 的身份。

  那位大人……甚至不是他所猜测的摩云城犬族本宗Sect Master ,而是犬熙载this lineage 的Old Ancestor ,在several tens of thousands of li 之外的照云峰closed-door cultivation 的真妖犬应阳!

  连犬应阳这种层次的powerhouse 都来了,又调来这么多军队入山搜寻,犬熙载出事的原因却还是没有查出来。连尸体都没有找到!

  赏金猎手们或忐忑或紧张地讨论着各种可能。

  蜷缩在火塘边的柴阿四,心中却越来越冷。

  会不会……同那个Ancient God 有关?

  可是他明明亲眼看到两具尸体,为什么他们说什么尸体都没有找到?在自己走后,又发生了什么?

  柴阿四意识到,自己或许卷入了一个很大的麻烦里。

  很大很大。

  他也不无冲动地想过,要不要把Ancient God 镜交出去,彻底撇清自己的干系。

  但这时候他又会想到……想到爷爷被carriage 碾过的尸体,想到自己attempt nothing and accomplish nothing 的半生,想到那位上古迟云山神承诺的灿烂未来,想到那部天绝地陷秘sword technique 。

  最后便只是沉默。

  尤其他很清楚那些贵族的德性,就算他真个与犬熙载的生死无关,那些老爷随手抹杀他,甚至都不需要看心情。

  应该没有关系的吧?寄居镜中的那一位,毕竟是可以横跨River of Destiny 的上Ancient Spiritual God 。其对手最少也是天蛛Empress 的层次才对……何至于对一个犬熙载出手?

  柴阿四当然不知道,镜子里那个自称已然沉睡的存在,也一直在等他的反应。

  但他就这样闭着眼睛,熬了一整夜。

  天亮了就好了,天亮了就回家,Hundred Thousand Great Mountains 里发生了什么,都与自己无关。柴阿四这样想着……

  天亮的时候,一battallion 出身于摩云城犬族本宗的战兵,团团包围了赏金营地。

  听着那整齐划一的、长刀出鞘的声响,柴阿四汗毛都竖起来了!

  “所有Monster Race ,排队接受检查!违令者kill without mercy !”赏金营地外纵马驰骋的战兵,如是吼道。

  那冰冷的眼神,拔刀在手的姿态,说明他们此刻绝对不可通融。

  带队的是一位身段极佳的女性Monster General ,腰悬long sword ,murderous aura 极重。眼睛很亮,仿佛可以看到目标的心底去,大约是有这方面的Divine Ability 。

  她亲自坐在营地的入口外,注视着从她面前经过的每一个Monster Race ——检查的方式,便是如此简单。

  “你!过来!”

  柴阿四还想要装睡,已经被全身着甲的战兵,一把拎了起来。

  睡在营地外围的他,光荣成为最先接受检查的一批Monster Race 。

  那提住脖领的甲手,有极其冰凉的触感,仿佛是结了霜!

  这一刻柴阿四心里非常后悔,后悔为什么要拿那几颗道essence stone ,那几十枚五铢皇钱,还有什么狗屁止血散!解毒散!

  现在说也说不清了!

  逃?

  先不说能不能从这么多战兵面前逃掉。

  往哪里逃?

  真妖大人一封arrest warrant ,Above the Heavens and Under the Earth 都再无容身处。就算想要逃去Human Race 那边,你也得有那个价值啊,怕不是一过去就被关起来做Meridian Opening Pill 。

  柴阿四抱着自己的药篓和破袍子,慢吞吞地往外走,在心里不停地念叨着,上尊!上尊!Ancient God 阁下?Ancient God 爷爷!

  寄望于那位mysterious 的上Ancient Spiritual God ,能帮他解决面前的难题。

  但怀中的Ancient God 镜,没有丝毫反应。

  他甚至于怀疑,昨天的经历……难道是一场梦?

  “快点!磨蹭什么!”不耐烦的战兵踹了他一脚,又转身去催促其他小妖。

  柴阿四趔趄而又绝望的扑出营地外,却只看到那位女性Monster General 魅惑的侧脸——这Monster General 大步从他旁边走了过去,拔剑指着营地里一个正在愤怒抗拒的强壮Monster Race ,大声斥道:“跪下!”

  柴阿四一个哆嗦,膝盖当时就软了,好歹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那柄剑指的是别的妖。

  欸?

  他惶然地看了看左右,却被旁边warrior 不耐烦地推了一把:“查完了赶紧滚!”

  这就……查完了?

  柴阿四不敢多话,紧了紧自己的药篓,便赶忙往外走。

  他埋着头一直走,走出那些Demon Soldier 的视野范围后,subconsciously 地加快了脚步。越走越快,越走越快,直到走进天息wasteland 很久,被迎面的风雪一激,才惊觉自己的后脊已被冷汗浸透。

  从昨天到现在,藏在怀里的Ancient God 镜,再没有起过什么反应。

  那位Ancient God 已经陷入沉睡了。

  是不是说,把镜子丢了也没关系?

  是不是可以就此把这支镜子放下,就带着那部天绝地陷秘sword technique 回城,此后assiduous cultivation ,向成为一个强大的Demon Soldier 而努力?

  道途,神途,River of Destiny ……这些词语在脑海中走过。

  trifling Demon Soldier ……既然是在做梦,就不该那么胆小才是。怎么也得混个Monster General ,光耀门楣!

  柴阿四不知道为什么在赏金营地这种弱者聚集的地方,会有妖怪作死抗拒检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藏着从尸体上摸来的东西却没有被发现。

  他只感觉自己的一切都非常顺利。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时来Heaven and Earth 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这还不是大运加身?!

  柴阿四紧了紧衣领,将Ancient God 镜藏得更深一些,在风雪中继续往前走。

  this time 他的腰更挺,他的脊更直。

  于a certain 时刻,他抬头看了看远处。茫茫wasteland 上,远处什么都没有……就像他本来的未来一样。

  ……

  ……

  天息wasteland 气候恶劣多变,朝来炽热晚来雪,东边冰雹西边雨。又有恶兽横行,实在不是宜居之地。

  Monster Race 意思意思地在这里兴建了一座city ,就以“天息”为名,且长期只有此城。

  也就是在Human Race 打进天狱world 并站稳脚跟后,天息wasteland 才得到深度开发。诸如南天、积雷、摩云、碧波、狮驼……才慢慢建起。

  发生在所谓“Monster Race South Heaven Gate ”的战争,战火已是慢慢熄灭。

  大批的Human Race warrior ,缓缓退回五恶盆地。

  Monster Race warrior 也在几位真妖的带领下,退向天息wasteland 更深处。

  猿仙廷自是不肯再搬城,他丢不起那个脸。

  是麒观应亲自动手,把堵在霜风谷出口的South Heaven City ,往回挪了三十一里。

  对Monster Race 的广大军民来说,这场战争当然是Monster Race 大胜。

  可笑那姜梦熊无谋,左嚣少智,Qin Changsheng 一根筋。贸然兴起大战,妄驱不义之师,说什么要在日落前踏平South Heaven City 。

  尽起Human Race 大军百万,flying boat 万艘,daoist 几十个,战车不计其数……洪奔而来。

  结果怎么样?

  还不是被正面打了回去,灰溜溜的退兵?

  若不是他们脚底抹油跑得快,猿爷爷那是要提着battle halberd 打进五恶盆地的!

  更有喜讯是,Human Race 当代第一Heaven’s Chosen ,Qi State 最年轻的军功侯,一个名为Jiang Wang 的家伙,已是死在了霜风谷。

  Monster Race 赢了现在,更赢了未来!

  当然战争难免有牺牲,South Heaven City 也一度有些损毁。

  但牺牲的warrior ,都有补偿,损坏的city wall ,也很快就能修补。

  South Heaven City 回撤三十一里,相较于Human Race 多退的这个一里地,是Monster Race 之礼,是堂堂Celestial Court ,礼待下宾。

  此后“南天-武安”战场,被划定为中等规模的种族战场。

  双方超凡绝巅的powerhouse ,都默认不再来此。

  一场风波,消弭于无形。

  Heavenly Demon 猿仙廷、麒观应、蛛懿、狮安玄,是有大功于Monster Race 也!

  ……

  ……

  立在高穹之上,注视着已经后退三十一里的South Heaven City ,左嚣目光微怅。

  未几,亲手将武安城后移三十里的姜梦熊,踏步走到了他面前。

  Qin Changsheng 已经归镇燧明,此地只有他们两个真君。

  左嚣lightly 说道:“Jiang Wang 这次出事,跟Monster Race 有关系,但most important 还是Human Race 的背刺。上悖Human Race 共约,下逆Qi State 之法,罔顾人本。Monster Race 的责任我已让他们承担了,这个所谓的secret mastermind ,应不应该担责?”

  姜梦熊严肃地说道:“不管幕后是哪个人哪个势力在操作此事,都必要付出血的代价!”

  “那我wait and see 。”左嚣只说了这一句,便转身离开了这里。

  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战,逼退South Heaven City 三十一里,左嚣当然是为了给Jiang Wang 留出逃生的空间——倘若Jiang Wang 还活着,倘若Jiang Wang 只记得原路返回的话。

  他在这里留a glimmer of survival ,留一个希望,留single thought 想。

  尽管知道这并不现实。

  但这已经是他能做的所有了。

  他本来想杀一个蛛懿,他本来想以妖血染红天息wasteland ,想要穷搜所有。

  但已不能够。

  即使贵为Great Chu State 公,即使站在超凡绝巅,也有太多遗憾,有太多无能为力的时候。

  四年前河谷之战Chu State 大败的时候,他在天外镇守。

  即使想要冲动一次,也根本来不及。

  等他回到现世,身为国公,又要着力于解决战败后的国势动荡,要安稳大楚千秋社稷。

  战场上的生死,本不该以私仇为记。

  但他还是不顾非议,事后亲自寻了那个Li Yi 好几次,可都杳无音讯……再知其人消息时,已是在黄河之会,景国正式宣告了Li Yi Great Firmament 山太虞daoist 的身份。

  有史可载的最年轻daoist ,对景国来说意味着什么,谁都清楚。

  长孙身殒之恨,是恨秦?还是恨景?

  即便是他左嚣,亦不能消此恨此仇。

  即便倾Chu State 之力,也做不到。

  even more how 大楚非他左嚣一人之大楚。

  甚至于他左嚣也非当年之左嚣,左氏更非Peak 之左氏……

  人生之无奈,何止于这些?

  最后只有一挂赤霞横青空。

  归去来兮!

   感谢大盟“我爱琪琪888”打赏的又一个白银!

    感谢大盟“我爱琪琪888”为Miao Yu 打赏的一个角色盟!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大家多陪陪家人。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