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Heart Survey Chapter 1772

  “唔……

  姜梦熊的实力,还算不错。

  “Qin Changsheng 也还行。”

  Qi State 姜梦能的无我杀拳,讲求的是一个无敌无我,霸道绝伦,让本座不禁想起了Human Race Flying Sword 时代Flying Sword 三绝巅之一的无我sword dao ……

  “秦国地处现世Western border ,常年镇压虞渊,武风甚隆。兵甲强盛,人才层出不穷,实在不可小觑。Qin Changsheng 极情于刀,爱刀成痴。若是全力出刀,连本座也要打起三分精神。

  位于摩云Northern Part of City 区的一座老破small courtyard 里,柴阿四恭恭敬敬地跪坐在蒲团上。面前的墙壁上,挂着一个他亲手制作的神龛。

  木制的神龛里,用一团洗得干干净净的软布为底,托着那面Ancient God 镜。

  柴阿四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对伟大Ancient God 的尊敬。每次沟通交流,都要拜上一拜。

  当然,出门的时候,睡觉的时候,还是要把Ancient God 镜随身带着。这是妖生的希望,可不能丢。

  此时此刻,伟大的Ancient God Venerable 正在点评South Heaven City 之战。

  言谈恣肆,远见博识。那叫一个高瞻远瞩,高谈阔论,高屋建瓴!

  他柴阿四没什么门路,去Old Ape Winery 探听的也都是一些零碎消息。甚制很多消息都是increasingly distort the truth ,完全不合逻辑,连他都听不下去。

  但伟大的Ancient God Venerable ,却偏偏能从中攫取到有用的信息,真正捕捉战场真相。

  且展现了对Human Race 顶层battle strength 的熟悉。从Qi State 姜梦熊,到秦国Qin Changsheng .那是have the words at hand 。连Human Race Flying Sword 时代的绝巅sword technique 都清楚!

  天可怜见,他柴阿四从来都不知道Human Race 还有个什么Flying Sword 时代呢。

  若不是真正的Monster Race 顶峰存在,如何能对Human Race 的情况了如指掌?若不是真的心忧天下,心系Monster Race 未来,又何必去学习Human Race 的历史?

  越是接触,越是能够感受到这位Ancient God Venerable 的渊博和伟大。

  他心里也有些小小的猜测,这位Ancient God Venerable 的真身,会不会是曾经雄踞于Immemorial imperial city 里的哪位伟大存在呢?

  曾在古难山布道,座下 大法王,信众逾百万,后来失踪于天外的熊禅师?

  还是一度与Monster Sovereign 争锋,最后远走混沌海的羽族Legendary 羽祯?

  他柴阿四是个聪明妖怪,上尊不直接说,他当然也不会问,诸多猜测,只在心里揣摩。

  有些话在心里怎么想都行,说出来就要闯祸。这是爷爷教给他的道理。

  只是上尊的形象日益高大,他贫瘠的历史知识,已经很难找得到可以对应上尊的伟大存在。

  听上尊指点cultivation 当然是绝顶机缘,但如此刻这般关乎两族高层powerhouse 的秘闻,听起来也真的很有意思,极能拓展眼界。

  这天下如此之大,历史如此久远,豪杰如此之多。想想曾经,还只能仰望犬熙载、猿梦极之流,何等可笑,目光何等短浅?

  柴阿四正相听上尊继续点评一下Human Race 那个大楚淮国公左器,便听得镜中声音话锋一转:“小狮子是越活越回去了,以Heavenly Demon 之尊亲袭战场,也没能拿下什么战果,却还可以吹嘘成力try to turn the tides 。tsk tsk ……Heavenly Demon 挽Demon Soldier 之狂澜?

  …

  柴阿四并不敢跟着置喙Heavenly Demon 大人,只乖巧地听着。

  便又听Ancient God 大人问:“这狮安玄有没有甚么比较杰出的后辈?

  不知为什么,柴阿四隐隐觉得这句话里murderous intention 四伏,但细听又没什么情绪。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地答道:“好像只有一个封号天海王’的,名为狮善闻,是Heaven Ranking 新王第九呢!”

  Monster Race 近些年很热衷于搞一些powerhouse 排行,有各种各样的Ranking List 出现。其中Heaven Ranking 笪是最有公信力的一张榜单由Heavenly Demon 猕知本排定。把战绩作为最大的排名理由,只计算上榜者的battle strength 。

  为了避免麻烦,这张榜单最高只排到真妖层次,只录一百位powerhouse 。

  像摩云城之主真妖蛛弦,可是根本挤不进Heaven Ranking 去。

  而“Heaven Ranking 新王”则是面向年轻Monster King 的一张榜单,超过一百二十九岁均不入选。

  Monster Race lifespan 普遍超过Human Race ,这也是Monster Race aptitude 更优越的一种证明。但在神

  临之后,就并不具备lifespan 上的优势了。

  因为神临之境已是打破了生命限制,跨越了天人之隔。

  Human Race 神临cultivator 五百一十八岁的寿限,对Monster Race 来说也是相当长寿。

  ordinary person 族的寿限是一百二十九岁零六月,故而“Heaven Ranking 新王绝不录入超过一百二十九岁的。因为凭借超越ordinary person 族的寿限,来达到封王battle strength .并不是值得夸耀的事情,也can’t be considered 天才。

  名列新王第九的天海王狮善闻可比什么摩云城三俊才,强到不知哪里去。

  哪怕并非是摩云城的Heaven’s Chosen ,他柴阿四也有所耳闻。说起Heavenly Demon 狮安玄的descendant ,第一个就想起这位来。

  镜中Ancient God 的声音paused ,然后道:“这名字不好,不合命理,有早天之相。”……全网首发

  柴阿四怎么也想不通,狮善闻这个名字是如何不合命理。

  但也并不影响他由衷敬佩,因为真的很准!

  上尊高见!”柴阿四热切地道:“前一阵子天海王的确失陷于霜风谷,好像是跟Human Race 一个叫Jiang Wang 的bastard perish together 了!

  ……先去cultivation 吧。你现在sword technique 耍得已经有些模样,但身体却很弱。等本座分出一Divine Sense Strand ,为你量身定制一套Body Refinement Cultivation Art !”

  上尊great kindness and virtue ,柴某真不知何以为报!柴阿四满心欢喜,士气高昂地冲进了院中。抖开那根铁条,耍得

  是有模有样。

  Jiang Wang 如今是已经有资格述道的存在,针对一个equivalent to 周天境cultivation base 的小妖,开发一些cultivation technique 并非难事。比如先前所传的那套天绝地陷秘sword technique ,便是随手创造,can’t be considered 绝顶,但柴阿四若是练得精熟了,等闲小妖还真没法在他面前站稳。

  现在对柴阿四有了更多的了解再去开发Body Refinement Cultivation Art ,绝对是合适且好用的。当然,body refinement 这种事情,吃苦难免。怎么不得Blade Mountain 油锅滚几圈?

  不叫这小妖脱几层皮,他不晓得什么是口业,难以领悟妖生道理。

  …

  独自练了一阵sword technique 后,柴阿四忽地想起什么,又兴冲冲地跑回神龛前——老实说,某位Ancient God 觉得自己这样被供着,前面还插着香,挺ominous 的,但也没有什么好理由拒绝,只能捏着鼻子默认。

  “上尊!”柴阿四殷切地道我刚刚想起一件事来,golden sun 台无限制武斗会就快要开放报名了。您说我练成了这套天绝地陷秘sword technique ,再练了你教的Body Refinement Cultivation Art ,能不能在这个武斗会上横扫八方,拿个魁首?

  Jiang Wang 完全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会但是听名字也猜得出一二来。

  故只是replied :“不要aiming too high ,不要做不相干的事情。

  他只是想让这小妖练出一点模样来,好赚些道essence stone ,买些Monster Realm 这边的spiritual medicine ,帮助他尽早恢复伤势。

  又或者帮这小妖早日参军,想办法调到South Heaven City 去。他老人家再寻摸个机会,溜之大吉也。不然还在Monster Realm 常住,真个想办法培养出一个绝世Great Demon 不成?

  这小妖真是飘起来了,什么武斗会,还无限制……上去被打死了怎么办?

  只剩光秃秃一面镜子,在Monster Realm unable to move a single step ,很难回五恶盆地的!

  一盆凉水当头浇下来,柴阿四哦’了一声,嘟囔道:“听说这次golden sun 台无限制武斗会前十名都会赏一株元骨草,据说能够重塑道躯。小妖还想着,能不能对上尊有帮助呢……”

  ……那什么,你刚刚说武斗会吗?镜中的声音replied :“本座想了想,你现在确实也需要试炼。报名吧,马上去报。”

  柴阿四立马兴奋了起来:您可能不清楚,golden sun 台无限制武斗会是咱们这边最有名、历史最悠久的Martial Battle Convention ,只有三十岁以下的妖怪才能参加。主要也只面向天息wasteland ,紫芜丘陵、神香花海这三个地方,历来是一场盛会……听说兰若姑娘会在这次武斗会上选Prince Consort 呢!

  surnamed Jiang Ancient God 先前还觉得这小妖“孝心可嘉”,这会只觉“其心可诛”。

  狗尾巴根本藏不住嘛!keep on saying 上尊,心心念念Prince Consort 。那个蛛兰若,真有这般漂亮?

  当然,Ancient God 的声音总是和蔼可亲、充满了鼓励和温暖的:“既然你决定要参与此会,那就更要好好cultivation ,不要when the time comes 丢了本座的脸。所谓修道百年无妖问,一朝封神天下知!用勤用苦,自

  见前途。

  柴阿四喝了这碗鸡血,热泪盈眶地又去练剑了。

  只留Ancient God 之镜,静默神龛。

  镜中world 的this Jiang 人,其实并不能如他声音所表现的那般轻松。

  这些天藏身红妆镜,在柴阿四的掩护下,于摩云城到处转悠。在熟悉Monster Race 风俗的同时,对前些天发生的南天之战,也有了大概的了解。

  听音入微,万声来朝。他听到的、收集到的相关信息,远比obediently and honestly 跟那些小妖闲聊的柴阿四更多。

  虽然说战争的细节传到摩云城这里的街头巷尾,早已经变了样。

  …

  但对熟知Qi State 军制、熟知战场尤其熟知姜梦熊、熟知左器的Jiang Wang 来说,整场战争的大体节奏,并不难还原。

  他感谢姜梦熊、感谢Qi State 为他大动刀兵,他更感动于左Old Master 匆匆自Chu State 赶来,感动于那份视他如亲人的真诚爱护。

  不过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所有的恩和仇。他都牢记于心。

  而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回到文明盆地,回到Human Race 控制的地界。

  但回到文明盆地,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吗?

  speaking of which 他已经有了较为清晰的计划——那就是提升柴阿四的实力,让这个不切实际爱幻想、又在生活重压下砥砺前行的小妖,先通过军队老核,成为Demon Soldier 乃制Monster General ,然后想办法调到South Heaven City ,然后在随便哪场军事冲突里,他跳出红妆镜,带着镜子直接逃回文明盆地。

  可没有那么容易,没有那么容易的………全网首发

  即便这计划看起来是这么的可行。

  Jiang Wang 现在已经完全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虽然身在Monster Race 领地,但Monster Race 并非最大的问题。虽然沦落制此,是Human Race 某个敌人的sneak attack ,但那个敌人也不是最大的问题。

  现在human and demon races 都觉得他已经死了,他已经由明转暗,针对他的再大的敌意,也无处可落了。

  真正的问题是什么?

  当时他在Hundred Thousand Great Mountains ,面对那枚破

  碎刀币的惊悸,他已经找到了原因——当时的他,完全不是因为那个真妖犬应阳的注视。

  在梳理了Monster Race 这边流传的所有消息,对比自身经历,重溯整个逃亡过程之后,他发现了问题。

  纵观全程,截止到搏杀犀彦兵为

  止,他还是在某种程度上把握了命运的——那个mysterious person 的sneak attack ,是另外的因果。

  第一次在霜风谷里对杀的时候,犀彦兵血勇不减,敢与拼死。

  在他杀死狮善闻从容回身的时候,被狮善闻背弃的犀彦兵,已经有了怯意。

  等到他们第三次相峙,在一片fire sea ,一地Monster Race 尸体之前,犀彦兵是完全失了胆气,在他的压迫下,做出了错误的选择,最后熬到被Extreme Cold 风冻杀。

  对

  战斗过程、对双方战斗意志的把控,Jiang Wang 自问是做到了极限。

  但问题从这时候就开始出现了。他杀死犀彦兵,毁灭了所有痕迹后,在那个深夜,逃离了霜风谷。

  等到长夜过去,天光放亮的时候,姜梦熊就亲身降临Monster Realm ,将整个霜风谷都夷平。

  这是第一个错过。

  他躲进Hundred Thousand Great Mountains ,匿迹藏行,不敢露头的时候,姜梦熊正在与猿仙廷大战。而他如履薄冰,完全没有办法保持对山外环境的观察。

  这是第二个错过。

  等他在入山小妖的诸多动静里,察觉到霜风谷有变,意识到大战一触即发,于是甘冒奇险来到天息wasteland ……猿仙廷却恰好搬来South Heaven City ,堵住了去路!他只能冒着同样的风险,选择原路返回。

  …

  这是第三个错过。

  可等他谨小慎微地又逃回Hundred Thousand Great Mountains ,左器与姜梦熊却是恰好杀奔South Heaven City ,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南天之战!

  这是第四个错过。

  他藏在Hundred Thousand Great Mountains ,全然不知South Heaven City 那里战况如何,也不敢探知。

  他努力逃过了那些Monster Race warrior 的视线,在Hundred Thousand Great Mountains 里随便跟上一个赏金队伍……但就是这样一个队伍里,其中就有一个Monster Race 天才人物,具备并不外显的、感知危险的天生Divine Ability !

  这个遭遇再一次将他推入绝境。

  那个犬妖竟然带了上百个手下进山,竟然本就在防备其他Monster Race 的暗算,竟有一个真妖层次的爷爷,还留下了某种手段,还会immediately 赶

  来

  若非他当时身上还有一枚得自余Big Dipper 的刀币,到this step ,他应该就已经没了。

  彼时的Jiang Wang 之所以惊悸, 是因为他感受到了“天意!

  他所感受到的巨大敌意,是这个Monster Race world ,对他这个outsider 的排斥!

  试问从始制终,他Jiang Wang 做错了什么?他哪一步不够小心,哪一步不够认真?该有的不该有的冒险,他都趟过了。能抓的机会他都在抓,能做的努力他都在做,何制于有这样多、这样致命的错过?

  一切都太过巧合!

  而这种“巧合”,他是熟悉的…

  何似于白骨尊神在Dao Child 身上的屡次失败,何似于Zhang Linchuan 的挣扎无果?

  深空彼岸……秒更,expert 一秒记住:mh s s d . !

  第三十六章 天意从来高难问免费阅读.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