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fining Star River Chapter 59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绝对的力量!

不,掌握绝对力量的并不是铁甲巨蟑,而是来自于M23号堡垒的难民,他们在距离暴雪俱乐部的时候就以多功能工程为核心展开了猎杀活动,猎杀活动辐射了方圆一点五公里的范围。

最为关键的是,在距离暴雪俱乐部两公里外的时候,多功能工程车改变了行军方向,而是向暴雪俱乐部侧面的山坡上进军,这个位置不仅仅是比暴雪俱乐部更高,而且,上面还有一艘坠毁的接驳船残骸。

通过远距离狙杀,周围的铁甲巨蟑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拦截,因为,铁甲巨蟑在攻击目标的时候,会习惯性的成群结队,当周围没有同伴的时候,它们的速度就会明显缓慢下来,它们这种行为是等待铁甲巨蟑的聚集,但是,这个等待过程却又为难民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狙击时间。

在难民们有组织有计划的狙击骚扰之下,附近的铁甲巨蟑from start to finish 都是处于零散状态无法大规模聚集,然后,他们顺利的抵达接驳船的残骸,并占据了接驳船上的制高点对周围的铁甲巨蟑展开了居高临下的狙杀。

当然,Zhou Sen 和难民们不知道的是,他们能够顺利抵达接驳船是因为附近绝大部分的铁甲巨蟑都在朝暴雪俱乐部后面的山坡上面汇聚。

铁甲巨蟑们对付人类救援者的一贯伎俩是占据暴雪俱乐部背后的山坡,只要占据了这个制高点,那么,人类救援者无论从什么地方营救,都要遭到它们从上至下的毁灭性打击。

想想,成千上万的铁甲巨蟑借助着山坡的惯性俯冲而下,那可是让巨舰都要畏惧的存在,毕竟,铁甲巨蟑是有能力通过液体腐蚀舰船的钢铁装甲。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铁甲巨蟑大军是“蚁多咬死象”这句话最完美的诠释,在五大Star Domain ,已经有若干大型舰船被铁甲巨蟑摧毁的案列。

Zhou Sen 的好运气再一次爆棚!

当然,Zhou Sen 是有底气的,如果铁甲巨蟑不长眼,他也就只能露出interstellar 第一悍匪Zhou Sen 的身份对铁甲巨蟑展开无差别massacre 了。

对于屠杀铁甲巨蟑大军,Zhou Sen 已经有了非常丰富的经验。

占领了接驳船的残骸之后,Zhou Sen 就掌握了主动权,不用考虑自己出手了。

实际上,从离开M23号堡垒的时候,他就已经从通信专家嘴里得知暴雪俱乐部旁边有一座山坡,山坡上有一艘巨大的接驳船残骸,只是,Zhou Sen 没有想到,那接驳船的位置居然如此的优越,不仅仅是占据了与对面山坡对峙的制高点,还能够鸟瞰整个暴雪俱乐部。

当Zhou Sen 看到接驳船残骸的immediately ,他就决定占据这艘接驳船残骸。

没有人想到Zhou Sen 并不是immediately 营救被困在暴雪俱乐部里面的富豪,不仅仅是富豪没有想到,难民们也没有想到,而铁甲巨蟑们更没有想到。

周围绝大部分的铁甲巨蟑都被蟑首summon 到了暴雪俱乐部背后的山坡以及山坡后面的jungle 之中,它们压根就没有想到这群人类会直奔那艘接驳船残骸。

Zhou Sen 的计划,已经脱离了蟑首的思维范畴。

等到铁甲巨蟑的蟑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来自于M23号堡垒的难民已经成功占领了接驳船的残骸。

如果是ordinary person 占领了接驳船残骸也无所谓,但是,这支难民军队是由interstellar 第一悍匪Zhou Sen 所率领。

难民们占领了接驳船之后,工程车立刻在周围用铁柱和钢丝绳构筑了几道防线,因为携带的铁柱和钢丝绳数量有限,所以,构筑的防线比较简陋,很多地方铁柱不够,直接拆卸接驳船的零件代替……

……

富豪们都被侧面山坡上的一幕弄得unfathomable mystery ,因为,这群衣冠不整良莠不齐的军队居然开始修筑工事。

这是要做好长期对峙的准备吗?

问题是,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呢?

富豪们对来自于M23号堡垒的难民军队的行为是一脸懵逼,特别是看到那些难民携带的简陋装备,更是百思不得其解,因为,哪怕是用naked eye 也看得出,这群人所携带的武器和物资根本不足以支撑长时间的坚守对峙。

很快,富豪们发现,那支军队并不只是修筑简陋工事,他们还在以那艘接驳船为中心猎杀周围零星的铁甲巨蟑。

与此同时,还有一部分人居然离开接驳船,在周围寻找一些能用的武器,不仅仅是武器,就连一些完好的外skeleton 铠甲都是他们收刮的物资。

这是Beggars’ Sect 军队吗?

一群站在落地玻璃窗面前的富豪嘴角都浮现了一丝苦笑,来这里救援的队伍也不少了,但这种队伍还是他们第一次看见。

不过,没有最夸张,只有更夸张。

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的富豪惊掉了下巴,因为,那些人居然正在用刀具斩断一些铁甲巨蟑的前肢带回接驳船残骸。

很显然,这些人是要把这些铁甲巨蟑的肢体带回去作为食物。

很久之前,被困在暴雪俱乐部的富豪们就知道铁甲巨蟑的肢体可以食用,但是,他们只是听说,从没有亲眼看到,现在,他们看到了活生生的一幕,因为,那些人都是斩断一些刚刚被射杀的铁甲巨蟑尸体上面的前肢,而且只是带走最大的铁钳部分,有个难民可能是饥饿难耐,居然直接剥开一条铁甲巨蟑的前腿,把里面的白嫩的肉塞到嘴里咀嚼。

看来,还真是做了坚守的准备!

“听说铁甲巨蟑的肉很好吃。”老人用发白的舌头舔了舔嘴唇,一双浑浊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落地窗外正在咀嚼铁甲巨蟑肉的难民军人。

“……可以尝尝。”

史蒂芬也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其实,他是排斥铁甲巨蟑那恶心生物的,但和吃人肉比起来,他更倾向于吃铁甲巨蟑的肉。

此时,周围听到老人说话的一群富豪嘴里都快滴落口水了,要知道,他们已经超过一个多月没有吃肉了,他们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能够吃下一头猪……

……

就在一群难民在周围搜索武器和食物的时候,山坡上不时会冲下小股的铁甲巨蟑,但让富豪们惊讶的是,在接驳船上狙击手的远程火力支援之下,那些铁甲巨蟑压根就无法接近他们就被one after another 射杀。

富豪们自然是不知道,Zhou Sen 对铁甲巨蟑的习性可谓是了如指掌,他知道铁甲巨蟑在针对个体人类的时候不会形成大规模虫潮,只会in groups of three or four 的猎杀,所以,Zhou Sen 派人出去搜索的时候,每个团队不会超过三人,而且禁止他们走在一起。

Zhou Sen 的判断的对的,铁甲巨蟑大军似乎不屑于向几个人类出手,只是派出小股的铁甲巨蟑冲击他们,但是,这种数量级别的冲击等于是给狙击手送人头,不,是送蟑头。

与超过十万铁甲巨蟑大军战斗过的难民们知道,他们真正的敌人是潜伏在对面山坡上的铁甲巨蟑大军。

夜色拉开了帷幕。

地平线上的最后一线grey dawn 消失,代替的是如银的星辉,此时,在外面搜索武器和食物的难民们纷纷返回了接驳船残骸。

气氛显得格外的凝重。

通过几个小时的改造,接驳船周围已经布下了几道防线,特别是面向对面山坡,除了一些几道钢丝网之外,还并排挖了几道深沟,深沟并不长,只有二十多米,恰好是山坡上的制高点,不过,深沟的深度却有七米,宽度则是达到了五米。

七米的深度,对铁甲巨蟑的弹跳能力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只要铁甲巨蟑陷入其中,基本就很难攀爬上来。

五米的宽度对于铁甲巨蟑来说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如果在深沟前面布置了两道钢丝拦截,失去了惯性的铁甲巨蟑要想越过这五米的障碍就变得困难重重,毕竟,立定跳远和助跑跳远是有区别的……

……

铁甲巨蟑大军不知道,它们失去了最佳攻击时机。

如果Zhou Sen 率领的难民军队在at first 朝接驳船进军的时候施加拦截,那么,Zhou Sen 的个人battle strength 哪怕是再强悍,也无法挽救难民们的生命。

畜生终究是畜生。

这支铁甲巨蟑大军的蟑首一直把关注点放在暴雪俱乐部,simply 没有想到Zhou Sen 会做出异于常人的决定,更没有想到他们会做好固守的准备。

几个小时里面,蟑首一直等待着难民军队营救暴雪俱乐部里面的富豪,待得它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难民们已经把工事构筑完毕,做好决一死战的准备。

当然,接驳船的防线其实是漏洞百出,譬如,Zhou Sen 只是在山坡的一侧布置了防线,另外三个方向完全不设防,如果铁甲巨蟑依靠数量优势用铁甲巨蟑潮冲all directions 冲击,接驳船的防线立刻就会土崩瓦解,when the time comes ,哪怕Zhou Sen 有Three Heads Six Arms ,也无法挽救难民们的生命。

Zhou Sen 在做出一个豪赌,他赌铁甲巨蟑只会从对面山坡上发动攻击。

璀璨的繁星把夜空点缀的无比梦幻,但在这梦幻的星空之下,却是一场即将爆发的血战。

暴雪俱乐部周围都陷入了一阵令人窒息的静谧。

浓烈的murderous intention 在空气中弥漫。

一束雪亮的光束划破了夜空。

Zhou Sen 负手站在接驳船的最前面,此时,战斗已经按照他的计划提前打响了。

激光束只是一种态度,真正致命的是无声无息的热线狙击枪,one after another 密集看不见的热能射入了对面山坡和树林之中,旋即,潜伏在山坡和树林之中被击中的铁甲巨蟑发出一阵骚动。

骚动!

这是Zhou Sen 想要的效果。

Zhou Sen 并不惧怕铁甲巨蟑,在面对铁甲巨蟑的时候,Zhou Sen 有一种人类从未曾拥有的优越感,因为,他已经三次打败了铁甲巨蟑大军,最多的一次上千万只,最少的也是昨晚十万字,而其中最为夸张的是他alone 就屠杀了十万铁甲巨蟑,这份傲人的战绩让他在铁甲巨蟑面前总是能够保持清晰的大脑。

在难民们主动攻击之下,对面山坡上的铁甲巨蟑陷入了动荡和混乱之中,这种混乱为蟑首的调度增加了难度。

哪怕是人类军队陷入混乱也会造成灾难,even more how 是铁甲巨蟑这种思维简单的低级生物。

当然,这种混乱除了难民们的射击之外,还有一种bloodline 压制。

老鼠再多,也不会威胁到猫的生命安全,在人类world ,一只猫一口气干掉几十只老鼠是很常见的事情,而老鼠遇到猫,它们的反应速度和敏捷度乃至智商都会大打折扣,这就是bloodline 压制。

对于铁甲巨蟑来说,Zhou Sen 就是它们的天敌,他身散发出来的气息就是铁甲巨蟑的噩梦。

不过,铁甲巨蟑终究还是铁甲巨蟑,它们也是有野性的,何况,它们还有蟑首指挥。

铁甲巨蟑开始对对面山坡上的接驳船展开攻击。

故伎重演。

铁甲巨蟑采取一贯的蟑潮战术,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的铁甲巨蟑前仆后继的冲向对面山坡上的接驳船。

不过,与以往有计划的冲锋不一样的是,this time 铁甲巨蟑的冲锋速度明显不如以往那样fierce and unafraid of death ,它们的动作也并不是整齐划一there is no stronghold one cannot overcome 。

之前的射击打破了铁甲巨蟑的攻击节奏。

一切,按照Zhou Sen 的计划所发展,另外三个方向并没有遭到铁甲巨蟑的攻击,甚至于,连零星的骚扰都没有。

终究还是wild beast !

Zhou Sen 嘴角浮现了一丝得意的微笑,他又赌对了。

铁甲巨蟑大军的攻击遭到了一百多支枪支的迎头痛击,立刻,原本就混乱不堪的铁甲巨蟑越发变得混乱,它们彼此践踏着冲锋,然后被热线狙击枪击毙,或者是击伤之后在濒临死亡的时候疯狂的挣扎。

第一次冲锋是短暂的,甚至于还没有接触到最前面的一道钢丝网,铁甲巨蟑大军的阵型便土崩瓦解,冲在前面的铁甲巨蟑朝两侧的山坡下面亡命逃窜,转眼之间,山坡与山坡之间的那道脊梁上面便留下了一地的尸体。

嘈杂的夜晚变得安静,不过,难民们并没有停止射击。

Zhou Sen 的意图很简单,他要把恐惧from start to finish 笼罩在铁甲巨蟑的身上,他要让它们时时刻刻处于崩溃的边缘。

one after another 光束划破夜空。

激光枪更多是营造出一种气氛,因为,激光武器对铁甲巨蟑的伤害极为有限,不过,接连的激光束会让铁甲巨蟑暴露位置,并骚扰铁甲巨蟑,为热线狙击枪提供射杀目标。

疲于奔命!

Zhou Sen 不想给铁甲巨蟑思考的时间,也不想给它们留下重整旗鼓的时间。

兵行险着!

在夜色之下,Zhou Sen 派出了一支Suicide Squad ,这支Suicide Squad 人数不多,只有九人,这九人全部是退役军人构成,由Vice Group Leader 带队,每一个都穿上了开始收刮而来的外skeleton 铠甲,他们唯一的武器就是超频磁荡刃。

九个军人看着Zhou Sen ,明亮的眸子之中露出无比狂热,面前这个youngster ,让他们找到了生命的价值和存在的意义,他们不再卑微。

不仅仅是九个军人目光狂热,所有的难民都是一脸敬畏的看着Zhou Sen ,这个youngster 总是算无遗策,截止到目前为止,从M23号堡垒迁徙到这里居然无一伤亡,毫无疑问,这是奇迹,而这个奇迹,就是眼前的youngster 创造的。

精纯的Power of Faith 涌入Zhou Sen 的黄金神祇里面,然后,宛如咆哮的江水一般贯入Zhou Sen 的四肢百骸。

让Zhou Sen 惊喜的是,这些Power of Faith 并没有涌入脑海之中,而是被四肢百骸所吸收。

很显然,精神上的Power of Faith 更有利于吸收。

“要回来!”Zhou Sen 只说了三个字。

“en. ”

几个退役士兵fiercely nodded ,然后,毅然转身,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只有激光束亮起的时候,才能够看到他们疾奔的silhouette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