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fining Star River Chapter 67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在留留的交代之下,两人top secret 的融入到了to-and-fro 的人流之中。

    当走到走廊上的时候,Zhou Sen 突然发现,这个留留并不只是身材火辣,还有着令人感到压抑的气质,这种气质很独特,有高傲,有矜持,还有一种拒人于beyond a thousand li 的冷漠。

    subconsciously 的,Zhou Sen 想起了司徒冰川。

    司徒冰川也傲慢,但是,司徒冰川的傲慢不像是一个人类,而留留的傲慢却是一种人类的傲慢,虽然都是傲慢,但却有一种hard to describe 的细微变化。

    豪门!

    Zhou Sen 一瞬间就感到到,留留身上的气质就是那种锦衣玉食的豪门,举手投足之间都有贵族bloodline ,不会像司徒冰川那样散漫。

    果然,沿途遇到一些认识留留的人都纷纷驻足行注目礼,个个脸上都是卑微之色,而留留则是slightly nodded ,但行为举止都给人一种距离。

    Zhou Sen 倒是见怪不贵,毕竟,他除了interstellar 第一悍匪这个身份,还有一个顶级科学家的身份,当年,他不知道看到过多少大贵族大名媛,就是Third Princess 也是他的女友,自然不会把留留放在眼里,只是默默的跟随在她的身后,当然,他的眼睛总是不经意在那翘起臀部瞟过好车。

    Zhou Sen 经常为自己内心的龌龊而自责,但自责并不影响他内心继续龌龊,毕竟,这完全是心理活动,并不会影响到别人……

    ……

    “留留!”就在两人拐弯进入一条走廊的时候,一群youngster 正站在金属走廊闲聊着,当两人走进去,其中一个靠在金属墙壁的youngster 走前一步,挡住了留留。

    “Young Master Han 挺闲的啊!”留留不冷不热道。

    Zhou Sen 一眼就认出这家伙,因为,这家伙正是在实验室里面对他frigid irony and scorching satire 的youngster 。

    “咦,你认识这难民?”

    “难民?!”留留惊讶的回头看着Zhou Sen 。

    “是的,我是难民。”Zhou Sen nodded 。

    “嗯,你是难民,但这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留留脸上惊讶的表情瞬间就一脸微笑,然后,转身挽起Zhou Sen 的胳膊。

    Zhou Sen 的胳膊碰触到了柔软,

顿时一阵blood energy 上涌,连忙催动身体里面的力量让自己不被欲望所控制。

    “你们?!”眼看留留挽起Zhou Sen 的胳膊,Young Master Han 脸上赫然变色。

    “麻烦你让开,谢谢!”

    “留留,哪怕是你不喜欢我,也不用这么作践自己吧!”Young Master Han 恶fiercely 的瞪了Zhou Sen 一眼。

    “hehe ,我就是喜欢pretty boy 。”留留侧身抬起手臂挑起Zhou Sen 的下巴,一脸得意洋洋的对着Young Master Han 道。

    Zhou Sen 没有说话,憋着一口气,因为,留留明显就是在借他打击Young Master Han ,压根就没有尊重他,甚至于没有把他当人看,特别是挑起他下巴的动作完全就是在羞辱他。

    “留留,不要意气用事。”Young Master Han 阴森森的看着Zhou Sen 。

    “我不是意气用事,我就是喜欢他,不喜欢你。让开!”留留放下Zhou Sen 的下巴,coldly said 。

    “你今天必须要把话说清楚!”Young Master Han 伸开手臂恶fiercely 道。

    “你让不让?!”留留脸色变冷。

    “留留,我有点不明白,他是你who ?”Zhou Sen 问道。

    “我的前男友。”留留皱眉看了Zhou Sen 一眼,她之前就说过让Zhou Sen 不说话,但众目睽睽之下,她有不得不回答Zhou Sen 的问题。

    “哦……前男友啊,天涯何处无芳草,分手就分手,你一个大男人还纠缠什么?”Zhou Sen 看着Young Master Han indifferently said 。

    “我们是家族联姻……”

    “得得,都什么年代了,还家族联姻!你当是古Earth 时代封建王朝吗?还包办婚姻了!人类Interstellar Federation 政府虽然垮了,但五大Star Domain 的主流法律依然是严禁包办婚姻的。当然,如果你们两情相悦也罢,但如果强迫……hehe ,那你可是违法了!”

    “你是什么东西,none of your business !”Young Master Han 怒视着Zhou Sen 。

    “我是留留的男朋友,你现在半路拦人,我不管谁管?!如果你不服,我可以把邬Captain 叫来评评理!”Zhou Sen indifferently said 。

    “你以为认识邬Captain 就上天了!”Young Master Han 狞笑着走向Zhou Sen ,与此同时,那些吊儿郎当的youngster 纷纷朝Zhou Sen 围拢了过来。

    气氛变得with swords drawn and bows bent 。

    “你们干什么,想打群架吗?”留留缓缓的跨前一步。

    就在留留跨前一步的瞬间,murderous aura 在空中弥漫,所有的人都停住了脚步,包括Young Master Han ,从众人的目光可以看出来,他们对留留都很忌惮。

    很显然,这群人都知道留留身手不俗。

    “是男人的站出来。”Young Master Han 恶fiercely 的盯着Zhou Sen 。

    “是不是人类Interstellar Federation 政府垮台之后,人类已经退化到primordial 社会,谈个恋爱都要看谁的拳头大了吗?”Zhou Sen 一脸无辜之色。

    “你……”Young Master Han 气得吐血。

    “gē gē gē ……只有Barbarian 才会通过拳头抢女朋友,文明人只会用脑子。我们走!”留留咯咯笑着挽起Zhou Sen 的胳膊大摇大摆的穿过了众人。

    Young Master Han 目送着Zhou Sen 和留留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的一扇门后,双拳捏得骨节如同爆竹爆炸一般。

    “纾 绷袅糇戆衙殴厣希呈职研乜诶锩娴氖槌榱顺隼础

    “这是你的房间?”Zhou Sen 环视了一眼,脸上露出surprised look ,因为,这是一个巨大的套房,压根就不像是学生或者老师的房间。

    “是的。”

    “你……”

    “你的口才不错。”留留打断了Zhou Sen 的问话。

    “偶尔还行。”Zhou Sen 谦虚。实际上,Zhou Sen 也并非谦虚,他并非口花花之辈,绝大部分的时候,他都是寡言少语保持沉默,今天出口伤人是因为他还有interstellar 第一悍匪Zhou Sen 的身份,有些时候,还是要维护这个名号的尊严,至少,不能让人任意羞辱,哪怕是别人不知道他的身份。

    “你先坐坐,等他们离开了再走。喝什么?”留留示意Zhou Sen 坐。

    “茶。”

    “嗯,马上。”留留弯腰把手中的书放在了茶几上面,当刚起身的时候又停顿了一下,似乎准备把书拿走,不过,迟疑一下之后,她就转身离开了。

    到底是什么书?

    就在留留转身的一瞬间,Zhou Sen 的目光扫了过去。

    《修mysterious 籍》。

    卧槽!

    Zhou Sen 眼睛都直了,因为,他看到了那古朴书籍上的书名,这不正是他一直yearn for something even in dreams 的东西吗?

    Zhou Sen 现在身上就两本书,一本《神o》,一本《Refining Star River 》,但这两本书压根就无法撑起他的cultivation 之路。其实,修神之路和ordinary person 读书的程序一样,先是学习识字,然后还要德智体美劳都要学习,随着年龄的增加,所学习的难度也会随之增加,从小学到高中再到大学,每一个阶段所学习的知识都不一样。

    毫无疑问,Zhou Sen 所拥有的两本书还不足以让他成为真正的Spiritual God ,所谓的烟火神也只是自封的。

    《修mysterious 籍》光是从书名就可以看出来,其必定是有着system 性的cultivation method ,要不然,不会起这种通俗的名字。

    欲望在Zhou Sen 的心灵滋生,宛如野蛮生长的藤蔓,不过,他还是强行控制住了内心强烈的欲望,因为他很清楚,留留在暗中观察他,泡茶的时候也在用余光看着他。

    Zhou Sen 装出一副不经意的样子起身,在巨大的客厅里面走动。

    客厅很大,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脂粉味,这是女人闺房特有的气味,男人除了脚臭味就是汗臭味,与香味完全没关系。

    房间虽然奢华,但摆设很简单,毕竟,这只是一艘spaceship 上的临时居所。

    留留是who ?

    她为什么能够享受这种套房?

    学生?

    老师?

    Zhou Sen 有nodded 晕,因为,如果说是学生,留留的打扮明显不像是一个学生。如果说是老师,但留留的年龄处于不上不下的状态,而远东理工大学是高等学府,在这所大学任教的老师,无不是精英理论上,她很难成为这所学校的老师。

    如果不是学生,那Young Master Han 为何要追留留?

    两人到底有什么纠葛?

    “喝茶!”留留把茶放在了茶几上,目光扫了一眼《修mysterious 籍》,书籍的位置并没有移动分毫。

    “谢谢……咦,这是什么书?还值得Eldest Young Lady 去偷偷摸摸拿回来……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还修神休仙的,都什么时代了……”Zhou Sen 返回沙发坐下,随手拿起《修mysterious 籍》翻开几页。

    “你……”

    留留还没有来得及呵斥,Zhou Sen 已经一脸嫌弃的把书籍扔在了茶几上,她只能forcibly 的把骂人的话吞到了肚子里面去,憋得一脸通红。

    “你是老师吗?”Zhou Sen 怕留留兴师问罪,赶紧岔开话题。

    “是也不是。”

    “什么意思?”

    “我已经毕业,但没有任教资格,目前在给老师当助手实习。”留留不动声色的把书籍放到了自己的身边。

    “助手啊……”Zhou Sen 一脸恍然大悟。

    “助手怎么了?”留留瞪了Zhou Sen 一眼。

    “cough cough ……我没有看不起……”

    “我都还没有嫌弃你是难民呢。”留留coldly snorted 。

    “hehe ……”

    “呵什么呵,去看看他们走了没有,如果走了直接滚!”留留莫名心烦,她总觉得有什么不妥,但一时之间又不知道哪里不妥。

    “……”

    Zhou Sen 张了张嘴没有说话,低声下气的走到门口,打开一条缝,在门外的走廊里面,有一群学生或站或蹲堵在外面。

    “没走?”留留见Zhou Sen 关门问道。

    “没走。”Zhou Sen 摇头。

    “那你在这里坐坐,我累了,去休一会儿。”留留起身,顺手拿起了身边《修mysterious 籍》往房间里面走去,然后,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呸!

    还真当我稀罕你啊!

    Zhou Sen 心中憋着一股怒火,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总之,他就是不舒服,从他被留留当成pretty boy 之后就不舒服了。

    没有人愿意被当成pretty boy ,何况Zhou Sen 这个interstellar 第一悍匪。

    一股无形的力量在空气之中脉动……

    ……

    cultivation !

    留留在cultivation !

    Zhou Sen 血液赫然沸腾起来,他能够感应到留留身体里面的能量正在流转。

    留留是修神者!

    现在,Zhou Sen 算是核实了,难怪她的身手厉害。

    超能力者Zhou Sen 遇到不少,但是,利用功magic cultivator 神的修神者他还是第一次遇上,当然,这并不包括那些真正的Spiritual God 。this time ,Zhou Sen 终于遇上了同道中人。

    同道中人!

    Zhou Sen 按捺住兴奋,他必须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他对留留一无所知,而且,留留对他也是一无所知,双方都不想暴露。

    或许,因为那艘囚禁Spiritual God 的mysterious spaceship 存在,in this world 的修神者都是孤独的,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修神者们必须要隐藏自己的身份,而隐藏自己的身份也就意味着很难找到志同道合的cultivator ,无法交流修Divine Heart 得。

    交流沟通,是人类推进社会进步的最大强项之一,而修神者却无法拥有这个强项。

    修神者都是孤独的。

    Zhou Sen 微微叹息了一声,闭目靠在沙发上开始回忆刚才翻开《修mysterious 籍》那一瞬间记住的东西。

    Zhou Sen 虽然有过目不忘的能力,但那也需要时间,他刚才一翻,也只是记住了一些模糊的片段,他需要花很多时间让那些模糊的片段变得真实起来……

    ……

    “你怎么还没有走?!”就在Zhou Sen concentrated attention completely 整理那些碎片记忆的时候,他被留留推了一把。

    “这么快就休息好了?”Zhou Sen 一脸愕然。

    “这么快……快吗?三个多小时了!”留留怒视着Zhou Sen ,可能是因为愤怒的原因,高耸的胸脯剧烈的起伏,那白花花的沟壑晃得Zhou Sen 眼花。

    “三个多小时了?”Zhou Sen 一脸不可思议。

    “你自己不会看看时间吗?”

    “cough cough ……真三个多小时了,我走。”Zhou Sen 抬头看了一眼墙壁上的古老挂钟,起身朝门外走去,打开门,身体就凝固了。

    “怎么了?”留留感觉到不对。

    “他们还在。”Zhou Sen 苦笑。

    留留一愣,疾步走到门边探头一看,只见门外有一群学生,他们就站在了门外,其中有几个学生还一脸得意洋洋的笑容。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留留脸色阴沉。

    “韩少说了,出来就打断他的腿!”一个学生said with a malicious smile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