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fining Star River Chapter 67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吉木,你出去,我倒是要看看他们怎么样打断你的腿!”留留extremely angry 反笑,目光之中murderous aura 在洋溢。

    “hehe ,留留姐,韩少说了,不能当着你的面打。”学生退后一步避开留留的锋芒,hehe 奸said with a smile 。

    “你……”留留气得lovable body 发抖,很显然,韩少的意思就是只要吉木离开她的视线,立刻就下手打断吉木的腿。

    “怎么办?”Zhou Sen 看着留留,他决定把这麻烦扔给她,他可不想为这事儿暴露身份。

    “你先住在我这里。”留留恶fiercely 的扫了一眼众人,然后,把Zhou Sen 拉回房间,关上了房门。

    “hahahahaha ……果然是pretty boy !”

    “吃软饭的。”

    “要一个女人保护。”

    “……”

    ……

    就在房门关上的时候,走廊外面响起一阵肆无忌惮的嘲笑声。

    “吉木,我没有想到会这样,抱歉,给你添麻烦了。”留留一脸歉意的看着Zhou Sen 。

    “哎……”Zhou Sen 没有说话,只是叹息了一声,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当然,Zhou Sen 类内心是窃喜的,因为,他留在留留的房间里面,就有可能接触到那本《修mysterious 籍》。

    Zhou Sen 之前惊鸿一瞥只是在大脑之中留下了无数碎片化信息,而且,他只是翻了几页,simply 没有可能把整本书记下来。

    “对不起。”留留自然没有想到Zhou Sen 会暗自窃喜,一脸愧疚的道歉。

    “没关系。”

    “放心,在这艘船上我会保证你的安全,以后,你就跟着我,一直到达远东理工大学的新校区。”留留道。

    “谢谢。”

    “谢什么,给你舔麻烦了。”

    “想不到你还挺讲道理的。”Zhou Sen said with a smile 。

    “挺讲道理的……这是什么话!你觉得我不是一个讲道理的人吗?!”留留皱眉看着Zhou Sen 。

    “cough cough ……我只是感觉……”

    “对一个人,不要过于草率的下结论。”留留coldly snorted 。

    “对,对!”Zhou Sen 连连nodded ,现在,他必须要有当pretty boy 的觉悟,至少,言语上不能和留留抬杠。

    “你等等,我先换套衣服,然后go roam around 。”

    “en. ”

    Zhou Sen nodded ,目光不经意的扫过茶几上的《修mysterious 籍》,但让他郁闷的是,留留起身的时候,顺便那书籍拿进了房间。

    看来,要想找到机会并不是那么容易。

    当然,Zhou Sen 并不着急,他现在已经住在了这个房间,as the saying goes 的好,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

    十几分钟后,留留出来了。

    留留换了一套紧身的皮衣,皮衣把其身材勾勒得凹凸起伏,看得Zhou Sen 鼻腔里面一阵发热,连忙低头岔开了目光,避免在留留面前丢脸。

    不过,Zhou Sen 的脸已经丢了,因为,他的鼻腔里面已经流出了鲜血。

    “你能不能有点自制力?”留留皱眉盯着擦鼻血的Zhou Sen 。

    “cough cough ……我……我……”

    “你不会还是C男吧?”留留瞪大眼睛看着Zhou Sen 。

    “……”

    “gē gē gē ……你虽然缺乏阳刚之气,也还算长得不错,只是皮肤太过白净了一点,没道理找不到女朋友啊!”留留看着Zhou Sen 一脸尴尬,还真把他当愣头青看了。

    “……”

    Zhou Sen 目光之中闪过一丝恼怒,他不喜欢被人当成pretty boy 。

    “走走,别生气,我现在做你的临时女朋友!”留留咯咯直笑,把Zhou Sen 从沙发上拉起来,然后,挽起他的胳膊就往外面走。

    当Zhou Sen 的胳膊被留留挽住的时候,胳膊所触及的柔软又让他鼻腔一热。

    老毛病又犯了!

    当初Zhou Sen 吸收到信仰之力的时候,外界稍微一点诱惑就会让他流鼻血,而现在,他还没有吸收到信仰之力就出现了这种情况。

    为什么会这样?

    是不是太久没有近女色了?

    Zhou Sen 心中哀嚎,临走抽了厚厚一叠纸巾塞在裤兜里面以备不时之需,看这情况,以后流鼻血的时候还很多……

    ……

    两人刚走出房门,便听到了疯狂的咆哮声欢呼声和鼓掌声,仿佛整艘spaceship 都在颤抖一般。

    此时此刻,走廊里面已经空无一人。

    发生了什么?

    Zhou Sen 和留留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空气之中的声浪并没有停息,反而越来越响。

    “我们去看看!”留留加快步伐。

    很快,两人便到了附近的公共场所。此时此刻,公共场所已经是vast crowd ,人们的目光都盯着空中那巨大的全息屏幕,全息屏幕上,是continuously 的铁甲巨蟑正在前进,如同钢铁洪流一般,视觉impact 极为震撼。

    很快,Zhou Sen 和留留就弄明白了原因。

    全息屏幕上正直播改装后的interstellar 船坞,而那些continuously 前进的铁甲巨蟑正沿着钢管焊接的笼子往前面爬行,笼子的尽头是反物质焚化炉。

    好爽!

    看着宛如洪流一般的铁甲巨蟑消失在反物质焚化炉里面,Zhou Sen 和留留都产生一股莫名的快意。难怪大家发出疯狂的声音,这壮观的景象可不是那么容易看到的。

    大厅里面所有的全息屏幕都打开了,可以从全息屏幕上的画面做出判断,整个interstellar 船坞有三十多个笼子,也就是说,有三十多个反物质焚化炉正在吞噬着铁甲巨蟑的生命。

    最为震撼的是interstellar 船坞的入口之处,densely packed 的铁甲巨蟑争先恐后的往铁笼子里面钻,它们压根就不知道铁笼子的尽头是一个永远也填不满的Land of Death 。

    在铁甲巨蟑眼里,打开的interstellar 船坞就是缺口,从这个缺口可以冲进spaceship gorge oneself ,它们压根就没有想到,等待它们的不是肥美猎物,而是死亡。

    面对反物质焚化炉的杀戮效率,铁甲巨蟑的数量已经变得没有任何意义。

    杀戮!

    令人畅快的杀戮。

    同时,也是令人胆寒的杀戮。

    当人类的战争潜力完全挖掘之后,其爆发出来的杀伤力是极为恐怖的,三十多个笼子,按照铁甲巨蟑狂奔的速度,平均每秒至少要杀死一百五十只铁甲巨蟑。

    平均每秒杀死一百五十只,one minute 就要杀死九千只铁甲巨蟑。

    one minute 杀死九千只,一个小时就要杀死五万多只!

    “我的天啦!”留留暗自计算之后,她也像其他学生一样爆发出狂热的尖叫声。

    “怎么了?”此时虽然到处都是狂热的声音,但留留的尖叫声还是吓了Zhou Sen 一跳。

    “我要去找那个设计者,太聪明了!”留留一脸兴奋的看着全息屏幕之上,按照这种杀戮速度,只需要几天鲲鹏号就可以摆脱困境,而且,鲲鹏号上还有很多地方可以改装这种笼子,譬如一些小型的收货口等等。

    “还行吧。”Zhou Sen indifferently said 。

    “你这是什么话?还行?!hehe ,这笼子看起来简单,但这就是窗户纸,没有捅破之前,我们谁也没有想到。”留留对Zhou Sen 的态度很不满。

    “……”Zhou Sen 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他总不能自吹自擂吧。

    “我知道,你就是嫉妒人家比你聪明。”留留白了他一眼。

    “……”Zhou Sen 无言以对,他哪怕是嫉妒,也没有道理嫉妒自己啊。

    “走,我们去实验室看看。”

    留留一把拉住Zhou Sen 的手在人流之中穿行,Zhou Sen 也没有办法,只能让她牵着走,他的鼻子又在发热,因为,他的手掌感受到了留留的柔荑,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让Zhou Sen 格外的兴奋。

    自己怎么啦?

    自己是不是变态了?

    Zhou Sen 一边克制着,但手中却是忍不住捏了几下……

    ……

    “你干什么?!”留留突然止步,怒斥道。

    “啊……”Zhou Sen 差点一头撞在留留的身上。

    “你又动歪心思了?!”留留猛然甩掉Zhou Sen 的手。

    “这不是我的错。”

    “不是你的错,难道是我的错?”留留冷笑。

    “是的,只能怪你长得太漂亮。”Zhou Sen 一脸沮丧。

    “啊……gē gē gē ……gē gē gē gē gē gē 咯咯……”留留先是一愣,旋即笑得花枝乱颤,一脸红云密布。

    “对不起……”

    “好啦好啦,我不生气了,总之,以后不准胡思乱想,我会尽快给你介绍一个女朋友,hehe ,我有几个闺蜜,比我漂亮多了。”留留眉开眼笑。

    “谢谢。”

    “跟紧点,别跟丢了,Young Master Han 可不是闹着玩的人,只要你落单,他真的会打断你的腿。”留留道。

    “en. ”

    this time ,留留没有再牵Zhou Sen ,而是在前面带路。

    一路七弯八拐,坐了不知道多少电梯,两人到达了试验门口。

    Damn !

    这不是上次遇上韩少的实验室吗?

    难道留留是想找自己?

    “快点!”走进去的留留回头催促。

    “哦。”Zhou Sen 只能brace oneself 走进去。

    此时,实验室里面的学生们都围坐在那长条桌子周围,目光都盯着前方巨大的全息屏幕上,而那铁笼模型还摆放在桌子上面,与之前不一样的是,铁笼的模型后面都安装了一个反物质焚化炉的模型……

    ……

    “吉木!”不知道是谁发现了Zhou Sen ,惊喜的喊了一声。

    “是吉木!”

    “hahaha ……吉木!”

    “……”

    师生们纷纷站起来迎向吉木,完全无视他身边beautiful and alluring 动人的留留,很快,Zhou Sen 便被数十人簇拥,然后,被众人抛上了天空。

    眼看着师生们兴奋的把吉木抛上空中,一边被冷落的留留一脸目瞪口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终于,Zhou Sen 被放了下来,然后,被那白发苍苍的老教授请到了椅子上坐下。

    “吉木,到底怎么回事?”眼看着Zhou Sen 请到椅子上坐下,留留不干了,直接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了他的身边。

    “我开始不是说了吗?我不嫉妒……”

    “……”

    “因为,是我提供的思路。”

    “是你?!”留留惊得合不拢嘴。

    “是我,这里的人都可以作证。”

    “我可以作证。”白发苍苍的老人一脸溺爱的看着留留。

    “老爹,你可别骗我呀!”留留嘟嘴看着老教授。

    “他是你老爹?”Zhou Sen 瞪大眼睛。

    “他也可以作证!”留留白了Zhou Sen 一眼。

    “authentic 。”白发苍苍的老教授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

    “为啥我看起来像grandfather ……”Zhou Sen 看了一眼老教授后又看了一眼留留,两人实在是不像父女,更像是祖孙。

    “惭愧,老来得女。”白发苍苍的老教授倒也不生气,hehe 笑着,looked towards 留留的目光充满了无尽的溺爱之色。

    “老爹,走啦走啦!受不了你!”留留朝白发苍苍的老教授挥了挥手,把Zhou Sen 从椅子上拉起来就跑了。

    两人抛出实验室,拐了个弯后,留留停了下来,松开了Zhou Sen 的手。这条走廊接近实验室,虽然明亮依然,却是并没有人经过,显得格外安静。

    “真是你想出来的办法啊?!”留留总觉得有点不真实,因为,在她眼里,Zhou Sen 就是个pretty boy 。

    “是我。”

    “嘿,吉木,还真看不出你还有几把刷子啊!”留留hehe said with a smile 。

    “hehe 。”Zhou Sen 只能干笑。

    “吉木,我给你介绍一个女朋友。”留留眼珠子一转。

    “谢谢,不用。”Zhou Sen 摇头。

    “看看你这熊样,小C男!”留留一脸鄙夷。

    “……”

    “莫慌,男人,都会有第一次的。走!”留留一脸促狭的笑容,然后拉着Zhou Sen 往大走廊走去。

    “你要带我去干什么?”Zhou Sen 被留留那促狭的笑容搞得七上八下,他感觉那笑容里面有点harboring malicious intentions 。

    “我要带你看看我们远东理工大学亚特兰大分校的校花!”

    “校花不会喜欢我这种pretty boy 。”Zhou Sen shrugged 。

    “不不,她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聪明的pretty boy 。”

    “……”

    “我没骗你,真的,不过,她喜欢是喜欢,但你要真想把她泡到手可不容易。”留留咯咯said with a smile 。

    “等等……我有点搞不明白了,她既然喜欢,但为什么又泡不到手呢?”Zhou Sen 感觉有点不对劲。

    “集邮懂吗?”

    “啊……”

    “她就喜欢把pretty boy 都集在身边。”

    “cough cough ……这癖好有点特别啊!”Zhou Sen 目瞪口呆。

    “人家也是just and honorable 的,又不是不给你机会,你约她喝茶看电影什么的她都会答应你,不过嘛,你要想牵牵手就不容易了。”

    “牵手都不容易?”Zhou Sen 惊讶的问道。

    “她有洁癖。”

    “洁癖……”Zhou Sen 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司徒冰川也有洁癖。

    “她有严重的洁癖,总之,其心理很复杂,这也是她要求男人soft skin and tender meat 的原因……怎么啦?怕了吗?!”留留见Zhou Sen 似乎不感兴趣,便用激将法。

    “我没兴趣。”

    “不行,你没有兴趣也要有兴趣!”留留恶fiercely 道。

    “……为什么?”

    “因为,我impossible 一直保护你。”

    “啥意思?”

    “意思就是,我没有时间的时候,你就跟着她,只要她在,Young Master Han 也拿你没有办法的。”

    “Young Master Han 怕她?”Zhou Sen 有些惊讶,毕竟,那Young Master Han 并不像是一个怕女人的人。

    “怕倒是不怕,主要是Young Master Han 也觊觎她的美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