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fining Star River Chapter 785

眼看几个时辰过去了,要天亮了,两人依然一无所获,就连沈慧敏那高昂的情绪也变得低落。    Zhou Sen 在wood house 前面烧了一堆火,和沈慧敏坐在绿松石上休息。    “Zhou Sen ,我小时候,我爹也给我弄过一块绿松石,帮我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ion 超能力,只是,没有这么大一块。”    “这东西有效果吗?”Zhou Sen 心不在焉。    “还好吧,对于at first 修神的人来说,效果还是不错的,当度过了修神前期,这玩意儿就没有什么效果了。再说,这玩意儿虽然便宜,却是运输不方便,一般有点超能力的超能力者,是不会选择绿松石作为cultivation 的,奇怪……听说这水Senior Mu 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的,为啥弄这么大一块绿松石放这里……”    “这绿松石不是天然生长在这里的?”Zhou Sen 心中一动,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晕,我什么时候说绿松石是天然生长在这里的?我们墨岭又不产绿松石。”    “你的意思是说,这绿松石是从别的地方运来放在这里的?”    “当然,你看这绿松石镜面打磨得如此光滑,莫非你认为水木Old Senior 无聊到每天自己打磨?这些都是从绿松石原产地运来之前就按照要求的规格打磨好的,big brother 。”    “秘密墓地!”Zhou Sen 赫然站起身子,盯着脚下的绿松石。    “秘密墓地!”沈慧敏猛然醒悟,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脚下的绿松石,脸上因为兴奋而变成了潮红之色。    “我们得想办法撬开这绿松石。”    “这么大一块,怎么撬啊!”沈慧敏绕着巨大的绿松石走了一圈,一副狗咬刺猬无处下嘴的模样。    这绿松石极大,直径超过了several feet ,只怕有数千斤之重,两人根本搬不动。    “肯定会有办法的。”    Zhou Sen 一脸肯定之色,开始在绿松石的边缘仔细观察,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无比的专注,偶尔还会用手揣摩边缘岩石的菱角和凸起的地方。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沈慧敏坐在火堆面,双手捧着脸,看着一脸专注的Zhou Sen ,那如同一泓limpid autumn water 的目光之中,露出一丝迷醉。    男人在专注工作的时候最容易打动女人的心。    男人与女人因为生理结构上的不同,会形成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思维方式。在幼童时期,女孩和男孩的智商区别并不大,不过,因为男孩天性好动贪玩,所以,安静的女孩在各个方面,表现都比男孩优秀。但是,随着年龄增加,女child 的优势荡然无存。此时的,女child 已经变成了女人,除了生理上的不同之外,还会被无数充满“offensive ”的男人包围,女人陶醉在这个虚幻的world 不能自拔,无法静心,“专注”成了女人的奢侈品。    而男人反之。    度过了孩提时代的男人,开始变得专注,遇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男人会表现出惊人的执着和耐心,而这执着和耐心,转化为一种动力,动力最后又变成了具体的成就。在超能力者中,男人的数量far surpasses 女人,也是因为男人对修神表现出更为狂热的执着和专注,投入的热情和时间更是女人无法想象。    这就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区别。    而正因为这种区别,女人最欣赏男人的专注。其实,人类羡慕欣赏的目标都是自己身上的缺陷,譬如,高个的羡慕矮个的dainty and delicate ,而矮个的羡慕高个的修长婀娜。    “找到了。”    Zhou Sen 抬起头,突然看到沈慧敏那迷离的眼神,只是一瞬间,Zhou Sen 就堕入了那陷阱之中不能自拔。    时间,空间,突然凝固了。    两人的目光仿佛磁石一般,彼此吸引,不愿意分开。    火光在黑暗之中把沈慧敏的身形勾勒出来,轮廓完美无瑕,长长的睫毛也被火光染上了一层暖融融的golden ,那贴身little cotton jacket 的衣领微微敞开着,露出了半截修长玉颈,莹白心悸,宛如牙雕玉琢,那瀑布一般的长发,也被orange-yellow 的火光渲染,仿佛镀上了一层绚丽的golden ……    感受到Zhou Sen 那极具offensive 的目光,沈慧敏娇羞的垂下头,脸上一抹红润一直蔓延到白皙的脖子。    “我们得出去一趟。”见沈慧敏垂下臻首,魂不守舍的Zhou Sen 赫然惊醒。    “呃……”    气氛突然变得尴尬起来,沈慧敏把剑放在地上,迟迟不上去,鼓起勇气上去之后,Zhou Sen 却是畏手畏脚,双手生怕碰上沈慧敏那柔软纤细的蜂腰。    “我们走吧。”沈慧敏细声细气道。    “嗯。”    Zhou Sen cautiously 的搂住沈慧敏的腰,胸口尽量不贴近沈慧敏的背部。    “我要飞了。”沈慧敏轻轻提醒到。    “嗯……”    冰魄Divine Sword 缓缓升起,Zhou Sen 搂住沈慧敏的双手猛然用力,死死的抱住沈慧敏的纤腰。冰魄Divine Sword 不到三指宽,Zhou Sen 根本无法站住,唯有用双手抱住沈慧敏的腰肢才能够保持平衡,这一抱,两人的身体又紧密的贴在了一起。    冰魄Divine Sword 慢慢的飞行着,沈慧敏感受到Zhou Sen 双手的力量,感受到Zhou Sen 鼻息之间滚烫的热气,突然之间,她希望能够永远的这么飞行下去……    ……    永远飞行下去是impossible 的。    女人的梦想总是不切实际,当沈慧敏还沉浸在那暧昧气氛之中不能自拔的时候,Zhou Sen 的目光已经寻找到了目标。    男人,永远比女人更冷静。    “左边,下去。”    “啊……”    “往左边飞,看到没有,悬崖边第三棵树木,那是一根杂木,大小适中,硬度够了。”    “哦……哪根……”    “那根……左边……”    “嗯……是不是这根……”    “……是这根……”    ……    两人在空中兜了几个圈,魂不守舍的沈慧敏终于清醒了过来,找到了Zhou Sen 说的那根笔直的杂木树。杂木树比成人大腿略细一些,Zhou Sen 用冰魄Divine Sword 花了Strength of Nine Bulls and Two Tigers 才把木质紧密的杂木树砍断。如果水木知道Zhou Sen 用他的冰魄Divine Sword 砍树,估计会气得活过来。    清除多余的枝桠之后,Zhou Sen 一手搂住沈慧敏,一手扶住肩膀上树木朝山洞飞去。    Zhou Sen 不知道,沈慧敏白皙的脸上已经变成了scarlet ,因为,Zhou Sen 一手按在她的柔软,而且死死的抓住。    当然,Zhou Sen 并不是故意,他的身形本就比沈慧敏高出了一个头,两手抱住沈慧敏的时候,还能够把双手挪到沈慧敏小腹位置,而现在,Zhou Sen 一手扶住肩膀上的树干,只剩下一只手维持身体平衡的力量,自然是要往上挪,而且必须要用力抓住。    其实,Zhou Sen 并没有什么感觉,因为隔着厚厚的little cotton jacket ,但是,沈慧敏就不一样,一个黄花大闺女,被一个大男人以一种暧昧的姿势抱着,其羞涩可想而知。当然,哪怕是Zhou Sen 察觉,估计也会当仁不让的继续抓住不放,毕竟,这种机会可是不常有。    现在,最痛苦的莫过于沈慧敏,她还不能声张,还得假装不知道……    时间特别的漫长,在无尽的煎熬之中,两人终于回到了山洞的绿松石上。    “你生病了?”Zhou Sen 落地之后,放下肩膀上的杂木树,抬头一看,只见火光之下的沈慧敏脸上如同火烧一般,就连脖子和耳朵都红了。    “没事没事……”    “我摸摸看,你可千万别发烧了啊……”    “真没事。”沈慧敏暗自咒骂着,连连后退,却是退到准备燃烧的柴火上面,一跤摔了个四脚朝天,battered and exhausted 。    “小心点……咦……真有点烫……刚才砍树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看样子,白天是没法回去了,反正也不急,你先休息一会吧。”    Zhou Sen 连忙扶起沈慧敏,摸了一下额头,感觉很滚烫,连忙安抚沈慧敏,让她休息,然后,又把火堆挪后,添了一些木材,为沈慧敏把火烧旺。    看着Zhou Sen 忙前忙后的,沈慧敏有一种无比温暖的感觉。    沈慧敏喜欢看着Zhou Sen 工作,她喜欢默默的看着Zhou Sen 那冷峻的表情,那一丝不苟的动作……    Zhou Sen 是个男人,他没有沈慧敏那么细腻的心思和想法,他正在绞尽脑汁的想着办法撬开绿松石。    一个女人可以对一个男人保持很长时间的热情,这个时间段可能是一辈子。    而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热情,大多保持在追求的冲动期,这个期间,可能是几秒钟,可能是几个小时,或者是几个月,甚至于几年,但是,绝impossible 是一辈子。    当然,world 上是没有完全绝对的事情,要不然,就不会出现那些感天动地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一阵折腾之后,Zhou Sen 把削尖的树插进了一道岩缝里面,然后,little by little 的用力撬。    坐在绿松石旁边的沈慧敏惊讶的发现,那巨大的绿松石在Zhou Sen 一人之力下,居然慢慢的升起了一边。    “慧敏,快,把那些石块塞进缝隙。”    “嗯嗯……”    沈慧敏立刻明白,连忙起身,把Zhou Sen 早就准备好的石块塞进被撬开的缝隙,每塞进去一点点,Zhou Sen 的树就往里面移动一点点,在两人合作努力之下,终于,绿松石被撬起来足足有半人高,上面也变成了一个斜面。    “haha ……Zhou Sen ,有个山洞……真有个山洞……”    沈慧敏欣喜若狂的大喊大叫。

  “别急,我们先把这绿松石稳定下来,要不然,我们进去之后,绿松石掉下,那可就惨了。”    “对对。”    两人又找了一些被积雪撞破的大石块塞进绿松石,确定高枕无忧之后,才进入那漆黑的山洞。    山洞与主洞之间有若干细小的缝隙,空气并不浑浊。    人工雕琢的痕迹非常明显,从绿松石上面下来,山洞里面有台阶,台阶不多,只有数十步。    下了台阶,转了一个方向,就是一个天然的洞穴。    洞穴没有丝毫人工雕琢痕迹,墙壁凹凸不平,地面却是溜滑无比。从岩壁和走向判断,这里曾经是一条地下河流,河流干涸之后,形成了现在的隐蔽山洞。    山洞好像没有尽头一般,两人循着山洞走了several hundred meters ,燃烧了几支准备的torch ,前面依然是无尽的黑暗。    “Zhou Sen ,我们好像在往地下走。”沈慧敏有点害怕,搂住Zhou Sen 的胳膊。    “没事,那修神senior 晚年temperament 大变,在他居住的地方都没有设置禁制陷阱,这里更impossible 有危险,而且,此地没有丝毫生机,也不会有猛兽。再说,有猛兽也不怕,你可是有冰魄Divine Sword 的。”    “对对,有猛兽我也不怕,我可是有冰魄Divine Sword 的。”    沈慧敏挥了挥手中的冰魄Divine Sword ,挺了挺丰满的胸脯给自己壮胆。沈慧敏不知道,她这充满了女人味的挺胸动作,却是让Zhou Sen 一阵口干舌燥,连忙强行移开自己的目光。    终于。    地势开始变得平坦了,山洞的空间也变得开阔。    再走数十步,空间豁然开朗。    这是一个巨大的溶洞,溶洞的靠墙壁的地方,有一个直径数十丈的椭圆形水潭,在火光的照耀之下,山洞之中,仿佛蒙着一层mysterious 的轻纱。    “我们把torch 熄灭。”Zhou Sen 突然道。    “为什么?”    “熄灭你就知道了。”    “哦……”    torch 熄灭,山洞变得漆黑,逐渐,奇迹的一幕出现了,漆黑的山洞居然被一层淡淡的七彩rays of light 笼罩,在那些洞壁的高处,有无数朦胧的亮点点缀在溶洞里面,两人仿佛进入了梦幻一般的world 。    “能量石!那是Top Grade 能量石的七彩rays of light !”    两人目瞪口呆大张着嘴,一脸惊叹的看着周围那些发出亮光的地方。    一阵发呆之后,两人循着rays of light 找去,在一块凸出的岩壁上,发现了一具墨岭雪豹的骨骸,而那散发出七彩rays of light 的Top Grade 能量石,就在那骨骸之中。    把Top Grade 能量石擦亮,那本是柔和的七彩rays of light 变得越发dazzling 。    两人接连找到几块能量石擦亮,很快,山洞变得如同白昼一般,那千姿百态的钟乳石也被七彩的rays of light 照得绚丽无比,就连那deep water ,也变得五光十色,色彩缤纷,波光粼粼。    一块。    两块。    三块。    四块。    ……    两人蹲在地上数着能量石的数量。    此时,两人已经从开始的欣喜若狂变得有点麻木了。    能量石的数量远远超过了Zhou Sen 的预期,居然达到了两百七十颗,其中有些品阶并不是很好,但是,除开那些品阶不好的,达到Top Grade 等级的也超过二百颗。    两百颗Top Grade 能量石是什么概念?    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必定要引起修God World 的轰动。    很多数千年历史的修神Sect ,所收藏的Top Grade 能量石也极为有限,就像九盘宗,所藏Top Grade 能量石就不超过二十块。    其实,能量石本身就是一个消耗品,并不是艺术品,没有谁会把能量石当成一种收藏品,收藏一些也只是做应急只用,绝大部分的时候,能量石都会因为超能力者的cultivation 而消耗掉。    一大堆的能量石摆放在面前,发出dazzling 的rays of light 。    rays of light 照在两人脸上,两人互相对视着,都是一阵发呆,感觉在做梦一般。    如果说是几十颗,两人还好处理,现在这么多,两人反而有一点无所适从。    “Zhou Sen ……”    “慧敏……”    “你先说!”    “你先说!”    两人异口同声,又同时闭嘴。    “好吧,我先说。”沈慧敏挽起额头的秀发,一脸温柔的看着Zhou Sen 。    “糟糕!”    看到沈慧敏那温柔的表情,Zhou Sen inwardly shouted 不好,这小财迷估计又要占他便宜了。想到这里,Zhou Sen 坚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这次,绝不能轻易罢手,毕竟,这些能量石很有可能Gang Lord 他回到五大Star Domain 。    “Zhou Sen ,我拿九颗……不……十九颗……我还要两颗能量石换一个Spatial Ring ,剩下的,都归你了。”沈慧敏用手指挑了十九颗放进腰里的小皮囊。    “啊……为什么?”    Zhou Sen 已经准备好了无数giving tit for tat 的话,但是,却是没有想到沈慧敏这次居然这么大方。    “我已经占了你太多的便宜了,这次找到这些能量石,也全靠你,如果没有你,我这冰魄Divine Sword 也保不住。而且,哪怕是卖了冰魄Divine Sword ,也不一定能够找到九颗Top Grade 能量石,那么,我爹的生命就会有危险。现在,我的冰魄Divine Sword 保住了,我爹的性命也保住了,还可以换一个Spatial Ring ,我已经很满足了。”    “可是……可是……”Mogan Prison 毕业演技一流的Zhou Sen 头一次是在没有伪装的情况下说话这么结巴。    “Zhou Sen ,你比我更需要能量石,我们Shen Family ,虽然说不上富可敌国,但是,足以让我们富贵一生,而你,却是一无所有,有了这些能量石,你可以干自己的事业……也许……也许有出人头地的那一天……就……就……cough cough ……”沈慧敏脸上露出一抹羞红。    “不行。”Zhou Sen 根本没有擦觉到沈慧敏脸上的羞涩。    “什么不行?”    “这不公平,我太拿多了。”    “那……那……那好吧……我还多拿几颗,我爹一定很开心的……”沈慧敏又拿了几颗cautiously 的放进皮囊里面。    “慧敏,这些能量石我暂时不需要。再说,我也无处可放,拿几颗放在身上傍身是可以的,再说,an innocent man treasuring a jade ring becomes a crime ,只会招致killing disaster 。这些能量石放在这里很安全,不如,你多拿一些,余下的,就放在这里,以后有事,就来这里取就是。”    “你不怕我偷偷摸摸一个人全部拿走?”沈慧敏歪着脑袋看着Zhou Sen 。    “怕。”    “cough cough ……那你还放这里?”沈慧敏想不到Zhou Sen 回答如此干脆,一阵干咳。    “你拿走了总比被别人抢走的好。”Zhou Sen indifferently said 。    “hehe ,这倒也是。Zhou Sen ,你放心,我指天发誓,绝不会独吞,君子一言,驷赵难追!”沈慧敏顿时大喜,指着天上solemnly vowed 的发誓赌咒。    “上面是洞顶,没有天。指天发誓是没有用的!”    “你也不是君子,你是女人。君子一言驷赵难追也是枉然的。”    Zhou Sen 暗自嘀咕了几声,自然是没有把沈慧敏的誓言taking seriously 。    人性是贪婪的,Zhou Sen 也很想独吞这些能量石,但是,理智告诉他,这些能量石一旦暴露,必定会在修God World 掀起滔天波澜。在五大Star Domain ,很多Great Family 大门阀,曾经富可敌国,现在也是烟消云散。对于现在的Zhou Sen 来说,巨额的钱财对他修神没有任何帮助,那么也就意味着,财富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把能量石放在这里远比放在东大院安全,至于沈慧敏,Zhou Sen 其实并不是很担心。    通过这段时间的交往,Zhou Sen 对沈慧敏还是有些了解,沈慧敏虽然是个财迷,却是单纯天真,并非贪婪无度。最重要的是,以沈慧敏现在的环境,哪怕是胡乱糟蹋能量石,也impossible 把二百多颗能量石短时间全部糟蹋掉的。    现在,Zhou Sen 唯一担心的是沈万。    沈万是个超能力者,而且是一个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的超能力者,这么多的能量石,对他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必须要找一个办法,让沈慧敏不会向他father 透露这个秘密的地方。    “Zhou Sen ,既然你让我和你一起保管这些能量石,那就不能怪我监守自盗哦!”沈慧敏双手左右开弓,又拿了几颗能量石塞进怀里,察觉鼓囊囊的能量石在胸口不是很美观,又把皮囊解开,清空里面杂七杂八的女人用品之后,再把能量石塞得满满的才罢手。    “……”Zhou Sen 心疼得滴血,却是无可奈何。    “Zhou Sen ,你也别心疼,我在研究那本《造丹漫谈》,需要大量的资金购买一些spiritual medicine ,等我练出了Immortal Pill ,第一个给你吃,好不?”    “嗯,记住,你先自己吃一颗再给我吃。”Zhou Sen 想起上次拉得hovered between life and death 的痛苦经历,连忙提醒道。    “……cough cough ……好啦,好啦,知道你不相信我,以后我会自己先吃的,不会poison to death 你……对了,Zhou Sen ,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可不许告诉别人哦!”沈慧敏突然压低声音,一脸mysterious 兮兮的表情。    “什么秘密?这里没人,你可以大声一点。”    “我发现了medicine pill 转化为超能力的秘密。”沈慧敏拧了一把Zhou Sen 的胳膊,冲着Zhou Sen 的耳朵大声咆哮道。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