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fining Star River Chapter 786

“吃了medicine pill 不都是可以增加超能力的吗?”Zhou Sen 不以为然,在他看来是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事情。    “晕,不是啦,我说的和你想的不一样。你说的是人吃了medicine pill 可以增加超能力,而我,则是可以让pill efficacy 附在物体上面,记得上次我们通信的那纸蜻蜓吗?”    “记得。”Zhou Sen 心中莫名的一暖,那种期待信笺的感觉非常好。    “hehe ,我的超能力没法驱动那纸蜻蜓。”沈慧敏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你怎么做到的?”Zhou Sen 一震。    “我把一种medicine pill 用水融化,然后把纸蜻蜓浸泡在药水里面,增加一些丹书符工艺之后,超能力可以在纸蜻蜓上面聚而不散,只要一点点的超能力就能得心应手的控制,厉害吧!”    “厉害!”Zhou Sen 由衷的赞叹道。    “哼哼,更厉害的还在后面呢,when the time comes ,只要谁瞧不起我沈慧敏,我就每天安排成千上万的纸蜻蜓攻击他。”沈慧敏趾高气扬的看着Zhou Sen 。    “hehe ,那肯定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    Zhou Sen laughed ,并没有taking seriously ,他可是记得,那纸蜻蜓就连窗户纸都没法穿过的,要说攻击超能力者,还真有点fantasy story 。    “你不信是不是?好,等我successfully accomplished 之日,第一个让你好看!”沈慧敏见Zhou Sen 一脸不以为意的表情,生气道。    “great aunt ,你就饶了我吧,你用剑捅的那窗口,把我快冻了一个冬天了。”    “啊……hahahahaha ……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沈慧敏捧腹大笑起来,都笑出了眼泪,一脸悲悯的看着Zhou Sen 道:“你还是把那窗户给封上吧,这大冷天的,哎哟,想想都不好受ahhhh ……”    “不了。”Zhou Sen shook the head 。    “为什么不……”    沈慧敏的声音戛然而止,脸上露出一抹羞涩,低头不敢与Zhou Sen 对视。    梦幻一般的能量石rays of light 之下,a male and a female together alone 好像在童话的world ,气氛突然变了,变得安静,变得紧张,变得血流速度加快,变得心脏跳动加快……    时间little by little 的过去了,两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蓬……    一声闷响打破了两人world 的安静。    两人turned pale in fright ,循声看去,只见那deep water 之中,居然冒出一个巨大的头颅。    墨岭雪豹!    那湿漉漉的脑袋靠近岸边,一头墨岭雪豹慢慢爬了上来,它似乎很疲惫,几乎是挣扎着爬上岸。    两人turned pale in fright ,几乎同时站起。    就在个时候,两人出现了一个极为可笑的动作。Zhou Sen 一个箭步跨到沈慧敏身前护住沈慧敏,而沈慧敏则是subconsciously 的藏到了Zhou Sen 背后。    这个防御动作仅仅维持了一瞬间,两人又同时醒悟过来。很显然,现在Zhou Sen 更需要保护。    沈慧敏左手牵住Zhou Sen 的right hand ,right hand 提着冰魄Divine Sword 护住Zhou Sen ,而Zhou Sen 则是后退了半个身位……    让人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那墨岭雪豹从水中爬起来,已经筋疲力尽,浑身滴着水,精神萎靡不振,连皮毛上的水都无力抖开。    墨岭雪豹也发现了Zhou Sen 和沈慧敏,让两人意外的是,它并没有立刻攻击,而是用a pair of spiritless eyes 看着Zhou Sen 和沈慧敏,没有了猛兽的凶狠狰狞和身为墨岭雪豹的霸气,反而有一种英雄迟暮的无奈之色。    吼……    墨岭雪豹突然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声,高昂着巨大的脑袋,就像高傲的君王一般。    Zhou Sen 和沈慧敏互相看了一眼,墨岭雪豹的咆哮并没有让他们感受到威胁,反而明显的感觉到,这头墨岭雪豹似乎极度疲倦,就连咆哮声都没有了力气。    它生病了吗?    此时,两人已经没有了开始的惊恐。    这头墨岭雪豹别说是攻击他们,就是走路都颤颤巍巍,身体已经处于油尽灯枯的地步。    墨岭雪豹朝两人走了两步,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发动攻击的力量,居然转身步履蹒跚的朝一处洞壁走去,走到洞壁之下后,墨岭雪豹又回头看了一眼Zhou Sen 和沈慧敏,低垂着头,发出一声无奈的咆哮,然后,憋足所有的力气,奋力一跳,那巨大的身躯跃上了一处并不是很高的凸出岩壁,跃上岩壁之后,墨岭雪豹伏下身体喘息着,显然,刚才那一跃,已经用光了它体内所有的力量。    山洞里面突然变得静谧。    伏在岩壁上的墨岭雪豹头一双眼睛盯着Zhou Sen 和沈慧敏,一眨不眨,那目光之中,有绝望,有无奈,有不甘。    “Zhou Sen ,它要死了。”沈慧敏有一丝伤感,until now ,她都想猎杀墨岭雪豹,但是,当她目睹一头曾经威风凛凛称王称霸的墨岭雪豹在她面前逐渐的失去生命,多愁善感的她又很难过。    “暂时不会死的,不过,我们得做点什么。”Zhou Sen 看着墨岭雪豹那绝望的眼神。    “做点什么?”沈慧敏一愣。    “是的,我们发现了墨岭雪豹的墓地,它认为这处墓地再也不安全了,在它濒临死亡之际,它很绝望。”    “它都要死了,还绝望什么?”    “无论是人还是动物,在弥留之际,都会有一些想法,而墨岭雪豹是水Senior Mu 豢养神豹繁衍出来的亚种,本身就极具spirituality ……咦,也许它能够听懂我们的话。”    “听懂我们的话?No way !”    “我试试看。”    Zhou Sen 牵着沈慧敏的手走到墨岭雪豹的岩石之下,保持了一个安全的距离。虽然墨岭雪豹已经是油尽灯枯,但是,Zhou Sen 还是不敢冒险与墨岭雪豹近距离接触。    “你认识这把剑吗?”    Zhou Sen 抬头看着墨岭雪豹,墨岭雪豹则是盯着沈慧敏手中的long sword ,它肯定没有看到过冰魄Divine Sword ,因为,它的lifespan 只有七十岁左右,而水木超能力者已经死了六百多年,不过,墨岭雪豹本乃神豹后裔,在它们的Divine Consciousness 里面,对冰魄Divine Sword 有着一种天然的亲近感,毕竟,这剑,是它们祖宗的主人。    墨岭雪豹居然nodded 。    “你是一头有spirituality 且值得尊重的墨岭雪豹,想必你也知道,masterless object ,有德者居之!我们虽然can’t be considered 有德者,不过,也算是destined person ,你放心,这墨岭雪豹的墓地,我们不会泄露出去,也不会再来打扰你们,就留给下一个fated person 吧!”    墨岭抬起硕大的头颅,发出微弱低沉的吼叫,盯着Zhou Sen 看了一会,目光之中,露出一丝感激之色,然后,慢慢的伏下脑袋,眼睛依然看着Zhou Sen 的方向,逐渐,那目光变得黯淡无光……    “它死了。”沈慧敏一脸忧伤。    “是的,它死了,不过,它没有遗憾。”    “我们真的不来这里了吗?”    “是的,我们现在已经收刮了所有的能量石,按照墨岭雪豹的数量和lifespan ,每出现一颗能量石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我们也就没有必要来了,或许,若干年后,还会有另外的人发现这里,就给他们一些惊喜吧。”    “Zhou Sen ,你心肠真好。”    “hehe ,这不是心肠的问题,墨岭雪豹的能量石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如果我们杀鸡取卵,却是harming others without benefiting oneself ,万一墨岭雪豹知道墓地被发现之后,它们可能迁离墨岭,那么,墨岭就永远的失去了这个物种,这对附近的超能力者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嗯,那我们这些能量石怎么办?”    “带到洞外,这里,就给墨岭雪豹留一个安静的墓地吧。毕竟,这里也算是Divine Beast 之坟,如非blessed by heaven ,Divine Beast 是不会选择这里,所以,留下也算是积德。”    “Zhou Sen ,好奇怪啊,那墨岭雪豹为啥是从水里面出来的?”    “这很简单,这within cave 的水潭可能与某条地下河流相通,或者是与山涧溪流相通,墨岭雪豹感觉自己即将死亡之际,它们就会通过地下河流潜水进入溶洞。”    “so that’s how it is ……”    ……    Zhou Sen 和沈慧敏把所有的能量石带走,他们并没有动那头墨岭雪豹的尸体,他们的能量石已经够多了,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而且,看着墨岭雪豹的生命逝去,两人根本提不起精神开肠破肚挖能量石。    出了墨岭雪豹的墓地之后,两人合作把那巨大的绿松石恢复原状,一些因为撬开时摩擦的痕迹也被Zhou Sen 用草木灰little by little 的仔细掩饰,非常细致,如果不仔细观察,很难看出异样,一旦时间久远了,那些摩擦痕迹会慢慢消失。    那根杂木撬棍也被Zhou Sen 砍成几截扔在了火堆里面烧掉。    终于,所有工作都完成了,两人呆坐在火堆边,看着熊熊燃烧的火焰,在他们面前,是一堆的能量石,在火光的照耀之下,能量石发出璀璨的七彩流光,流光随着飘忽的火焰不停的变幻着,让人仿佛在天堂一般。    “这些能量石怎么样处理?”沈慧敏问道。    “等会我们就埋在山洞进口的地方,那地方就在山脚之下,便于你以后取,而且,一般寻宝的人,只会习惯性的在洞里面寻找,都会忽略山洞入口。”    “嗯。”沈慧敏连连nodded 称是。    “慧敏,你还不能吸收能量石的自然能量吗?”Zhou Sen 问道。

  “不能,必须要达到primary level third rank 超能力才能够吸收能量石的能量,不过,能量石并不只是用于cultivation 的,还可以制作法宝、符和一些很有趣的bauble 儿的。”    “法宝也需要能量石?”Zhou Sen 心中一动,他想起了千神匠船,很显然,沈慧敏嘴里的法宝和千神匠船有异曲同工之妙。    “当然,你以为法宝哪里来那么大的formidable power ?有些炼器expert ,可以浓缩能量石的能量,譬如,炼制一把冰魄Divine Sword 这样的宝剑,所耗费的Top Grade 能量石可是不敢想象,而且需要Master Level 的炼器expert 把能量石的能量压缩到剑体里面,一旦那些能量被激发,冰魄Divine Sword 就会爆发出极大的formidable power 。”    “按according to what you said ,冰魄Divine Sword 的能量用尽之后,岂不是就是一块废铁了?”Zhou Sen 疑惑道。    “理论上是如此,但是,实际上,要把一柄剑上面的能量用光,至少也要几百上千年,乃至更久,因为,这类宝剑的主人,本身就法力高强,他们战斗,都是用自己身体里面的超能力,宝剑只是一个媒介而已,所以,根本不用担心Divine Sword 的能量用光。当然,理论上,这冰魄Divine Sword 终究会有一天会变成凡铁,只不过,我沈慧敏是看不到了,你也别想看到,hehe 。”沈慧敏抚摸着冰魄Divine Sword 的剑身,爱不释手。现在沈慧敏心情非常好,找到了无数的能量石不说,还保住了this divine sword ,想不开心都难。    “有没有永远也不会能量枯竭的Divine Item ?”    “当然有,很多Ancient Immortal 器Divine Item 能量永远will not 用光,而且随着时间的久远,或者是主人的法力增强,它们还会越来越厉害。”    “为什么?”Zhou Sen 猜测是法宝吸收Power of Faith 。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记得我爹提起过一次,说一些Great Desolate Era 的treasure ,都有一些法力无边的禁制,那些禁制可厉害了,不仅仅是能够让treasure 发挥出destroying heaven extinguishing earth 的力量,而且,还能够吸收大自然的力量,据说,有一把斧头,能够把天都劈开。”    “把天都劈开!”Zhou Sen 心神一震。    “hehe ,那还算不了什么呢,还有一种弓箭,能够把太阳都射下。”    “射下太阳……那……那……那些treasure 在哪里?”Zhou Sen 突然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立刻想到了古Earth 上的一些神话故事。只从Zhou Sen 接触到了Death God 和Nuwa 之后,他已经确定,那些神话故事里面的人物和法宝,往往是都是真的。    “我哪知道啊!那都是无数万年乃是数十万年前的故事,很多treasure 出现的时间距离现在,最短也有几千年了。”    “可惜……”Zhou Sen 一脸遗憾之色。    “可惜你的头啊,你就别做梦了,有把乌金短剑给你用着就不错了,你以为那些Ancient Immortal 器那么容易得到啊!很多修神Great Sect 的sect protecting treasure ,也就是高阶兵器,比我这把冰魄Divine Sword 也强不了多少,偶尔有些Sect 藏有上Ancient God 兵,却是不会使用,反而遭人觊觎,这数千年,不知道多少修神Sect an innocent man treasuring a jade ring becomes a crime ,落得个灭杀whole family ,有时候,有把好兵器并不是一件好事的,倒是像我这样的冰魄Divine Sword ,又厉害又实用,而且不会引起别人的觊觎,多爽!”沈慧敏撅嘴吹了吹冰魄Divine Sword 的sword edge ,一脸得意之色。    “那倒是。”Zhou Sen nodded ,他比任何人都明白“an innocent man treasuring a jade ring becomes a crime ”的道理。    “Zhou Sen ,你不拿些能量石吗?”    “拿些。”Zhou Sen 随便挑了一些劣质能量石,约十几块,用布包好,然后放在他的小包袱里面。    “你为啥拿一些低阶能量石啊?”沈慧敏不解。    “我拿着也没用,再说,我可不想被人觊觎遭致killing disaster 。对了,你也要注意,钱财不能露白,千万不要走漏消息,最好是父母都不要告诉。”    “啊……这么多能量石,我不告诉,很难解释的。”    “你想想,如果你告诉了你的父母,你的父母又告诉他们信任的人,他们信任的人再告诉他们信任的人,word gets around ,最后,大家不都知道你们Shen Family 有数百块Top Grade 能量石,你觉得,那会出现一个怎么样的状况?”    “会怎样?”    “首先,会有很多与你们Shen Family 有交情的人会找着各种各样的理由找你父母索要能量石。然后,一些心怀不轨的人会暗中注意,甚至于可能升起抢夺之心,你爹虽然厉害,但在修God World ,比他厉害的人大把大把,你认为,他能够保护二百多块能量石?”    “不能……”沈慧敏脑袋里面满是别人觊觎她家能量石的情景,脸上顿时露出害怕之色。    “是的,你们Shen Family 肯定是不能保护这么多能量石的,所以,不要让我们之外的第三个人知道是最好的。至于你爹需要能量石cultivation ,你就给他几块能量石就是,不过,也别给太多,haste brings no success ,如果靠能量石就能够得道成仙,估计Great Han Empire 已经是Divine Immortal many as dogs 了,这说明,能量石只能起一个辅助作用,而不能真的让人得道成仙,你给你爹大量的能量石,反而是害了他。”Zhou Sen 慢慢的引导着沈慧敏,他必须要说服沈慧敏不要泄露能量石的秘密,他才有机会与沈慧敏分享这些能量石。    “嗯嗯,那我怎么向爹娘解释?”沈慧敏一脸苦恼之色。    “不用解释,哪怕是他们问,你也可以选择拒绝回答。他们肯定猜到是我与你一起弄到的能量石,你只要保持沉默就好了,而且,你拿出十几块能量石之后,足够让他们震撼的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我们还有几百块能量石。”    “haha ,就是!如果这些能量石不是在眼前,我自己也不相信。”沈慧敏拿起一块能量石在火光下不停的照耀,把绚丽的光彩照射到Zhou Sen 脸上,咯咯笑个不停。    “是的,我也不信。对了,慧敏,我需要一些现金,银票也可以,帮我兑换一些现金。”    “嗯,现在大雪封路,Nie Family 桥流通的现金不多,不过,大额银票倒是有的,when the time comes ,我给你想办法弄一些银票和帝国币。”    “好,你不要让别人知道。”    “我知道啦,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沈慧敏笑靥如花,娇憨之色cause one’s heart to go pit-a-pat 。    “对,我们两人的秘密。”    Zhou Sen 紧绷的神经缓缓的松弛了下来,暗自let out a long sigh of relief ,看样子,沈慧敏It shouldn’t be 在外面胡乱说了。    说服一个女人保守秘密,比climb a mountain of swords or plunge into a sea of fire 的难度还高。    Zhou Sen 看着沈慧敏。    沈慧敏看着Zhou Sen 。    中间隔着那堆散发出七彩流光的能量石。    山洞里面突然变得安静了,安静得可以听到两人的heartbeat 声和呼吸声。    “Zhou Sen ,我好累。”看着看着,沈慧敏顶不住了,一脸羞红,垂下臻首。    “现在离天黑还有几个时辰,我们先把能量石埋了,你先休息一会儿。”    “嗯。”    两人起身,举起torch 带上能量石到山洞口,Zhou Sen 用沈慧敏的冰魄Divine Sword 在一些隐蔽的地方挖洞埋藏能量石,二百多块能量石分二十个地方埋藏,埋藏地点看起来disordered and in a mess ,却是有迹可循,Zhou Sen 告诉了沈慧敏寻找方法之后,沈慧敏一脸惊叹之色。    按照这种埋藏方法,哪怕是有人无意中找到了其中某一处埋藏能量石的地方,也绝impossible 寻找另外一个地方。    埋藏了能量石之后,两人又回到了山洞燃烧篝火的地方。    两人并排坐在火堆边的一块岩石上,陷入了无尽的沉默。    “Zhou Sen ,和我聊天嘛。”沈慧敏突然蹲在Zhou Sen 身前一侧,双手捧脸,歪着脑袋看着Zhou Sen 。    “你不是要睡觉吗?”    “我感觉现在就像做梦一样。”沈慧敏浅浅一笑,看着Zhou Sen 。    “是因为能量石?”    “嗯,太多了,我都想挖出来重新看看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hehe ,不是做梦。你看,是真的。”Zhou Sen 从包袱里面掏出一颗能量石放在火堆前的一块小石头上面,能量石散发出令人着迷的梦幻流光。     “是真的。”    沈慧敏也掏出一块能量石,与Zhou Sen 的能量石放在一起,两颗能量石互相辉映,整个山洞被照射得仿若Immortal Realm 一般。沈慧敏痴痴的看着能量石那七彩rays of light 。    时间little by little 的流逝,沈慧敏不时的把能量石收起,又不时把能量石一股脑的拿出来,反复的证明着自己不是在做梦。    Zhou Sen 只能苦笑着陪沈慧敏玩这个无聊的游戏。    当然,Zhou Sen 并不无聊,他很喜欢沈慧敏的单纯与天真,正是因为沈慧敏的单纯与天真,这才让Zhou Sen 能够与沈慧敏在一起相处。    沈慧敏并没有什么自己的主见,她的想法很多时候幼稚可笑,而更多的时候则是异想天开,专注的时候让人侧目,carefree 的时候让人骂娘,这样的性格,让Zhou Sen 感到安全,至少,沈慧敏不会威胁到他的生存。    沈慧敏很信任Zhou Sen ,这也是让Zhou Sen 欣慰的原因。    其实,沈慧敏也有心机,也会耍小聪明,她也很贪财,她甚至于会利用Zhou Sen 试验她炼制的medicine pill ,但是,她本心善良,她没有城府,心机让人obvious at a glance ,和沈慧敏接触久了,她就变成了一个透明的人,她内心的想法都可以从她的表情判断出来,她的小聪明和心机只会让人会心一笑……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