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fining Star River Chapter 787

    沈慧敏的纯,是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的纯,她很想隐藏,却从来不知道如何隐藏。

    和沈慧敏在一起,没有勾心斗角,没有铁血杀伐, 沈慧敏的那一根筋的单纯,就像一剂疗伤圣药,治疗着Zhou Sen 那受损的灵魂。

    如果不是因为愧对Third Princess ,Zhou Sen 倒是很原因留在这颗planet 陪伴沈慧敏一生。

    沈慧敏睡了。

    沈慧敏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她玩着能量石,不停的换着角度射出各种各样的rays of light ,玩着玩着,就靠在Zhou Sen 膝盖上睡着了。

    Zhou Sen 苦笑的看着膝盖上的沈慧敏,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 打死他不会相信,world 上还有人能够以这样的姿势睡觉。

    沈慧敏那有点婴儿肥的脸红扑扑的,长长的睫毛偶尔会动一下,仿若那童话中的Princess 。

    Zhou Sen 如同雕塑一般,保持着完全静止的状态,他不敢动,怕惊醒美梦正酣的沈慧敏。此时此刻,Zhou Sen 心中没有丝毫的绮念,只是静静的看着膝盖上的沈慧敏。

    沈慧敏drooling 了。

    Zhou Sen 膝盖的衣服都被打湿了,然后,沈慧敏似乎有点不舒服,或者是希望找到一个温暖的地方,调整了一下睡姿,整个脑袋朝Zhou Sen 怀里拱,拱着拱着,脑袋就挤进了Zhou Sen 的怀里,整个人都伏在了Zhou Sen 的腿上……

    ……

    Zhou Sen 微笑着进入了雄浑之境的“静”状态,World’s All Living Things 变得安静, 安静之中又有一种另类的嘈杂,他能够感受到洞壁偶尔滴落的水珠声音,也能够感受到老鼠沿着洞壁奔跑的声音,他还感觉到了沈慧敏腹中gu gu 叫的声音,还有,梦呓的声音……

    美好的时间总是很短暂。

    Zhou Sen 喜欢这种恬静,喜欢这种安详,喜欢能量石在火光照射之下散发出来的梦幻rays of light 。

    如果不是来自于五大Star Domain ,如果不是还有很多事情未曾放下,Zhou Sen 希望,时间永久的停留in this brief moment 。

    “唔……”沈慧敏在Zhou Sen 的怀里动弹了一下,Zhou Sen 惊醒。

    沈慧敏睁开眼睛,她看到了Zhou Sen ,Zhou Sen 也看着他,两人对视着。

    “我睡着了?”沈慧敏还有点迷糊,并没有意识到还在Zhou Sen 的怀里。

    “嗯。”

    “多久?”

    “二个时辰吧。”

    “两个时辰……啊……我……我……我睡在你身上?”沈慧敏身体如同弹簧一般弹起,一脸惊恐的看着Zhou Sen 。

    “嗯。”

    “我……我……我是不是drooling 了?”沈慧敏擦了一把嘴角,一脸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之色。

    “……”Zhou Sen 一脸愕然, subconsciously 的看了一眼膝盖。

    “我以后怎么见人啊……”沈慧敏见Zhou Sen 神色, 立刻看到了Zhou Sen 膝盖上被浸湿大部衣服, 提着冰魄Divine Sword ,围绕着Zhou Sen 团团转,一副kill a witness to silence them 的模样。

    “又不是第一次……”Zhou Sen 想到上次沈慧敏为他按摩睡在他身上的情景,也是流他一身的口水,低声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

    “没什么……天已经黑了,我们走吧,你爹还等着你的能量石疗伤呢。”Zhou Sen 连忙转移话题,他哪怕是再傻,也不会傻到和一个女人讨论她drooling 的事情,以沈慧敏的性格,kill a witness to silence them 的事情她可能真干得出来。

    “对对,快走快走。”

    沈慧敏就是这么一根筋,Zhou Sen 转移话题之后,立刻就忘记了自己丢人的事情,连忙催促。

    “嗯,我先收拾一下。”

    Zhou Sen 检查了一下附近,看看有没有遗落什么泄露身份的私人item ,仔细检查了一遍之后,两人驾驭起Flying Sword 出洞,洞外,果然已经是黑了。

    两人没有拢吮苊獗蝗朔⑾郑刈攀髁值牡涂辗衫肽搿

    不到one hour ,两人就到了Shen Family 大院。

    this time ,Zhou Sen 也没有回避,直接和沈慧敏到了西院,当两人推开大厅的时候,朱氏正着额头独自发呆,昏暗的烛光让朱氏看起来仿佛苍老了十几岁,越发憔悴。

    朱氏可能是心事重重,反应有些迟钝,Zhou Sen 和沈慧敏推门进来,居然没有发现。

    这段时间,朱氏可以说是生活在煎熬之中,她已经联系了很多大户出卖Shen Family 的不动产,但是,因为经历了灾民之乱,Nie Family 桥的一些大户都受到的巨大的损失,特别是Zhao Family 和Xiao Family ,虽然愿意伸出援手,但都遭受大灾,却是力有未逮。

    时间越来越紧迫了。

    Divine Dragon 山的医生说,如果一个星期之内找不齐九块能量石,沈万就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现在,朱氏不仅仅是面临着钱的问题,更重要的是Top Grade 能量石,哪怕是Shen Family 筹集到了足够的资金,也impossible 在一个星期之内收购到九块Top Grade 能量石。

    朱氏虽然不是超能力者,但是,她与沈万朝夕相处,耳濡目染之间,也知道一些修God World 的事情,自然是知道Top Grade 能量石的珍贵。

    in this world ,绝大部分的问题都能够用钱来解决,但是,这一条规则并不完全适用在修God World ,超能力者使用的一些item ,根本无法用金钱来衡量,而Top Grade 能量石,本身就是一个消耗品,沈万平素想弄一块Top Grade 能量石都是难上加难,even more how 现在一次就要九块,其困难可想而知。

    朱氏已经是焦头烂额了,她甚至于没有察觉自己的宝贝女儿已经失踪了一天。

    “妈,我回来了。”沈慧敏雀跃着扑到朱氏的怀里。

    “哦……回来啦……”朱氏魂不守舍的摸了摸乖女儿,突然发现Zhou Sen 居然站在不远处,脸上赫然色变,“你来干什么?”

    “……”Zhou Sen 知道三言两语解释不清楚,干脆保持沉默。

    “妈!”沈慧敏娇嗔的环住朱氏的脖子。

    “你爹都……你还……还……”

    坚强的朱氏终于爆发出压抑已久的情绪,抱住沈慧敏,泪如雨下。以后,她只能和宝贝女儿相依为命了,而这个女儿居然disappointing ,老爹弥留之际却是想着和一个卑微的长工厮混,这让她悲从心来。

    “妈,爹不会死的,你看,这是什么?”

    沈慧敏挣脱朱氏,把皮囊里面的能量石一股脑的倒在桌子上。

    “啊……”朱氏整个人都呆滞了,一双浸满泪花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令人着迷Top Grade 能量石上面,终于,她fiercely 的掐了自己一把,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妈,这都是真的,你不是在做梦。”

    “我不是做梦?我不是做梦吗?”朱氏哆嗦着,伸出颤抖着的手臂,轻轻的放在能量石上空,却是不敢落下,生怕这一切都是幻觉。

    “妈,你摸摸嘛,你不是做梦,这都是真的,爹有救了!”

    沈慧敏拿起一颗能量石放在朱氏颤抖着的手中。

    朱氏cautiously 的摸着灿灿生辉的能量石,直勾勾的目光逐渐恢复了神彩,现在,她已经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慧敏,我们救你爹去,快!”朱氏心中有事,很快就从震撼之中恢复过来,把桌上的能量石一股脑的扫进皮囊,欢天喜地的拉着沈慧敏朝密室冲去。

    “妈……”沈慧敏不动。

    “你也来吧。”朱氏startled ,旋即明白,看了一眼Zhou Sen 。

    Zhou Sen 没有出声,默默的跟随在朱氏和沈慧敏身后进入大厅后面的密室。

    沈万闭着眼睛,安详的躺在密室中间的云床上面,仿佛在小恬一般。在他周围,摆放着一圈散发出柔和rays of light 的劣质能量石,rays of light 把沉睡中的沈万层层包裹,不停的流动。在一则,有个模样delicate and pretty 的尼姑坐在蒲团上,正在调试medicine pill ,一脸疲惫之色。

    “师太。”

    朱氏和沈慧敏相继朝那尼姑施礼,Zhou Sen 也随在后面弯腰施礼。

    “夫人,子禹兄身体已经越来越严重了,我已经飞信通知了disciple ,让她们把Divine Dragon 山仅有的三颗Top Grade 能量石送过来先用着,夫人只需要准备六颗Top Grade 能量石就可以了。如果夫人最近几天无法购买到所需能量石,那么,最好是今天唤醒子禹兄,还可以说上几句话……”那尼姑说到后面,脸上露出不忍之色。

    此尼姑可not simple ,乃Divine Dragon 山慈心斋的尼姑,法号定虚,被人称为“定虚师太”。定虚师太介乎于超能力者与医师之间,平生慈悲为怀,致力于研究医术,医术精湛,在Great Han Empire 久负盛名,不仅仅是为普通百姓免费看病,就是一些超能力者,遇到了事情,也会求助于她。

    定虚师太治病,从不收任何费用,不过,其身家却是不薄,因为,很多超能力者受了定虚师太的好处之后,大多都会回报定虚师太一些财物,遇到身家丰厚慷慨大方的人物,还会送一些spiritual medicine 能量石。丰厚的馈赠让定虚师太得以维持善心,形成了一个良心循环。

    在修God World ,不会有人为难一个医术精湛、医德厚重的修Divine Doctor 生。因为,任何一个超能力者都有可能受伤,所以,定虚师太在修God World ,人缘极好。

    不过,定虚师太从不求人,也不介入Sect 之争,除了云游行医,一门心思closed-door cultivation 医术道法,却也落得个清静。

    “谢谢师太,我们已经有了能量石。”

    朱氏颤抖着双手,把皮囊里面的能量石全部倒在茶几上面,房间里面立刻蓬荜生辉,brilliant lights and vibrant colors 。

    看着一大堆能量石堆在茶几上面,Zhou Sen 暗自摇头,这朱氏精明一世,现在却是糊涂了,不明白财不露白的道理,好在的是,沈慧敏拿出山洞的能量石也不多,如果消耗九颗,也就剩下十来颗,还不至于太过诱人。

    定虚师太倒是见过世面的人,脸上虽然有些look of shock ,却也没有朱氏那样激动,只是起身,在那堆能量石里面挑了九颗能量石,开始放在沈万的身体周围,一边摆的时候,双手吞吐着超能力,不停做着一些繁复晦涩的动作,那些Top Grade 能量石开始绽放出夺目的光彩,逐渐,九颗能量石的光彩串联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人形的光罩,把沈万的身体完全罩住,就如同沈万的身体在散发出逼人毫光……

    ……

    brilliant lights and vibrant colors 的光罩里面似乎有水流动,又似乎有涟漪在不断的扩散。

    定虚师太端坐在蒲团上面,双手超能力与能量石超能力相接,形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光束,那细细的光束似乎在控制着那光罩,逐渐,光罩越来越浓郁,越来越厚重,沈万的身形已经看不清了,只有一团人形的光晕。

    定虚师太那光洁的额头上露出了densely packed 的汗水。

    时间little by little 的流逝着,朱氏和沈慧敏紧张的看着云床上的沈万。

    Zhou Sen 也是远远的看着,此时,他有一种极为奇妙的感觉,感觉到了沈万身上散发出的蓬勃生机,也能够感觉到老尼姑的疲劳,最重要的是,他能够感受到能量石散发出来的能量。

    在山洞的时候,面对数百颗Top Grade 能量石,Zhou Sen 也无法感受到能量石能量的存在,而现在,老尼姑只是催动了九颗能量石,他就感觉到了那奔涌的能量。

    看来,沈慧敏说的没错,如果自己身体里面的超能力不足以催动能量石里面的能量,也就无法吸收能量石的能量cultivation 。

    记得沈慧敏说过,上次在墨岭所袭杀九盘宗的两人,其中有一人就达到了primary level Second Rank 。

    毫无疑问,对于现在的Zhou Sen 来说,primary level Second Rank 超能力的超能力者已经是极为terrifying existence ,而那么terrifying existence ,都不能吸收能量石的能量,and so on ,那么说,所有能够吸收能量石能量的超能力者,都是expert 。

    沈万也是expert !

    是谁把沈万打成如此重伤?

    莫名的,Zhou Sen 再一次感到了一丝危机感。如果沈万这样的修神expert 都被人打成重伤,那么也就意味着,Shen Family 大院不再安全。

    是谁?

    他们为什么要杀沈万?

    Zhou Sen 摇了摇脑袋,驱除心中杂念,他很清楚,哪怕自己知道了也无能为力。如果有人能够把沈万打成重伤,那么杀死他与踩死一只蚂蚁没有什么两样。

    现在,Zhou Sen 只能乞求,沈万的敌人不要找到Shen Family 大院来。

    当然,这种probability 很小,如果对方知道沈万的身份,早就杀上门来了,而这段时间calm and tranquil ,这说明,沈万的敌人并不知道沈万是who 。

    希望对方不要追查到Shen Family 大院。

    Zhou Sen 的猜测是对的,事实上,沈万都不知道伤他的人是谁,他在暴民之中煽动的时候,发现有超能力者活动,便好奇跟踪,反而被对方sneak attack 受伤。万幸,对方虽然人手众多,cultivation base 却是不深,沈万拼命杀了几个,得以脱身逃回家中。

    “hu hu ……”

    一阵急促的呼吸声让胡思乱想的Zhou Sen 清醒过来,只见那浓郁的光罩正在逐渐变得稀薄,沈万的身形又露了出来,可以看到他胸腔正在急剧的起伏,那急促的呼吸声正是他所发出的。

    那九颗璀璨的Top Grade 能量石已经变得黯淡无光了,就像凋零的鲜花。

    定虚师太汗如雨下,就连袍服都湿透了,那保养极好的脸上尽是疲惫之色。

    “cough cough ……你们干什么?这不是Divine Dragon 山定虚师太吗?”

    突然,Shen Wanyi 阵急剧的咳嗽声,居然坐了起来,一脸疑惑的看着周围的人。

    “子禹,你好些了吗?”

    “爹……”

    朱氏和沈慧敏就像旋风一般冲了过去,抱住沈万抽泣起来。

    “别哭,别哭,我只是受伤了,我这不是没事了吗……咦,我肚子上的伤口呢?”

    “子禹,你的腹部被Flying Sword 所穿,伤及dantian ,差点丧命,多亏了师太……”朱氏subconsciously 的看了一眼站得远远的Zhou Sen ,欲言又止。

    “many thanks 师太。”沈万连忙起身下床便拜。

    “这Human World ,事事有因果。heavens helps the worthy ,子禹兄受此重创都能够康复,实乃天意,贫尼只是present at the right time 而已。”定虚师太并不居功,一脸淡然的扶起沈万。

    “这次师太救了子禹一命,子禹哪怕是倾尽家财也要厚报……夫人,夫人,快去快去,多取些财物……”沈万催促道。

    “爹,这里有能量石呢。”沈慧敏抓住激动的沈万。

    “能量石……啊……”

    因为众人挡住了沈万的视线,沈万并没有看到茶几上的能量石,循着沈慧敏的手看去,脸上顿时呆滞了,在茶几上,还放着十几颗灿灿生辉的能量石,那散发的七彩rays of light ,令人heart speeds, mind shakes 。

    “你……你……你哪里来这么多的能量石?”Shen Wanyi 脸astonished expression 。

    “子禹兄,为了救活你,刚才已经消耗了九颗Top Grade 能量石。”见Shen Wanyi 脸震撼的表情,定虚师太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

    “九颗……九颗……Top Grade 能量石……”

    沈万目光看着云床边那些黯淡无光的能量石,顿时惊得合不拢嘴,然后,又变成一脸疼惜之色。

    “子禹兄,你就别心疼了,你能够活下来,证明子禹兄阳寿未尽,此乃天意使然。好了,子禹兄才康复,想必还有很多事情,贫尼就不打扰子禹兄了,if fated will meet again 。”定虚师太弯腰收拾自己的东西。

    “师太,这些能量石,你就拿去吧。”沈万见定虚师太要走,连忙道。

    “谢谢子禹兄好意。”定虚师太shook the head ,“想必这每一颗能量石都是来之不易,贫尼have what skills and abilities 占有这么多能量石,子禹兄还是好好收藏,以备不时之需。”

    “子禹知道师太素有Bodhisattva Heart ,不过,如若师太不取些能量石,我沈万寝食难安啊!师太千万不要拒绝子禹的好意,再说,师太悬壶济世,又不收取报酬,留些能量石在身边,他日救那该救之人,也算是为子禹积些功德。”

    “hehe ,子禹兄既然如此说,那贫尼就deference is no substitute for obedience ,也罢,我就取两枚能量石吧!”定虚师太笑笑nodded ,从容走到茶几边,随手拿起两颗能量石。

    “师太且慢!”沈慧敏突然道。

    “侄女,有话且说。”

    “师太,这能量石可不能白拿。”沈慧敏眼珠子一转。

    “慧敏,不得无礼!”沈万顿时一脸铁青,scolded 。

    “侄女尽管说就是。”定虚师太不以为意,把手中的能量石轻轻的放回茶几上,没有丝毫不舍之色。

    “那我就说了……”沈慧敏走到定虚师太身边,亲昵的环住师太的脖子,附耳whispering ,说得原本严肃的定虚师太轻笑不已。

    “好好,慧敏放心,都是no effort at all 的事情,我这能量石肯定不会白拿。”

    等沈慧敏说完,定虚师太朝众人微微施礼,很自然的从茶几上拿起两颗能量石,飘然而去。

    临去之际,定虚师太看了Zhou Sen 一眼,目光之中露出一丝惋惜之色,this child Celestial Court 饱满,根骨奇佳,可惜年岁已大,没有丝毫超能力。

    看着定虚师太离去,Zhou Sen 产生莫名的尊敬。这尼姑举手投足之间,calm ,面对大堆能量石的诱惑,更是宠辱不惊,其淡泊功利之心,实非常人。

    “慧敏,你说了什么?”朱氏追问道。

    “秘密。”

    “……”

    “慧敏,你哪里来的这些能量石?”沈万的目光落到了Zhou Sen 的身上,“是他?”

    “秘密。”

    “小周,你说。”沈万看着Zhou Sen ,不怒自威。

    “老爷,不知道你是要听真话还是要听假话?”

    “此话怎讲?”Shen Wanyi 愣。

    “如果老爷要听真话,小周无话可说。如果老爷要听假话,那得容小周先想一想,免得露出weak spot ,被老爷追问,露出马脚,反而不美。”

    “……hahaha ,好一个不美,你这倒是推得干干净净了。”沈万虽然是笑着,脸上却是动了怒色。

    “子禹,算了。”朱氏朝沈万使了一个眼色。

    “哼,今天看在夫人的面上,就先饶了你,退下。”

    “谢老爷。”Zhou Sen 躬身退出了密室。

    “慧敏,我可没有让你退下!”

    “cough cough ……爹……我是给你和mother 一点私人空间嘛……”本是鬼鬼祟祟溜到门口的沈慧敏一脸尴尬。

    “死丫头!”朱氏笑骂了一声。现在朱氏的心情可是好到了极点,full of smiles 的看着父女两人斗智斗勇。

    “你认为,如果你不说个清楚,爹会放你走吗?”沈万hehe sneered 。

    “爹,你一直教育女儿要做个able to support both heaven and earth 的巾帼英雄,说话也要one word worth nine sacred tripods ,所以,这次女儿决定了,宁死也不会说,绝不负爹的教导!”

    “cough cough ……你以前可是说话从不当真的。”看着沈慧敏那一副rather die than submit 的表情,沈万干咳了两声。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从今天开始,我决定,遵守自己的誓言。”

    “你立誓了?”沈万脸上赫然色变。

    “是的。”沈慧敏斩钉截铁道。

    “好吧好吧,不说就不说,老爹还不稀罕呢!对了,这些能量石全部都是给我的吗?”沈万长叹了一声,突然涎着脸,一双眼睛贪婪的看着茶几上那堆能量石。

    “哼,想都别想,那是慧敏的能量石。”

    “啊……cough cough ……这……这……”Shen Wanyi 脸失望, 急得不停的搓着手,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围绕着那堆能量石团团转。

    “爹,看在你对慧敏还不错的份上,可以给你两颗!”

    “啊……haha ……两颗Top Grade 能量石……谢谢慧敏,谢谢慧敏,慧敏就是乖……”沈万急忙蹲下身体,一双眼睛瞪得像灯笼,仔细的挑选着能量石,拿起一颗放下一颗,每一颗都让他爱不释手,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如何取舍。

    “爹,都差不多的,就这两颗了!”

    沈慧敏走过去,随意挑了两个塞到沈万手中,然后,一股脑的把能量石扫进皮囊之中,密室里面,立刻变得黯淡无光。

    “让我多看看嘛,多看看嘛……就看一会,看一会嘛……乖慧敏,就看看还不行啊……”

    Shen Wanyi 手抓一颗能量石,追着沈慧敏屁股后面,一脸讨好之色。

    看着父女两个在房间里面追赶,朱氏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个家庭,终于又完整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