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fining Star River Chapter 867

一场大战正在酝酿!

当然,这一切,都在不动声色中布置,甚至于,一群脚夫都不知道,整个马队都是浑然不觉。

那微胖的Boss 不时找Zhou Sen 聊天,试图说服Zhou Sen 加入他的马队,Zhou Sen 只是微笑不语的摇头拒绝。

面对Zhou Sen 的拒绝,微胖的Boss 只能一脸遗憾,在他眼里,Zhou Sen 不仅仅是憨厚老实,还舍得花力气,most important 的是,Zhou Sen battle strength 惊人,以后在沙漠中行走,别说是狼群,哪怕是遇上了马贼,也不用担心,可惜了。

阳光炙热。

帝君great valley 与乌巢城的峡谷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乌巢城的峡谷是一处天险,而帝君great valley 只是一处很小的边防小镇,在它身后的山海雄关,才是真正的边关重镇。

轰轰轰……

数百甲胃鲜明的士兵纵马狂奔而来,身后掀起漫天是沙尘,宛若magnificent army with thousands of men and horses 。

这是一支powerhouse 军队,为首的是蔡平萧逸和疯道士and the others 。

骑兵们一路fast as lightning 的赶到了Zhou Sen 的马队前面,刀枪stand in great numbers ,murderous intention 凛然。

这支军队乃是乌巢城的精锐,一个个murderous-looking ,面容肃穆。

面对这一群从尸山血海里面爬出来的士兵,饶是一群脚夫见过大场面,也吓得keep quiet out of fear ,不敢露出丝毫不敬,都是一脸阿谀谄媚的看着这些军爷。

令人奇怪的一幕出现了。

这支铁骑到马队前面后,立刻翻身下马,数百身披甲胃的士兵齐刷刷的半跪在沙漠之中,吓得一群脚夫turned pale in fright ,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恭迎将军!”蔡平那肃然的眼神之中,是无尽的狂热。

“恭迎将军!”

数百铁骑发出的雄浑声音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风云为之变色。

在脚夫们惊异的目光之下,Zhou Sen 越众而出,大步走了出来,举手投足之间,一股令人不敢逼视的威仪。

数百双眼睛盯着Zhou Sen ,那目光之中,都是狂热无比的敬意。

Zhou Sen 的威名,早就传遍了Great Han Empire 的每一个角落,Great Han Empire 上下,无不把Zhou Sen 看成一代War God ,甚至于,有人把Zhou Sen 与武远Great General mention on equal terms ,Zhou Sen 之威,可想而知。

其实,在很多大汉官兵眼里,Zhou Sen 的地位已经超越了武远Great General ,因为,武远Great General 对于绝大部分的官兵来说,他的丰功伟绩实在是太过遥远,就像古董一般,而Zhou Sen ,却是活生生flesh and blood 的人,他所建立的功勋,很多人都曾经是当事人,这些人谈到Zhou Sen 的时候,无不是眉飞色舞津津乐道……

一群脚夫都是一脸呆滞。

而那微胖的Boss ,更是一脸骇人。

就在人们猜测Zhou Sen 身份的时候,数百骑兵举起铁盾,围拢成了一个圈。

更衣。

一套闪烁着迷人金属光泽的甲胃穿在了Zhou Sen 身上,原本一脸憨厚的Zhou Sen ,此时变得神采飞扬,一双deep and unmeasurable 的眸子,如同浩瀚的星空,令人产生莫名的畏惧之心。

一头没有丝毫杂色的枣红巨马。

一把没有刀鞘的断头厚背长刀。

一件外黑内红的cloak 。

换上了甲胃的Zhou Sen 整个人气质发生蜕变,

浑身散发出一股厚重的Slaughter Qi ,令人不敢逼视。

“各位,周某人先走一步了!”Zhou Sen 朝一群脚夫拱手,slightly smiled ,转身策马,便要向帝君great valley 奔去。

“小周……将……将军……”微胖的Boss 抬头看着威风凛凛的Zhou Sen ,鼓起勇气喊了一声。

Zhou Sen 勒住巨马,看着微胖的Boss 。

“不知道……将军……将军……”面对数百双刀锋一般的目光,微胖的Boss 大汗淋漓,结结巴巴,一句话硬是说不完整。

“我是乌巢城的Zhou Sen 。”

“黑……乌巢城的Zhou Sen ……”

“authentic !”

Zhou Sen laughed heartily ,手中缰绳一抖,巨马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射了出去。

Zhou Sen !

在Great Han Empire ,上至公卿王侯,下至黎民百姓,无不对Zhou Sen 这个名字like thunder piercing the ear 。

早在Zhou Sen 还在乌巢城的时候,就已经是名闻天下,到Imperial Capital 圣母山为了营救Fairy of Ninth Heaven 与天下人无敌的豪气ten thousand zhang ,更是让他like the sun at high noon 。

“小周居然是Zhou Sen 周将军……”

一干脚夫看着那扬尘而去的背影,一个个呆如木鸡,他们无法把一个憨厚老实的脚夫与rays of light ten thousand zhang 的Zhou Sen 联系在一起……

……

往日繁花似锦的山海雄关变得冷清无比,街道in small groups 行人越发让这种军事重镇变得荒凉无比。

Zhou Sen 的军事行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没有人知道Zhou Sen 心中想什么。

没有人知道Zhou Sen 为什么要撤离山海雄关数十万百姓。

没有人知道Zhou Sen 为什么要坚壁清野。

很多事情,在历史的迷雾之中找不到真相。

在后世,无数的历史学家都猜测着Zhou Sen 当初为什么早早就做出这些决定。

拨开历史的迷雾,历史学家们会发现,Zhou Sen 的每一次行动,都富有深意,唯独这次山海雄关的布置,脱离了军事常理。

在超能力者的world ,很多事情俗世无法理解,而Zhou Sen ,也是一个超能力者。

Zhou Sen 的决定,让无数人背井离乡,为的只是一个巨大的战场。

超能力者的战斗,动辄destroying heaven extinguishing earth ,而那东瀛immortal island 上的超能力者,无一不是好手,要想把他们一网打尽,需要一个广袤的战场。

山海雄关,就是被Zhou Sen 选中的地方。

当然,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这次的行动,Zhou Sen 是要吸引Fairy of Ninth Heaven 。

从上次司马楼Fairy of Ninth Heaven 格杀夜蓉Master 之后,Zhou Sen 就发现,Fairy of Ninth Heaven 正在有意无意之间回避他。

除了吸引Fairy of Ninth Heaven 现身,Zhou Sen 本是也是一个诱饵。

Zhou Sen 与那Loose Immortal 对敌的时候,留下自己的名字和地址,可不是意气用事。

这是一次高调的行动。

在有意无意之间,Zhou Sen 的行踪被暴露了出去,而且,有关东瀛immortal island 的事情也一点点的被揭露。

东瀛immortal island 的修神所作所为,让Great Han Empire 的超能力者颜面无存,各Great Sect 的超能力者continuously 的赶往山海雄关。

匈奴一族也深受东瀛immortal island 荼毒,也有大量的功术赶来。

暗流涌动。

始作俑者Zhou Sen 雄踞在山海雄关中军帐调兵遣将,等着那Loose Immortal walking right into a trap ……

Zhou Sen 一直认为自己不是将才,但是,他对战略战术的把握总是能够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当年从Mogan Prison 逃出来就不提,他在乌巢城的数次战斗可谓是rays of light ten thousand zhang ,他营造有利于自己的环境,在Great Han Empire 的军中,被奉为经典,甚至于,很多youngster 认为Zhou Sen 乃是Great Han Empire 当之无愧的新一代War God 。

this time ,Zhou Sen 又设下了一个巨大的圈套,这个圈套早在Zhou Sen 去东瀛immortal island 之前就已经开始布置。

很多事情,只有发生的时候才能够看清端倪。

Zhou Sen 虽然有数十个powerhouse ,但是,他并没有带着powerhouse 贸然进入东瀛immortal island ,而独自深入险境刺探情报。

在很多人眼里,人们对Zhou Sen 的做法感到不可理喻,但是,真正理解Zhou Sen 的人就知道,Zhou Sen 看起来喜欢兵行险着,而事实上,Zhou Sen 行事作风缜密无比,运策帷幄,一丝不苟,哪怕是冒险,也是在反复斟酌之后才会决定。

很多人看到Zhou Sen 的成功,却是没有看到Zhou Sen 的努力与付出。

甚至于,很多人把Zhou Sen 才成功归咎与运气。

事实证明,Zhou Sen 的成功并不是运气。

东瀛immortal island 的超能力者实力超乎了Zhou Sen 的想象,如果Zhou Sen 带着一群powerhouse 杀上东瀛immortal island ,此时可能已经全军覆没了,毕竟,在那小岛上,可是有着十一个与张天翼同级的super expert ,更为重要的,在那十一个super expert 背后,还有一个Loose Immortal 级别的人物坐镇。

数十个powerhouse 虽然也是实力雄厚,但是,那Loose Immortal 在东瀛immortal island 之上,占据了天时地利与人和,还有很多未知的probability ,Zhou Sen 胜出了probability 是微乎其微,哪怕是胜利,也是惨胜。

现在,情况可是大不相同,因为,处于山海雄关的Zhou Sen 处于主场,而且,有着大量的powerhouse 士兵作为后盾,最为关键在于,Great Han Empire 很多超能力者已经闻风而动……

……

山海雄关!

Zhou Sen 站在这座ancient vicissitudes 的city 之上,他有一种居高临下睥睨苍生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特别,因为,山海雄关的city wall 并不宏伟,甚至于称得上低矮,与乌巢城的险峻的city 简直是as different as heaven and earth 。

Zhou Sen 被古天赐追杀的时候,与明闲明空曾经经过山海雄关,然后,到山海县盗取了厚背长刀,又炸毁山海县城的city wall 。

当初,Zhou Sen 第一眼看到山海雄关的时候,就有一种特别感觉。

山海雄关,屹立于平原之上,就像一头凶勐的wild beast 潜伏,现在,站在山海雄关city wall 之上,却又产生Monarch Overlooking The Whole World 的感觉。

这山海雄关,到底有什么古怪?

Zhou Sen 设置圈套的时候,这山海雄关就是其中一环,至于这山海雄关到底是不是他心中所想,这就真得靠运气了。

人的一生之中,无论是大富大贵者还是穷困潦倒之人,都会有运气和机遇,区别在于,当运气来临的时候,是否能够把握,而对运气的把握,也是需要付出。

打个简单的比方,两个家庭,处于同样的平台,一家省吃俭用,另外一家却是大吃shouted ,逍遥快活,在某一天,有一处繁华临街的门面要出售,两家同时获得了消息,此时,省吃俭用的家庭立刻拿出现金购买,而另外一个家庭,眼睁睁的看着运气与自己擦肩而过却无能为力。

结果可想而知,买下了繁华门面的家庭事业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台阶,前途不可限量,而那逍遥快活的家庭,依然还在原地踏步。

Zhou Sen 善于观察,也善于把握机会。

当Zhou Sen 看到了东瀛immortal island 上那方塔之后,Zhou Sen 就确定,这山海雄关乃是一座拥有禁制的city ,他要做的就是,让这座几乎废弃的古老city 焕发新的生命。

整整一天的时间,Zhou Sen 都在查阅山海雄关的相关资料。

“老大,我们现在expert as clouds ,为何还要费心费力找这劳什子的禁制?”释旦领对Zhou Sen 的行为有些不解。

“那Loose Immortal 下属也是expert as clouds ,如果我们能够破解这山海雄关的秘密,那么,我们又多了一份胜算。”Zhou Sen 头都没有抬,一脸专注的寻找着堆积如山的资料。

“和尚觉得奇怪,那Loose Immortal why not 立刻追杀你?”

“他如何追杀我?”Zhou Sen said with a smile 。

“你不是说过吗,你会在山海雄关等他的。”

“是的,我是说过,正因为我说过,他才会有所顾忌,不敢轻易涉险。你上次不是说过吗,Loose Immortal 乃是灵魂cultivation ,寄于Magical Artifact 之中,一旦Magical Artifact 被毁,就有可能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destroy both body and soul ,永不超生。我想,哪怕是再强大的Loose Immortal ,面对这种处境,也会慎小事微,行事如履薄冰,绝不会轻易涉险。

“这个……也是,但是,你肯定他会来吗?”释旦领盯着Zhou Sen 那深邃的眸子,眼神之中,露出一丝莫名的敬意,这youngster ,总是能够掌控全局,无一纰漏。

“会来的,如果我是他,肯定做好充足的准备之后,再发动thunder 一击。”Zhou Sen 打开一卷古老的卷宗,随口答道。

“你想到他会怎么样对付你?”释旦领curiously asked 。

“很简单,他会倾巢而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会带着俄尔帝国的magnificent army with thousands of men and horses 杀到这山海雄关。”

“啊……与俄尔帝国有关系吗?”释旦领一愣。

“如果不出我所料,俄尔帝国已经被那Loose Immortal 控制了。”Zhou Sen 那宽广的额头,闪烁着睿智的rays of light 。

“被Loose Immortal 控制……对对,这种probability 很大,那Loose Immortal 有那劳什子的Longevity Pill ,如果他用Longevity Pill 控制俄尔帝国的高层乃是with no difficulty 的事情。”释旦领一脸恍然大悟。

“不是probability 很大,而是百分之百,因为,如果没有俄尔帝国全力支持,那Loose Immortal ,根本impossible 建造那规模恢弘庞大的石塔。”Zhou Sen 一脸affirmed 。

“哎,你果然是灾星转世,屁大个事情,居然引起绵延兵灾,使得loss of life 。”释旦领长长叹息一声。

“长痛不如短痛,这一战后,Great Han Empire 西疆将再无战事,而且,Great Han Empire 将会拥有漫长的海岸线,脱掉内陆国家的帽子。”Zhou Sen 嘴角泛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啊!你要干什么?”释旦领turned pale in fright 。

“hehe ,你猜我要干什么?”Zhou Sen chuckled 道。

“狼子野心,狼子野心啊!不愧是Zhou Sen ,不愧是Zhou Sen ,和尚这次算是真的服气了。”释旦领呆了半晌,摇着脑袋不停的叹息。

“武远Great General 为了安抚军心,给了我个闲职和几万兵马,不过,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我居然有数十个high level powerhouse ,我现在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这山海县成several hundred li 坚壁清野,天高皇帝远,如果我Zhou Sen 不趁机建功立业,岂不是浪费这天时地利人和!”

“你要造反?!”释旦领脸色赫然一变。

“big brother ,我喊你big brother 行不?你真把我当Divine Immortal 了!我虽然是兵强马壮,干掉那那没有战争潜力的俄尔帝国不难,但是,要想推翻Great Han Empire ,还是力有未逮,你想想,那武远老儿给我的兵马虽然是精锐,但是,数量不多,而且对Great Han Empire 可是忠心耿耿,至于数十个high level powerhouse ,他们被关了数十上百年,早就没有了雄心壮志,还有家族拖累,断然是不会和我造反的,再说,哪怕是有可能,没有个三年五载,也难成major event ,我一个超能力者,没事把时间耗在征战天下干嘛?”

“其实,也可以试试的,弄个皇帝当当也不错,那儿皇帝……”释旦领hehe 怪笑,怂恿道。

“算了。”Zhou Sen 立刻打断释旦领的话。

“那儿皇帝可真是Good Fortune 深厚,不仅仅有武远那老儿辅左,又有你这一员勐将为他开疆裂土,真是walked the lucky dog excrement 。对了,等你把俄尔帝国拿下,那武远Great General 一双眼珠子估计都要掉下来,真是想看看他会是怎么样一副表情……”释旦领一脸神往之色。

“他会对我恨之入骨。”Zhou Sen 澹澹道。

“为何?”释旦领一愣。

“乌巢城一战后,匈奴一族已经式微,迟早被Great Han Empire 吞并,如果我又把俄尔帝国灭国,势必盖过武远将军的风头,他不恨我难道还喜欢我么?”

“也对,那武远老儿几代重臣,征战了一辈子,虽然打了无数的胜仗,被誉为一代War God ,但是,a trifling 匈奴都无法剿灭,更不要说讨伐遥远的俄尔帝国,而你,只是短短数年,便让匈奴和俄尔覆灭,可谓是空前绝后,when the time comes ,帝国上下,必定奉你为Great Han Empire 新的不败War God ……只是……等你征服了俄尔帝国后,你与那武远Great General 的关系,可就真是势同水火了……”

“不会。”Zhou Sen 不以为意道。

“这么肯定!很多事情,可是involuntarily !”释旦领jié jié 怪said with a smile 。

“一旦我卸下军职,武远Great General 和我的矛盾就迎刃而解。”

“big brother ,你累死累活的开疆裂土,却什么好处都没有得到啊!”释旦领一脸不甘道。

“你认为,我会干那种傻事?”Zhou Sen 脸上,露出一丝诡秘的笑容。

“……你有什么好处……肯定有的……肯定有的……和尚一时之间想不起来……”释旦领喃喃自语,绞尽脑汁的想着。

“Power of Faith !”Zhou Sen 轻轻吐出四个字。

“……”

释旦领看着Zhou Sen ,彷佛看着monster 一般,张了张嘴,硬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我想过了,既然我已经拥有了Divine Stage world ,就能够拥有Power of Faith ,只要我在Great Han Empire 树立神祗,种下Divine Consciousness ,Great Han Empire 的信徒就能够为我带来continuously 的Power of Faith ,当然,这只是我的想法……”Zhou Sen 嘴角浮现一丝狡黠,from start to finish ,他都没有忘记Power of Faith 的好处,躺在床上cultivation success 神才是他追求的终极目标。

“Zhou Sen ,你是天才,和尚一辈子,阅人无数,从没有遇到过你这样聪明的人!”释旦领脸上突然露出一丝落寞之色。

“和尚,我一直好奇,如果你有机会杀死我,你会下手吗?”Zhou Sen 突然话锋一转。

“和尚不知道……”释旦领shook the head 。

“和尚,你一直认为我Zhou Sen 是个祸害,我知道,你的目标就是杀死我,我也一直都在等待着那一刻……我也想杀死你,毕竟,Divine Stage world 呆着一个挖空心思想要杀死自己的人,总归不是好事,其实……有很多次,我都想创造一个让你杀死我的机会,然后,再找借口杀死你……但是,我还是放弃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释旦领一脸木然。

“我怕下不了手,我很珍惜我们之间的友谊。”Zhou Sen 叹息了一声。

“这可不像是Zhou Sen 的作风,在和尚的记忆之中,Zhou Sen 对敌人可是从不心慈手软。”释旦领脸上露出一丝暗然。

“我强迫自己把你当敌人,但是,无意识之间,又把你当同舟共济的朋友,和尚,你也不是will enforce Justice on behalf of the Heaven 的Saint ,我也不是穷凶恶极的魔鬼,我看,咱们好聚好散吧。”

“你要赶和尚走?”释旦领目光深邃无比。

“和尚,你是在我的Divine Stage world ,你是那里面唯一有智慧的人类,你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我的监控,你可知道,我为什么敢于singlehanded 杀到东瀛immortal island 上去?那是因为你,我知道,如果在生死存亡之际,你会出手。”

“你肯定和尚会出手?”释旦领身躯一阵,宣了一声佛号,浑身散发出耀目的golden glow ,法相庄严神圣。

“如果你想杀死我,绝对不会假手他人。”Zhou Sen 澹澹道。

“是的。”释旦领表情突然变得肃然。

“和尚,你可以动手了。”Zhou Sen laughed 。

“你不怕死?”释旦领双手合十。

“hahaha ……我Zhou Sen 虽然不是什么大英雄,也算是从尸山血海中活下来的狠角色,怕不怕死,也由不得我了,和尚,动手吧!”

Zhou Sen haha 一声长笑,浑身七彩氤氲缠绕,释旦领硬是被Zhou Sen 逼出了他的Divine Stage world 。

此时的释旦领,身着一身大红袈裟,那原本虚无的身体变得有形有质,眉宇更是活灵活现,与ordinary person 无异,根本看不出其乃是一缕魂魄。

释旦领静静的看着Zhou Sen ,一阵漫长的沉默。

Zhou Sen 也盯着释旦领,身体如同那中流砥柱的磐石,completely motionless 。

两人默默的看着对方,足足沉默了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的时候,释旦领才打破沉默。

“你why not 先下手为强?”释旦领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我在等你先出手。”Zhou Sen 一脸澹然。

“我……下不了手,还是你先动手吧。”释旦领眉宇之间,尽是矛盾的表情。

“我一直都在等待这个时候。”Zhou Sen 长发无风自动,猎猎飞扬。

“你不先动手,我真下不了手。”释旦领愁眉苦脸道。

“那你走吧。”Zhou Sen slightly smiled 。

“和尚走了,Zhou Sen ,你好自为之吧,Amitabha 。”

释旦领又是一阵沉默之后,双手合十,宣了一声佛号,脸上露出一丝惆怅,低头朝门外走去。

释旦领的脚刚跨出门槛,整个人就凝固了。

在门外,一个身着雪白长裙的女人静静屹立着,在她的手中,有一把令超能力者become terror-stricken at the news 的雪亮long sword ――碎魄Divine Sword 。

Fairy of Ninth Heaven !

释旦领一脸死灰,他看到,Fairy of Ninth Heaven 那原本雪白的发丝,已经变得黝黑发光,整个人,洋溢着青春的活力……

“你们什么时候联系上的?”释旦领长叹了一声。

从Fairy of Ninth Heaven 那满头青丝和没有丝毫皱纹的肌肤可以看出,Zhou Sen 早就与她联系上了,甚至于,还为她治好了伤势,而释旦领,对于这一切,居然一无所知。

现在,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Zhou Sen 为他设下了一个陷阱,让他自己跳下去。

Zhou Sen 微笑不语,扬手patted 巴掌。

一阵翅膀的震动声音中,一只杜娟从窗外的夜空中飞了进来,幻Human Transformation 。

杜娟妖。

看到杜娟妖之后,释旦领顿时恍然大悟。

早在去那东瀛immortal island 的时候,Zhou Sen 就已经安排杜娟妖寻找Fairy of Ninth Heaven 。

“Zhou Sen ,好手段!”释旦领宣了一声佛号,法相庄严。

“和尚,你处心积虑的想要杀死我,我不得不防啊!今天,我们两人的恩恩怨怨到此为止,你走吧!”Zhou Sen 澹澹道。

“周郎,这和尚自诩正道,以cut down Monsters, eliminate Demons 为己任,他把你视为祸心妖孽,你放了他,乃是纵虎归山放draconian 海。”Fairy of Ninth Heaven 皱眉看着Zhou Sen 提醒道。

“如果我周某人他日死在这和尚手中,也绝不会后悔半分。”Zhou Sen 目光深邃无比,彷佛那Boundless Starry Sky 。

Fairy of Ninth Heaven brows slightly wrinkle ,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缓缓的退开,为释旦领让出一条路。

释旦领法相庄严,没有说话,缓缓而出,行走之间,行云流水,充满了一种extraordinary and refined 的超能力。

当释旦领踏出大门之后,原本安详的脸上赫然变色,他看到三个熟悉的人,明闲明空和沉慧敏,空中,是漫天飞舞的纸蜻蜓,那七彩的蜻蜓dancing lightly and gracefully ,在夜空中,把整栋房子都包围,宛若童话中的world ,蔚为壮观。

释旦领再一次叹息了一声。

Zhou Sen 早就为他布下了inescapable net ,Fairy of Ninth Heaven 只是第一道屏障,沉慧敏的丹书符大阵,却是封死了他的退路。

面对这样的布置,释旦领没有丝毫的生机。

this child 心思之缜密,举世罕见。

“Great Buddhist Monk ……”明空突然喊了一声,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benefactress ,有话请讲。”释旦领双手合十施礼,宣了一声佛号。

“你一直住在Zhou Sen 的脑袋中?”明空一脸好奇。

“是的,benefactress 。”

“那……那……那我问你一个问题……”明空脸上一红,弱弱的问道。

“请说。”

“我和Zhou Sen 睡在一起的时候,你……你知道吗?”明空不敢看释旦领,低垂着头,白皙的脖子都红透了。明空现在最担心的是被Zhou Sen 轻薄的时候释旦领也知道。

“……”释旦领一脸愕然。

“你傻了啊!”明闲似乎突然反应过来,一把拧住明空的耳朵大骂道。

“你们睡过了?”一边沉慧敏睁大眼睛,露出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因为,当初明闲明空solemnly vowed 的说过,与Zhou Sen 没发生关系。

“啊……我没有……”明空赫然惊觉,沉慧敏这个女魔头还在身边,顿时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

“还说没有,你刚才可是自己说的!”沉慧敏那不可思议的表情已经化为愤怒,gnashing teeth ,手在怀中一探,一叠丹书符已经握在了手中,嘴里mutter incantations ,空中,那场成百上千的七彩纸蜻蜓好像突然被某一种mysterious 的力量赋予了生命一般,变得活跃兴奋起来。

“我们没有……真……真没有……不信你问Zhou Sen ……”

眼看着那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的纸蜻蜓在空中如同潮水一般涌动,明闲顿时turned pale in fright ,连忙护住明空,一脸astonished expression 。

几双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站在门口的Zhou Sen 身上。

Zhou Sen 大张着嘴,说不出一句话来。

“Zhou Sen ,说,你是不是和她们上床了?”沉慧敏双手握拳,一脸怒视着Zhou Sen 。

“这……”Zhou Sen 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和明闲明空虽然没有上床,但是,却是同床共枕了不知道多少个夜晚,他虽然因为失忆葛把事情忘记得差不多多了,但是,偶尔一些碎片记忆还是让他依稀有些印象,事实上,他自己都无法肯定。

“好好,两个slut 居然还敢瞒我……”

“喂喂,沉慧敏,你是不是男子汉……咦……你是不是女人啊,你净选好欺负的欺负,在那边也有个女人和Zhou Sen 睡过,你why not 出声?捏软柿子很过瘾是不是!”明闲被沉慧敏激怒了,指着沉慧敏破口大骂道。

“你……”

沉慧敏怒叱,眼神subconsciously 的瞄了一眼长裙飘飘屹立不动如同仙女下凡的Fairy of Ninth Heaven 和她手中的碎片Divine Sword ,顿时矮了三分,一脸气苦,说到嘴里的话,forcibly 的被吞到了肚子里面。

“周郎的soulmate 似乎很多。”Fairy of Ninth Heaven 一脸古怪的看着Zhou Sen ,嘴角泛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cough cough ……”Zhou Sen 脸上一红,只能干咳几声掩饰尴尬。

“别胡闹,让别人看笑话。”Fairy of Ninth Heaven 并没有追问Zhou Sen ,转目looked towards 沉慧敏,澹澹道。

“对对,就是就是,我们这不是让别人看笑话吗!大家早点动手,杀了这贼和尚之后回家睡觉多好。”明闲连连nodded 。

“……”

面对这一群恐怖的女人,释旦领只能苦笑。

释旦领用“困仙棋局”困住Fairy of Ninth Heaven ,与Fairy of Ninth Heaven 朝夕相处数十年,对Fairy of Ninth Heaven 的Divine Ability 了解极深,自然是知道,哪怕是自己晋级了Loose Immortal ,也不一定是Fairy of Ninth Heaven 的对手,因为,Fairy of Ninth Heaven 已经是无限接近immortal 的修神者,一旦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成功过,直接进入Immortal World ,而且,她还有一柄让Loose Immortal 都要a strategic withdrawal 的碎魄Divine Sword 。

至于沉慧敏,释旦领更是了解甚深,他可是知道沉慧敏丹书符的厉害,虽然他不惧,但是,有Fairy of Ninth Heaven 在旁边glare like a tiger watching his prey ,这丹书符大阵,就变得极为恐惧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释旦领还没有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并非真正的Loose Immortal 。

只有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之后,释旦领的Divine Ability ,才会有质的飞跃。

现在的释旦领,面对这群女人,毫无胜算,何况,还有一个足智多谋的Zhou Sen 。

释旦领宣了一声佛号,目光落在了Zhou Sen 身上。

“和尚,在我改变主意之前,你还是赶快走吧。”Zhou Sen 挥了挥手。

“Amitabha 。”

释旦领低头施礼,便急急的走了,在他看来,Zhou Sen 并不危险,反倒是这群女人,每一个都是极度危险的人物,早早离开,才是上策。

“和尚,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的时候,Zhou Sen 可以助你一臂之力!”眼看着那背影在夜空中远去,Zhou Sen 遥遥喊道。

“先谢了。”释旦领回身看了一眼Zhou Sen ,眼神之中,是复杂的表情。

终于,释旦领的背影消失在夜幕之中。

Zhou Sen 目光之中,露出一丝hard to describe 的惆怅。

在Zhou Sen 心中,释旦领除了是一个潜在的敌人外,也是both teacher and friend ,在这段岁月,释旦领让Zhou Sen 知道了很多秘辛,unnoticeable influence 之下,也让Zhou Sen 学习到了很多做人的道理。

“周郎,夜深了。”Fairy of Ninth Heaven 一脸温柔。

“是的,夜深了。”

Zhou Sen 转身走进了房间,他今天晚上,还有着大量的工作。

眼看着Fairy of Ninth Heaven 跟随着Zhou Sen 走进去,沉慧敏和明闲明空都是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hmph ,我们也进去!”明闲目光之中射出熊熊的火焰,一脸发狠之色。对于明闲来说,Zhou Sen 曾经是煮熟的鸭子,她却是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一个Fairy of Ninth Heaven ,煮熟的鸭子也飞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女屠夫可是悍匪榜上第一的expert ……我们还是走吧……”明空缩了缩脖子,脸上露出a trace of fear 。

“怕什么,我就不信她敢杀了我们!”沉慧敏紧咬银牙。

“如果她杀了你怎么办?”明空问道。

“……我……我也不是好欺负的!”沉慧敏从怀里掏出一把medicine pill ,就像吃豆子一般扔进嘴里,嚼得嘎吱嘎吱的响。

“你那medicine pill 吓唬一些妖怪还没有问题,对那女屠夫可能没有什么效果吧。”明闲frowned 。

“那……那怎么办?”沉慧敏好像突然泄气一般,哭丧着脸道。

“沉慧敏,我们现在要work with a common purpose ,同舟共济,对付那女屠夫!”明闲眼珠子一转。

“嗯嗯。”六神无主的沉慧敏连连nodded 。

“今天晚上,我们千万不要给那女人和Zhou Sen 一起睡觉的机会。”明闲一脸诡said with a smile 。

“那怎么办?”想到Zhou Sen 要和那Fairy of Ninth Heaven 巫山**,沉慧敏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在滴血,连忙问道。

“很简单,我们陪在Zhou Sen 身边,Zhou Sen 如果睡觉,我们就和他睡觉,我就不相信,Zhou Sen 会当着我们的面和那slut 行那苟且之事。”明闲一脸得意道。

“这也可以……”沉慧敏目瞪口呆。

“为什么不可以?我们都是Zhou Sen 的女人,我们也有权利陪在Zhou Sen 的身边,反正,我是要坚决陪在Zhou Sen 身边,看你样子就知道你怂了,陪不陪随你。”明闲sneered 。

“我陪!”沉慧敏脱口而出。

“嗯,就这么决定了,我就不信,我们三个还胜不过那个old woman 。”明闲一脸自信,挽了挽如同瀑布一般的发丝,挺了挺丰满的胸膛,做了一个acted coquettishly 的动作。

看着两姐妹饱满的胸膛,原本雄心ten thousand zhang 的沉慧敏信心瞬间将至冰点,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唉声叹气。

两姐妹看了一眼沉慧敏那微微隆起的胸部和那张倍受打击的脸,相视一笑。

“走!”

三个女人互相壮胆,走进了书房。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让三个女人吐血,因为,Zhou Sen 压根就没有睡觉的意思,正忙得焦头烂额的Zhou Sen 见三人进来之后,顿时大喜,立刻吩咐三人寻找有关山海雄关的资料。

三个女人可不是来做事的,但是,当她们看到冷艳高贵的Fairy of Ninth Heaven 也在埋头工作,也只能自叹命苦,在那堆积如山的卷宗之中寻找着有关山海雄关的蛛丝马迹。

人多好插田。

人少好过年。

正所谓是人多力量大,当天色破晓的时候,所有有关山海县城的建筑blueprint 都被整理了出来,放在Zhou Sen 的桉头。

三个女人又累又困,哈欠连天,但是,因为Fairy of Ninth Heaven 依然在默默无闻的工作,三人也只能硬撑着。

当所有的资料都找齐之后,Fairy of Ninth Heaven 才寻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席地打坐,三个女人见Fairy of Ninth Heaven 休息,顿时大喜,立刻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hu hu 大睡……

……

Zhou Sen 压根就没有注意一群女人,更没有时间琢磨一群女人的心思,他很忙。

只是短短一天的时间,Zhou Sen 所接触到有关山海雄关的卷宗成千上万,要在这浩瀚的资料之中寻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其困难可想而知。

现在,有价值的卷宗都被挑选了出来,堆在Zhou Sen 身前,足足有半尺高。

Zhou Sen 又反复梳理了几遍,把一些不重要的卷宗剔除,留下一些有关city wall 设计的东西。

事实上,在这成千上万的资料之中,并没有Zhou Sen 所需要的资料,因为,所有的卷宗之中记载的资料,还没有山海雄关的年代悠久。

没有与山海雄关同时代的记载,也就意味着

,山海雄关的primordial 资料早就遗失,现在这些资料,都是后人重新测量的成果。

似乎,与山海雄关修建同时代的ancient book 都被销毁了。

日上正中的时候,三个女人醒来,而此时,Zhou Sen 依然心无旁骛的工作,在他的手中,拿着一只笔,在书桌上,计算的稿子厚厚一叠。

三双beautiful eyes ,呆呆的看着Zhou Sen 那专注的眼神,眸子里面,是迷醉之色。

专注的男人,总是散发出一股奇异的魅力。

毫无疑问,Zhou Sen 就是一个专注且执着的男人。

不仅仅是沉慧敏和明闲明空,就是Fairy of Ninth Heaven 那双深邃的目光也落在Zhou Sen 身上,这个男人,让她重新焕发了生机,她可以想象Zhou Sen 这一路的艰辛。

Fairy of Ninth Heaven 看了一眼沉慧敏三人,嘴角泛起一丝苦笑,她一直都想寻找机会好好感谢一下Zhou Sen ,可惜,这几个女人压根就没有离开的迹象……

……

Fairy of Ninth Heaven 自然是不知道,三个如影随形的女人,早就把她视为最大的威胁,已经约定要work with a common purpose 的盯住她。

“好了!”Zhou Sen 突然把手中笔fiercely 的掷于地上,长身而起。

“找到秘密了吗?”四个女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啊……你们还在这里?”Zhou Sen 目瞪口呆。

“……”四个女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抱歉,我太投入了。”Zhou Sen 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道歉,他可是知道明闲和沉慧敏的厉害,嘴皮子绝不饶人。

“没事没事,被无视的又不是我们,我们原谅你啦!”明闲一脸大度之色。

“嗯嗯,Zhou Sen ,饿了吗?我给你做点东西吃。”沉慧敏也附和道。

“你会做饭?”Zhou Sen 一愣,在他记忆之中,沉慧敏可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主。

“当然,当然,我会做荷包蛋。”沉慧敏热情洋溢,娇柔的身体依靠在Zhou Sen 的胳膊上面,一脸柔情似水。

“你今天怎么啦?”Zhou Sen 摸了摸沉慧敏的额头,一脸狐疑之色,沉慧敏虽然对他好,但是,可是从不假以辞色的,像现在这种态度,更是前所未有,这让Zhou Sen 一时之间无法适应。

“……”沉慧敏见Zhou Sen 居然认为她生病了,顿时气苦,却又不敢发脾气,只能委屈的submit to humiliation 。

“Zhou Sen ,我饿了。”明空可怜兮兮道。

“饿了……我们去吃东西。”Zhou Sen 见明空那可怜兮兮的样子,连忙道。

“嗯嗯。”

明空朝沉慧敏使了一下眼色,一脸得意,而沉慧敏则是竖起大拇指表示佩服,暗自思忖,Zhou Sen 是喜欢撒娇这样类型的女人了,看来,自己以后不能太强势。

沉慧敏暗自反省着。

Zhou Sen 带着一群女人grandiose 直奔厨房,引得无数士兵目光之中尽是狂热之色。

“tsk tsk ,那两个twin , 听说是Divine Dragon 山定虚师太的Disciple ,被将军大人给拐骗还俗了……”

“twin 算什么,那个冷艳的女人可是悍匪榜上的number one expert ,前不久还在Imperial Capital 干掉了匈奴功术之王夜蓉Master ,周将军实在是very awesome ,不仅仅是马上英雄,也是床上英雄。”

“是啊是啊,不过,这人屠还真是漂亮,以前听说她是悍匪榜是第一的expert ,认为她长得ferocious-looking ,却是没有想到,居然如此漂亮,也只有周将军这样的盖世英雄才配得上她啊!”

“大家以后注意一点,别左一个人屠右一个人屠的,周将军都叫她Fairy ,我们也要称她为Fairy 。”

“对对,以后大家注意一点……”

……

一群士兵尽情的八卦着Zhou Sen 的花边新闻。

下午。

Zhou Sen 召集了数千士兵,开始丈量山海雄关的city wall ,丈量非常仔细,一块墙砖一个拐角都不放过。

傍晚的时候,成果出来了,在山海雄关低矮的city wall 里面,挖开了八块巨石,寻找到了八个机关,这八个机关,隐藏极深,如果不是Zhou Sen 的计算,根本很难寻找到。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