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fining Star River Chapter 905

第四天的时候,八方城已经出现的数次小规模的骚乱,有几位乡绅土豪的院子受到了一些难民的冲击,偌大的家业被难民洗劫一空,然后付之一炬。

事情在恶化蔓延,整个八方城,people were alarmed

当晚,在一群乡绅土豪的强烈要求之下,召开了会议。

在议事厅,人们everyone talking at once 的讨论着,而Zhou Sen ,却是久久不露面,逐渐,议事厅里面的情绪高昂起来。

“我说周将军到底想干什么?为啥还不想想办法?再这么下去,大家都一起完蛋了!”

“就是,四眼井街的王麻子昨天被灾民抢了,好不容易积攒的一点粮食被抢不说,七十多岁的老父母,也被活活吓死”

“王麻子自己还活着呢,那孙大户家里才倒霉,被难民放火,一家large and small several dozen 人都被活活烧死了哎”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吵开了花,而那张老三from start to finish 都是沉默。

“张老三,等会周将军来,可要说话,你可是八方城有头有脸的人物,我们都还要仪仗你呢。”

“各位,前几天我就说了,这八方城,不适合防御,当时,大家都反对,舍不得这几亩良田,现在可好,一发不可收拾,一发不可收拾啊”张老三不停的叹息摇头。

“什么一发不可收拾?”有人问道。

“现在兵荒马乱,才是个开始,Great Han Empire 在八方城的粮仓早就被十字军洗劫一空,就我们一些乡绅土豪家里还有余粮,很多难民身上所带的干粮还能够吃个一天两天,再过一个星期,我插旗山庄也保不住了啊”

“”

众人顿时一阵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一脸astonished expression 。

八方城的人,无不知道Zhang Family 在此地的势力,别说是Zhang Family 人丁兴旺,就是其庄园里面的壮男,都是以数百计算,如果Zhang Family 都保不住产业,那么,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突然之间,人们才发现,事情远比他们想象的更严重。

早些年,Great Han Empire 就因为饥荒而出现动荡,灾民过处,如同蝗虫过境,赤地千里,有很多人看到过那惨象。

“张老三,我们the words of the lowly carry little weight ,你有什么办法,等会must 为八方城的乡亲站出来出头啊。”

“是啊是啊。”

“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这八方城,无险可守,加上十字军故意让周围的难民聚集在这里,粮食很快就会枯竭,when the time comes ,哪怕是十字军不攻打,八方城也会不攻自破”

“我有个办法。”突然,一个乡绅道。

“说说,有什么好办法?”

“这八方城对十字军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周将军,如果让周将军离开,八方城之危,立刻迎刃而解。”

“对,这是个办法,只要周将军走了,八方城哪怕是落在了十字军手中,我们也无所谓,反而不用担心受怕。”

“笑话,你们说得倒是容易,周将军当初就要走的,是你们挽留,现在又让周将军走,成何体统!”张老三said with a sneer 。

“张老三,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周将军乃是一国之军人,现在他已经不能保护我们,is it possible that 还要我们和他perish together ?”

“haha 好吧,等会我就和周将军说,周将军现在心急如焚,一门心思想回到皇帝的身边,我保证,周将军一走,整个八方城就乱了。”张老三said with a laugh 。

“为何会乱?”有人问到。

“你们好好想想,周将军在这里,那些难民还不敢impudent ,一旦周将军离开,难民立刻就变成了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

“”

众人顿时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一脸默然。

正如张老三说的,

一旦Zhou Sen 离开,八方城便会失控。

“我们可以让想个办法,让难民和周将军一起离开的”

“你当周将军是傻子啊!周将军现在既没有武器,也没有粮草,你让他singlehanded 带上近十万的难民离开?”屠老snort disdainfully 。

“这这”那出主意的乡绅顿时无言以对。

现在,形势已经很明显了,哪怕是Zhou Sen 离开八方城,八方城的难民也不会离开。

“要不,我们都捐一些武器粮草什么的?”有个乡绅提议道。

“咦这是个不错的办法,周将军现在无兵无粮,那些难民自然不会跟随,如果大家想办法凑一些武器粮草,周将军也就不好推辞,when the time comes ,哪怕是周将军能够带一批难民离开,也能够缓解一下八方城的压力。”

“此言甚是!周将军现在要救援皇帝,正缺兵马武器,如果我们提供了武器粮草,加上many people 的难民,正好可以组成一支军队,周将军必定不会拒绝”

“周将军来了”

就在众人in a frenzy 商议的时候,arrive slowly 的Zhou Sen 出现在了议事大厅的门口。

Zhou Sen 坐下之后,还没有说话,整个议事大厅就吵开了花,总之,大体的意思就是赞同张老三开始的观点,组织难民,挥军直下,至于兵器粮草,并不是问题,大家work with a common purpose ,一切问题都可以解决

基本上,Zhou Sen 没有说几句话,事情就敲定了下来,然后,一群乡绅分头行动,开始回到自己的家族组织兵器粮草。

整个八方城都沸腾了起来。

有了乡绅土豪的支持之后,事情就变得简单多了,有钱出钱,有粮出粮,然后,所有的铁匠都被集中起来打造武器。

此时乃兵荒马乱的时候,武器的配置要求自然是不高,每个难民都会获得一把红缨枪和一把短匕首。

红缨枪的要求很简单,只要铸造枪头,磨砺锋利,随随便便找根结实的木头或者竹子,就可以使用,至于短匕,主要self-protection ,一旦红缨枪损毁了,匕首近身战斗时候也能够起到一些作用,总比赤手空拳手无寸铁的好。

除了武器,八方城所有的资源都被集中起来,缝制了一些leather armor 铁甲之类的,装备了一些难民。

就在八方城in a frenzy 的时候,Zhou Sen 和张老三正在插旗山庄喝酒。

“将军果然是高瞻远瞩,deep plans and distant thoughts ,this Zhang 人佩服!”张老三端起手中酒杯朝Zhou Sen 敬酒,一脸敬仰之色。

“这也得益于Brother Zhang 助一臂之力!”Zhou Sen slightly smiled 。

“哎,那些乡绅土豪,是won’t shed tears they see their own coffins 啊,如果早点离开,这八方城还有救,现在一切都迟了”张老三环顾了一下气派的大厅,脸上,露出一丝不舍之色。

“只要人还在,再大的家业,也能够打下。”Zhou Sen 澹澹道。

“将军说的是,听闻将军到了八方城,张老三就已经决定放弃这家业了。”

“Brother Zhang ,这去乌巢城,有万里之遥,途径无数city ,你要深思!”Zhou Sen 缓缓站起,负手看着这有些气象的大厅,很显然,Zhang Clan 一族,在八方城算是根深蒂固的大户人家。

“将军不用劝说,我们Zhang Clan 一族,早就做了决断,愿意全族追随将军,哪怕是climb a mountain of swords or plunge into a sea of fire 也是自愿的!”张老三站起,一脸严肃的看着Zhou Sen 。

“好,本将必定spare no effort !”

Zhou Sen 走到大厅门口,遥望着天际那汹涌的乌云。

丧豹和一群宇宙猎手看着那long hair flying upwards 的背影,目光之中,是无比的崇敬之色。陨石带的猎手们,亲眼目睹了八方城的变化,一切,都在Zhou Sen 的掌控之中。

毫无疑问,Zhou Sen 是一个战术军事天才,他总是能够营造出他所需要的环境。

就在八方城全城沸腾的时候,十字军也在调兵遣将,六万十字军,把八方城周围的交通要道围了个水泄不通,只准进,不准出,而且,在八方城下,十字军的游骑兵就像幽灵一般

在离八方城二十里处,有一处简陋的十字军骑兵营,这座骑兵营的最高指挥官是从浈水关过来的洛西将军,他负责指挥收复八方城。

毫无疑问,洛西是一个足智多谋的军人,当他赶到到八方城之后,并没有立刻展开攻城战,而是采取游骑兵的方式围困了整个八方城。

没有人比洛西将军更清楚八方城的地理位置,因为,八方城就是他攻陷。

八方城,并不是兵家必争之地,不过,这地方却是个鸡肋,因为,它地处富饶的平原地带,所以,在八方城,驻扎了两万军队,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洛西将军对八方城是志在必得,当然,这也关系到他的颜面。

数十万难民,并没有放在洛西的心上,洛西曾经击溃过无数的流民,他知道流民都是四肢发达,大脑简单的莽夫,在占上风的时候,in a spurt of energy 势,一旦落败,立刻全线崩溃,没有丝毫军容军纪可言,不足为虑。

让洛西顾忌的是悍匪榜上的Zhou Sen 。

对于Zhou Sen ,洛西所知不多,因为,他并不是跟随戈尔元帅第一批到达Great Han Empire 的军人,对于Zhou Sen 的了解,他仅仅只是知道Zhou Sen 当年在匈奴草原上叱吒风云,而且,Zhou Sen 在Great Han Empire 的军方,也有不小的影响力,至于其中的一些细节,洛西基本是一无所知。

Zhou Sen 虽然在Great Han Empire 是家喻户晓,但是,因为Zhou Sen 失踪了一年,而这一年,正值Great Han Empire 兵荒马乱,Zhou Sen 却无所建树,所以,十字军军方都忽略了Zhou Sen 。

一度,有人而为Zhou Sen 已经战死在了东瀛immortal island 。

事情正在按照洛西计划进行。

三天的时间,洛西把方圆百里的难民全部驱赶到了八方城的方向,只准进,不准出,初步估计,在这三天的时间里面,八方城增加了至少五万难民,而加上以前的难民,现在八方城的难民已经breakthrough 了十万。

洛西并不是第一次干这事情,这样的事情,他已经是轻车熟路,in the past 的一年里面,洛西在攻城略地的时候,都会驱赶流民扰乱地方治安,然后,趁虚而入

十万人!

十万人是怎么一个概念?

十万人,哪怕是每个人一天吃一斤粮食,也就是十万斤,如果是在和平年代,在经济发达的Great Han Empire ,别说十万人,哪怕是再多一倍也不是问题,但是,现在并不是和平年代,而是兵荒马乱的时代,十万人,足以让一座城市陷入动荡混乱consigned to eternal damnation 之中。

已经过了三天,今天是第四天。

这些天,everyday all 会有情报continuously 的从八方城传递出来,情报显示,八方城已经陷入了动荡之中,有一些大户人家受到了冲击,整个八方城people were alarmed ,已经有人试图离开八方城。

洛西将军正在等待时机,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最佳时机,因为,很多难民身上携带有一定数量的粮食,所以,在还没有完全饥饿的情况下,honest and timid 的他们不会铤而走险。

按照洛西的估算,最多七天,八方城就会彻底崩溃。

今天是第四天,还有三天,when the time comes ,当八方城的动荡越演越烈的时候,就是发兵之时,洛西几乎可以想象到,当成千上万的骑兵如同利箭一般射进八方城的时候,数十万百姓将如同苍蝇一般covered head and sneaked away like a rat ,when the time comes ,十字军就像热刀割牛油,一路长驱直入,like a hot knife through butter

但是,很多事情,并不以个人的willpower 为转移。

就在八方城围困的第四天中午,八方城的戒备突然变得森严起来,情报已经无法从城内传递出来,更要命的是,空中侦察兵也一个接着一个的失踪,只要是靠近八方城的黑翅鲲鹏,都会被一只golden 的大凋猎杀,那只金凋的速度之快,哪怕是再强大的黑翅鲲鹏,也无法逃脱其追杀。

洛西自然是不知道,在那金凋的背上,还有一只更恐怖的松鼠。

隐隐约约之间,洛西感觉到了不妥,但是,他不知道那里不妥。

第五天的时候,洛西变得越来越焦虑,因为,八方城里面,依然没有丝毫消息,整个八方城好像突然变成了一座鬼城,安静得让人窒息,那残破的city wall 之上,也看不到几个silhouette 。

为什么会这样?

洛西控制住立即攻城的冲动,他相信自己的判断,而且,他已经决定了,在第七天的时候发动总攻。

十万难民,足以在七天的时间把一座城市变得千疮百孔,不攻自破,何况,八方城原本就没有成建制的Great Han Empire 军队,Great Han Empire 的正规军,早就被打得七零八落,少量的散兵游勇,在这大规模的战争面前,没有任何意义。

第六天!

八方城依然是very quiet 的,所有的探子都是went but never returned ,那只golden 的大凋依然牢牢的控制着这片天空,这让洛西愤怒到了极点,这两天,洛西可没少想办法,甚至于亲自出手弯弓射箭,试图射下那金凋,但是,那金凋速度太快了,而且,那golden 的羽毛就像覆盖的一层鳞甲,哪怕是箭羽射到,也无法穿透身体

还有最后一天!

洛西站在营地,抬头看着天上一个越来越大的小灰点,嘴角露出了一丝残酷的微笑,因为,他的援兵到了米利。

早在八方城城破的第一天,洛西就派信使通知了戈尔将军。

洛西的目力极好,早在several li 之外,他就认出了米利将军,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惊喜同时,又有一丝不可思议,因为,他可是知道米利将军在军中的地位,他没有想到,戈尔将军居然会派米利将军亲自过来

米利乃是戈尔将军手下的猛将,攻城略地,omnipotent ,在侵略Great Han Empire 的战争之中,立下了汗马功劳,死在他手中的大汉士兵,数以万计。

“情况怎么样?”乘坐着黑翅鲲鹏的米利跳下地面,立刻问道。

“将军,八方城已经被困了整整六天,末将已经驱赶了数万难民进入八方城,现在的八方城,应该已经陷入了混乱,明天可以攻城了”

看着米利从高空跳下,洛西暗自惊骇。

这米利将军,身材魁梧,一头golden 的卷发,身穿leather armor ,手腕戴着铁护腕,露出肌肉发达的胳膊,整个人,充斥着一股子暴虐之气,仿佛杀神一般。

果然是name is not in vain ,看来,戈尔将军身边的人,无一不是expert !

“我问的是Zhou Sen !”米利coldly snorted 。

“Zhou Sen ”

洛西表情顿时一滞,他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对那闻名天下的Zhou Sen 一无所知。

“废物!”米利朝天空一招,一只巨大的黑翅鲲鹏俯冲了下来,径直落在了米利的肩膀上,就像一座black 的小山,“给你两个时辰,准备攻城!”

“Ah” 洛西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难道没有听说过Zhou Sen 在聂家桥的事迹吗?你居然还把成千上万的难民驱赶到八方城,你这是给他送兵马!”米利那blue 的眸子深邃无比。

“末将”

“另外,派黑翅鲲鹏去通知浈水关的守将,让他们务必在两个时辰赶到八方城!”

“将军这里离浈水关有八十里,两个时辰恐怕”

“你有多少兵马?”米利将军coldly said 。

“三万”

“你用三万军队对付Great Han Empire 声名赫赫的不败War God ?”米利将军脸上露出一丝嘲讽之色。

“可是这浈水关有八十里,两个时辰赶到,恐怕”看着米利将军那讽刺的眼神,洛西心中不舒服,强自克制住自己的怒火,一脸卑谦之色。

“违令者斩!”米利将军暴喝一声。

“是,将军。”眼看着米利将军murderous-looking ,洛西将军心中凛然。

“将军,你的敌人是Zhou Sen ,Great Han Empire 的不败War God ,更是悍匪榜上横行的穷凶恶极之辈,不能以常人待之!”米利将军coldly snorted ,语重心长道。

“明白,将军。”

“不,你不明白,你不了解Zhou Sen ,Zhou Sen 不仅仅是Great Han Empire 的将军,他还是Great Han Empire 悍匪榜上的暴徒,Great Han Empire 的老百姓,都很尊重他,有着incomparable 的影响力,而且,当初匈奴灭国,就是Zhou Sen 千里迂回奔袭,让单于功亏一篑,数十万大军被击溃,而且还格杀单于与草原,更是在大汉Imperial Capital 当着无数人的面格杀匈奴的功术之王夜蓉Master ,戈尔将军已经把他列为最危险的人物,比那鲁将军更重要。”

“比鲁将军更重要!”洛西一脸震惊,他可是知道那鲁斧头的厉害,一柄斧头,在那magnificent army with thousands of men and horses 之中来去如风,如果不是他,Great Han Empire 的皇帝早就成了阶下囚。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很多,严格的算起来,鲁将军是Zhou Sen 的Disciple 。”

“小人明白,将军。”洛西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一脸凝重无比。

“明白就好,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再过一会儿,还会后援赶到,本将就不信,他一个Zhou Sen 能够挡住八万精锐十字军。”米利将军coldly snorted ,一脸自信道。

“将军Unrivaled Divine Art ,必定把那Zhou Sen 斩于马下。”

洛西内心的震撼无以复加,他可是知道米利将军在军中的地位,想不到米利将军之后还有援兵,戈尔将军对Zhou Sen 之重视的程度可见一斑。想到这里,洛西不禁暗自后悔,早知道如此,当时就应该立刻攻城,也不会养虎成患。

Zhou Sen 哪怕是再悍猛,想必也是无法和三万精锐骑兵对抗,但是,现在Zhou Sen 有了数十万难民驱使,事情就充满了不确定性。

最近几天的八方城,好像被雾霾笼罩一般,充满了诡秘,想必那悍匪Zhou Sen 已经有所准备。

洛西越想越焦虑,立刻派信使送米利将军的亲笔信往浈水关调兵遣将,与此同时,开始准备两个时辰之后攻城

Zhou Sen 站在城楼上,目睹了米利将军乘坐着一只巨大的黑翅鲲鹏飞来。

“小灰,从现在开始,你和云海金凋不准任何黑翅鲲鹏离开八方城,此时非常重要,务必做到execute without any mercy ,明白吗?”Zhou Sen 凝望着远处。

“zhi zhi ”通Heavenly God 鼠听到要杀人,顿时兴奋异常,舞足蹈的nodded ,而云海金凋则是一副慵懒澹定的模样,啄着自己的羽毛,似乎瞧不起通Heavenly God 鼠的毛躁性格。

the rising wind forebodes the coming storm ,一场大战迫在眉睫。

只是两天的筹备,八方城的军队已经初具规模,不过,只是有了军队的雏形,还没有军队的铁blood energy 质,乍一看还能够唬住人,仔细一看,立刻就看出是一群mob ,走队列都无法做到整齐划一。

在八方城,原本就关押着一些Great Han Empire 的老兵,老兵被释放之后,立刻成了这支难民军队的骨干,毕竟,有军伍生涯的军人更容易组建一支过硬的军队。

Zhou Sen 很闲,没事就和张老三在一起喝酒,不过,张老三却是没有Zhou Sen 的闲情逸致,每天精神亢奋,摩拳擦掌,恨不得离开开赴战场,英勇杀敌,名垂青史。

“Brother Zhang 为何坐立不安?”Zhou Sen 为张老三斟满。

“我我着急嘛这时间越久,十字军的援军就越多啊!”

“别担心,他们在增加,我们的援兵也在增加啊,the past few days ,投奔我们的人不是越来越多了吗!”Zhou Sen said with a smile 。

“那些道士超能力者?”张老三一脸snort disdainfully 。

“hehe ,可别小看他们,两军对垒,他们的作用可是不容小觑啊,再说,我们现在缺的不是兵,而是带兵的将军和先锋,那些超能力者虽然没法带兵,但是,让他们当先锋杀杀敌人的锐气,还是没有问题的,再说,两军交战,先锋最影响士兵的士气,那些超能力者什么的,虽然领兵打仗不行,但是,单打独斗,可不差啊。”Zhou Sen 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他知道,世俗的武林人物,对超能力者都不待见,而张老三,虽然是一方土豪,也算是武林人物,自然是与那些超能力者横竖不对眼。

“我就是看不得他们那副嚣张嘴脸,好像收复大汉天下就要靠他们了。”张老三不满道。

“超能力者谁不是proud and arrogant 。”

“hmph ,当初大汉军队一溃千里,也不知道他们干什么去了!”张老三对超能力者似乎有着很大的成见。

“现在国破家亡的大环境下,超能力者也难独善其身,所以,一些修神Sect ,都会站出来为国效力,在这非常时期,Brother Zhang 勿要生事。”

“也是”

Zhou Sen 微微闭上眼睛,梳理着思维。

最近几天,大批大批的超能力者闻风而来,其中不乏一些expert ,甚至于,还有一些悍匪榜上赫赫有名的家伙也赶到了八方城,这让Zhou Sen 有点焦头烂额,毕竟,要驾驭那些killing people like scything flax 的家伙比驾驭honest and timid 的难看要困难得多,不过,现在Zhou Sen 正需要外援,自然是不便拒绝。

让Zhou Sen 欣慰的是,那些穷凶恶极之辈虽然proud and arrogant ,在Zhou Sen 辖下,倒也不敢impudent ,一个个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的呆在房间里面cultivation ,等待着Zhou Sen 安排具体事务。

其实,对于一些暴徒来说,这种兵荒马乱的,正是建功立业的时候,good luck 的话,还可以洗白身份,名垂青史,富荫子孙,当听到悍匪榜上Zhou Sen 揭竿而起的时候,四面八方的恶徒都聚集了过来,希望藉此改变。

想到一些continuously 赶来的超能力者,Zhou Sen 暗自还是有些得意,看来,自己的等待是正确的。

对于Zhou Sen 目前的环境来说,哪怕是一天的时间都显得弥足珍贵,不仅仅是缺独当一面的expert ,兵器的缺口也非常之大,需要时间铸造。

根据在五大Star Domain 所了解的冷兵器历史,Zhou Sen 打造了一支投手部队,所谓的投手,也就是投掷标枪,能够给骑兵造成巨大的杀伤力。

Zhou Sen 组建投手部队,主要是因为投掷long spear 的门槛不高,只要孔武有力的青壮年,略微指点一些技巧即可,当然,最重要的是,long spear 投手所需要的武器只是几只特制的long spear ,制造极为容易,所耗费的金属也非常有限。

除了long spear 投手之外,Zhou Sen 还根据Earth 冷兵器史所记载的,组建了很多对付骑兵的部队,因为,十字军的强项就是机动性强,要想战胜十字军,不仅仅是力量上的对决,在武器的针对性配置上面,必须要有所breakthrough

Zhou Sen 丰富的历史知识让他在组建各类部队上轻车熟路。

现在,Zhou Sen 所面临的唯一困难就是无法驾驭这支由难民组建的军队。

与正规的大汉士兵比起来,难民组建的军队纪律散漫,没有组织,而且,对一些号令并不是很清楚,很难做到令出法随,在这种情况下,Zhou Sen 最需要的就是一个磨合时间。

当Zhou Sen 看到那只巨大的黑翅鲲鹏降落到十字军兵营之后,他就知道,他没有时间了。

十字军在调动大军。

事实上,十字军的一举一动都在Zhou Sen 的监控之下,因为,Zhou Sen 有云海金凋。

Zhou Sen 不知道,在十字军与Great Han Empire 军队以往的战斗中,ain 长大,自然是知道信息在战争之中所起的决定性作用。

通Heavenly God 鼠和云海金凋无疑是黄金组合,他们牢牢的控制着空中,在空中,他们就是王者,让Great Han Empire 士兵become terror-stricken at the news 的黑子鲲鹏,在通Heavenly God 鼠和云海金凋面前,都变得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往往一个照面,便是血洒长空。

其实,云海金凋遇到强大的黑翅鲲鹏还要费一些精力,但是,因为有通Heavenly God 鼠这个变态的存在,云海金凋可以轻轻松松的面对任何强大的敌人

第四天的时候,八方城已经出现的数次小规模的骚乱,有几位乡绅土豪的院子受到了一些难民的冲击,偌大的家业被难民洗劫一空,然后付之一炬。

事情在恶化蔓延,整个八方城,people were alarmed

当晚,在一群乡绅土豪的强烈要求之下,召开了会议。

在议事厅,人们everyone talking at once 的讨论着,而Zhou Sen ,却是久久不露面,逐渐,议事厅里面的情绪高昂起来。

“我说周将军到底想干什么?为啥还不想想办法?再这么下去,大家都一起完蛋了!”

“就是,四眼井街的王麻子昨天被灾民抢了,好不容易积攒的一点粮食被抢不说,七十多岁的老父母,也被活活吓死”

“王麻子自己还活着呢,那孙大户家里才倒霉,被难民放火,一家large and small several dozen 人都被活活烧死了哎”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