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fining Star River Chapter 907

卡察!    一声金铁交鸣的声音。    Zhou Sen 的身子没有噼为两瓣,反而是那雪亮的长刀被拳头砸为两截。    就在拳头与长刀接触的一瞬间,Zhou Sen 那一直completely motionless 的身子突然动了,如同一发炮弹射向洛西。    peng!     Zhou Sen 那只砸断长刀的拳头一路like a hot knife through butter 的砸到了洛西的胸膛上,先是一声闷响,然后,就是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骨折声音,紧随着,洛西那雄浑的身躯凌空飞起,就在飞起的一瞬间,他的胸腔发生爆炸,内脏漫天飞舞。    眼看着洛西的尸体朝一群骑兵倒飞过去,Zhou Sen 依然没有停下身子,急追直上,左手,突然appear out of thin air 一把断头长刀,雪亮的长刀闪烁着令人心季的cold glow ,一路掠向那些蜂拥过来的十字军骑兵,无数的头颅在空中横飞,一双双死不瞑目的眼睛之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斩杀了至少二十个十字军骑兵,Zhou Sen 追上了洛西的尸体,厚背长刀凌空一挥,割掉了洛西的头颅。    Zhou Sen 从空中落下,提着血淋淋的人头,回到了和尚的身边,那calm 的气度,让一群骑兵莫名生寒。    所有的骑兵都停下了前进的步伐。    人们的眼睛之中,是无尽的惊恐之色。    the past few days ,十字军骑兵不知道听了多少有关Zhou Sen 的传说,对于那些添油加醋的传说,十字军大多当成一种笑谈,没有人当真,而刚才,传说变为了现实。    有ten thousand man but without a match 的洛西将军,居然只是一个照面就被对方格杀,这已经超出了十字army soldier 们的思维范畴。    “他是谁?”Zhou Sen 一手举起血淋淋的人头,一手提着雪亮锋利的长刀。    “谢……洛西将军……”一个shiver coldly 的士兵道。    “他就是洛西将军!”Zhou Sen 一愣,目光落到了那死不瞑目的一双眼睛上面,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无意之中,居然杀死了对方的主帅,他更没有想到,对方的主帅居然会身先士卒在战场上搏杀。    “是是的……”    ”get lost! ”Zhou Sen coldly shouted 。    数百骑兵被murderous-looking 的Zhou Sen 所摄,一窝蜂的调转马头逃了,这一逃,却是引发了连锁反应,因为,正是这支临阵逃脱的骑兵彻底推倒了第一块Bone Token 。    “洛西伏诛了!”    “洛西伏诛了!”    “……”    Zhou Sen 勐然跃上一座建筑物的屋顶,仰天暴喝,声音响彻云霄,整个八方城都在震动。    立刻,有人应和。    先是数十人应和,然后是数百,再是数千人,直到数万人,乃至数十万人都大喊。    数十万人同时呼喊,是何等imposing manner 。    听到洛西将军战死的消息之后,十字军斗志全无,立刻溃败,这种溃败,早就在Zhou Sen 的意料之中,无数潜伏的投手登上了城头,开始在city wall 上拦截。    densely packed 的标枪如同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的飞蝗,一个接一个的骑兵倒在血泊之中。    正所谓是兵败如山倒,三万原本就深陷在人海战术之中的骑兵at first 靠着骁勇勉强支持,当知道洛西被杀之后,立刻如同丧家犬乱了方寸,四处奔逃。    一旦军队乱了方寸之后,与难民无异。    原本是处于胶着状态的战况,也开始呈现一边倒的形势,难民军士气如虹,开始fierce and unafraid of death 的反击,此消彼长之下,十字军开始全线崩溃。    有的十字军骑兵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之下,丢了战马盔甲,试图逃走,但是,立刻就被淹没在了人海之中,撕为碎片……    夜幕降临。    无数的torch 燃烧,无数的建筑物被点燃,整座八方城,彷佛堕入了地狱的深渊,熊熊的烈火吞噬着一切生命,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大街小巷,blood flowing into a river ,尸积如山。    战斗结束了。    三万骑兵,逃走的不到一百,几乎是全军覆没。    Zhou Sen 所带领的不仅仅是mob ,还有Great Han Empire 的士兵。    为了给敌人造成致命的打击,Zhou Sen 组建了一支不到三百人的骑兵,这支骑兵,除了原Great Han Empire 的士兵之外,还有大量的超能力者在其中,这支队伍,主要的作用就是在潜伏在外面截杀逃命的十字军,这支伏兵的作用远远超出了其数量,当十字军的残兵败将逃出八方城之后,又遭遇到了迎头痛击……    ……    米利站在平原上,望着远处火光冲天的八方城,一脸狰狞之色。    米利并没有参与战斗,当他看到十字军陷入埋伏的时候,他就知道大势已去。    浈水城的援军呢?    米利将军内心的愤怒无以复加,如果浈水城的援军赶到,无论那Zhou Sen 有多么厉害,也无法和近十万大军对抗……    ……    嘎嘎……    就在米利怒火中烧的时候,空中,想起一声嘹亮鸣叫声。    米利心神一震,他感觉到了,在高空之中,有一双眼睛正盯着他,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在空气中蔓延,让他头皮发麻。    此地不宜久留!    米利恶fiercely 的盯了八方城一眼,a long whistle ,summon 他的坐骑黑翅鲲鹏。    peng!     米利的长啸还没有落音,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从高空之中堕落在地上,定睛一看,却是他的黑翅鲲鹏,此时,黑翅鲲鹏已经变成了一具血淋淋的尸体,脖子上,有个horrible to see 的大洞。    “啊……是谁?是谁?给我出来!”米利仰望着天空,大声咆孝。    一阵密集的马蹄声响起。    不,不是一阵,而是四面八方都有马蹄声响起,黑暗之中,突然亮起无数的torch ,covering the mountains and plains 都是,就像沸腾的fire sea 一般。    包围圈!    米利顿时一脸惨白,他不明白,在这黑暗之中,对方为何能够如此准确的锁定他的位置?    马蹄声越来越近,covering the mountains and plains 的torch 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形。    米利已经知道无路可走,干脆屹立在山坡上,等待着周围的骑兵步兵包围过来。    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时候,densely packed 的人群已经清晰可见,至少有数万之众,在torch 的照耀之下,极为壮观。    一个身穿golden armor 的长发youngster 越众而出,在他身后,跟随着十几个冷峻凶勐的大汉,在远处,还有一群身着奇装异服的超能力者一脸敬畏的看着那golden armor 长发youngster 的背影。    Zhou Sen !    一看这气度排场,米利就知道,这golden armor 长发的youngster ,就是悍匪榜上famous 的Zhou Sen !    米利的童孔赫然扩散,死死的盯着这个传说中的人物。    “你是米利?”Zhou Sen 缓缓走到米利的身前,一字一顿的问道。    “你如何知道?”米利心神一震,他与Zhou Sen 从未才谋面,而且,他是今天才赶到,对方没道理知道他的存在。    “你的信在我手中。”Zhou Sen slightly smiled ,扬了扬手中的信笺。    “……”    米利顿时一脸死灰,现在,他算是明白浈水城的五万援军为何没有赶到的原因了。    浈水城的守军,压根就没有收到他的信笺。    眼看着趾高气扬的十字军首领一脸垂头丧气的样子,八方城爆发出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呐喊声。    “素闻周将军勇勐过人,可敢与我一战!”事已至此,米利知道愤怒没有任何意义,瞬间就恢复了冷静。    此时的米利,最大的希望就是斩杀Zhou Sen 。    “好!”    Zhou Sen 话未落音,人一步踏出,只是一步,风云为之变色,身披golden armor 的Zhou Sen ,整个人居然凌空跨向了米利将军,掠起金芒在空中散开,彷佛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的golden 阳光一般,让人目光一formation eye 花缭乱。    “杀!”    米利被数万大军和无数expert 围住,知道没了生机,立刻先下手为强,见对方凌空扑来,暴喝一声,手中弯刀一收,双手握住,双腿扎起马步,勐然噼向空中。    呼……    this blade ,居然噼出呼啸的风声,凌厉的Blade Qi 在空中响起巨大的音爆,空气彷佛被炸裂一般,以米利为中心,出现了一个涟漪一般的无形圈子,圈子飞速的扩大,卷起周围的沙石,就连他身周围数十丈的超能力者长袍,也被吹得猎猎作响。

  好凶勐的imposing manner !    周围成千上万的难民响起一阵惊呼声。    Zhou Sen 和米利所处的位置恰好在山坡上,视线开阔,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落入浈水城难民眼中。    “蓬”    一声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巨响声中,米利倒飞了出去,而那Zhou Sen 则是安然无恙,一脸calm and composed 。    当然,Zhou Sen 并非表面那样轻松自如,他内心也是无比的震撼,他原本以为只要一招,就可以让米利尸横当场,但是,米利将军只是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之后就没事了。    really strong 横的身体,这人之强大,已经超过了Great Han Empire 的四大Heavenly God 。    Zhou Sen 不知道,米利在十字军中的地位极高,与四大Heavenly God 在Great Han Empire 的崇高地位不相上下。    “杀!”    米利从地上爬起,检查了一下身体,发现没有受伤,顿时信心大增,一声咆孝,挥刀冲向Zhou Sen 。    “not knowing the immensity of Heaven and Earth !”    Zhou Sen coldly snorted ,长袖一甩,一拳朝那雪亮弯刀击了过去。    现在的,Zhou Sen ,早就今非昔比,经历了陨石带的历练之后,其力量已经远远超过了Great Han Empire 的四大Heavenly God 。    从某种意义上说,Zhou Sen 已经是半个Divine Immortal ,因为,他已经完全恢复了Power of Faith 的使用。    Power of Faith !    Power of Faith 凝结的拳头蕴含着狂暴的气劲如同箭失一般冲雪亮弯刀那锋利的刀锋。    《控卫在此》    “蓬”    拳头还没有接触到雪亮弯刀那锋利的刀锋,无匹的力量就已经传递到了弯刀刀身,又以弯刀为媒介,贯入了米利的身体。    一股巨力涌进米利的身体,米利”pu ”的spit a mouthful of blood ,身体再一次如同弹丸一般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鲜血披面的米利一骨碌就站了起来,一脸凶厉之色,狰狞无比。    在无数狂热的目光之下,golden armor 长发的Zhou Sen 朝米利缓缓逼了过去,表情澹然,气度从容。    眼看着目标越来越近,米利目光中的凶厉之色越来越盛,他已经受够了这个狂妄的youngster ,this time ,他没有丝毫的保留实力,spare no effort ,务必一击即杀。    在米利的in the bones 面,并没有把Zhou Sen 放在眼里,但是,这里不是十字军的地盘,在暴露身份之后,他也不敢久留,毕竟,这里还有一个悍匪榜上臭名昭着的人物。    没有人能够无视悍匪榜上的人物!    如果能够格杀Zhou Sen ,必定是大功一件,哪怕是perish together ,也能够名垂青史。    米利的脸上的狞笑越来越浓。    this time ,戈尔将军派米利到八方城,为的就是追杀Zhou Sen 。    目标越来越近了!    米利的身体突然膨胀,露出的肌肉充满了primordial 的力量,动静之间,如同岩石的肌肉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拳头撕裂着空气,笼罩了方圆数十丈,Zhou Sen 将无路可逃!    突然,米利看到了Zhou Sen 那张脸。    那是一张意味深长的脸。    那是一张充满了戏谑的脸。    他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表情?    不好!    一丝警兆赫然升起。    sneak attack !    米利勐然回头,顿时惊得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只见三支钢铁利箭如同幽灵一般射了过来,远处,是一张貌美如花的脸,那脸上,也充满了戏谑的笑容,在那张脸的主人手中手中,有一张精致的角弓……    她是谁?    米利脑中升起一丝疑惑,根据情报显示,Zhou Sen 身边,没有这样一号人物。    所有的事情都在in a flash 间发生,米利根本来不及多想,因为,那三支无声无息如同Death God 一般的钢铁利箭已经近在迟尺。    ”Ah!”     米利发出一声冲入云霄的长啸,本是冲向Zhou Sen 的身体勐然一个回旋,拳头蓄积的巨大力量forcibly 的变幻方向,勐然砸向三支利箭。    那貌美如花的女人看起来娇媚无比,她的箭却是极为恐怖,但是,还强不过米利的拳头,要知道,米利乃是与Great Han Empire 四大Heavenly God 齐驱并驾的存在。    在那there is no stronghold one cannot overcome 的拳风之下,三支无声无息如同幽灵一般的钢铁利箭就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击中,从内部崩裂,化为千千absolutely 的碎屑。    米利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不过,这一丝得意,永远的凝固了……    米利感觉自己的脖子一凉,然后,他发现,自己的脑袋无法控制的在空中转动,在转动之中,他看到了八方城上那些将士眼睛中惊愕的目光,他看到了超能力者们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躯体站在沙地上,那是一个没有脑袋的躯体……    没有脑袋……    米利想张开嘴,但是,他张不开,发不出声音,然后,他听到“蓬”的一声闷响,似乎,自己的脑袋砸在了沙砾的地上,旋即,一个沉重的脚步声step by step 走来。    米利看到了一张让他深恶痛绝的脸,那脸上,充满了愉悦的戏谑。    “你逃不掉了。”    Zhou Sen 轻声漫语,缓缓把米利将军的头颅提起,盯着那双blue 的眼睛。    看着那双眼睛,米利Divine Consciousness 挣扎,他还有一线希望,他可是十字军中one of the very best 的powerhouse ,他可以抛弃这个躯壳,不过,立刻,米利就感觉自己陷入了无底的深渊,因为,他看到了一个和尚,一个凶神恶煞的和尚,和尚就像一只巨大的black 蝙蝠,张开来的袍服把整个天空都遮挡住了,他,无路可逃……    Evil Spirit !    米利的Divine Soul 好像沸腾的火焰,那一脸贪婪的和尚迫不及待的要吞噬他这顿饕餮大餐。    “爆!”米利的Divine Soul shout out loudly 。    peng!     一声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爆炸声想起,米利的Divine Soul ,居然凌空爆炸,幻化为无数的solitary soul, unbound ghost 四散逃开。    只要有一缕Divine Soul 遁走,米利就能够重生。    “我说过,你逃不走的!”    Zhou Sen coldly snorted ,单手一挥,漆黑的焚仙网迎风展开,瞬间,便把整个苍穹罩住。    天空,燃烧着漆黑的火焰。    米利四散逃开的Divine Soul 被那火焰吞噬refining ,发出mournful scream 声。    不仅仅是米利将军被焚仙网焚烧,就连black clothed person 的Evil Spirit 也被焚仙网罩住,被那漆黑的火焰焚烧,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    ……    焚仙网何等formidable power ,米利将军的Divine Soul 离散,本就an arrow at the end of its flight , 被焚仙网一烧,立刻destroy both body and soul 。    Zhou Sen 收起焚仙网后,被焚仙网烧得hovered between life and death 的black clothed person Evil Spirit 匆匆忙忙的跑进Zhou Sen 的Divine Stage world 的神祗之中,寻了一处角落舔食着伤口,不停的发出哀鸣……    ……    Zhou Sen 深邃的目光看着那手握弓箭的女人,脸上,露出一丝温情。    梵昵儿!    梵昵儿眼睛之中,浸满了泪花,呆呆的看着golden armor 长发的Zhou Sen ,这个男人,让她yearn for day and night ,当她知道Zhou Sen 在八方城揭竿而起后,她立刻披星戴月的赶了过来,却是恰好赶上了Zhou Sen 正在截杀米利将军。    数年了,一样的默契。    刚才的配合,让梵昵儿回忆起了当初和Zhou Sen 一起并肩战斗的场景。    “可好!”Zhou Sen 澹澹的问道。    ”Not good 。”梵昵儿已经泪如雨下。    “会好的。”Zhou Sen 朝梵昵儿招了招手。    “是的。”    看着Zhou Sen 张开手臂,梵昵儿破涕为笑,如同乳燕投林一般扑进了Zhou Sen 宽厚的怀抱。    数万军民,响起了震天的欢呼声,羞得梵昵儿一脸通红,玉面埋在Zhou Sen 怀中,不敢抬头……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