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fining Star River Chapter 908

  米利将军和洛西将军的头颅高悬到了八方城的城头之上。

  整个八方城沸腾了,人们仿佛过节一般,家家户户挂上彩条庆祝。

  Zhou Sen 并没有像那些乡绅土豪预计的那样离开八方城,反而是驻扎了下来,丝毫没有离开的迹象。

  此时,Zhou Sen 已经在八方城建立了Supreme 的地位,没有人敢于提出自己的意见,人们looked towards Zhou Sen 的目光,充满了敬畏之色。

  八方城一边收尸,一边清扫战场,分配武器。

  这一役,缴获了大量的战马和武器装备,粮草也不少,这为八方城暂时的安定打下了基础,至少,不用再找那些乡绅土豪摊牌粮食资金。

  投奔八方城的超能力者和武林人物越来越多了,八方城街道上车水马龙,什么和尚道姑powerhouse 江湖人物数不胜数……

  ……

  从格杀了米利将军和洛西将军之后,足足one hour ,八方城的军民都没有看到Zhou Sen 。

  Zhou Sen 住到了八方城最高的城楼之上,站在城楼,可以鸟瞰整个八方城。

  在八方城,除了张老三和陨石带的一群宇宙猎手,没有人知道Zhou Sen 的行踪。

  厚厚的羊绒毯,温暖的灯光,娇艳如花的梵昵儿。

  Zhou Sen 端详着这张精致得没有丝毫瑕疵的脸,blood vessels 里面的血液宛若长江大河一般沸腾。

  “你看什么?”梵昵儿一脸通红,不敢看Zhou Sen 那火辣辣的目光。

  “你变了。”Zhou Sen 托起梵昵儿光洁的下巴,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变什么?”梵昵儿lovable body 微微颤抖。

  “以前的梵昵儿,奔放热情如火,绝不会这么羞涩安静。”Zhou Sen 把梵昵儿揽在怀里,盯着梵昵儿那纯净的blue 眸子。

  “嘤……”感受到Zhou Sen 强壮的手臂,梵昵儿浑身无力。

  “是不是受了大汉文化的熏陶?”Zhou Sen 双手在梵昵儿柔软的lovable body 上游走,感受着丰润光滑的肌肤。

  “你还不是变了……”梵昵儿抿嘴一笑,轻轻的锤了锤Zhou Sen 的胸膛。

  “我,变了吗?”Zhou Sen 微笑。

  “比以前更急色了。”梵昵儿吃吃的笑着,一脸嫣红似天上云彩。

  “我不是一直这么急色吗?”Zhou Sen 脸上一红,抓了抓脑袋。

  “puchi ……你是一直这么急色,但是,以往的Zhou Sen ,肯定不会丢下magnificent army with thousands of men and horses ,立刻和一个女人找个地方享受鱼水之欢……”

  “啊……cough cough cough ……这不是想你吗……”Zhou Sen forced a smile and said 。

  “不是想我一个吧!”梵昵儿玉指戳了一下Zhou Sen 的额头,轻轻一笑,烟视媚行,极尽诱惑。

  “……”Zhou Sen 无言以对。

  “我是不是很蠢?”梵昵儿见Zhou Sen 无语,叹息了一声,“我来的时候,就告诫自己,千万不要提其她的女人,免得惹你不高兴,但是,却是克制不住自己……”

  “昵儿……”

  “不用说,我觉得,你现在应该该做点什么……”梵昵儿声音越说越小,说到后面,微不可闻,羞红的脸蛋,臻首低垂,吐气如兰。

  “是的。”

  Zhou Sen 双手微微用力,

“chi” 的一声,梵昵儿上身的衣服化为齑粉。

  梵昵儿已经是意乱情迷,在Zhou Sen 的爱意之下,身体也渐渐起了反应,鼻中的呼吸渐渐浓浊,一股如兰似麝的气息逐渐迷漫在空中,浑身燥热无比,娇喘连连。

  Zhou Sen 把怀里的lovable body 放在床上,手臂一张,身上的长袍已经幻化为千千absolutely 的蜻蜓在空中飞舞,multi-colored ,占据了整个房间,极为壮观。

  “周郎霸气依然……嘤嘤……”

  看着Zhou Sen 那钢板一般的强壮身躯压下来,梵昵儿一脸迷醉,发出令人bloodline 贲张的呻呤声……

  ……

  足足one hour ,Zhou Sen 和梵昵儿这才停下,此时梵昵儿已经是香汗淋漓,玉面嫣红欲滴。

  “周郎,昵儿真受不了你……如果天天这样,昵儿还真需要几个姊妹一起侍候你了……”梵昵儿伏在Zhou Sen 的胸膛上,轻轻的抚摸着Zhou Sen 的脸膛。

  “……”

  Zhou Sen 张了张嘴,不敢出声,他虽然有一个百个心思一龙多凤,但是,打死他也不敢表达出来。

  女人,都是口是心非,要不然,真不知道怎么死。

  “周郎why not 说话?是否认为昵儿在说谎?”梵昵儿pu chi 一笑。

  “cough cough ……没没……”

  “早就听闻Fairy of Ninth Heaven 乃巾帼英雄,她都能够容下那沈慧敏,我又怎么会计较呢?”梵昵儿faintly said 。

  “昵儿,这些年,why not 与我联系?”Zhou Sen 岔开了话题。

  “我找你干嘛?和她们吵架吗?”梵昵儿嘟着嘴,一脸娇憨的youngest daughter 态。

  “这……”

  “周郎乃真英雄,必定不会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纵然昵儿找上周郎,周郎又把昵儿放在什么位置?”梵昵儿一脸惆怅。

  “……”Zhou Sen 没有说话,脸上露出一丝落寞,这些年,他一直在考虑和一群女人的关系,事实上,他并不是担心Fairy of Ninth Heaven 她们的纠缠,毕竟,她们都是proud and arrogant 的女人,到头来,只怕都会离开他,但问题是,Zhou Sen 现在要晋升immortal dao ,按照释旦领的说法,要想真正得道成仙,就必须要斩断凡间的Seven Emotions and Six Desires 。

  斩断Seven Emotions and Six Desires 的最快捷径就是斩断Heart Demon ,慧剑斩情丝。

  到了那时候……

  莫名的,Zhou Sen 打了一个冷战。

  “周郎担心什么?”梵昵儿感觉到Zhou Sen 的脸色不好,“周郎莫非是担心昵儿会纠缠左右?”

  “不是。”Zhou Sen 苦笑,岔开话题道:“昵儿,这次不会离开了吗?”

  “不会,周郎现在正是用人之际,等周郎度过这次难关再说。”梵昵儿blue 的眸子紧紧的盯着Zhou Sen ,仿佛要看穿Zhou Sen 的internal organs 一般。

  “你是如何知道我的消息?”Zhou Sen 问道。

  “现在天下都知道悍匪榜Zhou Sen 在八方城揭竿而起,四方英雄云集八方城,所以,这等风云major event ,昵儿自当不等错过。”

  “奇怪……”Zhou Sen 皱眉。

  “是不是疑惑Fairy of Ninth Heaven 她们为何没有来?”梵昵儿大眼睛扑闪扑闪,一脸促狭的表情。

  “是的。”

  Zhou Sen 的表情变得冷峻起来。

  “有问题吗?”梵昵儿感觉到Zhou Sen 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我与她们分开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按理说,如果她们听到我的消息,必定会immediately 赶来,事实上,我在八方城高调逗留,主要是让她们知道我的下落,而现在,你都赶到了,她们依然了无音信,这有点不同寻常。”

  “周郎也不必过于忧心,以Fairy of Ninth Heaven 之能,加上足智多谋的沈慧敏,这天下间,也没有人能够把她们怎么样。”梵昵儿comforted 。

  “也是。”

  “周郎有什么打算没有?是否继续在这八方城等待Fairy of Ninth Heaven 她们?”梵昵儿问道。

  “我原本计划等Fairy of Ninth Heaven 她们赶到这里之后,便离开八方城,现在,Fairy of Ninth Heaven 她们还没有消息,看来,暂时是走不了了。”

  Zhou Sen 长叹一声。

  似乎,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按照Zhou Sen 的想法是,只要他的身份暴露之后,Fairy of Ninth Heaven 沈慧敏她们肯定会immediately 赶到八方城,而现在,她们依然了无音信,死活不知。

  目前,Great Han Empire 沦陷,打探消息并不容易,守株待兔成了唯一的选择。

  守株待兔的好处是,能够让Fairy of Ninth Heaven 她们很容易就找到他,坏处就是,他会成为Great Han Empire 的一面旗帜,成为反抗十字军的精神领袖,也就意味着,他身上的责任会更大。

  现在的Zhou Sen ,早就不是乌巢城时候的Zhou Sen ,他并不想太多的卷入到世俗的战争之中,但是,他现在if you ride a tiger, it’s hard to get off 了。

  如果撒手不管,八方城沦陷是肯定的,数十万军民会遭到十字军毁灭性的打击,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仅仅只是八方城受点损失还无所谓,问题是,如果Zhou Sen 临阵脱逃,会给Great Han Empire 的军民造成巨大的精神打击,很可能,Great Han Empire 就会一蹶不振,从此灭国……

  ……

  Zhou Sen 嘴角,浮起一丝苦笑,他想起了一句话――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十字军,并不单纯的是一支军队,它的背后,有黑手在推动,是人类社会宗教信仰之间的战争。

  面对这种宗教战争,作为超能力者的Zhou Sen 很清楚,他要想独善其身,绝对是impossible 。

  看来,自己就是个劳碌命。

  战!

  Zhou Sen 咬了咬牙,深邃的目光里面,是腾腾的murderous aura 。

  “周郎,我Master 死的时候是否痛苦?”梵昵儿突然问道。

  “Master !谁?”Zhou Sen 一愣。

  “功术之王。”梵昵儿已经是泪眼婆娑。

  “夜蓉Master !”Zhou Sen 心神一震,他居然忘记了夜蓉Master 是梵昵儿的Master ,“昵儿,抱歉。”

  “没……周郎不必担心,夜蓉Master 对我们梵昵儿家族并不待见,但是,她毕竟是我们匈奴草原的一代功术之王,我们梵昵儿家族,也算是其Disciple 。”梵昵儿faintly said 。

  “哦……”

  Zhou Sen 不禁let out a long sigh of relief 。

  其实,Zhou Sen 并不知道,在匈奴大草原,功术之术并不是源于夜蓉Master ,since ancient times ,匈奴一族在大草原上cultivation 功术之术已经有了数千年历史,而夜蓉Master 被尊为功术之王,是因为其把功术之术发扬光大,让匈奴一族能够与Great Han Empire 抗衡。

  在匈奴草原,很多人都尊夜蓉Master 为师,而事实上,他们与夜蓉Master 并没有直接的master and disciple 关心,哪怕是有,也只是稍微指点。

  “周郎,我这次来,不仅仅是希望为周郎尽点绵薄之力,还是受人所托而来……”梵昵儿迟疑了一下,轻轻道。

  “昵儿有事尽管说。”

  “周郎,我……我是受匈奴一族新单于所托而来……”

  “单于!”Zhou Sen coldly snorted 。

  “周郎,就当我没说。”梵昵儿叹息了一声。

  “现在Great Han Empire 危在旦夕,他单于is it possible that 还想profiting from somebody’s misfortune 不成!”Zhou Sen 一字一顿,字字千钧。

  “周郎……”梵昵儿一脸哀怨。

  “昵儿,单于可曾想过,一旦Great Han Empire 亡国,唇亡齿寒,你们匈奴一族,恐怕……”

  “是的。”梵昵儿把脸埋在Zhou Sen 胸膛上,泪水默默的流下。

  “另外,如果单于hit a person when he’s down ,订下城下之盟,万一Great Han Empire 恢复了元气,匈奴一族,有绝种之忧!”

  “昵儿勿要伤心,只要单于愿意效忠我Great Han Empire ,我周某人愿意担保,等战争结束之后,愿意说服当今皇上,让匈奴一族自治。”感觉到梵昵儿热泪,Zhou Sen 心疼的轻轻抚摸梵昵儿白皙的秀肩。

  “自治?”梵昵儿一愣,抬起头,blue 的眸子里面露出疑惑之色。

  “自治,就是在Great Han Empire 的领导下,以匈奴一族为聚居的地方为基础,建立相应的自治机关,行使自治权,由少匈奴一族自己当家作主,管理本民族内部地方事务.民族自治区享有民族区域自治法和其他法律规定的民族自治权……”

  “你的意思是,单于还是单于,可以在匈奴一族颁布自己的法律?管理匈奴一族的人还是匈奴人?”

  “大体是这样,不过,不可以有军队,而且,必须要与Great Han Empire 的文化fuse together ,不得认为设置障碍。”Zhou Sen 突然有想笑的冲动,自己在不经意间,居然把五大Star Domain 的一些法律法规给照搬到了神魔continent ,也算是开了修God World 之先河吧。当然,Zhou Sen 并不认为这样的法律是完美的,但是,目前要想安抚单于,暂时也只能这么承诺,具体的实施,要看双方领导人的智慧了。

  “周郎,如果是这样,我想,单于应该会接受这样的条件。”梵昵儿一脸喜色。

  “昵儿,你是为单于而来?”Zhou Sen 的目光仿佛那深邃的星空。

  “周郎生气了?”梵昵儿pu chi 一笑。

  “没有。”Zhou Sen 对梵昵儿,一直牵挂在心,当他看到梵昵儿的时候,心情之激动,无以复加,当得知梵昵儿只是为了族民而来,自然无比的落寞。

  “周郎,你可知道,昵儿everyday all 要控制着自己不来找你,这次,受单于所托,才有借口……”

  梵昵儿柔软的身躯如同水蛇一般缠在了Zhou Sen 身上。

  “有soulmate 如此,夫复何求!”

  Zhou Sen laughed heartily ,搂住supple as if boneless 的lovable body ,猛然翻身,幽暗的房间里面,又是一阵令人bloodline 贲张的呻呤声……

  ……

  待得筋疲力尽的梵昵儿沉沉入睡后,Zhou Sen 起身穿衣,召集了一群核心成员。

  “将军不离开了?”张老三一脸呆滞的看着Zhou Sen 。

  “是的。”Zhou Sen 淡淡的口气,充满了不容置疑。

  “可是……”

  “这八方城虽然无险可守,但是,却地处Great Han Empire 的腹地,如果我们扎根在此,等于是在十字军的心脏打了一根钉子,足以让他们寝食难安。”

  “问题是,我们承诺过八方城的乡绅土豪,带领难民离开八方城,而且,这八方城粮食已经极度贫乏,人口却是越来越多,when the time comes ,不用十字军攻打,八方城也会不攻自破。”

  “打通水路。”

  “啊……打通水路!浈水关?”张老三立刻明白Zhou Sen 的意思,顿时一脸astonished expression ,而周围的一些将官,都是一脸look of shock 。

  传说Zhou Sen 胆大妄为,往往出人意料,现在,人们算是见识到了其胆大包天。

  浈水关乃是军事重点,因为,它处于Great Han Empire 内陆最繁华的水道,那水道,甚至于可以直达乌巢城。

  只要占领了浈水关,其四通八达的水道,足以保障八方城的粮食。

  让张老三一脸骇然的是因为,浈水关有五万十字军精锐骑兵驻扎,步兵数量,也超过了三absolutely ,总兵力,高达八万之众。

  八方城离浈水关虽然只有trifling 八十里,但是,要靠八方城数十万mob 攻打十万训练有素的精兵悍将,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在战场上,可不是壹加壹等于二那么简单,数十万mob 的battle strength ,可能还不及数千正规军的battle strength 。

  除了浈水关有重兵驻扎之外,四通八达的水道,也极为方便十字军的救援,如果attack for a long time without any success ,十字军的援军,可以乘坐战船,顺水而下,轻轻松松的驰援浈水关。

  因为浈水关的地理位置极为重要,十字军才驻扎的重兵,也就意味着,十字军绝不会轻易放弃浈水关……

  ……

  “如果我们能够在一天之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破浈水关,那么,不仅仅是解了八方城之危,还可以在敌后建立一个强大的根据地。”

  “是的……”

  张老三一脸苦笑,如果能够攻破浈水关,所有的问题自然是迎刃而解,但是,问题是,以八方城现在的实力,别说是一天攻破浈水关,two weeks ,也没有任何机会。

  “Brother Zhang 放心,米利将军的信笺已经修改,派人送到了浈水关,估计天亮之际,五万十字军精锐骑兵,就会出现在八方城外。”

  “什么?”

  张老三和一群将官都吓得站了起来,一个个表情凝固,如同没有生命的雕塑一般。

  八方城一役,虽然斩杀了米利将军和洛西将军,但是,八方城的损失也是极为惨重,死亡的难民超过了四万,大街小巷尸体堆积如山,现在还在清理。

  精心设计的圈套,难民大军的损失尚且如此惨重,如果五万精锐有备而来……

  想到这里,人们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现在离天亮,还有四个时辰。有劳Brother Zhang ,带三千难民到黄石水库,把水库挖断……”

  “将军,那黄石水库虽然大,但地势并不高,无法形成激流,加上这八方城乃是平原地带,地势平坦,哪怕是挖断了黄石水库,恐怕也只是淹到十字军骑兵的马腿。”张老三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

  “我知道,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是。”Zhou Sen 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

  “……好的,将军。”

  “另外,立刻组织八方城的居民向浈水关的方向撤退,记住,must 地势高的地方,别被黄石水库的水给淹了,另外,不要与浈水关的骑兵路线重叠。”

  “啊……撤退所有的人?”张老三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的,所有的人,让他们带上武器和两天的口粮,严禁携带其它的物资,总之是,越轻便越好。嗯……记得告诉他们,只是暂避一下十字军的锋芒,我们要在八方城设下埋伏圈,击败了浈水关的十字军之后,就可以回城。”

  “这恐怕有难度,他们不会离开……”

  “违令者斩!”Zhou Sen 语气冰冷。

  “是,将军。”

  “岳老,你们带领几支骑兵,从Divine Stage world 中调派一些expert 协助,以八方城为中心,方圆三十里,任何形迹可疑的人都execute without any mercy !小灰和云海金雕会协助你们。”

  “是,先生。”岳老一群人轰然答应,然后,鱼贯而出。

  对于陨石带的宇宙猎手们来说,他们对Zhou Sen 的任何决定will not 怀疑,而是spare no effort 的贯彻执行。

  Zhou Sen 也毫不怀疑陨石带猎手们的执行能力。

  “真的只是暂时的吗?”睡眼蓬松的梵昵儿穿着一件Zhou Sen 从Earth 带来的浴袍,露出pure white as jade 的颈项和小腿,整个人,有着一股子慵懒的美。。

  站在city wall 上,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成千上万的难民正在排队离开八方城,拖儿带女,场面极为嘈杂,因为,有很多人不愿意离开,不时有大骂声和哭泣声。

  “不是。”Zhou Sen slightly smiled 。

  “不是?”梵昵儿一愣,顿时睡意全无,瞪大一双blue 的眸子,看着Zhou Sen 。

  “八方城并不适合坚守,我们必须要放弃这里。”

  “啊……放弃八方城?”梵昵儿惊得合不拢嘴,她可是知道Zhou Sen 说要坚守八方城的。

  “是的。”

  “我们去哪儿?”

  “浈水关。”Zhou Sen 一字一顿。

  “……浈水关……”梵昵儿愣了半天,这才反应过来,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良久,才长长叹息道:“周郎果然是胆大包天,Heaven Blessed Genius 。”

  “没办法,要想破局,唯有cutting off one’s means of retreat 背水一战,我现在指挥的不是数十万训练有素的军队,而是一群难民组成的mob ,且缺少粮食和武器,他们哪怕是有一丝活路,都会心存幻想,要想让他们豁出去的英勇杀敌,唯有不给他们留后路,才有胜利的希望,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Zhou Sen 叹息道。

  “如果五万十字军骑兵不来呢?”梵昵儿突然问道。

  “如果你是浈水关的守军,你会不来吗?”Zhou Sen 反问道。

  “这……应该会来。”梵昵儿思忖了半晌,抬头答道。

  “是的,会来,哪怕是他们知道米利将军和洛西将军战死,也会来,因为,他们不仅仅是要夺回八方城,还要为米利将军报仇雪恨。”Zhou Sen 一脸自信道。

  “嗯,主要是,米利将军地位很高,浈水关的守军也必须出兵驰援,要不然,他们无法向戈尔将军交差,再说,在八方城的周边城市中,唯有浈水关驻扎有重兵,他们如果不出兵,八方城就会成为隐患,现在Great Han Empire 从者云集,时间拖得越久,对他们越不利,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趁八方城的难民还没有站稳阵脚,立刻予以扑杀。”梵昵儿道。

  “知我者,昵儿也!”Zhou Sen 大笑,把梵昵儿揽入怀中。

  “周郎,你真变了。”梵昵儿扬起光洁下巴,痴痴的看着Zhou Sen 。

  “什么变了?”

  “你举手投足之间,总是让我产生一种窒息的感觉,就好像……就好像……好像你掌握着生杀大权……那种感觉……好沉重……”

  Zhou Sen 心中一动。

  难道要晋级了?

  《无敌秘籍》里面的慧心之境其一就是“王道”,按照其描叙,这一个realm 乃是俗世权势,让人acknowledge allegiance ,拥有帝王之相。

  突然之间,Zhou Sen 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他已经很久没有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了。

  似乎,越到后面,Heavenly Tribulation 的formidable power 就越大,频率也越低。

  想到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Zhou Sen 莫名想笑,他总感觉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是一个骗局,所谓的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其实就是科技流格杀宗教流的成神expert 。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八方城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拖儿带女,金银细软,要想高效率的组织离开还真不容易,好在的是,张老三在八方城还是有些影响力,软硬兼施,好说歹说,杀了几个刺头,在天明之前,硬是把数十万居民“请”出了八方城。

  纾

  厚重的八方城city gate 关上,令人莫名的胆战心惊。

  “我们走吧,将军。”张老三看了一眼死气沉沉的八方城。

  “你带他们先走,切记,要走地势高的地方,不要与浈水城的骑兵碰上,侦察兵会时刻通知你们十字军骑兵的动向。”Zhou Sen warned repeatedly 。

  “将军放心,没有人比我张老三更了解这八方城,在这八方城,张老三闭上眼睛也能够摸出去。”张老三拍着胸膛道。

  “屠兄,记住,乱世用重典,要想做到令出法随,就要树立权威。”Zhou Sen 语重心长道。

  “谢将军教诲,this Zhang 人谨记。”张老三一脸肃然,对于Zhou Sen 的话,他是深以为然,因为,就在刚才不久,他斩杀了几个地痞流氓之后,撤退的速度明显快了很多。

  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没有铁血的手腕,是无法驾驭军队。

  “去吧。”

  “是,将军。”

  张老三转身看了一眼黑幕之中的八方城,莫名的,他感觉有点不对劲,但一时间,他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如果他知道Zhou Sen 早就决定放弃八方城,不知他做何想,他可是solemnly vowed 的向八方城的百姓保证要回来的,何况,数十万难民只携带了三天的口粮……

  ……

  张老三的背影刚消失,丧豹如同幽灵一般出现在了Zhou Sen 身后,在丧豹背后的黑暗之中,是无数的黑影,他们,都是从Divine Stage world 临时召集的陨石带猎手。

  “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先生。”丧豹毕恭毕敬道。

  “嗯,收到信号,要同时纵火,务必做到让整个八方城同时燃烧起来,要造成震撼的视觉效果,绝了他们的心思。”Zhou Sen 表情严峻。

  “是,先生。”

  “集合的地点就在city gate ,when the time comes ,我会在这里打开一扇时空之门。”

  “是,先生。”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