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fining Star River Chapter 909

海德骑在一匹巨大的战马上,他那枯瘦的身体在那宽厚的马背上,越发显得渺小。    在海德前面,是数万浈水关的十字军精锐骑兵正在疯狂赶路。    每一个骑兵在经过海德身亲的时候,都感觉到一双锋利的目光盯着自己,彷佛blade glow 在身上刮过,一阵阵背嵴发冷。    在海德的身后,跟随着数十个keep quiet out of fear 的将军,他们一脸敬畏的看着前面那瘦小的背影。    没有人敢轻视他,因为,他是――杀人王海德。    在大汉帝国,没有人知道海德是谁,但是,在天国,海德却是盛极一时的人物,甚至于,没有人敢于直呼海德的名字。    海德的出生极为卑微,乃是一个妓女的illegitimate child ,没有人知道他的father 是谁,因为特殊的出生,少年时期的海德,是一个性情极为孤僻的child ,他几乎没有朋友,他甚至于从不与人交谈,一度被人误以为为是哑巴。    在入狱钱,海德曾谋杀了七十六人,among which is included 一名2岁大的婴儿。他在10岁时,就出现了有可能成为连环杀手的3个童年特征:在不应该尿床的年纪尿床、对动物很残暴和纵火。    有人说海德就像杜娟一样,天生就是邪恶的。    海德十三岁的时候就展现了惊人的杀人innate talent ,在没有任何人的帮助下制作了一把formidable power 惊人的小巧弩弓,他喜欢偷偷在晚上潜入别人的家中,然后把成年的男性射杀或扼死,再把女性和小孩暴力侵害、杀害再肢解,在完事后则下他的标志――他的名字,海德,在墙上、在镜子上,甚至在死者身上。他到了被抓那一刻还维持一贯的自大跋扈。    在海德十七岁的时候,手中已经有了七十六条命桉,其中,有十七人乃是教会的神职人员。    海德的经历充满了mysterious 感和戏剧性,没有人知道他从何学到的ability 。    在天国,是有死刑的,按理说,像海德这样的人,死一千次也不为多,但是,海德却并没有死,因为,天国需要执行的死刑犯实在是太多了,轮到海德,至少是二十年之后……    ……    就在海德在狱中等待死刑的时候,一个囚犯晚餐的时候,海德因为饭菜不可口,怒而杀人,他的Slaughtering Tool 是一块打磨锋利的火山石,在短短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不到的时候,他干掉了二十九个重刑犯人,那些犯人致命的部位都是在颈动脉。    那一次杀人事件,让海德的杀人数量破百,在监狱之中名声大噪,成了很多犯罪分子的精神偶像。    海德沉默寡言,却有一股子奇异的魅力,很多人愿意听从其差遣,在监狱里面,他除了没有自由,他就是王者,哪怕是一些狱警,也不敢轻易得罪他。    按理说,海德哪怕是不执行死刑,一辈子也别想从监狱里面出来,但是,上天似乎特别卷顾这个变态杀手。    一次,天国出现了一次动荡,有势力试图推翻政权,为了避免事态蔓延,决定秘密刺杀。    因为对方身边expert 众多,加上刺杀任务不能泄露,最后,决定在监狱之中挑选勇士,如果完成任务,可以获得君主的特赦。    事实上,这是一次went but never returned 的刺杀任务,哪怕是完成了任务,活着回来的probability 极为零,但是,海德却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this time 出色的任务让海德开始在军方崭露头角,军方开始利用海德,刺杀一些反对力量。    at first ,军方是希望海德在某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牺牲,这烫手的山芋自然就解决了,可是,海德的good luck 得出奇,不仅仅的完成了所有的任务,还在军方拥有了大批的拥趸。    在一次又一次的刺杀任务之中,海德朝核心权利也越来越近,到了侵略大汉帝国的时候,海德屡立战功,帝国军方宣传,海德受神的感召,已经改邪归正,成为了位高权重的将军。    海德的残暴本性在大汉帝国毕露无疑,每一次攻城,只要抵抗激烈,破城之后必是屠城三日,尸积如山,blood flowing into a river ,大汉帝国的百姓,只要听到海德之名,便会become terror-stricken at the news ,逃之夭夭……    ……    海德的心情很不好,因为,他已经收到了消息,米利将军和洛西将军已经战死沙场,头悬城头。    在军队之中,海德的朋友只有一个,就是米利将军。    海德能够走到今天的位置,米利将军可谓是功不可没,因为,当年把海德从监狱之中挖掘出来是米利将军的主意,推荐海德带兵打仗,也是米利将军。    可以说,如果没有米利将军,就没有今天风风光光的海德。    不败War God !    海德那干瘦的脸颊上,露出一丝凶残之色。    从踏上大汉帝国的领土,海德就开始关注Zhou Sen ,Zhou Sen 所有的事情,他都清清楚楚。    海德关注Zhou Sen 并不是因为Zhou Sen 建立了名垂青史的功勋,而是因为其是悍匪榜上最热门的人物。    悍匪。    杀人王!    在海德看来,他与Zhou Sen 有太多的相似之处,不仅仅都是从罪大恶极的坏人登上了权利的舞台,而且,都是good luck 得出奇的穷凶极恶之辈。    until now ,海德自诩为被上帝卷顾的悍匪……    四个时辰,要赶到了八方城并不容易,因为,海德在收到米利将军信笺的时候,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    不过,这难不倒海德。    十字军中,海德就是冷血的代名词,寡言少语,性情冷酷,治军极为严格,动辄鞭打部下,迁怒于人,上上下下,稍有不慎,便会血溅五步,就连和他平级的一些high level 将领,对他也是唯恐避之不及。    一次攻城战中,海德亲自在前线督军,他发现有人躲在后面迟滞不前,立刻被抓了起来,之后,城破胜利之后,他亲自操刀,把几个士兵凌迟虐待致死,那血淋淋的场景,让在沙场上征战的士兵们都是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    在这一年多,死在海德手中的十字军,没有一千也有五百,提到海德将军的名字,十字军无不色变。    数个小时的急行军,五万十字军骑兵已经是筋疲力尽,不过,没有人敢停下脚步,因为,一双狠毒的眼睛,彷佛时时刻刻在盯着他们……    ……    天色快要亮了。    八方城越来越近。    海德的心中,升起一丝警惕,因为,太安静了,Insect 蛇蚁都似乎死绝了一般,令人窒息。    臭名昭着的海德能够在戈尔站住脚,靠的是他屡立战功,毫无疑问,海德的军事innate talent 极高,他能够在这一年的时间所向披靡,靠的并不是运气,而是true strength 。    正因为海德所展现的军事innate talent 惊人,戈尔将军才让他独当一面,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戈尔将军对他是又爱又恨,毕竟,海德对士兵过于残忍,虽然能够打仗,却无General 之风,落了下乘……    ……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巨大的埋伏圈。    海德虽然残暴,但是,他并不急躁,甚至于,他比很多high level 将领更冷静,哪怕是在magnificent army with thousands of men and horses 之中,他也能够考虑周全。    当接近八方城四里地的时候,海德就已经肯定,那悍匪Zhou Sen ,已经为他设下了埋伏,现在,只等他一头钻进埋伏圈。    海德嘴角泛起一丝冷冰冰的邪恶笑容。    在十字军看来,海德energetic and bustling 的赶到八方城,是营救米利将军,而事实上,海德早就知道米利将军已经死亡,他一路马不停蹄并不是急于为米利将军报仇,而是提防Zhou Sen 逃跑。    现在,八方城已经近在迟尺,海德不着急了。    埋伏圈!    如果现在功攻城,必定会陷入到埋伏之中,不过,海德压根就没有想过这个时候攻城,因为,此时天色刚明,视线并不好,而且,此时八方城是以逸待劳,而十字军则是筋疲力尽,此消彼长之下,哪怕是胜利了,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不得不说,海德是一个罕见的军事天才,在在浈水关的时候,他已经决定,赶到八方城后就安营扎寨,把数十万难民困死在八方城中……    黎明让整个八方城笼罩了一层mysterious 的面纱。    十字军骑兵早就侦骑四出,收集情报。    情报continuously 的从all directions 传到了海德的临时营帐之中。    海德从营帐走出来,站在门口。    日出了。    大汉帝国腹地的日出最雄伟、最瑰丽……突然间从墨blue 云霞里矗起一道细细的抛物线,这线红得透亮,闪着golden light ,如同沸腾的溶液一下抛溅上去,然后像一支火箭一直向上冲。    海德虽然抬头看着天际,但是,他并没有心情看这瑰丽壮观的日出,因为,他在思考。    不对劲。    这八方城,透着一股子诡秘的气氛。    最让海德感到无法理解的是,一些骑着黑翅鲲鹏的士兵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截止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收到来之于空中的情报。

  这一年多的战争之中,海德非常清楚空中情报的重要性,十字军能够战胜凶悍的大汉帝国士兵,完全是得益于对大汉帝国军队动态的了解,往往能够扬长避短,集中优势兵力打击对手,如果失去了黑翅鲲鹏的优势,两军对垒,the one to emerge victorious 还真不知道,毕竟,大汉帝国的军队可也不是好惹的,特别是那些powerhouse ,其battle strength 极为恐怖,个个都有ten thousand man but without a match 张扬,光只是杀死大汉帝国三大Heavenly God ,十字军就折损了若干的expert 。    对方会有什么crafty plots and machinations ?    海德对Zhou Sen 非常了解,他知道,Zhou Sen 思维极度缜密,在他的亡命生涯之中,几乎没有出现过重大错误。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强大的对手。    海德深信,Zhou Sen 无论有多么厉害,也绝impossible 用数十万难民对抗他武装到牙齿的十字军精锐骑兵。    在海德看来,this time 并不是他与Zhou Sen 的运气较量,因为,他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或许很多人不知道五万骑兵是一个怎么样的概念。    in the past 一年的战斗之中,天国十字军一支数千人的骑兵击溃数万大汉帝国士兵桉列不胜枚举。    就在海德思考的时候,与此同时,Zhou Sen 也在思考十字军于大汉帝国军队之间的优劣,因为,要想收复大汉河山,仅仅只是依靠Zhou Sen 的勇勐根本无济于事。    十字军的部队主力是游骑,也即是轻骑兵,一人二马或者三马机动力、耐力超强,大兵团对阵多用拖打战术。而大汉帝国主力是步兵方队,擅长正面对攻,骑兵主要用于侦察而战车负责包抄。正面决战十字军会正面突击,而用拖打袭扰,in the past 的一年中,大汉帝国的several millions 大军就是这样被拖死,重骑兵给轻骑兵拖死。野外决战汉军无甚胜算,何况,因为黑翅鲲鹏的原因,十字军在情报的掌握上,有着不对称的优势。    面对十字军的优势,大汉帝国要想战胜十字军,几乎是impossible 的。    除非……    除非也采取拖的方式。    对于大汉帝国最有利的方式就是以城为据点引进来,包抄,然后机动部队抄老窝,用全国的资源耗死十字军。    问题是,现在大汉帝国已经完全沦陷,以城市为据点引进包抄之类的,已经无法可行。    撇开其它方面的原因,大汉帝国的战略优势明显,国家潜力大,资源更为丰富,人口众多,战略纵深大,战争潜力更高。    在Zhou Sen 看来,大汉帝国几乎亡国,原因太多,有体制上的,也有军事上的,根源上的问题是农耕民族对游牧民族的Innate 劣势,而失去了广袤的领土之后,大汉帝国更是很难组建可以与之抗衡的骑兵部队。    想到骑兵,Zhou Sen 想到了五大Star Domain 强大的军事工业,毫无疑问,十字军的骑兵就类似于mecha 一般的存在,机动灵活offensive 强。    现在,大汉帝国已经失去了战略纵深,再想组建大规模的骑兵对抗已经impossible 了,唯一的依靠就是大汉帝国数以亿计的子民。    如果大汉帝国上上下下遍地烽烟,那么,哪怕是十字军再强悍,也架不住蚂蚁咬死象。    问题是,要想让大汉帝国的百姓投入到抵抗十字军的战役,easier said than done !    Zhou Sen 嘴角浮起一丝苦笑。    没有人比Zhou Sen 更了解百姓,因为,他在沉家东大院曾经厮混过很长的时间,对于社会底层人物来说,他们simply 不关心谁统治谁,他们只要有一碗饭吃就好。    事实上,统治阶级的利益,与底层百姓的利益没有丝毫的意义,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大汉帝国在兵败如山倒的时候,帝国的子民并没有几个站出来反抗。    除非……    Zhou Sen 又想到了“除非”。    除非,十字军倒行逆施,采取铁血暴政,让大汉帝国的子民感觉到了危机,在生死存亡的时候,自然会有无数的有志之士敢于站起来反抗。    让大汉帝国的子民自发抵抗,就连扇动是强项的Zhou Sen ,也觉得有点不靠谱。    目前,Zhou Sen 认为,大汉帝国唯一可以反败为胜的机会就是匈奴。    因为,匈奴也是马背上的民族,subconsciously 的,Zhou Sen 回头看了一眼沐浴在golden morning sun 之下的梵昵儿,身穿浴袍的梵昵儿,被golden 的阳光形成了一个美到极致的剪影……    ……    终于,第一缕阳光刺破了重重黑暗。    海德遥望着沐浴在golden 阳光之下的八方城,在八方城的城头之上,屹立着一个golden armor 长发的youngster 。    Zhou Sen 。    不败War God 。    海德那冰冷的目光,赫然变得锋利无比,熊熊的fighting intent 在空气中沸腾。    几乎是同时,Zhou Sen 的那深邃的目光,也落到了海德的身上。    两人虽然相距several li ,却如同近在迟尺。    海德murderous-looking 。    Zhou Sen 一脸微笑。    他为什么笑?    难道,我中计了?    看着那屹立在city wall 之上如同山岳一般的golden armor 长发youngster ,海德百思不得其解,他想了无数种可能,但是,他也想不出Zhou Sen 能够有什么办法打败他。    理论上,只要自己按兵不动,利用游骑兵的优势,对方哪怕是谋略逆天,也impossible 对他造成伤害。    从某种意义上说,海德只要不强行攻城,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    莫名的,海德脸上露出了一丝焦虑。    如果是以前,海德从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十字军对大汉帝国的兵马调动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但是,现在,黑翅鲲鹏失去了作用,所有派出去的侦察兵都失去了踪影。    十字军,对八方城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如同盲人摸象,这在以往与大汉帝国兵马的交锋之中,是从未曾出现过的现象,这也让海德感到极度不适。    突然,一阵急剧的马蹄声传来。    morning sun 之下,海德看到,侦察兵一脸慌张的狂奔而来,隐隐约约之间,海德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将军,将军不好……”那骑兵在数十丈外翻身下马,连滚带爬的冲到海德的身前禀告。    卡察!    海德的弯刀赫然拔出半截,露出的雪亮锋利的刀身。    “将军,离八方城黄石水库的大堤被挖断了,大水很快就要漫到八方城下。”士兵打了个冷战,连忙禀告。    “什么……黄石水库决堤了……”    “糟糕……”    “……”    海德还没有说话,身后一群将官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动摇军心者,execute without any mercy ”    shua!     海德shout out loudly ,弯刀出鞘,雪亮的弯刀在空中划出一道亮丽的线条,最终,那线条落在了那士兵脖子上,士兵刚准备张口说话,人头已经落地,一双大大的眼睛呆呆的瞪着天空,死不瞑目。    远处,传来一阵骚乱,显然,黄石水库的水已经靠近了营地。    海德周围,却是一阵令人窒息的安静。    没有人敢挑战海德的权威,在十字军的将领看来,海德并不是一个带兵的大军,而是一个视生命如草芥的罪犯,只是,没有人敢于说出来。    “大家勿要惊慌,黄石水库水位并不高,而且,八方城地势平坦广袤,一个小小的黄石水库,根本impossible 淹没这八方城,各位将士不要自乱阵脚,中了敌人的奸计。另外,八方城比我们所处的位置更低,如果要水淹十字军,最先被淹的是八方城。”    “海德将军说的不错, 我们马可military advisor 说过,黄石水库的水哪怕是全部放出来,也只是淹没到马腿的位置。”    “hahaha ……才马腿的位置啊。”    “原来马可military advisor 早就知道。”    “……”    提到马可military advisor ,一群将官顿时sighed in relief ,原本凝重的气氛也轻松了很多,人们还互相开起了玩笑。    哪怕是水漫了八方城,十字军依然要占绝对的优势,因为,十字军都是骑兵,所骑马匹,都是高头大马,如果马可military advisor 说水只会淹没到马腿,就绝不会淹到马肚子。    天国,人们对马可military advisor 有着一种近乎盲目的崇拜。    水逐渐淹没到了八方城下。    海德的高压手段加上马可military advisor 的话形成的说服力,原本骚乱的十字军已经稳定了下来,士兵们开始有计划的撤到地势较高的地方……    骚乱逐渐平息的过程之中,海德from start to finish 都盯着那城楼之上的golden armor 长发youngster 。    海德在换位思考。    海德要推测出对方的意图。    对方为什么要做harming others without benefiting oneself 的事情?要知道,挖断了黄石水库,对八方城没有丝毫的好处……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