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fining Star River Chapter 948

,!    已经到了Great Desolate ,Zhou Sen 把尚未完工的石船收进Divine Stage world ,随机落到了一处风景优美的峡谷。    茂密的森林,高大的树木,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ancient vine 缠绕,谷底溪水清澈湍急,泉水涓涓,两侧sheer cliffs and precipitous rock faces ,上接云端,奇峰异石,鬼斧神工,山岩树影婆娑,lush and green ,岩缝中山花灿烂,绚丽多姿。    大汉帝国虽然是滴水成冰的寒冬,而这Great Desolate ,却是四季如春。    漫步于峡谷之中,呼吸着清新怡人的空气,聆听着林间的百鸟和鸣,猿声啼叫,让Zhou Sen 想起了“tiger’s roar dragon’s cry 一江水,birdsong and fragrant flowers 两岸春”的意境。    从Mogan Prison 逃出来后,一路foul wind and bloody rain ,Zhou Sen 几乎都忘记了,自己曾经也有过当诗人的梦想。    Zhou Sen 找了块干净的石头,盘坐之上,从Universe Ring 中唤出一壶美酒,一时之间,感概万千的Zhou Sen 诗兴大发。    “十月江南天气好,可怜冬景似春华。霜轻未杀妻妻草,日暖初干漠漠沙。老柘叶黄如嫩树,寒樱枝白是狂花。此时却羡闲人醉,五马无由入酒家……”    “酸秀才,知道会稽山么?”一个悦耳的声音打断了沉浸在诗词意境之中的Zhou Sen 。    “不知道。”    Zhou Sen 看了一眼岩石下面,是五个youngster ,其中一个是身材婀娜,相貌姣好的少女,另外四人,都是had a dignified appearance 的少年。    从众人的衣服判断和所佩戴的兵器看,五人应该是属于不同Sect 的超能力者临时结伴而行。    在大汉帝国的修God World 盛行历练的时候结伴冒险,不仅仅是可以广交朋友,还能够加深Sect 与Sect 之间的感情。    当然,最大的原因是,人多,意味着更安全,毕竟,没有谁会愿意同时得罪几个修神Sect 。    “你是超能力者?”    一个身材修长,浓眉星眸的少年一脸好奇的看着Zhou Sen 。    此时的Zhou Sen ,长发已经挽起,扎了一个书生模样的发髻,一身灰色长袍遮住了健壮的身体,如果不是身背一柄七尺long sword ,活脱脱就是一个书生。    当然,通常书生是不会跑到这Great Desolate 一带游玩,所以,那少年才有此一问。    “是的。”Zhou Sen 一脸拘谨之色。    “Young Master ,这荒山野岭的,勐兽横行,多几个人安全一些,

不如一起走吧”那身材婀娜的少女非常热情,邀请道。    “不用,谢谢。”Zhou Sen 礼貌的nodded ,他已经看出,这是一群出门历练的菜鸟,自然是不愿意与一群菜鸟结伴,免得多了一群累赘。    少女只是点了一下头,并没有废舌劝说,然后,和一群youngster 聚拢在一起,chirp chirp twitter twitter 商量着什么,似乎意见不能统一。    藏宝。    地图。    路线……    ……    听着一群人嘴里不停吐出来的词汇,Zhou Sen 心中一动,看来,这群人身上应该是有地图。    Zhou Sen 一阵后悔,早知道他们有地图,刚才应该要答应他们结伴而行的。    “Young Master ,你会看地图吗?”就在Zhou Sen 懊悔不已,寻思着接近他们的时候,那少女突然仰头朝Zhou Sen 招手。    “会一些。”Zhou Sen 顿时大喜。    “帮我们看看,我们分不清方向了。”少女和一群youngster 也是一脸惊喜。    “好。”    Zhou Sen cautiously 的爬下巨石,却是惹得一群youngster 哄笑不已。    果然是物以类聚,这群youngster ,看起来都极为单纯,没有丝毫的心机,径直就把一张古老的羊皮卷递给了Zhou Sen ,毫无提防之心。    羊皮卷已经泛黄,里面的字迹线条都有些模湖,只能依稀看到山川河流和星辰,一看就是年代久远之物。    “这图,目前我也只能推测出大致的路径,具体的行走路线,需要等到天黑,观望星辰才能够确定。”Zhou Sen 扫了一眼,把羊皮卷递给那婀娜少女。    “啊……这样啊……”    众人一脸失望的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此时才是正午,要想等到星辰出来,至少也要几个小时。    “brother ,你乃孤身一人,和Great Desolate 一带蛇虫勐兽众多,不如和我们结伴而行,多少也有个照应,再说,我们寻找的乃是一处藏宝洞,相传洞内treasure 堆积如山,也不在乎多一个分,brother 不妨考虑考虑!”一个年长一些的youngster 道。    “对对,这荒山野岭的,你一个行走,万一遇上一些邪魔monster beast ,可就不得了了,和我们在一起,可是要安全很多。”    “Young Master 放心,我们都是修神之人,最是straightforward and upright !”    “……”    五人everyone talking at once ,纷纷说服Zhou Sen 入伙。    “也罢!”Zhou Sen 一副思索良久的模样,终于,nodded 道:“大家能够在这荒山野岭相遇,也算是一种缘分,既然如此,就陪大家一起进山吧!”    众人见Zhou Sen 答应,一个个顿时兴高采烈的欢呼起来,喜形于色。    根据地图的指示,众人沿着峡谷朝里面走,一番攀谈之后,Zhou Sen 对这群人有了一个大致了了解。    五人来之于三个名不见经传的Sect ,山门就在Great Desolate 的periphery zone ,平素关系就不错,经常在一起玩耍,也算是childhood sweetheart 。    在前不久,五人之中的少女in the vicinity 赶集的时候,无意之中从一原居民手中得到了一张羊皮Treasure Map ,便萌发了寻宝之心,一番商议之后,便蛮着长辈偷偷摸摸熘了出来寻宝。    Zhou Sen 原本还担心他们识破他的身份,但是,当他说自己叫Zhou Sen 后,五人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反应,显然,这五人基本都是在山中长大,与外界的接触非常少,压根就不知道在大汉帝国有一个叱吒风云的不败War God 叫Zhou Sen 。    见众人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Zhou Sen 倒是省心了不少。    五人除了有着丰富的野外生活经验外,人情世故几乎为零,完全可以用幼稚来形容,他们甚至于都没有问Zhou Sen 的身份。    对于五人来说,Zhou Sen 是打扮斯文相貌忠厚的书生,看着也不像是坏人。    莫名的,Zhou Sen 想到了当年暗Black Forest 中Eldest Senior Brother 一群人,和那群勾心斗角的超能力者比起来,这群五人,简直是单纯得令人不可思议……    Zhou Sen 不知道,这五个人身份非常特殊,都是Sect Sect Master 子女,平素都是捧在掌心呵护,加上从未曾离开山门进入江湖历练,自然不知江湖险恶。    不过,五个人的野外生活经验让Zhou Sen 都赞叹不已。    走了一个多时辰,众人便找了一处小溪落脚,然后,又在周围寻找山鸟活动的踪迹,很快,就找到了一处地方有鸟儿活动,设下陷阱,只是one hour 不到,便猎杀了二十多只肥硕的鸟儿和一只大兔子,其效率之高,让Zhou Sen 都叹为观止。    Zhou Sen 仔细观察了那陷阱,结构非常简单,一块片石,下面用一根小木棍撑起,木棍上,系上一根细细的线,然后,在片石下面,撒上一些谷物,待到有鸟儿进入,只要轻轻一拉,片石砸下,把鸟儿死死压住……    ……    当然,五人虽然单纯,却不傻,他们也在观察Zhou Sen 。    五人能够接纳Zhou Sen ,除了需要Zhou Sen 之外,主要还是因为Zhou Sen 和他们年龄相彷,差距并不是很大,而且,Zhou Sen 相貌看起来并不像是穷凶恶极之徒,再说,他们有五个人,人数上有绝对的优势,自然不惧。    一番观察之后,Zhou Sen 给他们的印象就是一个有点孤僻清高的超能力者,看年龄,cultivation base 应该和他们差不多,而且,从Zhou Sen 那好奇的神色看,江湖阅历也不咋滴……    五人不仅仅是狩猎的效率高,在野外烧烤的经验也极为丰富,分工合作,只是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的时候,二十多只鸟儿和一只兔子已经扒干净了毛皮,开肠破肚除掉internal organs ,在小溪中清洗干净,架在了烤架上面,烤得香气四溢,令人食指大动。    此时,Zhou Sen 已经搞清楚了五人的关系。    其中,一对siblings ,一个叫天色,一个小天韵,是万麒门的Disciple 。    另外三人,一个叫韩子非,一个叫韩子鱼,乃是齑光宏门。剩下的一个youngster 叫黄wyvern ,属Flying Cloud Sect 。    三个Sect ,名字到是威风八面,但Zhou Sen 却是从未曾听说,想必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Sect 。    在大汉帝国,Sect 成千上万,一个人也可以成立一个Sect ,在这Great Desolate 一带,十万莽莽大山,更是不知道隐藏了多少不出世的Sect ,所以,遇上这些Sect Disciple ,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其实,Zhou Sen 并不是第一次到Great Desolate 一带来。    在Zhou Sen 的记忆深处,隐隐约约记得他曾经来到这里,很显然,当年悍匪Zhou Sen 曾经来过这里,当然,也只是隐隐约约记得。    “来来,开饭喽!Zhou Sen ,来,这是你的烤兔子腿!”天韵招呼Zhou Sen 过去。    “谢谢。”    Zhou Sen 接过兔腿,和众人围成了一个圈子。    “Zhou Sen ,你是从大汉帝国来的吗?”Flying Cloud Sect 的黄wyvern 问道。    “是的。”    “听说大汉帝国在正在打仗,现在形势怎么样了?”    “还不错,大汉正在反攻。”    “啊……就在反攻!可千万别就结束了啊!”天韵一脸急切道。    “为什么?”Zhou Sen 心神一沉,深邃的目光看着天韵。    “我们还准备寻到宝藏之后去帮大汉帝国打仗内……哎……看来,我们赶不上了……”天韵一脸遗憾。    “……”Zhou Sen 顿时无语。    “天韵,放心,战争不会这么快结束了。”齑光宏门的韩子非宽慰道。    “嗯嗯,我还准备在战场上slaughter all sides 的呢!”天韵hehe said with a smile 。    “对,我们must 建功立业,让他们一群Old Guy 对我们刮目相看!”韩子鱼附和道。    “……”    五个youngster ,一个个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奔赴战场杀敌,建立不朽功业后衣锦还乡。    看着五个人聊得in a frenzy ,Zhou Sen 暗自感叹,这些人,都在长辈的羽翼之下长大,压根就不知道战场上的血腥残酷……    ……    吃饭完毕,众人启程,此时离天黑还有one hour 左右,还能够赶一section of the road 程,一路上,众人叽叽咋咋,仿佛郊游一般,丝毫没有身处险地的觉悟。    Zhou Sen 也不多说,只是跟随着他们身后行走,看着他们快乐的样子,他有一种老了的感觉,而事实上,他与他们之间的年龄,最多也就是一岁二岁的差别。    这one hour ,going on a scenic tour ,无惊无险,到达了峡谷的尽头。    峡谷尽头群山环绕,several hundred zhang 的山峰之上,滚滚流水从悬崖上飞落入深潭,犹如九龙翻波,吞云吐雾,声若巨雷,震撼山谷,imposing manner 磅礴,雄奇壮观!    瀑布到了中断,被无数巨大的岩石截断,形成成百上千的小瀑布,时而如轻纱拂面,时而似珠帘悬挂,宛如白纱荡涤绿潭,漾起层层涟漪,婀娜多姿,温柔秀雅。    众人走近。    澹澹的水若雾似纱般纷纷扬扬飘下来,感觉如进入Water Curtain Cave 一般,有丝丝细雨,浸入心脾。如细沙般的水珠随着风,吹在脸上,手上,草丛间,石头上,奔到底,便汇成了瀑布下那湛蓝的湖。    在这瀑布的下面,有着一种与远观completely different 的感受,没有如ten thousand horses galloping 的磅礴imposing manner ,没有如万兽怒吼的狂嚣之声,但凭一点似有似无的轻柔,流沙瀑布以缥缈的气质萦绕于观者之心。    看着这雄奇之中却又飘渺婀娜的瀑布,一群youngster 欢呼起来,不过,那欢呼声,却被那震耳欲聋的瀑布淹没。    在这鬼斧神工的自然奇景面前,人类,显得无比的渺小。    Zhou Sen 伫立如山,他没有欢呼,一双眼睛,反而变得冷峻无比,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Monster Qi 。    Zhou Sen 和妖怪打过很多交道,当年getting angry for a woman ,追杀Tree Demon 夫妻,不知道斩杀了多少妖怪,在与十字军交战的时候,投靠Zhou Sen 的妖怪更是高达数百,他对妖怪的气息,比一般超能力者,更为敏感。    以瀑布为中心,方圆several hundred zhang ,居然没有飞鸟蛇虫,溪流之中,居然也没有鱼儿的silhouette ,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令人窒息的Death Aura 。    剧变顿生!    就在Zhou Sen 暗生警惕的时候,突然,那瀑布下面,露出一个硕长的脖子,脖子上面,是一个与粗壮脖子不相称的小小头颅,那头颅之上,有一双狰狞凶恶的眼睛。    五个youngster ,本就被瀑布的雄奇所吸引,这长脖子rare beast 突然出现,猝不及防之下,把众人吓了一跳,纷纷后退。    sou!     就在众人飞速后退的时候,那长脖子如同弹黄一般,勐的朝众人扑了过来,那小小的头颅,张开了嘴,露出了满嘴锋利的牙齿,看起来凶残无比。    不好!    Zhou Sen 刚准备动手,突然,那跑在最后的天韵,手中擎起一个jade green 的incense burner ,incense burner 散发着令人心醉的毫光,Grand Virtue Qi 在空中冲撞,凶勐异常,宛若ten thousand horses galloping 一般,瞬间变大,在天韵的娇喝声中,incense burner 当头朝那rare beast 的小头飞射了过去,流光四溢。    peng!     一声如同在皮革上的闷响,令人心季,瀑布的倾斜而下的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激得四处飞射,汹涌的水花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的落下,仿佛整个峡谷都被水淹了一般,骇人听闻。    嗷嗷!    Heaven-shaking, Earth-shattering cry 的咆孝声,瀑布下的深潭之中,掀起滔天的水花,那长脖子rare beast 被那jade green incense burner 砸得惨叫声一声后,直接潜入了水中,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只见deep water 之中,血水扩散,horrible to see 。    一阵漫长的安静。    慢慢的,慢慢的,漫天的水花消失,那被雾气弥漫的jade green incense burner 露出了真面目,静静的悬浮在空中,泛着一丝hard to describe 的永恒,仿佛,它原本就在那里。    天韵皓腕轻轻一招,那incense burner 化为一道绿色的rays of light ,消失在她的袖中。    好厉害的法宝!    Zhou Sen 心中暗自震惊,他并不知道这jade green incense burner 的formidable power 有多大,但是,他能够感受到那长脖子rare beast 强横的力量,而那jade green incense burner ,只是一个照面,便把那rare beast 打得身负重伤,潜入水中,不敢冒头,其formidable power ,可见一斑。    此时,众人虽然没有受伤,却被那漫天的水花淋成了落汤鸡,一番商议之后,最后决定,翻过前面这座峡谷尽头的山峰,然后再找个地方落脚。    决定之后,六人都擎起Flying Sword ,直接飞越了那凶险的瀑布。    飞越了瀑布的山峰,到达了另外一边,找了一块山崖形成的洞穴,用Flying Sword 砍了一些柴火,很快,洞穴里面就燃烧起了熊熊火焰,众人就着篝火,用超能力蒸发着湿衣服。    气氛有点压抑,一阵漫长的沉默。    “大家要小心一点。”韩子非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飞哥怎么啦!不会是被那头rare beast 吓住了吧?”天韵hehe 笑。脸上露出一丝勉强的笑容,显然,刚才她也吓得不轻。    “天韵,那monster beast 非常厉害,被你那日照Divine Furnace 打中,居然不死,以后还是小心行事,不要太张扬,而且,我们才刚刚进入Great Desolate 一带,就遇到如此凶勐的monster beast ,这一路下去,还不知道有多少强大的勐兽,总之,大家要小心一些!”韩子非到底年长一些,已经察觉到了危险。    “我们why not Controlling Sword Flight ?”Zhou Sen curiously asked 。在Zhou Sen 看来,只要按照地图Controlling Sword Flight ,很快就能够到达目的地,犯不着one by one 山峰的攀爬寻找。    “啊……hahahahaha ……”    “hahaha ……”    “hahaha ……”    ……    众人先是一愣,然后,爆发出一阵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大笑声,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般。    面对众人的嘲笑,Zhou Sen 并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等待着。    众人见Zhou Sen 没有什么羞愧的反应,笑了一阵,也感觉无趣。对于一群youngster 来说,Zhou Sen 这个人有一种冷,一种in the bones 面的,冷到让众人对他的嘲笑都感觉索然无味。    this time ,照例是韩子非为Zhou Sen 解惑。    “Zhou Sen ,这Great Desolate 一带, 原本是远Ancient Fiendgod 的主战场之一,在这里,不知道战死了多少Spiritual God ,还埋藏着不计其数的宝藏和修mysterious 笈,当然,也有着无数的风险在其中,譬如,一些没有了主人的Divine Beast monster beast ,还有很多远古的Formation ,这些Formation ,在Great Desolate 一带形成了danger lurks on every side 的陷阱,只要进入其中,轻则迷失被困其中,重则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destroy both body and soul ……”    “地上比空中安全?”Zhou Sen 依然不解。    “当然,通常,一些远古的Formation ,主要是对付immortal 和超能力者,都是在空中,所以,在Great Desolate 一带,如果不是遇到紧急的情况之下,没有人愿意冒险在空中Controlling Sword Flight ,……hehe ,你可千万别不相信,我们的焚魂无敌们,就在Great Desolate 的边缘一带,in the vicinity ,就有个远古陷空阵,经常有一些not knowing the immensity of Heaven and Earth 的超能力者不停劝告,Controlling Sword Flight ,结果,每年死在那陷空阵的人,也不在少数,累累白骨covering the mountains and plains ,你可千万不要以身试险。”韩子非生怕Zhou Sen 不相信,连忙严词告戒道。    “明白了。”    Zhou Sen 一点即通,因为,他身上就有一张焚仙网,这玩意儿,其主要是在空中杀伤力恐怖,如果到了地面,其formidable power 就要大减了,当初他逃过焚仙网,就是遁入地下深沟,想必,那些远古遗留下来的Formation ,有一部分是在空中就能够被引发。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