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fining Star River Chapter 950

  “哥,我坚持不住了!”

  天韵发出痛苦的呻呤,显然,她不仅仅是脚崴到了,中气也不足,毕竟,她只是一个primary level 超能力者,本身的cultivation base 非常有限,所仪仗的只是手中日照Divine Furnace 的formidable power 。

  “why not 把日照Divine Furnace 给你big brother ?”Zhou Sen 提议道。

  “你白痴啊!”天韵腿伤本就入骨的疼痛,被Zhou Sen 一说,莫名的生气。

  “hmph! ”Zhou Sen 无缘无故被天韵骂,coldly snorted 。

  Zhou Sen 这一声coldly snorted ,不怒自威,一股Supreme 的威仪露出,原本准备说话的天韵,顿时keep quiet out of fear ,forcibly 的把话吞了回去。

  “日照Divine Furnace 乃是我们万麒门sect master 送给韵儿十六岁的生日礼物,用secret technique 驱使,给我我也没法发挥出其formidable power 。”天色见Zhou Sen 脸色不善,心中也是凛然,连忙解释道。

  此时,韩子非三人正专注对付身后越逼越近的黑沼蟑,并没有注意到Zhou Sen 无意之中露出的King’s Aura ,不过,三人还是有一丝诧异,因为,周围densely packed 层层叠叠的黑沼蟑突然停顿了一下,似乎被某一种力量阻住了一瞬间。

  Zhou Sen 背着天韵不语,跟随着天色继续行走,而天韵,也不说话了。

  又行走了several hundred zhang ,到了一处漆黑的岩石之处,这岩石有三丈方圆,漆黑无光,却是光滑无比,让感觉诡异的是,这岩石上,居然没有一只黑沼蟑,在这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的黑沼蟑蝎群之中,显得极为的突兀。

  “这石头质地坚硬,大家先休息休息。”天色围绕着这black 岩石试探了一个圈后,确定这岩石周围是安全的。

  众人早就筋疲力尽,立刻应和同意。

  “这岩石地势虽然高,但是,周围却开阔地带,没有掩护,没有退路,此地不宜了久留,我们还是in a spurt of energy 的离开这里。”Zhou Sen 看了一眼这black 岩石的周围,frowned 。

  可惜,Zhou Sen 的提议,并没有得到大家的认同,除了Zhou Sen ,一致决定,在这岩石周围休息片刻之后再离开,大家认为,至少也要让天韵恢复一点体力,好催动日照Divine Furnace 。

  众人爬上了高约半丈的black 岩石,Zhou Sen 没法,只好也跟上。

  令人惊奇的是,当众人攀爬上black 岩石之后,周围的黑沼蟑也停止了攻击,都聚集在岩石周围,glare like a tiger watching his prey 。

  众人见黑沼蟑并不攻击,一个个顿时sighed in relief ,紧绷的神经也松弛下来,一屁股坐在岩石上休息。

  唯独,Zhou Sen 屹立如山,一双深邃的目光,俯视着covering the mountains and plains 如同Ghost Fire 一般的绿色rays of light 。

  整个黑沼山,除了千千absolutely covering the mountains and plains 的黑沼蟑外,安静得令人窒息,没有丝毫的声音,充满了一股Death Aura 。

  这地方,有点不对劲,但一时之间,Zhou Sen 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Big Brother Zhou ,休息一会吧,别紧张,等天韵休息一会儿,催动日照Divine Furnace ,就能够离开这里了!”黄wyvern 见Zhou Sen 仗剑屹立,以为Zhou Sen 紧张害怕,宽慰道。

  ”en. ”Zhou Sen 环顾了一下all around ,回身和众人坐在一起,吃点东西,补充一下体力。

  “这里有点古怪。

”韩子非似乎也意识到了危险。

  “没事,我查看了,这岩石无毒,也没有机关Formation 什么的。”天色一脸轻松道。

  “但是,总感觉有点不对劲,你们别动,我下去再检查一下。”

  韩子非不等众人回答,已经提着Flying Sword ,跃下了巨石,手中Flying Sword 挽起一团一团的剑花,超能力激射,不计其数的黑沼蟑被其斩杀,forcibly 的逼出了一块空间。

  韩子非围绕着漆黑的巨石走了一圈,并没有什么发现,又回到了远点。

  “你看看地面岩石的质地。”Zhou Sen 突然看到,韩子鱼所走过之处,有一种奇怪的灰色,提醒道。

  “嗯……”韩子非蹲下,逼退了周围begin to stir 的黑沼蟑后,用剑尖在地面乱石之中拨动了一下,突然,脸色变得无比的凝重。

  “发现了什么?”众人立刻发现韩子非的表情有点不对劲,连忙问道。

  “全部是骨骸。”

  “骨骸……”

  众人纷纷凑到black 岩石的边缘低头查看,仔细一看,人们吓出了一身冷汗,因为,那些灰白的岩石,其实不是岩石,而是层层叠叠的骨骸堆积,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人的骨骸。

  通过目测,光是韩子非所站立的地方,骨骸就有一种堆积如山的感觉。

  很显然,当初这black 岩石绝对不止半丈高,是因为层层叠叠的骨骸堆积,使得这漆黑岩石越来越矮……

  莫名的,人们背脊一阵发冷。

  如果这些骨骸都是受害者,那么,也就意味着,很多超能力者在经过这漆黑岩石的时候,也和他们一样休息片刻,结果,都死在了这里。

  众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一脸骇然。

  “我们立刻离开!”Zhou Sen 立刻站起,suggested 。

  “对,此地不易久留,你们都下来,我们走!”韩子非立刻决定,也不上岩石,手中long sword 吞吐出耀目的超能力,逼得黑沼蟑纷纷后退。

  人类往往对未知的危险都会充满了无尽的恐惧,当知道这漆黑的岩石很可能是一个致命的陷阱之后,天色黄wyvern 纷纷站起,恨不得立刻离开这是非之地。

  “啊……哥……我站不起来了……”天韵突然一声惊呼。

  “让Big Brother Zhou 背你……啊……”

  天色话还没有说完,一个踉跄从黑岩石上一头栽了下去,万幸其身手敏捷,在落地的时候,一个翻滚,脚落在了地上,要不然,这一跤摔下去撞到了头颅,在这绝地之中,后果不堪设想。

  ”Not good ,我中毒了!”天色挣扎着爬起来,摸着脑袋,一脸惊恐之色。

  “黄wyvern ,子啸,你们呢?”韩子非turned pale in fright 。

  “我有nodded 重脚轻。”韩子非做在岩石上,一手紧张black 岩石,一手摸着额头。

  “我也是。”黄wyvern 一脸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

  “你们别下来!”

  天色手中long sword 宛若滔滔不绝的江水,逼退了begin to stir 的黑沼蟑,把天色扶起,纵身跳上了黑岩石。

  天色跃上黑石,众人已经是东倒西歪,唯独只有Zhou Sen 如同山岳一般屹立在岩石之上,一双深邃的目光,看着黑沼山。

  此时,整个黑沼山都似乎在移动,densely packed 的绿色rays of light 争先恐后的朝这黑岩石涌了过来,仿佛是绿色的潮水一般席卷而来,头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这次,我们惨了。”

  此时,韩子非也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如同千斤巨石一般沉重,四肢无力,就连手中long sword ,也仿佛有千钧之重。

  毫无疑问,这漆黑的岩石,只是黑沼蟑的一个陷阱,就是为了让路人停留下来休息,在休息的时候,unconsciously 就中了某一种不知名的毒……

  众人一脸绝望之色。

  “Big Brother Zhou ,你没事?”韩子鱼突然发现,Zhou Sen from start to finish ,都屹立不动,并没有如他们一般瘫坐在岩石上。

  “是不是你用迷药对我们不利……”天韵突然厉声道。

  Zhou Sen 赫然转身,目光如同闪电一般落在天韵身上,天韵的话,再一次forcibly 的吞进了肚子。

  “韵儿,你talk nonsense 些什么!”韩子非朝天韵使了一个脸色,对Zhou Sen 道:“Big Brother Zhou ,你为什么没有中毒?”

  “我也不知道。”Zhou Sen shook the head 。

  “啊……”

  众人都是一脸怀疑之色。

  其实,众人不知道,Zhou Sen 有Divine Stage world ,拥有Power of Faith ,已经是半仙之体,不仅仅是拥有Indestructible Vajra Body ,而且Hundred Venoms Immunity ,就连人间的失忆葛,也被其化解,这黑沼山的蝎子毒又算得了什么。

  当然,这黑沼山的毒蟑螂,却也not simple ,乃是当年War of Gods and Demons 遗留下来的蟑螂与这Great Desolate 一带的本地蝎子繁衍而成,其毒性虽然无法对付Spiritual God ,但是,对于普通的人类超能力者来说,却是非常terrifying existence 。

  在这数千年的岁月之中,不知道多少超能力者埋骨在此,其中,不乏一些身手不凡的expert 。

  如果不是看到黑岩石下面累累的骨骸之后,众人还真会认为Zhou Sen 暗中动了什么手脚。

  韩子非乃是明理之人,自然能够推测出大致缘由。

  其实,已经是obvious at a glance 了,这black 岩石,就是黑沼山蝎子群的一个陷阱,它们把路过的人类或者动物,逼迫到这里,让他们精神松懈,unconsciously 中中毒,变得there’s no resistance 后再大块剁肴……

  ……

  “蟑螂……”天韵一声尖叫。

  sou!

  韩子非身形跃起,手中的Flying Sword 如同闪电一般,吞吐出一道犀利的sword qi ,一支凌空飞起的黑沼蟑被sword qi 击得粉身碎骨。

  whiz whiz whiz 艘……

  又是一连串的黑沼蟑飞射上黑岩石,目不暇接,如同one after another black 的闪电一般,韩子非在黑岩石上游走,身体后面,拖着无数的残影,手中的long sword 上下翻飞,sword qi 横溢,一只只黑沼蟑在空中被击杀,无一遗漏。

  接连格杀数千只黑沼蟑后,黑沼蟑突然停止了攻击。

  韩子非let out a long sigh of relief ,擦了一把脸上的淋漓的汗水,刚才的惊险,只有他知道,因为,此时,天色siblings 和黄wyvern 韩子鱼,都已经是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别说是格杀黑沼蟑,连提剑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要有一只黑沼蟑进入黑岩石的范围,后果不堪设想。

  黑沼蟑的毒性,韩子非他们可是清清楚楚,别说在这荒山野岭,哪怕是在山门之中被黑沼蟑咬了,如果不及时治疗,也不一定能够活命。

  “它们在试探。”Zhou Sen said solemnly 。

  “试探?”众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是的,在试探,一旦它们觉得我们没有了抵抗力量,就会一拥而上。”Zhou Sen indifferently said 。

  “啊……”

  人们一脸terrified look 。

  可以想象,如果这covering the mountains and plains 千千absolutely 的黑沼蟑同时进攻,哪怕他们拼着性命抵抗,也坚持不了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的时候,when the time comes ,只怕也会变成这黑岩石下面的骨骸。

  看来,这黑岩石,应该是黑沼蟑的一个地标,当有人或者动物被困在这里之后,它们就会通过某一种未知的方式散布消息,然后,从all directions 赶过来进食……

  ……

  人们越想越怕,原本就因为脚被崴到而疼痛难忍的天韵更四肢发抖。

  没有人能够坦然的面对死亡威胁!

  超能力者本身就有着漫长的生命,也正因为如此,超能力者比起凡人来说,更惧怕死亡,而这,也是超能力者追求immortality 的原动力。

  “Big Brother Zhou ,你……你……你有什么办法吗?”天韵卷缩在big brother 天色的怀里,颤抖着声音问道。

  “有!”Zhou Sen 语气非常affirmed 。

  “啊……”天韵只是随便问问,毕竟,Zhou Sen 是唯一没有中毒的人,她却是没有想到,Zhou Sen 居然回答如此果断,顿时让她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迫不及待的问道:“有什么办法?”

  “杀光它们!”Zhou Sen 一脸冷峻,一字一顿道。

  “杀光它们……”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脸上都露出一丝苦笑。

  这黑沼山的黑沼蟑,何止千万,要杀光它们,easier said than done ,何况,哪怕是黑沼蟑不反抗,也不知道也杀到那年那月。

  “其实,我们不用杀光它们,我们只要坚持到天亮就行了。”Zhou Sen 看出众人的心思。

  天亮!

  众人只能苦笑,此时离天亮,至少还有三个时辰,如果是没有中毒,trifling 三个时辰自然是nothing difficult ,而现在,别说是三个时辰,哪怕是one hour ,都不容易。

  Zhou Sen 的建议,没有丝毫可行性。

  “Zhou Sen ,你没有中毒,留在这里也没有用,不如,你Controlling Sword Flight 离开,或许还有a glimmer of survival 。如果你安全离开,只希望能够通知我们的Sect Master 一声。”韩子鱼叹息了一声,此时,他感觉自己的四肢越来越无力,手中的long sword ,也越来越沉重。

  “我需要a saber 。”Zhou Sen indifferently said 。

  “刀……”众人互相看了一眼。

  “只要有a saber ,我们就可以坚持到天亮!”

  “我有……”天韵勉力从Universe Ring 中summon 出一把小巧精致的弯刀,弯刀雪亮锋利,镶嵌宝石珠玉,做工精湛细腻,一看就尊贵之物。

  “不行。”Zhou Sen shook the head 。

  “我收藏有a saber 。”黄wyvern 也从Universe Ring 中summon 出一把细长的长刀,长刀刀身如同一泓秋水,散发淡淡的寒气之中,藏着一股子凶厉。

  黄wyvern 似乎对这把刀似乎极为珍视,拿在手中,脸上露出一丝不舍之色。

  “不行。”Zhou Sen shook the head ,脸上露出失望,这两把刀,都是high grade ,但是,并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使用起来,无法得心应手,他还是喜欢沉重如同厚背长刀一般的刀,哪怕是材质差一点都无所谓。

  “Big Brother Zhou ,你要怎么样的刀?我这里倒是有一把,不知道是否合你的意……”韩子鱼脸上露出一丝look of hesitation 。

  “重一点,长一点就可以了。”

  “重一点……要多重?”韩子鱼脸上一喜。

  “无所谓。”

  “无所谓……”

  Zhou Sen 的回答不仅仅是让韩子鱼一滞,所有的人都是目瞪口呆。

  “我这把刀,还真是有点重……恐怕Big Brother Zhou ……有点……有点……”韩子鱼看了一眼Zhou Sen 那文弱的身材。

  “拿出来看看。”Zhou Sen laughed ,他自然是看出韩子鱼心中所想。

  ”en. ”

  韩子鱼此时已经浑身乏力,从Universe Ring 中summon item 都有点困难,倾尽全力,brow beaded with sweat ,才从Universe Ring 中summon 出一把长刀。

  一把黝黑无光的长刀。

  长刀在漆黑的岩石之上,仿佛融化到了无尽的黑暗之中,充斥着一股Death Aura 。

  当众人看到这黝黑长刀的时候,都是一脸目瞪口呆。

  这刀,还真不是一点点重,其长度比成年人还高,刀背之处,居然比成人的两个巴掌还要厚,刀身的宽度,更为夸张,居然与人的身材差不多。

  这,已经不是a saber , 其重量,至少都是数百斤,普通哪怕是抬着走几步都困难,用它战斗杀敌,简直是想都不敢想。

  如果要形容,这刀,就像是一把加大号的屠刀,不过,要比加大号的屠刀长了数倍。

  除了厚重和宽大,这刀,有点其貌不扬,甚至于还不及Zhou Sen 当初的那把厚背长刀,毕竟,厚背长刀只是刀背是black ,其刀锋,却是showing off one’s ability ,而这刀,刀锋也是black 。

  其实,这刀,压根就没有刀锋,用手摸刀锋,绝对不会有割破皮肤的风险,没有传说中的吹毛立断。

  “Big Brother Zhou ,sorry ,这刀……”

  韩子鱼脸上露出一丝sorry ,抬头看想Zhou Sen 。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Zhou Sen 的身上,而天韵,当她看到这把巨大black blade 的时候,甚至于有一种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的快感,因为,Zhou Sen 刚才可是夸下海口,说重量无所谓的。

  the entire world ,都在Zhou Sen 目光中消失了,因为,Zhou Sen 的眼里,只有那把超级巨刀。

  这把刀,已经打破了Zhou Sen 的想象力,他从未曾想过,world 上,居然有这样巨大的长刀。

  不,不是长刀,Zhou Sen 认为,用板刀形容这把刀更贴切,因为,这刀的形状,已经超出了正常长刀的范畴,其与人体一样宽大的刀身,足以配上“板刀”这个称呼……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