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fining Star River Chapter 951

  莫名的,Zhou Sen 有点紧张。

  没有人能够理解Zhou Sen 为什么紧张,当Zhou Sen 看到这black 巨刀的时候,仿佛遇到了yearn for day and night 暗恋的女孩,那种感觉,难以用笔墨形容。

  在众人的目光之下,Zhou Sen step by step 走到black 巨刀面前,屏住呼吸,弯腰,一把握住没有任何装饰的古朴金属刀柄上。

  一股冷冰冰的Death Aura 沿着金属刀柄侵入Zhou Sen 的肌肤,仿佛深入到了Zhou Sen 的灵魂一般。

  暴虐!

  凶厉!

  杀戮!

  狂野!

  ……

  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从那冷冰冰的金属上导入了Zhou Sen 的四肢百骸,在这一瞬间,周围五个人,感觉到了Zhou Sen 的变化,那种变化,一样也无法用笔墨形容,就像一个沉睡的杀神慢慢苏醒过来,站立在wasteland 大地之上,俯视苍生。

  强悍!

  狂野!

  Zhou Sen 五指用力,提起那不知道多少重量的漆黑巨刀,热血沸腾,心神澎湃,这,不就是他yearn for something even in dreams 的武器吗!

  看着Zhou Sen 那修长的身体轻轻松松提起那沉重的漆黑巨刀,人们都是一脸呆滞,特别是韩子鱼,更是石化。

  别人不知道那black 巨刀的重量,但是,韩子鱼知道,当初,韩子鱼偶尔得到这刀的时候,曾经好奇的称了一下,这black 巨刀,重量达到了惊人的八百六十斤。

  韩子鱼一直认为,这black 巨刀,应该是用于祭祀,有着某种Totem 的象征意义,并非真正人类使用的武器。

  很多人可能对八百六十斤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概念,其实,这很容易对比出来,ordinary person ,通常双手能够搬起一百多斤重的物体,短距离移动,如果用肩膀挑,最多可以挑二百多斤,有些Heavenly God Divine Power 的人,搬三百斤也不是问题,肩挑五百斤也是可以的,但是,在俗世之中,能够单手提起八百六十斤的重量,则是as rare as phoenix feathers and unicorn horns 。

  就在众人目瞪口呆之际,Zhou Sen 手中的black 巨刀,突然挽了一个刀花。

  这black 巨刀宽大的刀身与人体差不到宽,这么巨大的刀身,所挽起的刀花,也极为骇人,Zhou Sen 整个人,就像被滚滚不绝的刀花淹没一般,形成city wall 一般的刀幕,水泄不通。

  所有的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一脸astonished expression 。

  在俗世之中,Innate Divine Strength 的人也不少,能够提起八百多斤重刀的人虽然as rare as phoenix feathers and unicorn horns ,但是,肯定是有这种奇人存在的,但是,众人相信,像Zhou Sen 这样能够把八百多斤重的刀lifting the heavy as if it were light ,如同鸿毛一般上下挥舞,而且还能够挽起一片片刀花的人,绝对是找不出来的。

  气氛,莫名的压抑。

  原本温文尔雅的Zhou Sen 拿起这把漆黑的巨大长刀之后,气质陡变,眉宇之间,充斥令人心悸的Slaughter Qi ,举手投足之间,更是令人不敢逼视,仿佛倾尽天下的君王。

  天色天韵两siblings 互相看了一眼,一阵胆战心惊,特别是天韵,她表面上虽然对Zhou Sen 热情,但在她眼里,Zhou Sen 只是一个介乎于超能力者与书生之间的浪子,她压根就没有把Zhou Sen taking seriously ,

而现在,Zhou Sen 一把长刀在手后,气质立刻一变,整个人充满了狂野凶猛,睥睨天下的气质,那里还有温文尔雅之相。

  黄wyvern 和韩子非两兄弟,同样是心惊肉跳。

  其实,最震惊的是韩子鱼,因为,那刀,是他的,在他看来,那刀,除了只是比普通的刀重一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而现在,那刀在了Zhou Sen 手中,好像突然焕发出了生命一般,那漆黑的刀身,也散发出令人背脊发冷的黝光。

  刀recognizing Master 了!

  稍微有点Divine Weapon 常识的人都知道,如果一些看起来平凡普通的武器落在某一些人手中之后能够发挥出更强大的formidable power ,那说明,Divine Weapon ,找到了自己的主人,或者说是千里马马被伯乐相中……

  ……

  “这刀,可否卖给我?”Zhou Sen right hand 平抬长刀,左手轻轻的在刀身上抚摸,毫不掩饰一脸的喜爱之色。

  “这刀对我也没有什么用途,Big Brother Zhou 如果喜欢,送给你便是。”

  “不,多少钱?!”Zhou Sen 赫然抬头,深邃的目光,如同浩瀚无边的星空。

  “Big Brother Zhou ……”

  “你我strangers coming together by chance ,这种贵重item ,周某人还不敢笑纳,如若不卖,周某人不要也罢!”Zhou Sen 叹息了一声。

  “这……”韩子鱼见Zhou Sen 居然把刀缓缓放在脚下,脸上虽然遗憾,却没有丝毫不舍之色,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目光落在了韩子非的身上。

  “Big Brother Zhou ,只要你能够把我们救出这黑沼山,这刀,就作为报酬送给你怎么样?”天韵抢着道。

  “hehe ,我虽然喜欢这刀,但我周某人行事straightforward and upright ,绝然不会做出这种趁人之危强买强卖之事,大家放心,哪怕是这刀不卖,我也保证,大家能够安全的离开这黑沼山。”Zhou Sen 看了一眼covering the mountains and plains 的黑沼蟑,脸上露出令人心神澎湃的自信和坚定。

  众人见Zhou Sen 居然承诺保护他们,虽是不信,却是暗自惊喜。

  “Big Brother Zhou ,这刀也是我在山门附近的一个洞穴之中发现,我也不知道其价值几何,不如这样吧,Big Brother Zhou 你说,能够值多少就值多少,怎么样?”韩子鱼把皮球又踢回给了Zhou Sen 。

  “这……这还真不好判断,这样吧,我给你百颗Top Grade 能量石,怎么样?”Zhou Sen 沉思片刻,似乎也无法确定这漆黑长刀的价值,随口说着,从Universe Ring 中,summon 出一包能量石,这些能量石,都是沈慧敏塞给Zhou Sen ,贵重一些的能量石,以百颗为单位包着。

  “百颗Top Grade 能量石……”

  众人看着Zhou Sen 手中灿灿生辉的Top Grade 能量石,一个个目瞪口呆。

  能量石在这Great Desolate 一带虽然不是什么稀罕东西,但是,一次拿出一百颗Top Grade 能量石,也足以令人心神震撼。

  此时,众人这才明白Zhou Sen 为什么对那羊皮图上的宝藏兴趣并不大的原因,如果身上随随便便就有百颗Top Grade 能量石,任谁也不会对那未曾证实的宝藏抱有什么浓厚的兴趣。

  “少了?”

  “不不……Big Brother Zhou ,这太多了,实在是太多了,小弟受之有愧……”韩子鱼吞咽了一口口水,他从没有想过,自己能够拥有如此庞大数量的Top Grade 能量石,如果有了这些能量石,他的cultivation base 很快就能够advanced by leaps and bounds 。

  “那行,就这么说定了。”

  Zhou Sen 也不拢咽种械钠つ业莞佑悖执拥厣习哑岷诘木薜短崞鹪谑种小

  对于Zhou Sen 来说,现在的感觉好极了,现在,他就是这柄刀的真正主人了。

  韩子鱼的的心情之激动也无以复加,紧紧抓住Top Grade 能量石的双手微微的颤抖着,而其他的人,都是一脸羡慕之色。

  对于超能力者来说,Top Grade 能量石就是提高cultivation base 的最佳捷径。

  这Great Desolate 一带没有禁制,monster beast 比起暗Black Forest 的monster beast 更为凶猛,要想得到一枚Top Grade 能量石,风险难度也会成倍增加。

  最重要的是,这Great Desolate 一带的修神Sect 数量成千上万,Top Grade 能量石供不应求,就越发显得弥足珍贵,压根就是有价无市的局面。

  whiz whiz whiz whiz ……

  就在众人各怀心思的时候,突然,一阵惊心动魄的air-splitting sound 起,人们纷纷惊醒过来,抬头一看,一个个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只见巨石之下,层层叠叠的黑沼蟑如同潮水一般翻涌,绿色光点densely packed 紧挨在一起,宛若汪洋大海一般,在空中,一些green glow 更是如同闪电一般疾驰而来。

  突然之间,整个黑沼山沸腾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黑沼蟑到了该攻击的时候,还是Zhou Sen 手中那把漆黑巨大长刀散发出了Slaughter Qi 刺激了黑沼蟑,总之,整个黑沼山的黑沼蟑,都开始begin to stir ,不停的有黑沼蟑跃上天空激射向Zhou Sen and the others 落脚的黑岩石。

  原本,黑岩石还有半丈高,此时已经只有十尺左右,地面增加的高度,除了攻击的黑沼蟑,就是层层叠叠的黑沼蟑尸体。

  越来越多的黑沼蟑从后面飞射过来,落在了黑岩石的周围,而黑岩石周围的黑沼蟑,已经开始朝黑岩石上弹射。

  黑沼蟑在这漆黑的夜晚弹射的时候目标极为明显,因为,它们的眼睛都射出非常明显的绿色rays of light ,而这绿色rays of light ,给人一种极为诡异的感觉……

  ……

  韩子非的cultivation base 最深,虽然毒性已经发作,但是,其还能够勉力战斗,手中的long sword 依然如同长江大河之水,滔滔不绝,在他身前,形成了一道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的剑幕,碰上剑幕的黑沼蟑,纷纷坠落。

  除了韩子非,另外四人都已经毫无抵抗之力,一个个面色潮红,四肢无力,仿佛醉酒一般,就连提剑的力气都没有了。

  “韩子非,我这里有些Detoxification Pill ,你吃一颗,也喂他们一颗,黑沼蟑交给我。”Zhou Sen 手中的巨大的black 长刀轻轻一抖,空中,仿佛刮起了一阵狂风一般,黑沼蟑被逼得纷纷后退,韩子非的压力剧减。

  “这药有效吗?”韩子非接过Zhou Sen 递过来的一个jade bottle 。

  “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多少有点效果,主要还是要靠你们自己运功排毒。”Zhou Sen 对于medicine pill ,压根就是一窍不通,他身上的medicine pill ,都是沈慧敏给他,用途都讲解得很清楚,哪些是刮骨疗伤,哪些是外敷,哪些是内服,Zhou Sen 只需要依bottle gourd 画瓢根据沈慧敏的交代做就好了。

  ”en. ”

  韩子非nodded ,他知道,此时他已经没有选择,如果Zhou Sen 无法抵御这covering the mountains and plains 的黑沼蟑,那么,他们就是dead end ,skeleton doesn’t exist ,绝无侥幸。

  收起long sword 之后的韩子非不敢立即给四人喂服medicine pill ,先仗剑督战。

  此时,Zhou Sen 已经后退数步,紧贴在四人席地之处,手中Hegemon 的长刀轻轻一荡,便把数人包裹其中,周围的黑沼蟑如同雨点一般纷纷落下……

  ……

  看着Zhou Sen 把手中那沉重巨刀挥舞得密不透风,韩子非暗自clicking one’s tongue in wonder ,而席地而坐的韩子鱼一群人,则是heart speeds, mind shakes ,因为,他们坐在地上,能够清晰的看到Zhou Sen 手中把把巨刀的转折非常微妙。

  unfathomable mystery 的,人们想起了绣花针。

  现在,Zhou Sen 手中的巨刀虽然刀身庞大,但砍劈之间,并不粗犷,而是灵巧无比,每一刀,都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的阻滞。

  最让人们感到恐惧的是,那巨刀,仿佛蕴藏着一股Death Power ,只要那些黑沼蟑碰上,身体立刻粉身碎骨。

  说粉身碎骨了不是夸张,那可是完完全全的粉身碎骨,就连坚硬的外skeleton 都成为齑粉。

  韩子非and the others 虽然没有来过黑沼山,但是,对黑沼蟑却并不陌生。

  在Great Desolate 一带,黑沼山乃是非常著名的一处险地,这Great Desolate 一带的修神Sect ,都严禁本派disciple 涉险黑沼山,所以说,黑沼山黑沼蟑的厉害,一些超能力者都有耳闻。

  黑沼蟑的厉害,可不仅仅是毒性猛烈,其身体外壳虽然无法和五大Star Domain 的铁甲巨蟑mention on equal terms ,更谈不上impervious to sword and spear 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但是,却是极为坚固,普通刀枪,很难刺入,要想杀死它们并不容易。

  像刚才韩子非用long sword 杀黑沼蟑,也是用剑尖的力量把黑沼蟑逐个击杀,无法像Zhou Sen 这样大面积的杀死。

  无敌Blade Technique !

  Zhou Sen 现在使用的是无敌Blade Technique ,无敌Blade Technique 其实并不讲究细密的招式,因为,它就是一门群战的Blade Technique ,其最恐怖的杀伤力就是在magnificent army with thousands of men and horses 之中如入无人之境,而现在,Zhou Sen 已经进入了无敌Blade Technique 的意境之中。

  在Zhou Sen 眼里,千千absolutely 的黑沼蟑就像地方的magnificent army with thousands of men and horses ,他所做的,就是机械的屠杀。

  这巨刀,把无敌Blade Technique 的恐怖力量发挥到了极致,如果说以前的无敌Blade Technique 还有漏洞,那么,现在的无敌Blade Technique ,已经能够做到水泼不进,滴水不漏,因为,其庞大的刀身,弥补了无敌Blade Technique 原本的不足,它,就像一把正在收割的巨大镰刀……

  ……

  continuously 的力量从身体涌入了漆黑的巨刀之中,巨刀居然散发出幽暗的rays of light ,仿佛被一层发亮黑釉包裹。

  噼噼啪啪……

  一只只粉身碎骨的黑沼蟑发出爆竹一般的响声,绵延不绝。

  不到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的时候,黑岩石周围的黑沼蟑尸体,已经是堆积如山,如果不是因为Zhou Sen 的black 巨大荡起的狂风把黑沼蟑的尸体刮走,此时黑岩石,恐怕早就被层层叠叠的黑沼蟑尸体淹没……

  from start to finish ,Zhou Sen 都没有出声,他就像没有生命的机械,手中巨大的black 长刀,一刀接一刀,掀起一道一道的刀花,一浪又一浪,把整个黑岩石都包裹其中,黑沼蟑无论是从空中还是从下面,都无法越thunder pool 一步,只要靠近,立刻被那巨刀震得粉身碎骨。

  此时,黑沼蟑的攻击也越来越凶猛了,眼睛散发的绿色rays of light 把整个黑沼山淹没,这黑岩石,仿佛置身于绿色的汪洋大海之中的一页孤舟。

  让众人感到惊奇的是,Zhou Sen 站在他们身前,近在咫尺,但是,那把长刀却是控制得achieved perfection ,每每与他们擦身而过,surrounded by perils ,但事实上,却是有惊无险,很显然,Zhou Sen 对Blade Technique 的运用,已经达到了brought to the point of perfection 的地步。

  同样,黑沼蟑其fierce and unafraid of death 的攻击也让韩子非and the others 胆战心惊。

  此时,人们已经无暇关注Zhou Sen ,吞服了medicine pill 之后,一个个立刻运功逼毒,希望能够尽快恢复体力,毕竟,Zhou Sen 只有一个人,而这covering the mountains and plains 的黑沼蟑,continuously ,数不胜数,杀不胜杀。

  在他们看来,Zhou Sen 哪怕是再厉害,也impossible 真的把黑沼山的黑沼蟑杀绝。

  最重要的是,人们发现,Zhou Sen 虽然有着惊人的力量,但是,他的超能力并不出色,那black 的巨刀之上流溢的超能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超能力者都知道超能力与蛮力之间的区别。

  如果Zhou Sen 只是用Innate Divine Strength 战斗,那么,他就impossible 持久的战斗。

  在修神史上,不乏有一些力量惊人的超能力者,他们有着ten thousand man but without a match 之勇,但是,他们的力量,只是相对于凡人来说强大无比,面对真正的超能力者powerhouse ,蛮力,有时候不仅仅是insignificant ,甚至于有些可笑……

  ……

  五人拼命的催动着超能力逼出身上的毒,而Zhou Sen ,依然站在黑石之上,屹立如山,忘我的战斗,那把black 的巨大,在他手中,越来越娴熟。

  人们并不知道,Zhou Sen 压根就无视黑沼蟑,他正在试刀。

  这是一把好刀。

  这是一把Unparalleled 的好刀!

  Zhou Sen 能够感受刀与自己产生的共鸣,刀就是我,我就是刀,人与刀,已经浑然一体!

  Zhou Sen 从未曾想过,他居然会和一把没有生命的长刀产生共鸣,这种感觉,奇妙无比, Zhou Sen 非常享受。

  当初,Zhou Sen 曾经和唐刀产生共鸣,但唐刀本身就有生命有记忆,和这长刀完全是不一样的范畴。

  酣畅淋漓!

  只从Zhou Sen 的厚背长刀被战胜阿瑞斯摧毁之后,Zhou Sen 已经很久没有这种酣畅淋漓的感觉了。

  对于Zhou Sen 这种cultivation 《无敌秘籍》的人超能力者来说,没有称手的兵器,无疑是一种痛苦的煎熬。

  大汉帝国不乏一些heavy weapon ,但是,没有一样Zhou Sen 喜欢的。

  要找一把heavy weapon 并不困难,困难就在于需要好的金属,因为,《无敌秘籍》那狂野的力量,并不是普通金属能够承受,如果随随便便弄一把重刀,很可能还没有杀敌,就已经被Zhou Sen 本身的primal power 所摧毁。

  其实,Zhou Sen 当年偷的厚背长刀,早就不顺手了,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变成断头刀,到了后面,直接被摧毁,如果是真正的Divine Weapon ,哪怕是主人死了,兵器也不会有丝毫损伤。

  现在这把black 的巨刀,完全能够承受Zhou Sen 的狂野力量,这种肆无忌惮的力量宣泄,让Zhou Sen 仿佛在magnificent army with thousands of men and horses 之中厮杀一般。

  黑沼蟑越来越少了,covering the mountains and plains 的绿色Ghost Fire ,已经变得零零星星,但是,它们依然fierce and unafraid of death 的冲锋着那块black 的巨石,如同moth flies into the flame 一般……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