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fining Star River Chapter 952

,最快更新Refining Star River 最新章节!

    此,韩子非都知战况发展都了怎么样的地步,因为,都闭了眼睛,焦急的运功逼毒,生怕Zhou Sen 撑住。

    与covering the mountains and plains 黑沼蟑的厮杀,为Zhou Sen 累计了少实战经验。

    当然,Zhou Sen 从缺乏实战经验,因为,一路强的程,就一杀戮的程,从Mogan Prison 逃之后,一路都血腥杀伐,以说《无敌秘籍》的升级,就残酷的战斗升级。

    现,Zhou Sen 增加实战经验,而指tempering 把black 的巨刀,达到刀合一。

    沉重的black 巨刀,Zhou Sen 手变得越越灵巧,如臂使指。此,Zhou Sen 的战斗,已经from the very beginning 的面震杀到逐只逐只的格杀。

    以想象,用一把重达八百多斤的巨刀的刀尖杀死只拳头的黑沼蟑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何况,如同潮水一般涌的黑沼蟑何止千千absolutely 。

    巨型的铁甲巨蟑比起,黑沼蟑其实更难对付,因为,它的头,而且非常敏捷,每一次击杀都一种外科手术刀那般的精准。

    随着黑沼蟑那闪烁的绿色rays of light 越越稀少,Zhou Sen 脑海之浓密的spirit strength ,翻翻滚滚,相互浓缩,更加紧密结实,一种瓷实的味,脑海之,更加深邃浩瀚,头脑一阵阵清晰,似乎以洞彻一切脑奥秘。

    与此同,Zhou Sen 对身体器官的控制,也达到了一种惊的娴熟地步,任意改变体型,控制身体各器官的韧性,巨刀周身翻飞,越发得心应手。

    现的Zhou Sen ,身体又达到了一all new realm 。

    只从Zhou Sen 的龙甲被refining 消失之后,Zhou Sen 一度以为自己失了龙甲,而现,才发现,龙甲已经隐入了身体里面,的身体就龙甲,龙甲,就身体,分彼此……

    种持久的生死相互搏杀之间,Zhou Sen 精神高度凝练,似乎一种蜕变的趋势。

    Zhou Sen cultivation 的《无敌秘籍》,除了fleshy body 的强横,每次就一精神蜕变,转化为法力的程。意志的升华,经历种种磨难,生死线徘回多次,朝一日,得成仙,破茧成蝶。

    程非常的艰难。

    通常,超能力者的cultivation base ,以超能力的高衡量,而Zhou Sen ,则反之,fleshy body 强横之后,带动超能力的同步强。

    ,因为Zhou Sen 主修《无敌秘籍》,所以,的超能力一直被强横的fleshy body 所压制,

外看,Zhou Sen 除了强横的fleshy body 之外,超能力却微弱到几乎以忽略计,didn’t expect ,Zhou Sen 的身体里面,潜伏着毫输于fleshy body 的强的超能力,因为,Zhou Sen 已经拥了Divine Stage world Power of Faith ,其实力,早就达到了半仙之体,甚至于,些低阶的Spiritual God ,还没Zhou Sen 强,毕竟,并每一Spiritual God 都能够拥Divine Stage world Power of Faith ,《神o》练就的力量就像一头宇宙giant beast 潜伏Zhou Sen 的身体里面。

    除了Divine Stage world Power of Faith ,Zhou Sen 所refining 的能量石成千万,身体早就能量化,现,只能量转化成为力量的程……

    ……

    忘战斗的Zhou Sen 其实并没意识到自己精神的蜕变,因为,正专注的领悟tempering black 巨刀的力量。

    杀!

    loudly shouted ,声浪席卷了整黑沼山,一阵凶勐的力量涌入了巨刀刀身之,刀身传递愉悦的感觉,Zhou Sen 手巨刀轻轻一划,如同飞蝗一般的黑沼蟑纷飞倒射,一次,它并没粉身碎骨,而头部之,一指头的洞口,切面光滑精致。

    源源断的Power of Faith 涌入了巨刀刀身之,Zhou Sen 的与刀,达到了水乳交融的地步,似乎,两灵魂,化为一体。

    顿,口巨刀嗡嗡直响,Zhou Sen 建立了一种血肉相连的关系,被Zhou Sen 用Power of Faith 从新tempering 之后,,成了巨刀,真正的主!

    “好刀!”

    Zhou Sen 感受到把巨刀的重量其澎湃汹涌的力量,尤其刀身内部,那核心阵勐烈运转的力量,Zhou Sen clicking one’s tongue in wonder ,感觉得,把巨刀无论品质,还其阵的力量,都远远的“厚背长刀”身的一些Flying Sword ,甚至于,其Death Aura ,也输于黑檀divine wood 剑。

    巨刀之array 运转的力量,比起一般Flying Sword ,强多,否则它也能支持如此沉重的巨刀。

    Zhou Sen 知,把巨刀,历简单,介乎于Divine Item Treasure Item 之间的存,只达到了高阶Spiritual God 级别的才能够刀身之布置阵,把自己的Divine Ability 阵合一,使得巨刀蜕变,进化为Divine Weapon !

    把black 巨刀,所用的材料Primordial Spirit 冥铁,乾坤steel essence ,阴阳blood essence ,还知多少Immortal World 能量石才打造而成的,难度当年Sun Wukong 所持的Sea Calming Divine Needle 之,如果Zhou Sen Power of Faith 支持,也unable to urge 。

    “pu! ”

    巨刀发一声闷响,战斗之被tempering 之后的它,把许多信息都传递到了Zhou Sen 的脑海,瞬间让Zhou Sen 知了巨刀的催动奥秘。

    comprehended 巨刀奥秘的Zhou Sen ,越发like a tiger that has grown wings ,那沉重的巨刀,翻飞之间,行云流水,没丝毫阻滞,仿佛,那已经一把没生命的刀,而幽灵幻化的金属,充满了澎湃的Life Aura ……

    ……

    黑沼山的黑沼蟑已经越越少了,而屠杀才刚刚开始。

    此,快亮了,沉慧敏的medicine pill 又奇效,五已经陆续醒,,没声,也没参加战斗,都一脸惊骇的看着Zhou Sen 背影。

    那背影,屹立如山。

    那把巨刀掀起的滔的巨浪,all directions 激射的黑沼蟑只碰那滚滚的黑浪,立刻飞坠。

    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已经醒了至少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的候,但,那把重达数百斤的巨刀,Zhou Sen 手没丝毫停滞,无论多少黑沼蟑飞射,都无法越thunder pool 一步,面,就像一无形的死亡屏障。

    令背嵴发冷的,原本green glow 层层叠叠的黑沼山,此此刻,green glow 已经变得越越零星。

    而此,所坐的巨黑石周围的黑沼蟑尸体,已经与black 巨石持平,远处,甚至于还高了black 巨石。

    其实,如果Zhou Sen 的刀风把黑沼蟑的尸体卷走,此,黑石早就被堆积如山的黑沼蟑尸体淹没了。

    整黑沼山,弥漫着一股令作呕的腥臭味。

    杀光黑沼蟑!

    众屏住呼吸,看着周围越越少的黑沼蟑,莫名的,想起了Zhou Sen 说的话。

    看情形,Zhou Sen 真能把整黑沼山的黑沼蟑杀死。

    五looked towards Zhou Sen 的目光,露了一丝莫名的敬畏。

    超能力虽然浅薄,但,其狂野的力量实恐怖,而且,那in the bones 面,着一种超能力者没的狠劲铁血……

    ……

    终于,空,远处的际,露了grey dawn 。

    此,空如同铅块一般的黑云虽然还笼罩着黑沼山,但黑沼山没了开始那般漆黑,了些微光亮,那些如同Ghost Fire 一般的绿光,也因为微弱的rays of light 而变得暗澹了,隐现,如果仔细看,还真容易发现。

    ,原本看清楚的黑沼蟑,也逐渐露了其形体。

    果然名虚传!

    看着黑沼蟑那狰狞的模样锋利的牙齿,众背嵴一阵莫名的发冷,很难想象,居然黑沼山度了一夜晚还安然无恙毫发无损。

    阳升起了,一缕一缕golden 的阳光刺穿了厚重的云层,洒落黑沼山,整黑沼山,就像被镀了一层金箔。

    奇异的一幕现了,那些原本悍畏死的黑沼蟑,居然悄无声息的钻进了地,那些看似坚硬的岩石,就像牛乳一般。

    事实,此黑沼山的黑沼蟑数量已经变得极为稀少了。

    巨的black 岩石周围,黑沼蟑的尸体层层叠叠,堆积如山,一遍狼藉,horrible to see ……

    ……

    “怎么样?”Zhou Sen 收起black 巨刀,回头问。

    “没事,黑沼山的poison qi 并致命,主让四肢无力。”韩子非连忙答。

    “嗯,走。”

    “嗯嗯。”

    众连忙nodded ,相继催动超能力,越堆积如山的黑沼蟑尸体,落到了地面。

    落到地面之后,一还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堆积如山的黑沼蟑尸体,脸,露心余季的表情。

    一路,一阵漫长的沉默。

    “周哥汉帝国的powerhouse 吗?听说汉帝国的powerhouse 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的。”终于,Flying Cloud Sect 的黄wyvern 忍住问。

    现,仅仅黄wyvern 好奇Zhou Sen 的身份,其,都想知Zhou Sen 真实的身份,众都目睹了Zhou Sen 的battle method ,以肯定,那绝超能力者的battle method 。

    如果Zhou Sen 超能力者,那么,很能就powerhouse 。

    对于Great Desolate 一带的超能力者说,powerhouse 充满了mysterious ,因为,多效忠Imperial Court ,极少Great Desolate 一带现。

    通常,Great Desolate 一带的超能力者,很难碰到powerhouse ,关于powerhouse 的存都只一些传说。

    “的。”Zhou Sen 并想刻意的隐瞒自己的身份,何况,对方压根就知汉帝国败War God 叫Zhou Sen 。

    其实,Great Desolate 一带的超能力者,着一种近乎自恋的优越感,看起汉帝国的超能力者,对powerhouse ,虽然好奇,却更没放眼里。

    当然,Zhou Sen 的现,让韩子非的优越感荡然无存,如果没Zhou Sen powerhouse ,早就葬身了黑沼山。

    “军?”韵急切的问。

    “的。”

    “任职?”听到Zhou Sen 肯定的回答,韵脸露惊喜之色。

    “没管什么事情,偶尔带兵打仗。”Zhou Sen 并想暴露自己败War God 的身份,免得引起必的麻烦。

    “没管什么事情……那……那惜了……”色一脸遗憾:“还想帮引荐一,现,Great Desolate 一带很多修神Sect Disciple 都赶往汉帝国,身为汉帝国的子民,也应该尽点绵薄之力。”

    “hehe ,会机会的,等找到了宝藏,就以汉帝国,现汉帝国正好缺少钱粮。”

    Zhou Sen 看似动声色的话,却颇深意。

    当年,Zhou Sen 暗Black Forest 的候,与一群超能力者结伴而行,结果却一路勾心斗角,暗藏murderous intention ,最后开杀戒,了车之鉴后,希望知几修神的品性怎么样。

    金钱,其实最能够测试一的品性,很多貌岸然的君子,钱财面,也会露其狼子野心的一面。

    “啊……好了!”韵立刻雀跃:“如果带批财宝投奔汉帝国,会会弄一官半职?”

    “……”Zhou Sen 顿无语,,对韵的印象顿倒改观了少,通常,能够视金钱如粪土的,都会坏到那里。

    与此同,Zhou Sen 也关注着另外四的表情。

    色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Flying Cloud Sect 的黄wyvern 脸露了一丝look of hesitation ,然后,陷入了深思之,而焚魂无门的韩子非韩子鱼两,则对视了一眼,nodded ,无法揣测内心的想法。

    毫无疑问,五之,最没城府的万麒门的色韵两siblings ,的内心活动几乎能够从脸看,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对Zhou Sen 的轻视到现对Zhou Sen 的重视,obvious at a glance 。

    像色韵种,基本用提防。

    至于Flying Cloud Sect 的黄wyvern ,则些心机,言行举止,些的自私,无伤雅。

    而深沉的齑光宏门的韩子非韩子鱼两兄弟,从接触到现,Zhou Sen 发现,两看似热情,却喜怒形于色。

    ,Zhou Sen 还以肯定,五似乎都汉帝国从军报效Imperial Court 的打算,或许,也sect 对的历练……

    确定了Zhou Sen 的军身份之后,原本就对Zhou Sen 产生敬畏之心的五对Zhou Sen 越发热情。

    Zhou Sen 发现,五最关心的还powerhouse true strength 。

    其实,Zhou Sen 以想象到五的心情,如果汉帝国的powerhouse 都Zhou Sen 种身手,那么,也就意味着,想汉帝国建功立业,光耀Sect 的难度成倍增加,毕竟,超能力者并擅长战阵之冲杀,何况,超能力者还很多禁忌,能像powerhouse 那样战场肆无忌惮的战斗。

    众一边按照那张古老的羊皮blueprint 赶路,一边Zhou Sen 聊得热火朝,纷纷像Zhou Sen 请教一些战场杀敌的经验。

    五为了回报Zhou Sen ,也告诉了一些Zhou Sen 修神的知识。

    五看,Zhou Sen 只一微足的超能力者,哪怕的battle strength 逆,也unable to compare 。

    神魔陆数千年的历史,超能力者对powerhouse ,本身就着一种in the bones 面的优越感,因为,超能力者以驱使Magical Artifact ,Controlling Sword Flight 。

    Zhou Sen 黑沼山虽然表现了恐怖的实力,五虽然敬畏,但,内心之,并没放心,毕竟,超能力者战斗,靠的体力,而Flying Sword 法宝,譬如韵的日照Divine Furnace 。

    无论韵还其的,都认为,Zhou Sen 会的对手,因为,如果Zhou Sen 发生冲突,simply 用接近Zhou Sen 就以格杀Zhou Sen ,特别韵,对Zhou Sen 更以为然,知,日照Divine Furnace 恐怖的宝贝……

    ……

    其实,现五对Zhou Sen 的态度,极为矛盾,目睹Zhou Sen 那恐怖的战斗,自然敬畏加,但,超能力者对powerhouse 的优越感,已经深入到了in the bones 面,一之间,也无法改变。

    众一搭没一搭的赶路,到了午。

    烈日当空,闷热无比,众找了一处阴凉的地方,也懒得狩猎,从Universe Ring 找一些干粮,胡乱填饱了肚子,靠树歇息闲聊,等正午了之后再赶路。

    Zhou Sen 并没闲聊,而研究那张古老的羊皮地图。

    目,Zhou Sen 虽然对Great Desolate 一带的地形了一致的了解,但,对九玄女被困之地却一无所知,毕竟,羊皮图只一宝藏的坐标,而非Great Desolate 一带ancient formation 的坐标。

    Zhou Sen 现最希望的就,九玄女被困的地方就Treasure Map 的所地。

    种能性很的,因为,浈水关的候,就无数的传说说Great Desolate 一带Divine Weapon 土,而羊皮地图,也Treasure Map ,很能与那Divine Weapon 着某种关联。

    ,Zhou Sen 并想把希望寄托张羊皮图。

    理论,只打听到Divine Weapon 土的位置,就找到了九玄女。

    从Tongzhou City 的候,Zhou Sen 的想法非常简单,只Great Desolate 一带随便遇一超能力者,就能够打听到Divine Weapon 之地,但,让Zhou Sen 郁闷的,除了碰了韩子非群后,便再也没遇超能力者。

    其实,Zhou Sen 的想法极其错误,能够遇韩子非都算good luck 得奇了,知,Great Desolate 一带,十万山,浩瀚无边,穷其一生也无法访遍每一座山,别说初乍到的Zhou Sen ,哪怕长期生活Great Desolate 一带的超能力者,也很难遇到其的超能力者。

    “周哥,Great Desolate 一带干什么的?”韩子非看似漫经心的问。

    “找。”Zhou Sen 直接回答。

    “找……里找?”韩子非以为自己听错了。

    “的,一群朋友,被困了一ancient formation 之。”Zhou Sen 盯着手的羊皮地图,brows tightly frowns ,羊皮地图的目的地,离至少还千里之遥,如果种速度,还知那年那月才能够达到目的地。

    “Great Desolate 一带, ancient formation 陷阱数胜数,稍慎,便深陷其能自拔,据老一辈的说,越往深处走,越发凶险,像黑沼山那样的凶险地多如牛毛……其实,黑沼山那样的地方还好,毕竟,臭名昭着,多会注意,但,依然还很多葬身其,想象其它的地方,更为凶险却自知,一头闯进,哪里还活路。”韩子非shook the head ,叹息一声。

    “会事的。”Zhou Sen 表情凝重。

    “或许还a glimmer of survival ……”韩子非宽慰。

    “hahaha ……韩子非,也凑热闹了!”

    就韩子非Zhou Sen 闲聊之间,远处a long whistle ,三影如同闪电一般掠了,速度之快,骇听闻。

    Zhou Sen 觉得对劲,因为,韩子非等纷纷站起,而且,拔了腰间Flying Sword ,一副如临敌。

    tone barely fell ,三murderous-looking 的年轻已经落了众远处的一块巨石之,趾高气扬的俯视着众……

为您提供大神罗霸道的Refining Star River 最快更新,为了您下次还能查看到本书的最快更新,请务必保存好书签!

第九百五十二章 潜伏的力量免费阅读.https://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