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incarnation Paradise Chapter 359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Reincarnation Paradise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晨曦神教的bishop 堂附近,一条人烟稀少但宽敞的街道上。

街边一家动物标本商店内,一名少女正单手拖着鹰隼标本,仔细观察着,她上身穿着浅灰色运动装,拉链大敞,露出里面的软布料褶皱的白衬衫,上身运动装,下半身却穿着超短裤,乍一看很不搭,但配合她戴着的微笑脸塑料胸针,以及她半长垂下的柔顺发丝,竟有种独属于她的美感。

Elisa 小心放下鹰隼标本,双手十指交叉着向上伸懒腰,之后看了眼时钟,她已在此等待半小时。

作为联盟·猎手部队领袖·泰Sha 的younger sister ,Elisa 从小开始,就活在自己elder sister 的光环下,原本以为长大些,她会展现出自己的天分,可天分的确展现出来了,但在这同时,她elder sister 已登上联盟最强个体battle strength ,与北境Great General 齐名,相比elder sister 的优秀,爱丽丝所展现出的天分,简直是萤火与繁星的差距。

这也让Elisa 逐渐叛逆,性格独立,很有innate talent 的她,梦想中有天能超越自己elder sister ,可她越是长大,越感觉自己距离elder sister 遥不可及。

‘Elisa 。’

has several points of 冷冽又严肃的女声,忽然在Elisa 脑中出现,之前首次听到这声音时,Elisa 当即给了自己脑袋一拳,她还认为自己是被邪灵Incursio 了意识空间,后来发现,并不是,这是她命运中的伙伴,沸红的到来。

“怎么了?你又感应到你的兄长黑A了?”

‘它就in the vicinity ,东侧300米外,我们要优先消灭它。’

“嗯,马上出发。”

‘等等,它在高速移动,速度很快!已经到5700米外。’

听闻沸红此言,Elisa 的step one stopped ,她的纤眉皱起,嘟哝着问道:“你兄长是空间系吗?我最讨厌空间系的敌人,跑来跑去打不到。”

‘不是,就算它的宿主有空间能力,也不会和它的黑暗性兼容,我们去5000多米外找……等等,它又回到300都米外了。’

“这明显是空间系,不管了,是什么都得对付。”

‘它又高速突进到5700米外,速度太快,这种速度,我们应该暂退。’

“?”

Elisa 懵了,她不知道是沸红Sensor 错了,还是怎么样。

“不过沸红,这capital 的古钟塔怎么当当一直响,来了一上午,也没听它响一声,结果下午这么一会,响三声了。”

Elisa looked towards 古钟塔的方向,怎奈有建筑遮挡视线,她没能看到远处5000多米外的古钟塔。

‘兄长又回到300多米外,它似乎,很虚弱。’

“不管了,先过去看看。”

‘冷静些,Elisa ……’

不等沸红说完,Elisa 已经几个闪身,到了街道的转角处,她刚要走过街角,沸红的声音就在她脑中出现。

‘立刻,停下,什么也不要做,站在原地。’

Elisa 听到沸红此言的同时,一名肩膀落着魔鹰,身旁跟着条大狗的男人,从转角后走出,与Elisa 擦肩而过。

擦肩而过的瞬间,Elisa 感受到了沸红那强烈到极点的畏惧感,她始终认为,吞噬者这种生物,没有恐惧、畏惧感一类的情绪,而现在,她发现并非如此,沸红那强烈到极点的畏惧,让Elisa 也感到全身僵硬,难以迈开步伐。

过了半分钟,Elisa 才重新想起呼吸,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汗水已浸透贴身衣物,她平复呼吸后,问道:“这是,谁。”

沸红并没答复,还没等Elisa 追问,一脚silhouette 从斜对面的小巷内走出,Elisa 闻声看去,是北境Princess ,也就是水晶姬。

“明明就从我附近走过,他却对我视而不见。”

北境Princess 带着几分伤感的开口。

“?”

Elisa 疑惑的看着北境Princess 。

这时,沸红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我younger sister 是个弱渣,不用理会她。’

“额~。”

Elisa 挠了挠头,她能感觉到,沸红和水晶姬的关系,似乎不太好。

“我能听到哦,竟然这样说自己的younger sister ,不过胸怀宽广的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Elisa ,别理她,去对付我兄长黑A,他才是你最大的敌人。’

“这也是我的打算,我可以和你们一同对付黑A。”

北境Princess 束起柔顺的浅blue 长发,眸子化为七彩的水晶色。

很快,沸红与北境Princess 一同,走在宽敞但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这条百米长的街道对面,是刚丢掉手中药剂瓶的黑A,以及他身旁,身穿连帽衣的薇薇。

位于2公里外的水塔顶,Su Xiao 盘坐在此,他身后是Boubo 汪,肩膀上是Baja ,Baja 说道:

“Boss ,黑A虽喝了Boubo 给他的治疗药剂,但现阶段2打1,他败的概率很高,尤其是沸红已经third stage ,论Early-Stage 发展速度方面,沸红超出其他吞噬者几个级别。”

“……”

Su Xiao 没说话,黑A看似劣势,但这家伙在Nether Soul 城时,十之八九是摄取了深渊能量,否则impossible 这么快就达到third stage 。

远处的宽敞街道上,四人在街道两边相隔对视,突然,黑A全身爆发出black 触须,将他整个人包裹,让他化为monster 般的狂兽形态。

黑A的身高达到四米,整体为人形,双手十指已化为20多公分长的一根根sharp claw ,背后是一根根锋利的骨刺,right hand 中心有只黑暗眼,随时可喷发出带有侵蚀、分解特性的黑暗射线。

pa!

黑A的一只手爪拍在街面上,街面立即浮现大片龟裂,它遍布肉刺的舌头,带着唾液舔舐过自己交错的尖牙。

见到黑A的这种形态,Elisa 接下背后的刀袋,从刀袋中的刀鞘内,抽出一把她过生日时,她elder sister 送的长刀,这把刀是Rin 冬城的一位武器Master 所锻造,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当!

刀锋与利刃交击,风压导致街道两侧商铺的玻璃轰然炸碎。

“看来不能继续观战。”

北境Princess 依然保持优雅,但她刚准备加入战斗,发现那名跟着黑A的小女孩,已挡在她前方十几米处。

“Little Sister ,我不想伤害你哦,所以…让开。”

“pu ~”

薇薇笑了,她解开连帽衣的拉链,活动脖颈说道:“伤害我?你猜,黑A是在哪把我买来的?蚂蚁窝?欢愉坊?我这种Nether Soul 城的孤儿,要是没有innate talent ,一定是被卖到这两个地方,我很幸运,我很有innate talent ,所以,黑A是在斗兽场把我救出来。”

薇薇抛飞连帽衣,她身穿紧身black 背心,露出的双臂虽算不上强壮,但也能看到平顺的肌肉线条,不仅如此,她的双臂、肩头等位置,遍布wild beast 的撕咬疤与爪痕。

bang!

薇薇所在的街面一声炸响,她在所站的位置留下一道凹坑消失,当她下一瞬出现时,已位于水晶姬前方,挥出一记标准而又迅猛的上勾拳,对战猛兽习惯的人,最喜欢起手用这招。

ka ka ka ~

水晶在北境Princess 的身前蔓延,她的瞳孔快速紧缩,要是挨了这拳,那别说保持优雅了,之后几天说话都困难。

呼的一声破风,薇薇已强行中断自己的攻击,出现在北境Princess 身后,她的heartbeat 速度达到极点,让她的血液都开始快速升温,全身力量迸发到极点后,她一拳轰在北境Princess 攀附水晶层的背上。

bang! bang! bang! !

北境Princess 砸穿两栋建筑的墙壁,没入到临街的一家商铺内。

高处的水塔顶,Baja 用翅膀搓了搓脸,问道:“Boss ,水晶姬的优势到底是什么?”

“适应性强,可生成、操控水晶。”

“这……”

Baja 忽然知道,为何现阶段的水晶姬,连薇薇都打不过了。

实际上,本轮吞噬者Battle of Supremacy ,水晶姬基本进入体验阶段,它选择北境Princess ,看似是梦幻开局,其实这开局对于它而言,并不算好。

总计五代吞噬者中,每代吞噬者,都有一种核心能力,比如黑A擅长吞噬+无限成长,沸红的成长快+能吞噬其他吞噬者,暗阳能凭借战斗不断变强,太阳使徒是个Old Fart 。

至于水晶姬,笼统的来讲,它的适应性强,详细些则是,水晶姬不是寄生,而是与宿主融合,这也代表,它可以有更高的起始点。

如果宿主够强,那水晶姬与其融合后,最高能达到开局fourth rank 段,这完全能在开局阶段,单手吊打黑A+沸红+暗阳+太阳使徒。

可谁想到,水晶姬竟选择了北境Princess ,作为宿主去融合,因北境Princess 的实力,让北境Princess +水晶姬的组合,初始实力为1st Stage 。

破风声从远处袭来,犹如一颗陨石轰然砸落在街道上,是黑A与沸红的战斗,吸引来了暗阳。

波~

一股隐晦的波动,以Boubo 汪为中心扩散,Boubo 叫了声,意思是太阳使徒也来了,而且是早就来了,在暗处苟着呢。

见此,Su Xiao 有了种想法,就是何必等今晚再放出【world 之环】,既然吞噬者到齐,现在就放出【world 之环】,是更好的选择。

因苦痛女王之前搞出「苦难之巢」,让capital 后城区的生灵在短时间内都惨遭不幸,这也导致,无论是平民还是权贵,都陆续逃离capital ,看势头,短时间内不会回来,这让此刻的圣兰王国·capital ,成为最适合争夺【world 之环】的地方。

Su Xiao 激活创造者权限,选择半小时后,在中心公园投放【world 之环】,完成这操作,他手中的【world 之环】消失。

果不其然,联络平台把这公告发布给所有吞噬者后,混战在一起的黑A、沸红、暗阳都逐渐停手,看似各自退走,其实都向中心公园赶去。

Su Xiao 不准备关注后续的战斗,他只在乎结果,就是在今晚夜幕前,谁能夺得【world 之环】,将其戴在手上。

换来风暴焰龙,Su Xiao 乘龙返回王宫,当他走进王国议厅时,白金bishop 、凯撒、High Priest 、Ghost Clan 先知都在场。

“White Night ,听说你今晚就要启程离开,这也太匆忙,要不明早再走,今晚我个人出钱,举办一场晚宴。”

High Priest 目光带着几分不舍的开口,实际上,在之前听闻Su Xiao 今晚就要启程离开圣兰王国时,他高兴的不顾祭司威仪,大笑几声,而说出方才this remark 时,他看似情真意切,因与Su Xiao’s 友谊,显得难分难舍,真实心情却是,强忍着才没笑出声。

“不必了,今晚就走。”

Su Xiao 看了眼High Priest ,发现对方表情控制的很好后,心中已有办法。

“Ai, 最终还是要分别。”

High Priest 叹息一声,神态依然not one drop of water can leak out ,见此,Su Xiao 目露狐疑,问道:

“什么分别?”

“我们今晚就要分别了。”

“谁说的?”

听闻Su Xiao 此言,斜对面座位上的High Priest ,脸上离别的不舍突然消失,一种非常不妙的感觉,逐渐浮现在他心中。

“我们签了contract ,一同对付沙之王。”

Su Xiao 取出一张contract parchment ,将其展示给High Priest 。

“你你你!”

High Priest 颤抖的食指指着Su Xiao ,气的胡子都快竖起来。

“时间不早了,你回去收拾收拾行李,ready to go 吧。”

Su Xiao 收起contract parchment ,这让High Priest 的脸色发黑,但在几秒后,High Priest haha 一笑,竟做出一副早就想和Su Xiao and the others 一同去沙漠之国的态度,只能说,厚颜shameless 方面,High Priest 是这次Su Xiao 队中的天花板级别。

眼下银面、红瞳女and the others 都位于北境,这让Su Xiao 队的成员,不仅出现了颜值上的变化,画风都不同了。

以前的Su Xiao 队,既有德雷这种虽颓废,但很有中年男性魅力,也有维罗妮卡这种性格直爽的高颜值妹子,还有红瞳女这种宫廷贵族般的气质美女,以及银面那高冷Assassin 。

这些人往Su Xiao 身后一战,哪怕Su Xiao 全身bloody aura ,目光有些冷冽,但整体上看,依然给人种,嗯,这应该是伙好人的感觉。

反观眼下的Su Xiao 队,太阳bishop 往那一坐,那白golden 金属面具,配合那无精打采的双眼,让人感觉,这家伙好像不太正常。

调转视线,looked towards 凯撒、High Priest 、Ghost Clan 先知,嗯,很好,地精大忽悠、神棍大忽悠、占卜大忽悠,齐全了,而且这年龄段,一下就从维罗妮卡、红瞳女的朝气蓬勃,变成了夕阳红。

Su Xiao 、凯撒、白金bishop 、High Priest 、Ghost Clan 先知五人站一起后,外人看到这五人的第一眼,不说body trembled ,那也得心中踟蹰。

不过在battle strength 上,之前的Su Xiao 队,和眼下的Su Xiao 队不是一个级别。

Su Xiao 与白金bishop 是battle strength 担当,凯撒自然不多说,Ghost Clan 先知则是本world 最强占卜师,High Priest 的话,千万别被这家伙晨曦神教的外衣所蒙骗,这Old Guy ,是名很强的咒术师,他的正面battle strength 中上,可如果给他机会暗中远程施展诅咒,他最起码能排进本world 的battle strength 前15名中。

经商议,今晚众人出发后,Su Xiao 会独自乘风暴焰龙,走在最前方,目的有二,一是掩人耳目,以免沙之王在这边有眼线,二是Su Xiao 要去往灼热沙漠,去那边寻找太阳焰。

先说沙之王是否有耳目这点,Su Xiao 估测,这种概率其实不高,原因是,无论是在对付欺骗者、告密者(噩梦之王),还是mysterious 者时,除了mysterious 者稍有准备,其他叛徒都是临时应变,这代表一件事,几名叛徒间的联系并不密切,最多是十几年,乃至several decades 才有信件往来。

想来也是,几名叛徒各知底细,自然是不愿意彼此见面,就算同在一个势力内,他们都不愿意,还有一点,他们叛出灭array 营,已是千年前的事,时间太过久远,再加上in the sky 现在的霸主是Arcane Eternal Star ,这些叛徒自然不担心有灭array 营的人,来找他们报复。

Su Xiao 估测,现阶段,沙漠之国的沙之王,或许还在以暴君姿态,享受着已经开始无聊的权柄,以及不断壮大自身实力,其他不说,这些灭array 营出来的叛徒,除了有绝对上限的欺骗者,其他人,都是以绝powerhouse 为目标迈进。

Su Xiao 回到暂居的三层小楼内,他刚准备盘坐在地板的圆绒垫上冥想,就感察到,储存空间内有一物放出波动,是命运石。

取出命运石,晶体层蔓延,以命运石为中心,在地面构成简单的summon 阵式,对面稍微试探了下,确认不是恶魔Transmission Formation 后,才接受summon 。

“灭法,我感应到了你的summon 而来。”

全身透出Light Gold 光华的幸运Goddess 现身,听闻她的开场白,Baja 不禁吐槽道:“你怎么每次来,都非得说这么一句?”

“我被summon 来后,不说这句,我难受。”

有点强迫症的幸运Goddess 撤去golden 光华,飘浮在距离地面半米高的位置,姿态has several points of 慵懒感,她取出刚才因接受summon 取下来的面膜,重新敷在脸上,还满意的双手轻拍两下两侧脸颊,这把Baja 秀的脑瓜子嗡嗡的。

“我之前不是承诺过吗,回家后,给你带来件treasure ,看这是什么。”

幸运Goddess 取出一条Pendant ,这Pendant 的主体约有鹌鹑蛋大小,半透明的质地,里面是星辰般的golden 光粒,这赫然是一件特级幸运物。

幸运物大致有Level 4 ,为特级、Level 1 ,Level 2 ,Level 3 。

Level 3 幸运物最差,多为死物类,比如幸运护符,转运绳,或是家传的treasure 等。

对于Su Xiao 而言,Level 3 幸运物卵用没有,而向上的Level 2 ,则是活物类幸运物。

之前获得的【游离之鸾】、【贪食之鱼】,都是Level 2 幸运物。

而Level 1 幸运物,则是【圣蛇守护】这种,可吞食厄运,有较高的智慧,快要被撑爆前知道求救或退缩,更重要的是有成长性。

最高等的则是特级幸运物,也就是眼下获得的【灵运Pendant 】,这类特级幸运物,死物与活物均有,死物要更多些。

幸运Goddess 晃了晃手中的【灵运Pendant 】,带着几分怡悦的说道:“你之前为了对付God of Radiance ,把运势顶到了this world 的极限,但不要忘记,极运后,就可能是一段时间的极衰。

简单来说,你most recently 内,运气可能会特别差,但如果你随身带着这东西,它能巨量吸收你的厄运,这样负负得正,你的运势就慢慢平稳,怎么样,不白分五成divine blood 吧,我贴心不?所以你一定不能plot against 我,比如找Saintess 座,让她去我家堵我,然后打劫我的divine blood ,最后你们平分,这种事你能做吗?你的良心不会允许,对不对啊,Saintess 座在我家附近路过,一定是巧合吧,一定是吧。”

说到最后,幸运Goddess 已飘到Su Xiao 前方,与Su Xiao 近距离对视,都有点委屈的问道:“Saintess 座一定不是你找去的吧。”

“我如果要抢你的那份divine blood ,不用这么麻烦。”

听闻此言,幸运Goddess 愁眉不展的琢磨了会,感觉的确是这个道理,她疑惑的问道:“那Saintess 座在我家附近路过了几次,是巧合?”

“以我对Saintess 座的了解,她应该是在踩点。”

“踩…踩点?那不还是要洗劫我吗,你之前不是说,我遇到麻烦,她会帮我吗。”

“对,但帮你和洗劫你,两者并不冲突。”

听到这结论,幸运Goddess 凌乱了,她很想问:‘你们星空座都是些who 啊。’

“之后我会联络Saintess 座。”

得到Su Xiao 这个保证,幸运Goddess 安心了不少,她将手中的【灵运Pendant 】交给Su Xiao ,口中还不忘继续吹捧道:“你只要随身带着这treasure ,我保证你……”

ka-cha ~

【灵运Pendant 】的表面浮现裂痕,这让幸运Goddess 眼中浮现大大的疑惑,她的双眼瞳孔内浮现golden 环圈,随即看到,Su Xiao 身上海量的厄运,高速没入到【灵运Pendant 】的主体内。

bang!

一声炸响迎面传来,golden 光粒大片四散,特级幸运物【灵运Pendant 】炸开了。

Su Xiao 将【灵运Pendant 】的残片收起,这种情况,他已经历过,自然显得淡定,而且他感觉到,自己的运势,竟恢复到以往的正常水平,已度过了极运后带来的运势严重透支。

“这是3盎司幸运divine blood ,下次再得到divine blood ,记得immediately summon 我,我随时都有时间,回见。”

幸运Goddess 逐渐隐没,从space fluctuation 判断,不像是回虚空了,而是去了北境的方向。

Su Xiao 托住承装幸运divine blood 的容器,这是击杀God of Radiance ,将其divine blood 提纯、过滤后,再由幸运Goddess 转化而成。

这些divine blood ,Su Xiao 暂不准备使用,命运Sovereign 向下个阶段晋升,所需的幸运divine blood 数量庞大,眼下的份额,可能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天色逐渐暗淡,当夜幕降临时,王宫花园内,Su Xiao 跃到龙背上,alone 乘风暴焰龙,飞离圣兰王国。

后半夜两点,上空微凉的夜风吹过脸颊,此地已到了联盟边陲,Su Xiao looked towards 下方的一座小镇,一道倩影,正独自站在一座城堡的露台上,是圣诗。

“White Night ,你终于来找我了,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

气质犹如邻家大elder sister 般温柔的圣诗开口,她嘴上虽这样说,其实心中的想法截然相反。

“队伍消息,你没看到?”

Su Xiao 盘坐在龙背上开口,之前对付God of Radiance ,他就给圣诗发过队伍消息,结果圣诗超出了队伍消息的最远接受范围,说这是巧合,根本没人信。

“我一个人独行习惯了,队伍消息总是忘记看,不过现在我们见面了,我之后会一直协助你。”

圣诗笑的格外温柔、愉快,她这已经混过去大半个world 进度了,后续自然不能再摸鱼,有contract 在身,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那好,现在出发。”

“好的,不过White Night ,你这焰龙真不错,”圣诗轻跃到龙背上,侧坐着,继续说道:“我们接下来去哪?”

“一片沙漠。”

听闻Su Xiao 此言,圣诗高悬的心放下一些,只不过,她并不知道,本次的目的地,是白昼温度能达到4500~5000度的「炙热沙漠」,还有个更重要的问题是,最近是「炙热沙漠」中心处太阳焰的活跃期,那里的温度,能达到7000~9000度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