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incarnation Paradise Chapter 362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列车站台上,Su Xiao 与几十米外的背叛者对视,a 行人在两人间走过,雪花飘落而下,再配合周边石azure 、覆着霜雪的建筑,此情此景,有种莫名的肃杀感。

A’ Mu 站在Su Xiao 身后,已解下背着的龙心斧,斧刃发出锋利的轻鸣,Baja 则落在Su Xiao 肩上,漆黑的鹰眼中,是锐利的暗蓝,Boubo 汪则蹲坐在Su Xiao 腿旁,呲起尖牙。

“不妙,很不妙,非常不妙。”

北境Princess 自然也看到对面几十米外的背叛者,或者说是石刻师,在北境Princess 看来,倘若Su Xiao 与石刻师在此交手,会带来很严重的后果。

空气中的oppression 越发强烈,直到雪花都静止不动的程度,正在这紧张关头,整齐又密集的铠甲碰撞声传来,是一名身穿Dark-Gold Battle Armor ,身材魁梧的男人,带着一众Rin 冬城的Guard 军快步赶来,为首的魁梧男人,正是北境Great General 。

此刻北境Great General 的步伐难免带着几分匆忙,之前他准备在车站外,迎接这位来自联盟的‘贵客’,而非在站台迎接,避免显的overbearing ,可问题是,现在他的恩师,和这位贵客在此碰面,更要命的是,他的恩师与这位贵客,似乎有旧怨,从那faintly discernable 的气场来判断,仇敌见面的既视感太强了。

北境Great General 自然会选择站在自己恩师这边,可现在的重点,不是他站在哪边,北境Great General 对自己恩师的实力,has several points of 猜测,他知道自己的恩师很强,但具体强到什么程度,他真的没见过,原因是,这world 内,没有他恩师的敌手。

正因知道这点,此刻快步running ,全身铠甲发出金属碰撞声的北境Great General ,才更加焦急,因为他感觉,倘若自己的恩师与Kukulin ·White Night 在此交战,那都不是他帮谁的问题,而是北境的主城·Rin 冬城,或许都会被打没,单是想到这点,北境Great General 的脑门已经见汗。

在此之前,北境Great General 想不到有什么事,比Kukulin ·White Night 要来Rin 冬城更糟糕,而现在,北境Great General 不仅想到,还亲眼见到,就是他的恩师·石刻师,要与Kukulin ·White Night 在此死战。

北境Great General 停下脚步,他看了眼左侧十几米外的恩师,又调转视线,looked towards 右侧十几米外的Su Xiao ,一时间,他不知应该说些什么。

哒~

Su Xiao’s 手按上刀柄,几乎是在同时,北境Great General shout out loudly :“等等!!”

北境Great General 暴喝出这句后,他连自己埋哪都想好了,今天为了Rin 冬城,他算是豁出去。

“foolish child ,为师只是来逛逛,不用这么紧张。”

石刻师开口,声音浑厚中给人种沧桑感,下一秒,车站内的风雪骤然加大,石刻师身后裂开百米高的漆黑空间裂隙,他转身走进其中,奇怪的是,如此绝景,周边过往的行人,竟都视若无睹,或者说,他们根本看不到这等惊人的变化。

漆黑的空间裂隙骤然消失,见此,北境Great General 心中relaxed ,最糟糕的结果没出现。

Su Xiao 看着消失的空间裂隙,按着刀柄的手松开,就在方才,他连续接到几条提示。

【警告:背叛者·席曼·阿奇德已出现在你周边的百米内。】

【警告:席曼·阿奇德为佩戴「灭法之刃」状态,其综合battle strength 将极大幅度提升!】

【警告:席曼·阿奇德的悬赏金额,将从年老重度衰弱的1500盎司Space-Time Power ,提升至35000盎司Space-Time Power !】

【因本world 的battle strength 峰值,身处本world 内,席曼·阿奇德的battle strength ,将受到虚空之树与Reincarnation Paradise 的双重公正性抑制,悬赏金额降低至12000盎司Space-Time Power 。】

【检核到本world 深渊之孔已关闭,席曼·阿奇德的battle strength 将有所削减,悬赏金额降低至7500盎司Space-Time Power 。】

【检核到席曼·阿奇德处于老年间歇衰弱状态,悬赏金额降低至1800~3000盎司Space-Time Power (根据实时情况而定)。】

……

看到35000盎司Space-Time Power 的赏金额度时,Su Xiao’s 内心平静,反正也打不过,与其激动,还不如保持心态平静,只有冷静,才能想到更多办法,不过在看完后续提示后,他知道,这次虽nine deaths and still alive ,但勉强还有的打。

尤其是,在以黄金秘药提升完自身,外加Dragon Flash 吞噬了两只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以及深度觉醒了「灵影physique 」,让自身生存力更上一个大梯阶,最后还获得「誓约物」提高濒死血量上限。

这些提升累积下来后,Su Xiao’s 实力,和刚进入本world 时,已然incomparable ,外加他还通过与凯撒的交易,弄到了一重至关重要的保险,要是这些因素相加,都不敢和年老状态的深渊之影搏杀一场,那后续怎么应对Arcane Eternal Star 的各种袭杀?

“White Night 院长,欢迎来到Rin 冬城。”

北境Great General 面无表情的开口,之后带部下转身就走,敌意根本不加掩饰,可以看出,北境Great General 对自己的恩师很敬重。

北境Great General 刚出列车站,就对自己擅长tracking 的部下说道:“盯死他,他无论是靠近王宫还是teacher 的旧居,都立即通知我,如果机会合适,想办法毒杀他……”

北境Great General 的话说到一半,一把as thin as cicada wing 的short blade ,已抵在他脖颈上,这让北境Great General 皱frowned ,道:“我现在没心思和你开玩笑,拿开。”

用晶质short blade 抵上北境Great General 的,是名戴着black 金属面具,身材娇小的女人,她带着笑意说道:“master 让我告诉你,好好活着,别作死。”

听闻此言,北境Great General 眉头皱的更深,said solemnly :“我副官的用毒手段,你应该清楚,他……”

“pu ~”

身材娇小的面具女忍俊不禁,她带着嘲讽意味的说道:

“嗯,努力让你副官去毒杀虚空公认的最强药师吧,相信你的副官,他一定会被反杀。”

听完this remark ,北境Great General 良久无语,就在他要最后说一句时,面具女率先说道:“你不会认为,master 他老人家会输吧?”

面具女的tone barely fell ,一声巨响从后城区方向传来,冲天而起的黑暗,逐渐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变得稀薄,最终完全消散,方才还是阴云密布,下着雪的天空,此时变得万里无云,整个Rin 冬城上空的云,被方才转瞬即逝的黑暗蒸发了。

……

Rin 冬城·西城区,一栋三层豪宅内。

“这就是我家里,随便坐,把这里当自己家就好,我这可不是客套。”

说完,北境Princess 舒服的靠坐在单人沙发上,相比在联盟的库斯市,她还是更喜欢这里,每次回到这里,她都有种安心感。

“以你的身价,住这里算低调了。”

Baja 说话间环顾second layer 内各类古香古色的陈设,听到此言,北境Princess 笑吟吟的眯起眸子,每当她展露这神情,说明她要在不经意间展露自己的钞能力了。

“停,你是不是要说,附近这些商铺都是你的?”

Baja 预判式开口,hearing this ,北境Princess 含蓄一笑,道:“当然不是,附近的两个街区,都是我的地产。”

“我淦。”

Baja no longer paid attention to 北境Princess ,以免再被对方的钞能力波及。

Su Xiao 落座后进入冥想状态,放出Sensor ,却发现周边无人监视,这和预想中的不同,从北境Great General 的态度,那边应该派出眼线才对。

十几分钟后,Su Xiao 感觉有东西轻撞了自己的腿一下,是Boubo 汪返回,并从环境中脱离。

“汪。”

“en. ”

“汪汪。”

“后续不用去盯着了。”

“汪。”

Boubo 汪nodded ,这流畅的对话,把一旁北境Princess 看得一脸懵逼。

不理会北境Princess ,Su Xiao 从Boubo 汪带回的情报,已知道背叛者·席曼·阿奇德,为何今天在列车站露面。

就在方才,在Rin 冬城的北城区,那里是王裔、权臣、富豪们所居住的地方,可就是这等Guard 军把守之地,却在方才受到袭击。

有两名北境帝国高层,都死在这次的袭击中,these two people 的地位,仅在北境君主之下,可以想象,此事之严重,让人诧异的是,无论是北境君主,还是其他王裔,都选择忽略此事。

these two people 虽仇家众多,但能在Rin 冬城杀他们的人,can be counted on one’s fingers ,有趣的是,就是these two people 下令,把北境Great General 调回来。

these two people 刚准备坑北境Great General ,计划才开始,他们就当场暴毙,这事,大概率是背叛者·席曼·阿奇德所为。

再加上,Su Xiao 今天在列车站遇到席曼·阿奇德,Su Xiao 其实很疑惑,对方为何主动露面,现在看来,那是在表态,告诉Su Xiao ,会与Su Xiao’s 分个生死,也就是直接跳过互相plot against 的麻烦环节,但与之相对,Su Xiao 不能杀对方的dísciple ,北境Great General 。

北境Great General 固然是威名在外,可如果对上Su Xiao ,就不太够看,首先是本world 的powerhouse 排行:

首位:背叛者。

第二名:深渊Archbishop 。

第三位:God of Radiance 。

第四位:沙之王。

第五位:泰Sha 。

第六位:北境Great General 。

……

泰Sha 是自己人,不算在内,如此一来的话,除了最上面的背叛者·席曼·阿奇德外,北境Great General 上面的所有powerhouse ,全被Su Xiao 给灭了,此等情况下,北境Great General 对上Su Xiao ,结果可想而知。

背叛者·席曼·阿奇德杀了两名北境高层,北境君主为何选择假装没看见?这是相当明智的选择,首先是,北境即将进入寒冬季,边壤大冰原上的冰原狼族、战熊族等wild beast 族,即将因食物紧缺,而掠夺北境帝国边缘区域的村庄、小镇等,每年到这时,都是北境Great General 去镇住场面。

北境Great General 的威名,虽达不到让冰原wild beast 族们不敢来的程度,但最起码能让wild beast 族只敢抢粮食,不敢吃平民,粮食被抢,Rin 冬城与各大城,可以拿出些存粮,给那些被洗劫的村庄、小镇,可如果平民被wild beast 族吃掉,那就是死仇。

这是北境君主选择无视此事的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北境君主清楚一点,北境帝国还没建立时,席曼·阿奇德就是这world 上无人敢招惹的powerhouse ,这家伙的后半生,比北境帝国还历史悠久,惹他不是courting death 吗。

dong dong dong ~

Su Xiao 思索间,敲击窗玻璃的声音传来,是一只漆黑的鸟,砰的一声,这只鸟炸开,所化的黑暗,在玻璃上构成几个虚空文字:

‘雪原遗迹。’

Su Xiao’s 目光转向北境Princess ,北境Princess 说道:“雪原遗迹是附insect race 的大本营,在冰原很深处。”

“附insect race ?”

Baja 目露狐疑,在之前,它没听过本world 有这族群。

“简单来讲,就是北境版的黑暗神教。”

北境Princess 此言一出,把附insect race 解释的简单明了,一旁Baja 猜测到:“这么说,席曼·阿奇德和附insect race 有勾结?他这是让我们去和他到那边决战?”

“这我就不清楚,”北境Princess 思索了下,继续说道:“赶路到冰原,至少得一天时间,不过北城区有一处连接冰原附近的空间塔,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

Su Xiao 起身向豪宅外走去,他此时状态良好,很适合完成这场决战。

北城区·偏街,空间塔内。

咔哒哒~

Baja 调节传送台前的空间刻度转轮,当锁定好位置后,传送开始。

space fluctuation 聚而又散,周边的景象恢复清晰时,已是一座略显陈旧,布满冰霜的空间塔内。

Su Xiao 从空间塔内走出,发现外面是一座覆盖在雪景中的小镇,积雪没怎么清理干净的街道上,行人不少,多数都是背着很大的包裹,猎户打扮的穿着。

靠近边缘的小镇固然有被wild beast 族劫掠的风险,但与之相对,小镇上的人也同样可以进入冰原,去劫掠wild beast 族。

北境Princess 作为向导,刚出小镇几分钟,她就开始迷路,关于「雪原遗迹」的方位在哪,北境Princess 刚才异常笃定,可出了小镇后,她就越发心虚。

刚开始,Baja 还误认为北境Princess 是内奸,直到Su Xiao 问她西是哪边,她毅然决然的指向南边时,基本确定,北境Princess 不是内奸,她是个路痴,因以往出门,不是有管家开车,就是在城市区,因此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东西不分。

就在Su Xiao 准备回小镇,去找名向导时,几道黑影,在前方的风雪running 而来,越来越近,那雄壮的体格,耐力十足又快速的奔跑,不拉爬犁都可惜了。

风雪中,几只发现猎物的冰原熊族停下,靠近Su Xiao 一定范围后,它们开始感到不对。

“roar! ”

为首的熊头目一声咆哮,唾液在尖牙间拉丝,尽显wild beast 之狂暴。

片刻后,几只被揍到眼球充血,鼻头也有血迹的冰原熊,身上都绑好绳索,而它们的熊头目,已经被A’ Mu 给劈了。

熊拉爬犁的速度很快,外加这里就是wild beast 族的地盘,自然不会出现迷路等情况,一小时后,漫天的风雪中,隐约能看到前方有一座遗迹,雪原遗迹到了。

Su Xiao 从爬犁上站起,还没进雪原遗迹,他就隐隐Sensor 到空气中弥散的blood-reeking qi ,当他走进遗迹的残垣断壁间时,看到一具具畸变状态的人形尸骸,分布在各处,可以看出,这些尸体是生前就畸变,或者说,这就是附insect race 的模样。

当Su Xiao 抵达遗迹最里侧的great hall 时,浓郁的blood-reeking qi assaults the senses ,他走进great hall ,看到了两侧堆积起来的附insect race 尸体,从已干涸的血污能看出,它们被杀已有几天时间,而且它们所受的全是刀伤,更确切的说,是一个人灭了所有的附insect race 。

位于great hall 的最里侧,一处传送阵正透着微光,处于待激活状态,Su Xiao 走上前,发现这传送阵很眼熟,这竟是Demon Race 传送阵。

“Boss ,稍等。”

Baja 展开双翼,开始以自己的空间能力,Sensor 对面的情况。

“那边不在北境,看气候,是一片大森林,嗯~,是巴尔大森林深处,那边的气息只有一人,没察觉到有空间陷阱一类。”

“……”

Su Xiao 站上传送阵,将其激活。

bang!

一声炸响后,周边的空间破碎,大概过了几秒,破碎的空间逐渐重组在一起,北境的寒风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巴尔大森林」的适宜气候,以及植物气息。

Su Xiao 环顾周边,发现自己身处一处直径有100多米的圆形场地上,此地的地面铺着earth-yellow 石板,周边环围着几十米高的树墙,将此地完全围上,这些树墙格外的密集与紧凑,但都已经干枯,从有点焦的痕迹看,这环形树墙应该经常遭雷击。

此刻在Su Xiao up ahead 几十米处,背叛者·席曼·阿奇德身穿ash-gray 宽松衣衫,袖口宽大,他手中是把归鞘中的长刀,只不过,这把灭法之刃要比Dragon Flash 长出一截,以背叛者近两米三的身高,他使用这把刀刚好。

铮~

两把灭法之刃相继出鞘,两人间无形的气场,让地面的碎石子开始飘起,陆续向上空飘去。

ka-cha !

阴云密布的in the sky ,一道雷电劈下,落在右侧的环形树墙,这导致,将这片战斗场地环围的所有树墙,都浮现fire star ,并在场地上飘散,异常壮观。

战斗场地上大片fire star 飘飞间,Su Xiao 与席曼·阿奇德都持刃而立,Shadow of Extinguishing Law 对深渊之影的死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