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incarnation Paradise Chapter 370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0 作者: 那一只蚊子

  第3677章 礼尚往来

  Sea Clan 主城的高墙上,莫蕾、月使徒、豪妹满眼震惊的看着下方几公里外,主街上的景象,说好以袭杀海王的方式,吸引城内Sea Clan powerhouses 的视线,可眼下的情况,怎么看都像是袭杀成功了。

  这让莫蕾立即想到,这是被plot against 了啊,她们三个是被忽悠来此,来当刺杀海王的替罪羊,更要命的是,倘若被逮住,她说这是假意袭杀,没准备真的轰杀海王,海王被杀,只是个意外而已,试问,Sea Clan 的powerhouses can believe ?   莫蕾心中念头急转,她忽然又感觉,这件事似乎不是个陷阱,否则impossible 处处透露weak spot ,她被那灭法Old Fart plot against 过,那次被对方plot against 的感觉,和现在完全不同。

  就在莫蕾、月使徒、豪妹准备撤时,主街上的那些Sea Clan 亲卫队,竟在大warrior ·扎卡瓦的指挥下,带走主街上的所有座驾残片,只留下遍地碎石撤走。

  这让莫蕾更懵逼,她原以为,会立即有其他绝powerhouse 赶到,并封锁主城,进行地毯式的排查。

  眼下的情况却是,海王似乎死就死了,那些亲卫带上残骸匆匆撤走,不给在场以外的任何人,半点查看袭杀现场的机会。

  这让人很疑惑,这里是Sea Clan 主城,根本impossible 有Sea Clan 以外的其他势力,有机会来查看海王遇刺的现场,putting it that way ,海王的心腹,大warrior ·扎卡瓦所防范的,一定是Sea Clan 内部的人。

  Sea Clan 内部一共三个派系,王权派也就是海王本人,神权派的海神教,以及资历最老、内部powerhouse 最多的Elder Council ,据说本world 两名‘无阵营’的绝powerhouse ,暗中都是Elder Council 的人。

  眼下王权派的领袖海王被杀,那他手下防范的,必定是海神教与Elder Council 。

  可防范归防范,为何把袭杀现场清理的这么干净?这就比较让人诧异了,海王在主城被袭杀,这事完全可以泼脏水给海神教与Elder Council 。

  就在这时,莫蕾、月使徒、豪妹同时接到一条提示。

  【提示:你已触发特殊事件·真相。】

  【提示:此为偶发性事件mission ,与常规事件不同,除mission 本身所带来的风险外,此mission 无任何惩罚。】

  【你可在以下阵营中选择一起,作为此mission 的参与身份。】

  1.袭杀者阵营。

  2.海王阵营(如选择此阵营,且暴露,将被袭杀者追杀)。

  3.海神教阵营(如选择此阵营,且暴露,将被袭杀者追杀)。

  ……

  这突然出现的选择题,不对,应该是送命题,让莫蕾、月使徒、豪妹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袭杀者阵营」,这次的袭杀,她们的初始阵营就是这边,如何选择,自然不必犹豫。

  刚作出选择,三人就同时接到提示。

  【你已触发此mission 的第一环·见证。】

  Mission Details :活着离开Sea Clan 主城。

  Mission Time Limit :无。

  Mission Reward :累积至最终环节,在完成最终环节后,将以结算的形式发放。

  mission 惩罚:无。

  ……

  就在莫蕾三人,还在考虑后续怎么行事时,一道低沉的中年男声,在三人后面传来。

  “三位是秘纹师的朋友吗?”

  “啊?啊,是是。”

  莫蕾懵了下后应答,按照原计划的确是如此的,可问题是,眼下计划出现了纰漏,袭杀海王似乎成功了,这样的话,计划依然继续?   稳妥起见,莫蕾查看队伍信息,看Su Xiao 是否在里面发布消息,结果发现,因她处于事件区域内,而Su Xiao 在这区Foreign Domain ,双方无法通过这类方式联络,想要联络,只有承担暴露的风险,使用通讯设备,这是公证机制所导致的平衡。

  “三位,随我来吧。”

  接头人转身就走,依稀间,莫蕾还听到对方低声嘟哝‘袭杀海王弄得和真的轰杀掉了一样’、‘不愧是专业人士’等字样。

  莫蕾、月使徒、豪妹三人彼此对视,现在Sea Clan 主城肯定已经封锁,想出去是impossible 了,只有两种选择,一是用昂贵的保命道具脱身,二是跟接头人走,从而离开这即将被严密盘查的高墙。

  在一条密道内兜兜转转,又通过几处单向Transmission Formation 后,接头人终于带莫蕾三人,到了预定地点,到了此地,豪妹的目光变得格外凝重,刚要开口,一队Sea Clan Guard 军就走来,其中的Captain 厉声问道:   “这就是那两名宝Master Shi ?”

  “对,但你的语气最好放尊重点。”

  接头人带着几分不满的开口,Guard 军Small Captain 虽目光越发危险,但最终还是没发作,还对莫蕾两人点了下头,以及呵斥豪妹道:“让你去接两个人慢吞吞的,快走,主街那边好像出事了,你们进入工坊区后,别乱逛。”

  豪妹是Sea Clan 阵营,且在凯撒的引荐下,在主城Guard 军的下属部门任职,眼下Guard Captain 命令她,实属正常。

  豪妹虽看起来不服,但也选择忍了,这才是作为乐园阵营的Contractor ,加入Sea Clan 后的正常反应,倘若豪妹真的恭敬听令,那这名Guard 军Captain 会立即下令,将在场几人拿下,这里可是Sea Clan 主城,任何可疑举动引发的连锁反应,都不是小题大做。

  通过三道Sea Clan 士兵驻守的关卡后,莫蕾、月使徒、豪妹进入工坊区,并在接头人的领路下,来到一栋三层小楼内,刚进门,三人就看到十几名工匠。

  这些工匠有男有女,因都是各领域的翘楚,气息波动都很独特,他们有同一个身份,矮人王的dísciple 。

  见莫蕾三人来,在场十几名Master Rank 工匠都起身相迎,其中为首的Forging Master 说道:“三位辛苦了,很遗憾不能热情招待三位,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如何逃离此地。”

  此言一出,房间内十几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莫蕾三人身上,气氛一下就尬住,莫蕾看了眼squad 频道,依然没任何消息,而本应来接头的凯撒,也不见踪影,这让她产生了与在场十几名工匠相同的想法,就是怎么离开此地呢?   ……

  “en? 莫蕾她们去工坊区了?”

  Su Xiao brows tightly frowns 的听着Baja 的叙述,原本这计划的流程为,袭杀海王让主城陷入混乱,之后趁机营救出矮人王,至少on the surface 的计划是如此。

  可眼下袭杀很像是成功了,之所以说是很像成功,是因为Su Xiao 确定,海王没死,那击杀提示很奇怪,只有一条「你已击杀海王」,对应的奖励什么都没有。

  不用想都知道,这是priest 搞的鬼。

  “现在Sea Clan 主城还没什么动静?”

  Su Xiao 眼中带着几分狐疑的开口,如果priest 与海王合谋,那现在Sea Clan 主城那边,应该有所行动才对,无论海王因何要假死,其目的应该很快会展现出来。

  实际上,海王与priest 的计划的确如此,可问题是,海王手下的眼线探查到,作为Su Xiao 同伙的莫蕾、月使徒、豪妹三人,竟然现在就混入到了工坊区。

  按照海王与priest 的计划,被袭杀假死后,Su Xiao 那边的一切计划都应该打乱才对,也就不存在莫蕾三人立即混入到工坊区。

  问题就出在这,莫蕾三人不知道因为什么,竟依照原计划行动了,这不仅让Su Xiao 感到迷惑,把海王与priest 也都给整不会了,这导致两方Old Fart 都不敢妄动,担心这是对方布设的后手。

  可问题是,莫蕾三人的行动,真的不是后手一类,与之相反,她们三人现在被困在了工坊区。

  其实莫蕾三人也挺无奈,袭杀开始后,她们以为只剩两种选择,一是用保命道具脱身,二是跟着接头人走,所以选择了后者,这也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实际上,更懵逼的还有一伙人,就是海神教,这边早就和Arcane Eternal Star 彻底串通,准备除掉现任的海王,扶海神教的人上位。

  其实海神教也有些迫于无奈的意思,现任海王的确是趁机上位,但能与兽王斗这么多年,这位也是相当之狠的上位者,除了martial power 外,其他各方面能力全部拉满。

  Sea Clan 长时间的王权与神权混杂,让海王as if having a fish bone stuck in one’s throat ,早就准备拔除海神教。

  海神教自然不会等死,那边的高层一合计,反正各方面都搞不过海王,被对方安排的perfectly clear ,那干脆就来点狠的,从肉体上消灭,也就是暗杀海王。

  刚好最近有一位贵客来Sea Clan 主城·亚托古城,海神教一不做二不休,索性趁现在的机会暗杀海王。

  一切都准备就绪,就等海王抵达预定的伏杀地点时,一根气贯长虹,刺穿层层space wall barrier 的blood spear 袭来,将海神的座驾轰炸,把里面的‘海王’轰的粉碎。

  以projection 看到这一幕的海神教高层们,可谓是激动万分,其中一人更是laughed and said with a smile :“didn’t expect 我海神教还有此等暗杀powerhouse ,快让此人来见old man 。”

  海神教高层们心情愉悦,下面做事的人都蒙了,海神是被轰杀了,可问题是,他们还没动手啊!这事谁做的?!   总的来讲,此事一共可以分为三个阵营。

  1.灭array 营:Su Xiao 、凯撒、Boubo 汪、Baja 、莫蕾、月使徒、豪妹。

  2.海王阵营:海王以及海王的部下、priest 。

  3.海神教:一众海神教高层,以及审判所(负责实施暗杀的部门)。

  这所有事的最初始,其实是海王与priest 的联手,二者中,一方是为了除掉海神教,另一方是为了灭世level existence ·食暗者那的20%「初始印记」碎片。

  两人有过很多计划,怎奈海神教很难缠,在Sea Clan 主城根深蒂固,食暗者更难缠,这是极其诡异的灭世level existence 。

  因此海王与priest 决定,必须得有第三方势力入场,这第三方势力,自然就是Su Xiao 这边。

  通过priest 得知,Su Xiao 有意暗杀自己后,平常喜怒不形于色的海王,都不禁面带笑容。

  海王能确定,这灭法的目的,肯定不是杀他,这与对方的利益不符,他估测,这灭法很可能是为了营救矮人王而来。

  对此,海王非常欢迎,没错,就是欢迎,从最开始,这位Sea Clan 之王,就不同意与Arcane Eternal Star 联合,无论海神教与Elder Council ,怎么在外界泼脏水,搞出一种海王与Arcane Eternal Star 多么亲密的模样,实际上,海王现今最想做的事,就是把Arcane Eternal Star 踢出去,踢出风海continent 外。

  之前这是海王的长期计划,但在狼神破封,Sea Clan 与Spellcaster 们近乎翻脸的谈判后,海王坚信,相比old rival 兽族,Arcane Eternal Star 将成为他们Sea Clan 更大的隐患。

  怎么让Arcane Eternal Star 离开?martial power 威胁?别搞笑了,人家的supreme powerhouse ·魂大人都没来,Sea Clan 在powerhouse 层面,就已经不是这些Spellcaster 的对手,更别说,那边还有超脱极限的至高之人。

  martial power 威胁不行,就要从其他方面入手了,试问,Arcane Eternal Star 的Spellcaster 们,为何愿意来帮Sea Clan 对付兽族?究其原因,只是因为Sea Clan 能提供元素器物,而唯一能打造元素器物的,只有矮人王。

  那么问题来了,倘若矮人王被人劫走怎么办?答案是,Arcane Eternal Star 会满脸微笑的看着Sea Clan ,让Sea Clan 怎么把人弄丢的,怎么找回来,找不回来的话,Sea Clan 就要extremely unlucky 了。

  可如果矮人王被一名Extinguisher 劫走了呢?这就很奇妙了,灭法可是你们Arcane Eternal Star 的敌人,这事的起因,是因为你们Spellcaster ,人家是和你Arcane Eternal Star 有仇,才劫走的矮人王,Sea Clan 纵有失察,但也不至于被捶一顿,归根结底,Arcane Eternal Star 也是在乎外界名声的。

  如此一来,这次袭杀,就出现了三赢的局面。

  1.Su Xiao 营救矮人王的过程中,海王以及他的手下,会突然视力大减,要是Su Xiao 这边的人,从海王的这些手下身前走过,他们更是会暂时‘失明’,这给Su Xiao 带来的收益为,既能成功营救矮人王,也省去原本营救途中,所要付出的全部费用。

  2.海王会趁机把这袭杀嫁祸到海神教身上,被Su Xiao 袭杀,哪怕袭杀力度比较猛,但归根结底,Su Xiao’s 目的不是真的弄死海王,这点海王是知道的,而那座驾内的替身,如果Su Xiao 真要暗杀海王的话,八成以上概率会发现这是替身,而非直接袭击。

  反正这次袭杀在所难免,海王宁愿承受Su Xiao 这边的袭杀,因为这更像是走个流程,而海神教那边的袭杀,那是真的要弄死海王。

  更绝妙的是,海王挨了这次袭杀后,可以借此收拾海神教,这并非泼脏水,而是海神教真的布置了袭杀,只是没等用上,海王就被袭杀了,但用没用上不要紧,现在海王逮住了这方面的把柄,不把海神教给踩进泥里,也得捏成海王喜欢的形状,才会暂时放过这边。

  3.priest 会趁海王收拾海神教,以及Su Xiao 营救矮人王的空挡,去窃取食暗者那的20%「初始印记」碎片。

  priest 能确定,只要Su Xiao 到了Sea Clan 主城周边区域,就会吸引到食暗者,灭世level existence 和Shadow of Extinguishing Law 是死敌,为了确定这点,priest 之前已经做了一次试探,而作为试探的代价,他现在的传说度还是-???点。

  整件事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Su Xiao 成功营救矮人王,海王成功收拾了海神教,以及priest 得到那20%「初始印记」碎片。

  眼下的问题是,暗杀刚结束,海王那边的人刚要有所动作,莫蕾、月使徒、豪妹三人,却在这之前,已经去往工坊区。

  要知道,现在Sea Clan 主城并未陷入骚乱,莫蕾三人能如此顺利进入工坊区,肯定是因为海王手下的人turn a blind eye 。

  问题也出在这,莫蕾这沙雕少女的行动太过坦然,坦然到把Old Fart 海王与priest ,都给整的有些暗中怀疑,他们倒是不忌惮天启三姐妹,可他们忌惮天启三姐妹身后那灭法。

  也正因如此,局面才僵在这,海王那边很迫切的希望Su Xiao 救走矮人王,从而断绝Sea Clan 的元素器物产出,如此一来,海王就能以最小的代价,逐渐解除与Arcane Eternal Star 的合作。

  归根结底,这合作,是当初海神教与Elder Council 搞不过海王了,破罐子破摔,才进行的引狼入室。

  此时Elder Council 为何一点动静没有?那当然是因为海王大爹的大腿,实在是太坚挺,看似Elder Council 处处与海王作对,实则暗地里,早就唯海王马首是瞻,这也是为何,海神教被逼迫到刺杀海王的程度,这边其实也想抱海王大爹的大腿,怎奈以前恶心海王恶心的太狠,没机会了。

  “你是说,Elder Council 没有半点动静?海神教筹备了暗杀,只是没来得及动手,就被咱们截胡了?”

  Su Xiao brows tightly frowns 的开口,Baja nodded and said :“是这么回事,凯撒和Boubo 那边,都传来类似的情报。”

  听闻此言,Su Xiao 嘟哝道:“是吗,那看来海王和priest ,是因为忌惮我们才没后续动作。”

  沉吟了下,Su Xiao 继续说道:“Baja ,你去主城告诉莫蕾,让她们三人带矮人王和矮人王的disciples 离开Sea Clan 主城,记住,只能带外族的工匠,不能带走矮人王培养出的Sea Clan 工匠。”

  “明白。”

  Baja 飞走,虽说它满心疑惑,但相比发问,它更习惯遵照Su Xiao’s 指令去做事。

  Baja 飞走后,Su Xiao 单手按在地上,咔哒一声,地面隐藏的金属圆盘凸起,他扯着上面的金属圆环,把内部浸泡着100颗阿波罗的「太阳柱」扯出。

  这其实才是Su Xiao’s 原计划,如若袭杀海王,不足以引发Sea Clan 主城的混乱,那就给Sea Clan 尝尝这东西,虽说Sea Clan 主城有层层术式保护,但这东西就算在Sea Clan 上空炸了,也足以让Sea Clan 主城内陷入重度的混乱。

  不过现在看来,「太阳柱」暂时用不上,营救矮人王已经不是棘手的问题,这件事差不多已经成功了,此时真正棘手的问题,是应对随时都会找来的灭世level existence ·食暗者。

  在Su Xiao 抽出「太阳柱」后,漂浮在一旁的仙露露咽了下口水,试探性问道:“White Night ,我们不会是要把这个丢到Sea Clan 主城吧?”

  “当然不是,不要胡思乱想。”

  “可是,那为什么要预先放在这里……”

  “……”

  Su Xiao 一时间didn’t expect 理由,抬步向远处的一片jungle 走去,见此,仙露露选择跟上。

  刚进jungle 内,Su Xiao 取出半截蜡烛,将其抛向身旁,在仙露露的注视下,这半截蜡烛突然消失,好像被什么看不到的存在接住。

  等融入环境中的Boubo 汪走后,Su Xiao Sensor 周边,并未Sensor 到灭世level existence 的气息,世事就是如此的奇妙,因各方利益的纠葛,这次营救矮人王,Su Xiao 要承担的最大风险,竟不是来自Sea Clan ,而是来自灭世level existence ·食暗者。

  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来自于priest 的plot against ,哪怕灭世level existence ·食暗者没注意到Su Xiao ,priest 那边,也会想办法,让那存在察觉到灭法的气息,从而追寻到此。

  前不久同去泯光岛,Su Xiao 关闭深渊之孔差点把priest 困死在里面,priest 可是没忘这事,眼下这次借助Su Xiao 吸引灭世level existence ·食暗者,从而趁机谋取「初始印记」碎片,明显是对上次那事的‘礼尚往来’。

  对此,Su Xiao 自然要拿出些‘回礼’,让Boubo 汪送到priest 那边,至于Boubo 汪如何找到priest ,这自然不是问题,别忘记,当时在领主古堡内谈这次合作时,priest 可是喝了茶的,或者说,是茶口味的慢毒,priest 虽无惧这慢毒,但Boubo 却可以凭这慢毒留下的气息tracking 。

  Su Xiao looked towards 远处的Sea Clan 古城,是时候开始布设了,准备迎接即将找上门的灭世level existence ·食暗者。

  ……

  Sea Clan 主城·工坊区。

  锻造工坊内格外灼热,火炉内的火刚熄,就在这时,空间formation diagram 将整栋工坊笼罩在其中,随着聚拢,最终缩小为一颗Black Sphere ,这能力波动,明显是来自Baja 。

  将工坊内的人,连同工坊一同封入异空间不难,难的是如何躲过此地Sea Clan 的Sensor ,只不过,现在并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让矮人王以及其dísciple ,暂时进入异空间的封印内,以此离开此地,是眼下最好的选择,毕竟,just and honourable 带矮人王离开,属实太打Sea Clan 的脸。

  Baja 将一块黑布盖在space fluctuation 强烈的封球上,方才潜入此地时,它已经试探过,那些海王阵营的Guard 军,看到它后,犹如它不存在般,这显然是接到了命令,只不过这还不够稳,后续还要再试探下。

  从理论上来讲,这次的袭杀,其实是Su Xiao 、海王、priest 三人所达成的一次合作,因Su Xiao 与海王impossible 直接合作,必须有priest 这个中间人的存在。

  “这么说,我们接下来用你的空间能力传送走就行?”

  莫蕾开口,此刻她已经放下心来,在这之前,她都怀疑这是一个陷阱,现在看来,好像不是。

  “当然不行,这异空间封印并不稳定,你拿着它,我们徒步离开。”

  “?”

  莫蕾迷茫了,她托起异空间球后,不解的看着Baja ,没太理解对方的话是什么意思。

  就在这时,整齐的铠甲碰撞声,从街角传来,是一股十几人规模的巡查队,见此情景,莫蕾secretly said in one’s heart 完了。

  街角处,走在最前方的巡查Captain step one stopped ,原因是入目的景象与平常不一样,可哪里不一样,他一时间竟没反应过来,仔细观瞧后,他恍然,屹立在那的工坊消失了!   此等情况,让巡查Captain 的眼角fiercely 抽动了下,刚要让属下去查探,突然想起十分钟前,他顶头上司对他说的话,这让他的视力忽然‘大减’,带着属下就在街上巡视而过。

  已经准备好出手的莫蕾,立在原地not knowing what to do ,她looked towards Baja ,发现Baja 已经不知所踪,只留下一张route map 。

  Baja 毕竟是Su Xiao’s 从者,在此露面难免有所不妥,莫蕾三人根据route map ,快步走在一条小巷中,可走着走着,莫蕾感觉这里和迷宫一样,而且这route map 画的很迷,见此,豪妹拿过route map ,走在最前方,这有点路痴的女剑豪,开始领路。

  东拐、西转,在豪妹的领路下,路越走越宽,也越来越靠近远处的city wall ,只要到了那边的city wall 下,就算能安全离开此地。

  可在途径一个转角后,这条几米宽的窄巷内,坐满了巡查队成员,几名正在打牌,特意来此避嫌,以免遇到那几名‘贵客’的Small Captain ,都愣在那,其中一名脸上糊满纸条的Small Captain 脸颊抽动了下,转而继续打牌。

  莫蕾三人赶紧退出去,三人彼此对视,那目光代表,她们已经彼此约定,今天这莫名走进敌人堆里的事,绝不能向外透露,否则又要「Revelation Paradise 年度十大沙雕事件Ranking List 」榜上有名了。

  暗处的Baja ,看到窄巷内巡查队成员的反应后,基本已经确定海王的态度,这很重要,因为怎么通过工坊区最外围的防线,才是此行的最大难点,眼下看来,那难点已经不存在。

  至于莫蕾三人为何会走进敌人堆里,那当然是Baja ‘失误’画图画错了,不过从根本上来讲,这并不是在坑队友,先多次试探巡查队的反应,才是关键,否则的话,一旦外围那些Guard 军突然翻脸,莫蕾and the others 能否逃掉,真的是未知数,有保命道具都有些悬,那可是Sea Clan 主城最精锐的一股Guard 军。

  与此同时,主城后街,一处幽暗、潮湿的Earth Palace 内。

  吱嘎~

  残旧的金属门被推开,priest 抬步走进其中后,停步在里侧一处stone platform 前,他打开上面的wooden box ,几块「初始印记」碎片,正安静的陈放在其中。

  见此,priest 脸上的笑容更和蔼几分,他合上wooden box ,拿起准备离开此地,可刚一转身,发现那敞开的门框下,正摆放着半截蜡烛,这蜡烛像是某种油脂所制成,犹如被整个焚烧过一般,有些位置透出漆黑感,其中烛心上的火光,透出种诡冷的red 。

  看到这玩意的瞬间,priest 脸上和蔼的笑容突然定格,他所在密室的氛围,逐渐Yin Sector 起来。

  priest plot against Su Xiao ,让灭世level existence ·食暗者找上Su Xiao ,眼下,Su Xiao 则请出烛女,和priest 打个招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