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incarnation Starts From Modifying Destiny Chapter 536

  ”roar roar roar! ”

  九死之后是九生。

  两只Flying Stiff 死气上涌,flying sand running stone ,化为浓浓乌云,天空雷蛇四起,轰鸣不断。

  其中积累的强大力量,足以让真境cultivator flying ash annihilation ,但挽卿daoist 依旧淡定自若,没有丝毫动容。

  heavenly thunder 落下,strikes 躯体,Flying Stiff 以heavenly thunder body refinement ,复苏生机。

  这是demon 掌握Power of Yin-Yang 的方法,Flying Stiff 本是极度畏惧heavenly thunder ,以此法body refinement 一个不慎便是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

  但有缺幽协助,这一过程倒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危险了,就算flying ash annihilation 缺幽也能重新拼凑回来。

  不过九生的确难的多,缺幽没有一口气登上Peak ,而是在完成第一复生之后便再度杀向挽卿daoist 。

  this time ,挽卿daoist 动用true essence 不足以击退,便发动了体魄法,一时间仿佛有星辰落下,一道blue 光柱伴随着挽卿daoist 抬手骤然横贯天际,将Flying Stiff ruthless 的冲飞粉碎。

  Flying Stiff 的死气与魔灾融合,漆黑雾气迸发,形成了隔绝立场,forcibly 抗住了这一击,只是半个身体被摧毁,在急速补全,而另一只Flying Stiff 握拳,死气汇聚,山岳illusory shadow 突然环绕手臂。

  拔山之力!

  “bang! ”

  这一击落下,撞击挽卿daoist ,但后者动也未动,只是银河星衣形成的力量便挡下了这一击。

  然后又一道starlight 贯穿而出,再度将Flying Stiff 击飞。

  “trifling outer sect daoist 躯壳,果然太弱。”

  “千starlight !”

  大量starlight 接连落下,将两只Flying Stiff 不断击飞湮灭,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这千starlight 的确有千道之多,并且没有一道浪费,全部击中,几乎要让两只Flying Stiff 彻底蒸发。

  这看的一旁三位daoist 眼角直跳。

  Flying Stiff 的前身为daoist 躯壳,体魄虽然不如demon ,但也绝对不弱,在这种高度上,哪怕九死完成,提升的力量也并不多,只是勉强让daoist 之力强了一个台阶。

  但再怎么说也是上了一个台阶。

  这是超越their three people 的力量,他们根本不敌,而这种程度的Flying Stiff ,竟然被轻易摧毁蹂躏。

  仔细这么一对比,他们也too weak 。

  弱到天宗daoist 还没有认真,就轻松虐杀千次,天宗的人果然都是一群monster ,哪怕同样是monster 的无形灾兽也远远不如!

  然而,挽卿却突然皱眉,他稍微动用了一些力量,destructive power 已经足以让这Flying Stiff 完全摧毁才对……

  “复生!”

  两只Flying Stiff 又重组了,this time 它们互相融合,只保留了一尊。

  Flying Stiff 复生了,但身体各个部份却在不断湮灭重组,看上去诡异极了,仿佛有残余力量在持续破坏其躯体。

  实际上,这是缺幽在高强度攻击的刺激下,开始的高强度进化,它攒够了抗性,开始大规模自灭,将所有躯壳替换为完美状态。

  “en? ”

  挽卿心中出现一抹寒意,来的快,验证的也快,只见Flying Stiff 突然由死转生,恢复了正常面貌,不再苍白,也不再狰狞,本来溢散的气息完全压缩在这具躯体之中,死寂之感慢无边界的扩散。

  bang!

  缺幽动手了,当即穿梭空间,击穿了防护立场,直接出现在挽卿面前,背后生死流转,呈现阴阳破灭之景,徐徐压下,让挽卿的脸色也微微一变,额头有spirit root 扩散至全身,进入灵光升华状态。

  spirit root 升华状态在真境已经没有destructive power 上的加成,但是对于自身状态与感知度的提升,还有些许作用。

  挽卿察觉到,缺幽这一击不只是表面上的destructive power ,更附着了其无形侵蚀之力,一般招式抵挡不住。

  他发动了真法,自玄天贯穿入青天,力量转变为唯真之法,“真法·千starlight !”

  赋予唯真之力的千starlight 力量质变,本身作为体魄法的顶级destructive power ,与唯真之力结合,不着痕迹又悄无声息的落下,要彻底摧毁目标。

  然而让挽卿诧异的事情发生了,不过刚完成九死九生的Flying Stiff ,竟然逆流而上,无视了真法。

  本应该crushing dry weeds and smashing rotten wood 横扫的千starlight ,落在这Flying Stiff 的体表,仿佛在攻击异次元的存在,根本毫无效果。

  Flying Stiff 的爪子落下,银河星衣的Formation 当场炸开,挽卿pupil shrink ,在这个瞬间退后了千米,死气之爪轰然拍向地面,抓出深渊般黑痕。

  高度压缩的招式,攻击距离必然有限,而灾兽并非都拥有玄境必中能力,所以这一击挽卿避开了。

  “竟然击穿了万流星衣,即便是我天宗之人,想击破也非得踏入Great Accomplishment Realm ,这头灾兽在藏拙?”

  挽卿掐指一算,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推演这灾兽的来历,只是不想浪费时间罢了,如今这灾兽算是引起他的兴趣了,无论是短时间进化的,还是本就有这种实力,都说明问题并not simple 。

  然而,挽卿很快便诧异抬头。

  算不出来!

  先前他还能算出少许痕迹来,但this time 所有痕迹都被狂暴的气息掩盖了,这头灾兽是现场进化出的真境Great Accomplishment 实力!

  “——”

  缺幽伸出爪子,化为能量巨手抓向挽卿,庞大的质量封锁了空间,禁止挽卿直接Tearing Space 逃走。

  “真法·贯星枪!”

  挽卿也没有避让,力量归一,压缩为一柄两米long spear ,其中蕴含的能量堪比上百daoist 一身true essence ,而这仅仅只是他一成true essence ,在凝聚出的时刻,万米空间直接崩解,化为虚空战场。

  属于真境的重量,哪怕是这片被九星天穹加固的时空也无法承受。

  bang!

  贯星枪被握住,随意一挥,庞大能量巨手当即瓦解,但缺幽再度挥出爪子,挽卿一步踏出,so close, yet worlds apart ,手中贯星枪已然二度击穿爪子,直接将缺幽贯穿。

  这贯星枪的贯穿不是击穿,而是湮灭,Flying Stiff 胸口出现巨大空洞,并迅速朝全身扩散,根本无需再挥出第二枪。

  唯真与必中叠加的一击,寻常力量是无法抗衡了,哪怕是拥有不死性也要被唯真直接斩去。

  “正常来说是这样,为什么……为什么还能复活?”

  挽卿喃喃自语。

  Flying Stiff 胸口的空洞停止扩散,并再度开始愈合,毫无疑问,Flying Stiff 再度复生了,没有被杀死。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