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ired Life of Demon Sect Leader Chapter 93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Demon Sect Sect Lord 的退休生活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慧方Master 合掌念了一声佛号,挂着佛珠的手往后方扬起:“请看那边。”

大家回头看去,可遥望对面东厢房。

东厢房和西厢房构造不一样。

西厢房主要用木制成,造型素雅大方,造价偏贵不是寻常人家能用。东厢房则用土坯成砖搭造,扎实是扎实,但看起来略显粗糙。东厢房建了三层高,看起来像个square-shaped 的大石疙瘩。

大部分平民都是住这样土砖搭造的房子,外貌普通但稳固清凉,住起来也很舒服。

宽大方的东厢房取的是性价比,能住不少人,不住人的时候用来存放东西也是极好。深夆寺又不是度假胜地,多数是这样平价建筑才合理。

“第三起凶案就发生在那栋楼的阁楼中。那里本来年久失修屋顶已有破损,昨日在院子里发生打斗又坏了一些,现在正在维修中。因为伤动了根基老衲觉得Princess 和楼兰女王body worth a thousand gold 贸然上去太危险,不如我们就在远处说明?”惠方Master 问道。

大家压根不答应。

“慧方Master 请放心,我会保护Princess 和楼兰女王的安全,您带路吧。”血狼laughed heartily ,拍着慧方Master 的肩膀道。

慧方Master 担心地回头,见李裳容nodded 。楼兰女王压根没理他,也不知道是恩克Prince 翻译没翻好还是压根无所谓,只好同意带路。反正血狼打了包票,以镇国四武的实力别说楼塌了,就算山塌了血狼都能护她们周全。

众人下了楼,走到东厢房。

在院子里修葺昨日他们打斗毁坏的深夆寺disciples ,大多都在这边来来去去。

一来如惠方Master 所说,他们昨天打斗主要毁坏的就是东厢房,好几处墙壁被砸碎,楼没塌已经算质量很好了。二来此处宽敞,修葺用的材料用具临时存储在这里,深夆寺disciples 为了方便工作昨晚开始也在这里临时住宿。

众人路过disciples ,上了东厢房最边上一条楼梯,直上顶层。

顶层是一个小阁楼,all around 都是石砖墙密密实实,别说窗,石缝都难找。

中央放着一套桌椅,桌上放着一盏油灯一套茶具。四面墙边有齐墙高的简易木架,上面放满了各种ancient book 。看来这里是一处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闲暇时坐在这片封闭的小空间好好看会书也是不错的静怡生活。

众人挤进这处阁楼显得有些拥挤,不等大家发问,慧方Master 主动开始介绍:“Amitabha 。这里从石施主初来之时便打造好,我们建议石施主每日都来这里静心看一会书,修心养性扑灭戾气。石施主normally 确实常有来此浅坐细读。石施主的好友环月mountain sect 田护法也是爱读书之人,这里许多经书都是田护法捐赠,田护法来做客时常和石施主在这里打发时间。”

侯竞田警惕地撇了石囚一眼,确定沈宏堂一直守着他才略微放心,否则这里四面石墙万一石囚发起疯来必定死伤惨重,绝大部分人想跑都跑不了。

接着才道:“死者是田护法这点我们已经可以猜到了,当时情况如何?”

“凶案至今half a month 不到。之前死了许Elder 和周护法,我们已严阵以待,院子all around 加多一组dísciple 轮换值岗。田护法就at this time 突然造访,我们已和他说明白了情况,但他还是坚持要找石施主,坚信石施主不会杀人。”

“田护法在院子里住了几天,一直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我们才稍稍安心下来,可过了几天后,还是出事了……”慧方Master 叹气摇头道。

另一位武僧dísciple 站了出来接着道:“那日是我值岗,下半夜时分,我听见石施主传音让我们来一趟。我们四面的值岗dísciple 都听见了,齐齐赶到,按他所说来到东厢房阁楼……那时阁楼处黑灯瞎火,Elder 点着火折子才看清情况……”

武僧dísciple 咽了一口唾液,有些艰难的样子道:“阁楼里头到处是血,石囚也溅了一身血,看起来格外阴森恐怖。田护法倒在地上,脑袋被砍成了几瓣东一块西一块……就和昨天惨死的方丈差不多。”

不少人停了频频皱眉,头断了就算了,还被砍成几瓣,那画面只是想想就觉得后悔吃过早餐才来。

“现场情况仔细说说,为什么觉得是石囚杀了人。”侯竞田早已习惯面对各种惨案,仔细将内容记录在卷宗之上,盯着武僧dísciple 道。

“若说之前还能允许石施主狡辩,这Third Sect 血案根本毋庸置疑!”这名武僧dísciple 比之前那位看起来态度更坚决,因为方丈的死他对石的囚态度难以保持和善,“那时石囚自己说的,他和田护法相约在阁楼里看书小憩,反锁着门。门没有被撬开的痕迹,屋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不是他杀了人谁杀!”

“尸体呢?当时倒在什么地方”侯竞田依然冷静,并没有受武僧dísciple 的情绪影响。

武僧dísciple 指着一处地面开始说明:“田护法倒在这个地方,血洒落房间各处。那些染血严重的的书本和书架已经处理掉了,现在放在这里的是新的。桌椅也换新了,当时桌上的油灯被血扑灭点不着,大家挤挤攘攘的时候把它和茶点撞掉摔烂了,现在放在这的也是新的。他的脑袋分落在这里、这里、还有大概这里,眼珠子都掉出来了不知道被谁踩了个稀烂……对了,石施主的木刀全是血落在这里……”

大家忍住恶心感,看着侯竞田飞快记录着,大多数人都不明白这还有什么好记录。两人反锁在房中,凶器和尸体齐全,你要说西厢房的天台还有外人插足的微弱probability ,这里完全没有外人进入的可能,分明可以直接结案了。

“石囚你怎么说?当时你杀人了吗?”血狼还是回头looked towards 石囚,这板上钉钉的事实看石囚又怎么说。

“那天我和田护法如常在这里看书聊天,还谈及了死去的许Elder 和周护教使。虽然我和他们是老友,但他们彼此之间并不熟络,speaking of which 田护法并没有太在意他们的死活。那夜他有些心不在焉,晚上我们没有出去吃晚饭,田护法托厨房送来了一些糕点和茶水就在这里充饥。大概到了深夜,我似乎又开始有些晃神了,迷迷糊糊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屋里已经漆黑一片,田护法被残忍杀害……屋里只有我们两人,我只好唤Shaolin dísciple 过来调查。后来查清他死亡刀伤和我的木刀吻合。”石囚sighed 道。

吕复金and the others 哼出一声冷笑,似乎早猜到石囚又是这套说辞……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人已经死了!

“但我记得刚才在西厢房天台处看过来,这栋楼的外墙有几处砖颜色不一样,能否说明一下原因?”血狼忽然说道。

众人hearing this 一愣,这栋楼的外墙颜色有不一样吗?他们完全没有注意到。

慧方Master 回忆了一会,才恍然大悟道:“血狼将军果然Golden Fire Eyes !之前老衲说过东厢房这头年久失修,前不久才把上边的瓦片换好,后来却墙面开始渗水,下雨天严重的时候连书都打湿。一个月前让人把外墙补换新砖,可能这就造成外墙颜色有部分深浅不一。”

“大概在哪个位置。”血狼环视一周继续问道。

慧方Master 又把刚才那后厨dísciple 唤出来。

“怎么又是你!”

血狼看到那后厨dísciple 再次出来,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怎么哪个案子都和你有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