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ired Life of Demon Sect Leader Chapter 96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台上公公宣布恩克Prince 上台,台下爆发剧烈掌声,居然比前面三位还要响亮几分。

    没办法,中原人大多礼貌好客嘛……

    大家对这种金发碧眼的西方洋人抱着很大的兴趣,毕竟不常看见。

    看着恩克不像其他人那么高超的Lightweight Art ,但也略显矫健地跳上Martial Arts Competition Stage ,大家纷纷评头论足……懂行的人都是第一句就问:这货就这种水平凭什么上去打?

    和吕复金龚不决陆简一那几位压根就不在一个段位上,更别说血狼了。

    由此说明洋人还是贼厚脸皮……看来是一场气氛局中的气氛局。

    “恩克Prince ,话不多说,咱们就这么开始了……”公公已经没有at first 那般兴奋和紧张,熟练地宣布开始。

    “等下!”恩克Prince 忽然举起手,示意等会。

    “怎么了?”公公刚退开,只好又走回来。

    “我要使用武器!”

    “哦!哦!”公公恍然大悟,是自己忘了这茬。

    这玩儿般的比武其实是可以使用武器的,只是前面几个expert 懂事儿要让着楼兰女王,自然不愿用武器。公公经历三遍一样的过程,习惯地跳过了这一比武前的询问。

    “可以。”公公回头cautiously 撇了楼兰女王一眼,规则如此希望楼兰女王别以为他有失公允,这才指着一边的武器架道,“不知道恩克Prince 想用什么武器?”

    “我用自己的……”

    didn’t expect 恩克自己带了武器。

    “当然可以……”

    大家目光聚集在他身上,只见他在怀里摸索了一下,没人明白凉爽的天气他却额头开始出汗是几个意思……忽然见见他从怀中掏出一柄造型精美的火枪!

    “哎哟!这武器使不得啊!”台上的公公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一看就知道这可是火器啊!

    万一走火,三十步内头崩脑裂五十步内穿肉碎骨的主,谁来都不顶用!顿时吓得抱着头扑到在地上。

    附近的观众看到火枪瞬间一愣,随后也反应过来,交头接耳之声一浪高过一浪。

    “大胆!竟敢带火器入宫!”高台那处几个大内expert 震声一呼,连忙拎起兵器作势愈发。

    火器this thing ,在中原可是级别最高的违禁品,只有Imperial Court 一些重要镇守边关或Imperial Palace 的部队,还有负责生产和研发的工部掌握,垄断在手。

    火器被列为最高违禁品也是正常,这玩意就算ordinary person 拿在手中,也能瞬间击毙一个martial arts expert 。一流expert ,被sneak attack 一枪也you can’t guard against it 。即便Spirit Realm expert ,面对一支火器部队,那也是只能转身就跑。像任你们行那日在Imperial Palace 之中被无数火枪手包围立刻举手投降,真不是他怂……只是投降太快稍显猥琐罢了。

    这种玩意私下藏着已是死罪,恩克竟然还敢带进宫?

    “危险!救驾!皇上别怕,就算火器走火,末将也会用fleshy body 为你挡子弹!”

    all around warrior 和三司公门的expert 们自然都要护着皇上,可忽然眼前一闪,一个庞大的身躯已经掠过他们身边将皇上挡在身后。

    这一下速度飞快,快得他们都反应不过来!

    可看清来人,居然是血狼将军,立马sighed in relief !可血狼刚才还在Martial Arts Competition Stage 那头,居然一瞬间赶到,这速度也足以让他们咂舌。

    血狼第一反应就是来救驾,皇上自然安心,高喊有此virtuous brother 皇复何求!

    “这个洋Prince 太张狂,快来人啊,把他拿下!取消他争Prince Consort 的资格,打入地牢关他可十天八天,让他知道目无法纪是怎样的后果!”血狼yiyiyaya 喊道。

    别人看他这气火攻心的样子好像是来救驾,可他自己知道他是来打小报告的!

    “我打不过火枪,认输(楼兰语)。”

    台下各种提心吊胆,台上倒是calm and tranquil 。楼兰女王看到恩克亮出火枪,二话不说拱手投降。

    “宣布,他胜了(楼兰语)。”楼兰女王不忘提醒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公公。

    “啊?啊!这、这……”公公lifts the head ,回想了一下细则……好像确实没有禁止用火枪当武器,只好颤颤巍巍道,“恩克Prince 胜!恩克Prince ,你还不快收好武器!”

    恩克立马调转火枪高举,示意大家放心。

    “这胜什么胜啊,快把他拿下!小吕,说的就是你呢,快上去大展拳脚啊!踹他下来!取消他成绩!”血狼不死心怂恿愣在台边的吕复金道。

    “且慢。”皇上已经came back to his senses ,虽然看着恩克的神情变得不大高兴,因为分明是被钻了规则的空子,可Lord of a Country 的气度不能丢,“规则没有规定不能使用火器,所以此番比试成绩有效。但恩克Prince ,你手中的火器从何而来?”

    “回皇上,这是我从家乡威尼斯王国带来的self-protection 武器。见规则没说不允许,便用上了趁手武器。”恩克立马道。

    你这趁手武器还真是很趁手啊!人家Tang Sect 的hidden weapon 不比你火枪差劲,但尚且属于冷兵器,你直接掏把火枪出来简直有辱武林规则!

    血狼对恩克十分了解,从他的语气已可确认这是早就准备好的答案,倒背如流毫无感情。

    规则当然没说不允许,因为整个中原都不允许私藏火器!你这理由倒是说得够理直气壮!

    “你是外来人不知道规矩,中原不得私藏火器,更不能私自带入Imperial Palace 。这把火器,先由我们收着,待你离开之时再还你。”

    皇上不由分说,几个侍卫飞快上去。恩克看来已经早预料到,十分干脆交上火枪。

    恩克没有火枪在手,四处的戒备总算稍缓……毕竟这玩意射程涵盖高台,射速you can’t guard against it ,谁不担心他突然朝皇上来两枪。

    火枪传上,大家围过来看。火枪造型精致,能连射七发子弹,不是中原生产的款式。

    皇上转头看去,Li Mengyao 马上跪倒在地:“是臣没检查彻底,臣回去重新深查!”

    人是她接回来的,居然还藏着一把火枪,这才有了带入Imperial Palace 的结果,所以这锅只能她来背。要这人是西方continent 派来的assassin ,会造成无法挽回的过失。

    “皇上莫怪指挥使大人……是那混球不懂规矩,怎能怪到指挥使身上。”血狼心底secretly sighed 一口气,赶紧为Li Mengyao 洗脱罪名。

    他已经猜到这才是尉迟梨的把戏。

    恩克的枪早就被缴了哪还有枪,这把枪分明是尉迟梨偷偷带入Imperial Palace 。西域三十六国西接丝绸之路通商西方continent ,自然有门路弄几把西方continent 的火枪。只要找个机会在宫中交给恩克, 这把枪也就出现在这里。

    有这把火枪亮出,尉迟梨便可just and honorable 认输,给恩克赢得评分,谁都无法说三道四。

    这一把的规则可是被尉迟梨设计得死死,从皇上的大国脸面到武器细则装疯扮傻,即保恩克评分,又能让恩克全身而退。

    他恐怕是无法从中作梗了,但起码不能连累了Li Mengyao 。

    “没错!而且人是我负责照顾,出了这么大的纰漏,皇上该怪罪我才对!我crime deserving ten thousand deaths !”Mei Qianxiao 忽然从Li Mengyao 旁边冒出来跪地,眼巴巴歪着嘴,就差流点哈喇子就能直接拖去精神病院了,“扣我半年粮饷我也认了!”

    扣你妹啊!

    不是,你跑出帮哥认什么罪啊!而且扣的是老子的钱,你这么热心搞毛!

    重要的是出来帮李大美人顶嘴这么hero saving the beauty 的画面,你他喵给哥的脸营造出一个出逃mental disorder 的颜艺!!

    血狼险些想一脚把他踹回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