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ired Life of Demon Sect Leader Chapter 97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都起来,这事以后再说。血狼你回去继续比赛吧。”皇上安抚众人。

    纰漏出了,Li Mengyao 肯定要挨罚的,否则难以服众。但不是现at this time 。

    今日比试,除了内阁大臣以外,还有很多土豪乡绅攀了关系进来,可谓臣民共聚,不好当众丢了Imperial Court 的脸面。

    血狼fiercely 瞪了Mei Qianxiao 一眼,看到他那嘴角挂着的痞笑就不爽,这才回到Martial Arts Competition Stage 。

    “下一位,镇国四武的血狼将军!”公公念道血狼,刚才的怂样立马眉开眼笑,声音高亢。

    镇国四武,哪个不敬仰万分!

    镇国四武皆mysterious ,此番just and honorable 走出来了一位,大家瞪着眼睛看个仔细。

    只见血狼沉着脸,纵身一跃,平实无华地上了Martial Arts Competition Stage 。all around 观众心情还是很轻快的,trifling 楼兰女王一个弱质女流,血狼将军还能输不成?就看血狼将军要怎么让,好让楼兰女王体面地下来……但血狼将军这凝重的神色可就过分了啊……感觉好像要上战场一般!

    过不过分,只有台上两人知道。

    此时大家都关注在血狼身上,没发现楼兰女王已经换了站姿。

    她一手背负,一手轻托,比之前看起来有模有样的gesture style ,更显随意。

    但隐隐间,Martial Arts Competition Stage 之上响起簌簌之音。

    Martial Arts Competition Stage 之下,原本漠不关心的吕复金几人,看着楼兰女王脚下细尘席卷飞起,犹如strong wind scattering the last clouds ,愈发吃惊!

    “比试开始!血狼将军,请手下多留情!”公公宣布比试开始,不忘给血狼多提点一声。

    血狼这体型一看就威武无比,别说用上martial arts ,随便一肘子都能把楼兰女王纤细柳腰砸断,不得不担心血狼出手没个轻重。

    血狼slightly nodded ,但眉头都皱紧了,不怒自威十分吓人。

    “你现在住手还来得及。”血狼凝目sound transmission 道。

    虽然早已猜到尉迟梨面对自己的时候要下绊子,但血狼还是想在尉迟梨闹出大问题之前劝一劝。

    无意外,尉迟梨封了耳朵sound transmission 听不见。以她果决的性子,走到this step 只要达不到目的就不会退了。

    血狼最后通牒没有效果,只能do it quickly 。

    楼兰女王在恩克闹剧之时已隐隐蓄力,强大的Inner Strength 在体内如Great Desolate 涌动,这才影响到身遭无风自动。

    此番初见血狼动身,立刻不管the actual situation 全力使出!

    她怎会不知魔童的实力压根不是自己能对付……但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无需多想,只需无所保留倾尽全力!

    在一众惊呼声中,楼兰女王雪白如瓷的手往前虚按,看似软弱无力的一击,竟然曝起不知从哪刮来的大风!平地而起的大风中,破空之音此起彼落,隐约看到犹如幻象无数个半透明的手掌朝all directions fiercely 砸去!

    在场的expert 无不惊骇!

    哪是不知从哪刮来的大风,分明是楼兰女王internal strength 倾泻喷发出来的犹如实质的Inner Strength !哪是幻象,分明是楼兰女王Inner Strength 凝聚的掌风!

    而且一掌蕴含Myriad Transformations 之精妙!

    台下几人离得近感受最为真切,上边每一道仿佛虚幻的掌型都有裂石碎金的formidable power ,余劲刮得人脸颊生疼!

    楼兰女王蓄力许久的full strength attack ,自然不能等闲视之。

    血狼body moved ,立刻犹如猛虎出笼,直扑楼兰女王。

    对于他来说,这才是高效解决战斗的方式。

    几乎是一眨眼,在ordinary person 眼中血狼消失了,再次出现时已经简单粗暴地没入楼兰女王喷发而出的气浪之中。

    在掌风袭身之下,血狼身形稍稍一滞,这才让众人看清,仿佛消失了一会重新出现了silhouette 。

    只见他被无数掌风打得噼啪作响,一如一艘巨大battleship ,冲入stormy sea 之中尽管有所波动,但依旧快速平稳前行!

    这看似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事情,落在expert 眼中那是无比佩服!在场expert 面对如此crushing dry weeds and smashing rotten wood 之掌风,只能避其锋芒!

    full strength attack 只能使其一滞……血狼的强悍楼兰女王早已心中有数。

    她全身衣裳在风中嗦嗦发响,勒出她凹凸分明的曲线,不被面前狂澜掌风被野蛮撕裂的威压所影响,背手在后的一手上下翻转,loudly shouts 击出一掌。

    naked eye 可见一道palm force 喷发而出,楼兰女王借势往后疾走,一瞬间飘出三步远!这道浑厚的palm force 在还未消散的狂风中缥缈不定,虚虚实实,竟然还上下左右翻腾,游走不定,不知要从哪个方向轰至!

    “白虹palm force !”皇上身旁尽是expert ,当下几人都从震惊中回神,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陈公公更是低声呼出楼兰女王那看起来十分怪异的掌法的名称!

    白虹palm force ,众人大多只闻其名不见其型!乃一套可随意控制palm force ,虚虚实实飘忽不定的虚空掌法!不说击出palm force 需要多深的功力,单单这控制palm force 如意变换的控制力,就已是极其profound 的顶级掌法,没有profound Inner Strength 送给你都学不会!

    血狼面对变幻莫测的一掌,难以捉摸它的去向,本应该十分棘手。可他连眼皮都不眨一下……甚至可以说,他压根就没理会掌将从何处而来。

    野蛮直冲的silhouette 没做停留,最终一掌从上往下来到,fiercely 砸在血狼肩膀上,打得血狼身形又是一滞,随即disappeared 。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技巧都无法撼动其屹立之威!

    楼兰女王看着血狼不管不顾硬挨一掌,面纱下心疼得贝齿轻咬嘴唇……虽说血狼martial arts 了得astral qi 护体,但她全力一掌下去血狼若不阻挡还是会痛……

    就这么心疼走神的短暂功夫,楼兰女王发现自己退势急止,张眼一看,她那拍掌的手都还来不及收回便被血狼擒住了手腕!

    血狼不花费任何功夫抵挡这一掌,就是为了半分半秒都不耽误地赶到,扼杀楼兰女王拖延时间浪费回合的目的!

    “下去吧。”血狼casually 道,不容质疑的语气仿佛这必将已成事实。

    说罢,血狼抬拳击在楼兰女王的掌心上,楼兰女王手腕被扣住收不回手,好似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对磕了一招。

    血狼把力道控制到精准,既不伤到楼兰女王,又给楼兰女王体面的下台。

    楼兰女王哪抵得住巨大冲力,身子一下子腾空倒飞出去,但在空中仍能保持着平衡,犹如汹涌潮水之上划空滑行寒鹭,优美自然!

    就在楼兰女王飞出Martial Arts Competition Stage 之时,mutation 又起!

    只见楼兰女王双手波浪摆动,仿佛要振翅高飞,但双手发力柔中带刚,真如翱翔的鸟儿,说不出的柔美。每一次摆动,naked eye 能见空中被Inner Strength 击出一阵涟漪!

    这么几震,楼兰女王终于化解掉了impact ,身子借着反震的力量,竟然不退反进,在空中重新飞回台上!更terrifying 的是她返回的路线并非直线,在空中左右晃动,留下无数淡淡残影,让人无法捉摸其去处!

    就这一手凌空卸力去而复反并且飘渺不定重重silhouette 的功夫,不管看热闹还是看门道的,无不惊艳长叹!

    “我的天,她怎么会Carefree Sect 的《Surging Waves Subtle Steps 》?!”公良俊逸and the others 如果之前还没看出白虹palm force 的来历,这一遭总算让他们看出端倪!

    公良俊逸and the others 说的没错,但也可以说错了。

    血狼当初在西域教了楼兰女王Carefree Sect 的《Free and Unfettered Heart Law 》是没错, 但是他当时学的也只有internal strength 没有招式,他master 丢给他的秘籍从来没有martial arts 招式。ordinary person 学了martial arts ,不像他这种expert 已经Return to the Natural State 无需招式,还是需要martial arts 招式引导Inner Strength 产生formidable power ,楼兰女王学习《Free and Unfettered Heart Law 》没有martial arts 招式实力大打折扣。

    可有了合适的地基,ten thousand zhang high 楼平地起不再是难事。于是血狼根据见识过的一些Carefree Sect martial arts ,再根据那些martial arts 的基础《Free and Unfettered Heart Law 》加以琢磨,将一些Carefree Sect 的martial arts 还原了出来,教给楼兰女王。

    自己仿造出来的不是原厂货,当然没有人家深厚底蕴演化而来的招式厉害,但也算同出lineage ,所以就算不完全一样,形意也都一个意思。

    懂行的人也就一眼能辨认出底子里深深的Carefree Sect 烙印。

    这也是血狼心底担忧的地方。

    楼兰女王要闹,他陪她闹便是,毕竟自己招惹的妹子哭也要舔,啊呸,哭也要宠着啊。但众目睽睽之下暴露她是个martial arts expert ,并且学的还是中原mysterious Ancient Sect 的martial arts ,那就很难解释清楚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