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ired Life of Demon Sect Leader Chapter 98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盗帅也精明,连忙looked towards Li Mengyao ,一副Mei Qianxiao 常年行走江湖使用的狐假虎威的态度道:“大人为小人做主啊!咱们dignified Archguard Department Bright Gown Guard ,怎可随便让Eastern Yard 的人搜查?这分明是Eastern Yard 故意刁难咱们啊!我还给血狼将军提了醒抓捕假冒的姜j,随后只不过没在茅坑里边陪着血狼将军拉屎,咋就被怀疑上了?”

好家伙,反应真快,利用东辑事厂和Archguard Department 之间的不待见搅浑水,血狼暗自叫好……不过幸好你你没speak without careful diction 说你在茅坑里陪了老子拉屎,那咱的名声可就一起变得奇怪起来了啊!

“这种时候不计较这么多,大局为重,反正只要你清清白白也不介意给公良大人搜一下。人家都还不嫌脏,你嫌啥。”宫里出了major event 马虎不得,Li Mengyao 此刻异常冷静。

“眉Bright Gown Guard ,请过来……你自个脱吧。”公良俊逸示意Mei Qianxiao 走到一边,双手环胸等着。

盗帅也不能漏了怯,大大方方走了过去……只是中途不时瞟了血狼几眼,眼中尽是焦急。

老子也很头痛啊!

血狼此时无数念头从脑海中掠过,无论是他强硬阻止还是盗帅强硬反抗,最终的结局都是两人被一锅端。饶是疯狂燃烧脑细胞都想不出什么办法破这个死局,眼睁睁看着盗帅被带到角落,众人瞩目催他脱衣……

“报!!”

忽然一声急促的喊声,人未至声先到,再过了几秒两个Bright Gown Guard 才急匆匆出现在大家面前。

“快说!”所有人暂时放下Mei Qianxiao ,转眼看下来人着急报告些什么。

“内、内宫有、有盗帅线索!”来人gasping for breath ,一人一句接话才把事情说明白,“在长、长宁Princess 寝宫出现可疑之人,惊扰Princess body worth a thousand gold ,and the others 走了Princess 才找到机会给我们报告!”

“不是已经通知了内宫戒严,Shadow Guard expert 严守后宫,怎还能让盗帅混了进去?!”李裳容受惊道。

长宁Princess 体弱多病body worth a thousand gold 岂能受扰,而且后宫重地竟然随便让贼人冒犯!

“听说来人身着Imperial Guard 的盔甲,领命进内宫搜查……didn’t expect 偷偷闯到了长宁Princess 的寝宫!”来人禀告道。

“那可糟了,很可能是盗帅伪装!那边有Shadow Guard 集结应当牢不可破,didn’t expect 他敢挑后宫做breakthrough 口!”公良俊逸frowned 。

“事不宜迟,我们赶快追!”Li Mengyao 办事精干,毫不拖泥带水迈开流苏长裙内的雪白长腿快步冲了出去,其后大批Bright Gown Guard 和火枪队立马跟上。

公良俊逸secretly sighed 一声“恐怕迟了……”,也带着众人追去。

“待会助力就要回来,你们几位参赛者先回Martial Training Stage 吧。”李裳容朝血狼吕复金and the others 道,说完再朝Mei Qianxiao 低声说,“你martial arts 差也不要跟来了,回皇上身边那边看怎么善后。”

说完也一溜烟跑了去。

刚才还一圈人围着吓出一头冷汗的盗帅,不一会就剩他一个人站着,事到如今她还有点不相信居然死里逃生!

盗帅刚才已经掌上偷偷运功,打算拼命一博……虽然被抓入大牢太后会出面保她,可是这么一来也就暴露太后和盗帅的关系,世上许多盗帅的罪名可要脏了太后的身份,代价太大了。

不得不庆幸自己刚才一直没露馅,撑到了这奇迹的一刻。

血狼二话不说立马拖着Mei Qianxiao 往Martial Training Stage 赶,一路cautiously ,确定没人注意才低声问:“还说不是你,内应都出来了!”

“不是我的人!我不知道!”盗帅solemnly vowed 道。

“这他喵见鬼了……”

“你见鬼?我才见鬼了!”盗帅不满道,didn’t expect 今天来帮个忙助个力也能被坑得狼狈无比,

丢尽盗帅的盛名。

“不,我是说长宁Princess 见鬼了……难道同时还有另外一批人进了来?”血狼沉目道。

今日一切遭遇,简直unimaginable 。

血狼and the others 返回Martial Training Stage ,血狼和Mei Qianxiao 来到皇上高台禀报刚才的情况。

皇上见到Mei Qianxiao 和血狼同时在场,心里无比安定……以他的角度来说,Demon Sect Sect Lord 和镇国四武血狼,再加上身后的镇国四武天厝,这Imperial Palace 还能被贼人翻了天不可?!

不多时,李裳容派人过来汇报后宫那边的调查情况。

原来是一个Guard 军打扮的人去了后宫,被Shadow Guard 拦截了下来。但那Bright Gown Guard 居然掏出一块Shadow Guard 的牌子,影都府这种组织体系比较特殊,体系内很多人彼此并不认识,只能认了牌子。Guard 军说是奉命来暗查,Shadow Guard 只好放他放进去。

再后来就是那Guard 军闯了长宁Princess 的寝宫,似乎只是来借道逃跑,等他们赶到之后,只看到寝宫院子的角落Golden Cicada 脱壳遗留下来一身Guard 军盔甲。根据后宫地图判断,怕是又重新易容穿过后宫从另一头外墙逃脱。重兵布置在内宫外围,后墙确实会松懈不少,方便盗帅逃离。

他们自查了一番,加上偏殿里的尸体,Guard 军失踪了两人。简单推测,大概是逃走的盗帅本来就有第二套逃脱方案,自身不知道从哪里准备了一块Shadow Guard 令牌,偷走一身Guard 军的盔甲易容后成失踪的Guard 军,躲开搜查包围圈混入后宫。

众人觉得最terrifying 的是可能盗帅还没逃离,只是易容潜伏在后宫之中。所以Li Mengyao and the others 正在彻查后宫,无暇再赶来Martial Training Stage 了。

这一切有迹可循,基本已经可以说通盗帅的逃跑路线……假如血狼不知道盗帅就在自己身边的话!

问题盗帅就活生生杵在这呢,那擅闯后宫逃离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啊!

“皇上,Martial Training Stage 里的骚乱已经处理好了,烟雾毒性极微,驱散烟雾后大家都没有感觉异样……不过杨丞相等几位年纪大的大人被迷晕后睡熟了。”Martial Training Stage 这边心腹上来给皇上禀报。

皇上沉吟了一声,looked towards Mei Qianxiao 。

这种眼神在旁的血狼熟啊,他和皇上可算有些默契了,一看就知道皇上要他想办法解决这场事关Imperial Family 脸面的危机。

“皇上,盗帅是末将带来的,出了什么问题末将该担。我看这场骚乱不该出现在Imperial Palace 庆典上,不如让末将安抚众人,其他事情咱们关上了Imperial Palace 大门再默默查明……”血狼站出来拱手道,免得假Mei Qianxiao 露馅。

“老弟你有办法?!”皇上内心惊喜,但不露声色道。

“可以。”

“好,交给你办。”

血狼清了清嗓门,一股dantian 之力推升,声音如从天而降,清晰传遍在场所有人耳中:“大家don’t be impatient ……刚才是本将和盗帅配合的一场表演,大家是不是很惊喜很意外?!”

大家目目相觑,眼看all around 原本之前神情很焦急的Guard 军们,此时很镇定,内心开始犹豫起来。

“因为等待的时间略长,所以用一个刺激的玩笑给大家解解困……也同时可以给大家看一看,Imperial Palace Guard 军的应变能力,当真是镇宫精锐!”血狼继续道。

这种话从谁嘴中说出来都不顶事……偏偏是从带盗帅来的镇国四武血狼口中说出来,再加上盗帅出场时确实特别unearthly ,由不得不信了……

很多事情就是这般,掌权人说是,那便是……背后到底真相如何,外人何得而知?

于是重新上了酒水,上了宫廷乐队,该怎么闹腾继续怎么闹腾,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反而为此乐得话题,气氛更畅。皇上都一副安定的模样,他们能觉得是事吗?

歌舞升平了半响,忽然Martial Training Stage 响起了鼓声,乐队又退下去。

主持公公自然知道代表什么意思,走入场中,捏尖了的嗓子高喊:“有参赛者回来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