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ired Life of Demon Sect Leader Chapter 98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所有人注意力都放到Martial Training Stage 入口处,吕复金等几位参赛者紧张激动自不用说,血狼和Mei Qianxiao 双手巴着栏杆,现在已是抛离了比试身份处于查证事实的心态之上,更是眼睛都不眨一下。

“来了来了来了!”主持公公激动地高喊,随着鼓声越发密集,一个silhouette 快速跑了进来,“来了!first 回来的选手是Lu Family 庄陆简一的助力,也是陆简一的younger brother 陆简二!”

血狼不自觉松了一口,还真不是尘飞第一个回来……他回头看了盗帅一眼,盗帅对此毫不惊讶,血狼猜测可能真是错怪盗帅了。

“follow closely from behind 的是……凤凌宫龚不决的助力,Tang Sect eldest disciple 唐通!”主持公公无暇休息,又是excitedly said ,“真是差距甚小!西方皇子恩克的助力,Archguard Department 后起之秀寒宁也来了!”

三人one after the other 赶了进来,来到练martial stage 中央报到。

对这样的结果大家不算意外,因为这三人还没通过multi-colored 桩的时候就纠缠在一块了,约莫在郊外也是斗了个难分难解。可惜那场面他们在宫内见识不到。

吕复金脸色又开始阴沉起来,毕竟他的助力第一个跑出去,结果一二三名都没他份。

这样的结果,让血狼基本放下心来。现在他心中扎着的已不是Prince Consort 比试抢没抢赢,而是徐洛青是否一直利用着他这根刺,所以只要来的不是尘飞他心底都莫名舒坦。

先来的陆简二在一众欢呼声中,上台掏出了自己怀中的牌子……

“大家再给点掌声!Young Master Lu 第一个回来,恭贺Young Master Lu 的好成绩,拿回来的牌子当然是…是‘丙’?!!!”主持公公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地说着,忽然以为自己打开的方式不对,再次拎起陆简二上交的令牌看了又看,这才宣布,“陆、陆简一此轮成绩为‘丙!’。”

大家心底都奇了个怪,咋第一个回来的交了个“丙”的成绩?!

陆简二下台给一样一脸震惊的兄长陆简一解释道:“哥,回到Imperial Palace 门口被那个surnamed Tang 的给整断手绳,抢了我的牌子!我斗不过他,只好……唉……”

大家都竖着耳朵听着呢,一听才了然……他的牌子原来被唐通给抢了啊!难怪回来交个排名不前的牌子!

血狼心道不对啊,唐通这child 打小看着就一副大聪明的样子,咋突然开窍会行这种小聪明的伎俩?

“你给支招了?”血狼远远朝龚不决挑了挑眉问道。

“hahaha ……血狼将军果然聪明。”龚不决老早就一副功劳该全归他的样子在旁边and the others 夸了,一时半会没人发现正憋到内伤呢,好在血狼看到,他可以终于可以半推半就领功劳,“没错,我是给Brother Tang 支了点招!因为Brother Tang 辨别方向有些迟钝……”

龚不决你这口才不整去外交司真是浪费innate talent 了……你管唐通叫“辨别方向有点迟钝”??用词不是一般shameless 啊!

“所以我建议他不要争第一。一直跟在第二名的身后,等回到宫不怕找不到路了,这才动手和前边的人换牌子……毕竟这是规则所定,关于评分不是回来的先后顺序而是令牌的高低,所以最后换的令牌便可!”龚不决扇着折扇,一副planning strategies 的模样。

不过这回血狼得称赞他这小样一番……这次他判断得极对,手上这张唐通的烂牌优缺点都处理得很好,换自己来顶多也只能做到这程度。

“哥,唐通martial arts 不能小觑。”陆简二叹气道。

难怪自己在multi-colored 桩被盗帅拉下去重来,唐通也不前进,原来是为了等他。在郊外也是默默跟着他,不at a moderate pace 的样子。这么一来他等于又是帮唐通带路,

又是给唐通运回牌子,最后变作嫁衣,实在恼火。

龚不决这一解释,陆简一也就搞明白外头发生什么事了,安慰他弟道:“didn’t expect 这个唐通不使用hidden weapon martial arts 也能压你一头。被人plot against 也罢了,毕竟技不如人。但你牌子不如唐通,就算抢不回来也不该先跑回来,在外面继续和他纠缠或还有一线机会。”

“我原本也是这么打算……但Archguard Department 那边的Emei Sect Little Lass 也not simple ,趁我和唐通纠缠几次出手想弄断我的手绳,出手十分犀利……若再纠缠下去,我怕连手上这块牌子也保不住。”陆简二又叹气道。

陆简一hearing this looked thoughtful ,就算如此这块牌子……也不该是……

唐通在大家的瞩目下稳稳当当凌空落下,半脸银罩下挂着如沐清风的微笑。

“唐通第二位归来!好,他上交了他的牌子,没错!他代表龚不决得到的成绩是‘乙’……额,‘乙’???”主持公公又一次拎起牌子左右打量,险些以为自己眼睛老花了认不清字。

“怎么会是‘乙’?”龚不决比主持公公还惊讶,“Brother Tang 你不是抢了陆简二的牌子吗?”

“是啊,Brother Lu 还挺难缠的,差点就换不到了。”唐通happily 道。

不是,关键是你没看看抢的是什么牌子啊!

没等龚不决继续深究,寒宁已经轻盈跃上连屋台,边递上牌子边朝恩克said with a smile :“我尽力了。”

主持公公这次仔细看清牌子才宣布,已经不觉得奇怪了:“寒宁为恩克Prince 取得‘丁’的成绩!作为年龄最小的参赛者,寒宁的表现可圈可点!”

现在大家的注意力already not in 台上,四处都是讨论声……这先回来的三位,咋没有“甲”的令牌!

准Prince Consort 这边也炸了锅,有助力的问助力没助力的竖起耳朵听情报……结果唐通和寒宁都表示不知道什么情况。

好在陆简二能说个明白:“我回来之后也觉得奇了个怪,怎么尘飞不是第一个回来……明明尘飞先拿走了牌子啊。”

“什么?哪来的尘飞?!那尘飞什么情况你再说一遍!”高台上的Mei Qianxiao hearing this 待不住了,指着陆简二大声问道。

“尘飞一直在我前头,我触目之最偶尔能看到他的silhouette ,可他Lightweight Art 不在我之下,我一直没能缩短距离……到了野外驿站时,我一进去只剩‘乙’、‘丙’、‘丁’、‘戊’的牌子,不用说‘甲’肯定被尘飞拿了……”陆简二说道。

“impossible !你怎能肯定那个就是尘飞!”Mei Qianxiao excitedly said 。

“虽说今日只是第一次见面,但我一直从后追着,没丢失过他的踪影。再说,我们在驿站内还对了一眼,绝impossible 看错。”

“你们有看见他?”血狼沉声插话问唐通和寒宁。

两人都直摇头。

“唐通在我后面,寒宁拉下就更远了,我也只能依稀看到尘飞背影,唐通自然看不到。”陆简二回忆着道,“而在驿站里我们对了一眼,是尘飞打算从另一个方向的窗户跳出去之前回头所见。我追了出去,但跟丢了,也不明白他往反方向跑到底想去哪儿。尘飞没走回头路,后面赶来的唐通寒宁自然也没见着他。”

“他不回来,拎着令牌跑哪去了?”龚不决惊讶道。

“hahahaha !”吕复金已经猜到什么,压抑不住情绪大声笑了起来。

拎出尘飞,果然是一步好棋!

就在此时,尘飞的silhouette 慢慢出现在Martial Training Stage ,闲庭漫步走上高台:“各位久等!我回来了……”

这也真是够at a moderate pace 的……主持公公心里想着,接过尘飞递来的令牌,愣了一愣,这才大声宣布:“尘飞取得令牌‘甲’,所以吕Young Master 此轮比试为‘甲’等!”

吕复金赶紧上前接引尘飞,竖起大拇指道:“尘飞先生有勇有谋,此计甚妙啊!”

“论martial arts ,我定然不是Lu Family Second Young Master 和Tang Sect eldest disciple 的对手,所以我the sword moves with side stroke ,spare no effort 赶在前面抢走‘甲’的令牌,往远处遁去让人难寻……比试比的是令牌的评级, 并非回来的先后顺序,只要我保住令牌回来就是成绩。”尘飞深喘了几口气才道,“但因at first 就拼尽全力,所以找地方歇息了一会才回来。半路上还没了劲,让吕Young Master 久等莫怪。”

“尘飞先生说的什么话!此轮比试全仰仗先生夺得甲等,岂有怪责之理!”吕复金兴奋道。

台下气氛火热,台上气氛忽然如堕冰窟。

血狼冷冷地sound transmission 道:“尘飞有陆简二和令牌作证,请问他还怎么抽身在内宫陷害你?今日所遇满是疑点,unimaginable ……但只要始作俑者是你盗帅本人,那就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Mei Qianxiao 木然回头,只见血狼已站在她和皇上之间……显然,血狼一直留在高台,就是为了保护皇上防她一手。血狼眼中的寒冷和防备是那么陌生,还有意料之外的结果,让盗帅不知从何解释。

“你若有异动,我马上一掌送你归西。”血狼sound transmission 警告完,回身半跪朝皇上道,“皇上,此轮比试末将和盗帅放弃成绩……另外,眉Bright Gown Guard 说他肚子不舒服,我想先送他回Archguard Department 休息。”

皇上看了看血狼,又看了看look pale 的Mei Qianxiao ,虽然不知道these two people 为何因屎结缘,但感情拉近是好事,允道:“好,你们先回去吧。不过血狼老弟,你此轮没有成绩,准Prince Consort 的评选如何是好……”

“就当末将让他们一把,毕竟bullied the weak ,不让几分难以让某些人闭嘴……在此之外,末将也会将盗帅一事给皇上一个交代。”

“朕相信你说到做到。”皇上nodded 道,给了血狼最大的信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