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玩家超正义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英格丽德,居然直接被吃掉了吗?

Annan startled 。

他顿时冒出了一个不太健康的念头——稍微有点想要返回上一层噩梦,用录像机看看英格丽德是怎么被吃的……

不是,就直接生吃吗?

也不是,你这不用餐具的吗?

……等等,好像也不太对。

“这就是命运吗……”

Annan 低声喃喃着。

感觉上,他似乎直接操控了英格丽德的命运。但就实际体验来说,他却好像又什么都没改变?

操控了,但又没有完全操控。

或者说完全没有操控。

因为最后那次掷骰,才是真正决定了英格丽德命运的一骰。而那次也就是Annan good luck ……或者英格丽德bad luck ,才能骰出来这么好的数字。

因为在上一次的掷骰中,Annan 烧尽了自己能够使用的“绝对值”。

他毕竟impossible 放任英格丽德直接逃出去。

无论如何,在那个事件中、Annan 也必须阻止英格丽德。

而代价就是,在之后的事件轮中,Annan 就失去了操控英格丽德命运的probability 。

……其实,Annan 是希望能刷出来个事件、让那位Demon King 直接把英格丽德杀掉的。这才是最好的情况,一旦刷出来Annan 必定直接梭哈。

Annan 也didn’t expect ,还没等这个事件刷出来,他居然就被英格丽德反杀了……

现在回头想一下的话,是不是得在第一次的事件轮中阻止Great Accomplishment 功。只存在一个child 的话,那位Demon King 才会这样做?

这倒也合理。

他如果希望将child 培养成接班人的话,那么他就要防止英格丽德蛊惑他child 的心智。而bloodline 联系本身就是一种非常深刻的联系,等他child 成年后、英格丽德想要把他引导过来实在是非常轻松。

当然,这里还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如果英格丽德生下的是个女孩,那么他的确就不再需要英格丽德了……

不过,根据Annan 对偶像学派spell 的理解,英格丽德应该没那么容易死掉。

那个Demon King 的后继者,他身为凡人却敢于吞食英格丽德——不仅如此,他甚至还敢接触英格丽德残余的肢体。他这可以说是bring about one’s own destruction 。

他所摄取的那些“英格丽德”的成分,会顺着他移植过去的肢体逐渐蔓延、增生。如同有意识的肿瘤一般,最终完全吞并他原有的躯体。

黄金阶的偶像wizard ,的确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但就算英格丽德从他身上重生……她也已经无法返回现界了。

因为到了那个时候,她的身份就不再是“进入噩梦的净化者”、而是“得到了净化者记忆的原住民”了。

那样的话,英格丽德也就equivalent to 是被永久流放在了这个噩梦中——一个她无论多么努力,也无法回归现界的、持续时间为永久的噩梦;一个只有不懂法律与道德的Barbarian 、终日不见阳光的昏暗world 。

……她的这个结局,Annan 还算可以接受。

虽然他是进来追杀英格丽德的,但把她直接放逐到foreign world 、说不定比杀了她还有效。起码这样不用担心她用什么奇奇怪怪的方法复活了。

Annan 可从来不怀疑偶像wizard 那稀奇古怪的复活能力。

灰教授都能切分出狼教授来,镜中人甚至可以通过复活ceremony 来登神,英格丽德在这方面埋了什么后手、Annan 也完全不意外。

……不过,他得从英格丽德这里吸取经验了。

——如非必要,尽量不要修改命运的轨迹。否则在最终的故事中,Annan 就会变得无力。

“……我可以打开第二个故事了吗?”

Annan lifts the head 来,对那位沉默的green robe Saint 询问道。

那人没有任何回应,只是伸出无形之手、将第二张卡牌举了起来。这个角度甚至还更适合Annan 观看了。

上面主线浮现出了字迹:

“……于是,艾萨克终于察觉到了world 的真相。他为自己所做过的事而感到恶心。

“但他变了、可world 没有变化。作为全world 唯一的清醒者,他越是清醒也就越是痛苦。他之所以痛苦,就在于他是一个好人。

“他必须做出抉择——要么放弃良心,开始猎杀那些少年人;要么放弃理性,让自己忘却这份记忆。或者……放弃生命。

“……当然,也或许是你在为他做出抉择。”

【投掷一枚骰子,当骰子为奇数时、他将选择维持现状;当骰子为偶数时,他将试图让自己忘却一切;如果骰子为1或20,他将因抑郁而自杀或因精神恍惚而被杀】

【基于你和艾萨克的命运联系,你在这个故事中将拥有合计十六点的“绝对值”,可以消耗任意单位的绝对值,将你的骰值向上或向下变动】

……怎么就只有十六点了?

Annan 顿时一个shivered 。

我和艾萨克的命运,还not equal to me 和英格丽德的联系密切吗?

……哦,好像的确是这样的。

Annan 很快就联想到了奥菲诗的情况:

“这样来说,这三个故事是一次比一次的绝对值少吗?简单、困难、极难?”

这逻辑听起来像是中杯大杯超大杯一样祈喵……

但和英格丽德那边的情况不同。

其实Annan 也不知道,艾萨克这个情况到底是面对好、还是逃避好。或许是因为Annan 的善性并没有那么强,他会更倾向于面对——但他不知道艾萨克是怎么想的。

无论如何,只要不是1和20就可以了。

Annan 打定主意,只要不是1和20,他这个问题上就不会去改动。

为自己保留尽可能多的命运点数,等待“最后的抉择”或者用来救场、才比较关键。

而骰子转动了起来……并最终停留在了17点。

“艾萨克终究还是选择面对现实。因为他认为逃避很蠢。

“——这毕竟只是一个噩梦。他如此想着,却又说服不了自己。

“他开始自我审视着内心的恐惧……他到底为何恐惧于杀死这些噩梦中的敌人?

“他很快得到了答案:因为这些人看着像是daoist 、触摸起来也是,杀起来的手感一模一样。如果是有理有据的杀死敌人也就that’s all ,但对方并没有做错任何事,他们全都是无辜者——如果不断的杀死他们,就会让艾萨克产生错觉、让他的理性被腐蚀。

“艾萨克意识到了自己的卑劣:他并非是因为善良,而不希望自己杀死这个噩梦里的少年人们。他担心的是,自己的人格如果在长久的杀戮中被扭曲的话,那么在他离开这个噩梦之后,可能就无法融入人类社会了。

“因为一切的一切,都太像真的了。他只能靠着自己的理性,在这没有日夜的永恒黄昏world 中进行的计数。

“——对死者的计数。

“如果谁都拯救不了,那么至少要将被自己杀死的人记下来;如果记不住他们的脸和名字,那么至少要将被自己杀死的‘敌人’的数量记下来。

“他开始在每次杀戮后,在自己的房子中刻画出数字。以四横一竖为五个人。但很快,这些刻痕就布满了他的房间、他房间的每一面墙。

“他每天醒来,looked towards 这些刻痕的时候、绝望便愈发浓重。

“他感到罪孽爬上了他的脊背。

“‘我真的有朝一日能从这里醒来吗?’艾萨克偶尔会在醒来时的黄昏时分、望着将落而未落的太阳如此想着。

“他每次醒来都是黄昏。

“‘这日子真的有尽头吗?还是说,我其实已经死了,而这正是属于我的地狱?’他偶尔也会这么想。”

“就算是翠玉录,也会因此而感到绝望。”

【那么,艾萨克是否会自杀而寻求解脱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