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玩家超正义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投掷你的骰子,如果数字在8点以上(包含8点),那么艾萨克将放弃自杀】

八点……

Annan 喃喃着。

这应该说明艾萨克的自杀欲望……到现在为止,还不算强烈吧。

经历了英格丽德的完整故事,Annan 到现在大概也发现了一个关于骰子的规律。

那就是这些“事件”的判定标准,并非是完全随机的。

或者说……这个命运判定就像是DND一样,是存在难度等级(DC)的。

他们越是容易达成这个事件——比如说“生下child ”、比如说“放弃自杀”,那么达成这个事件所需的骰值也就越低。也就是说,以D20计算概率,能实现的probability 就越大。

就比如说艾萨克,他其实只有“720”的概率,会在这漫长的折磨中选择自杀来了结自己。

这个概率其实不高。

毕竟这个事件所检定的,并非像是太宰治一样、日常考虑怎么把自己干掉……再日常骰个失败骰。

艾萨克的这个事件,其实是他在不断循环这个绝望现实时、他可能自杀的所有probability 的总和。

也就是说,他无论是2nd day 自杀还是在久远的未来自杀,都会被判断到这次掷骰内。只要这次掷骰能够通过,那么艾萨克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就能安全不少……

而Annan 手持十六点绝对值,所需的至多也不过是七点。应该问题不大……

虽然Annan 做好了使用绝对值扭转命运的心理准备,这次掷骰却骰出来了足足14点的高位数。

simply 用不到Annan 扭转艾萨克的命运——

艾萨克就自己选择了抗拒这种未来。

而故事开始继续发展:

“——那不过是愚论。他当然impossible 自杀。

“绝望的确真实无虚,但对他来说不过是笑话而已。因为说到底,他如今的躯体也并不属于他。他并非是生者、而是死者;并非是真实血肉之躯,而是仿制而成的傀儡。

“他的躯体不属于他,从前归属于雨果、现在则归属于Annan ;他的灵魂是由罪者出手,用多人的灵魂杂糅炼成的人工灵魂;甚至就连他的意识、他的记忆也并不属于自己……而仅仅只是思念体的回响that’s all 。

“既然他整个人都是虚伪的,那么他从内心涌起的这股同情与善意、也毫无疑问是虚伪的;它或许存在,但并不属于自己。

“因为这种并不属于自身的感情,而将独属于他人的‘财产’——即自己的生命葬送在毫无意义的地方,是一种矫情的行为。

“无论如何,身为人偶的【艾萨克二世】,也并没有自由死去的权利。”

……居然是这样吗。

Annan 的表情有些复杂。

艾萨克是这样……理解自己存在的意义的吗?

其实无论是Annan 还是雨果,都没怎么在意艾萨克那“人造人”的身份。

甚至可以说,如果雨果在意他是使用“思念体”和多人的灵魂杂糅合成的人造灵魂,那么他最开始就不会给予艾萨克以躯体。

虽然雨果嘴上说着,是要将艾萨克充分利用……但实际上,他也只是不希望拥有着如此才能的灵魂就此被摧毁、吸收。作为艾萨克的思念体,他继承了艾萨克几乎全部的才能和记忆。

艾萨克原本就精通古代skill 、拥有着古代wizard 的研究视野,假如能够进一步的学习现代的知识……那么他的智慧,一定能帮到其他人。

他所发明的东西、他所优化的理论——对于wizard 来说,拥有另一重视野本身就是一种才能。

他能够with no difficulty 的注意到这个时代的wizard ,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视为常识、没有那么容易发现的漏洞,并在immediately 加以补足。

而艾萨克也的确从拥有了躯体后,就一直在帮助他人。

帮助雨果教导学生,保护着Annan 进入和他完全无关的异界级噩梦……可以说,让他陷入到如今的局面、Annan 也是有一定责任的。

而甚至到了现在,艾萨克对Annan 连一句怨言都没有、甚至想都没有这么想过。

而是将所有的绝望、所有的憎恨,全部都指向了自己——

毫无疑问。

当年骄傲无比的艾萨克·弗拉梅尔,并没有这种性格。他是一个冷淡而理性的男人,隐藏着些许温暖。

而“艾萨克”他虽然拥有着艾萨克的全部记忆,但在此之上、他也获得了新的人生。

那是独属于如今“艾萨克”的,崭新的记忆。

接触到了对他来说的“未来生活”,认识了一群比较活泼的年轻wizard 、和异常活泼的玩家们;他也了解了当年艾萨克·弗拉梅尔的死导致了什么,得知他的那位学生最终为this World 带来了什么;他甚至被操控着灵魂,间接屠杀了一整座wizard 塔……而这个过程,艾萨克也同样是有记忆的。

这些经历,毫无疑问是不属于那位“艾萨克·弗拉梅尔”的。是独属于这位“艾萨克二世”的新经历——从这些经历中,也必然会让他的性格发生彻底地转变。

毫无疑问,如今的“艾萨克”simply 不是某人的廉价复制品,而是一个全新的人!

而那张卡上面的故事,还在继续往下滚动着。

但上面的内容,却让Annan 怔住了:

“这样的日子没有尽头。

“他偶尔也会思考……说不定自己所面临的、是一个需要自己发力才能破解的谜题呢?假如他只是继续忍受,或许直到最后,他也无法离开这里。

“他必须做出改变——或者说,他必须改变this World 。”

……他想要改变这个噩梦world ?

Annan paused ,继续往下看着:

“在这个黄昏时刻的world ,在这个太阳尚未落下、黑夜尚未升起,太阳与月亮同时悬于天边的时代……每个人都有罪、每个人也都是受害者。”

“他既然存在于这里,就必然存在某种使命。他必须正视自己的能力。哪怕只是个噩梦也好,这里的人们在迷茫与狂热中互相杀戮,必须有人叫醒他们。

“或许叫醒他们之后,或许在他们清晰的意识到自己所犯下的罪孽后、他们反而会更加痛苦。但他们必须有背负起这份罪业的责任。

“就如同艾萨克一样——承担起每个人的死,并为之负责。死者无法往生,那么至少要将余生,都用于让他人获得幸福的事业之中来赎罪。

“他发疯一般的下定决心、打算不惜一切也要改变this World 。

“无论要花费多少时间、消耗多少精力,他也决心要开发出出扭转他人认知的转化产物。使这些发疯的、被覆盖认知滤网的人类,重新清醒过来。

“不仅如此——他还要将this World 的道德律法拨乱反正。他要让这些人知晓并承认自己在无知中犯下的罪、不能因为‘我不知道’而选择逃避……他要让这些人背负起自己的罪孽,并将这份罪孽化为动力。

“——化为让this World 变得更好的动力。”

【投掷你的骰子,如果数字在3点以上(包含3点),那么艾萨克将能够在灵魂被燃尽前,开发出“认知解毒剂”】

随着gu lu 的声音转动,骰子最终落在了7点上。

紧接着,出现了新的事件:

【这是最后一次抉择】

【投掷你的骰子,如果数字在9点以上(包含9点),那么艾萨克将有决心和能力,将this World 拨乱反正】

而最终,骰子的数字是14点。

——Annan 所持有的绝对值,甚至一次都没有用到!

命运,自行做出了它的选择。

在短暂的停顿后,第二张卡牌以鲜red 的字,给出了艾萨克的结局:

“他用了二十四年的时间,终于开发出了将这个疯狂的world 变回原样。他又用了四十年的时间,才将this World 勉强塑造成了一个可以称得上是‘文明’的样子。

“他常怀希望,终于从独属于自己的那份绝望中走了出来、并走向higher realm 。让我们为他庆贺,并给予他通过试炼的奖励:

“——《真理残章:智拙之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