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ghteous Player Chapter 120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玩家超正义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见Annan 往前走去,理发师也跟在后面。

他并不是打算站在外面等候……

而是不敢在Old Ancestor 母面前,站到Annan 与纸姬身前。

——在这种微妙的细节之处,这头老龙可以说是意外的古板而谨慎。

他就这样跟在Annan 和纸姬身后,发出温和的声音:“顺便一提,Annan Your Majesty ……这里同时也是我常住的地方,有空记得常来玩。”

“我来这里玩的话,不给我理发吗?”

Annan 有些调皮的笑着回应道。

“他们是他们,您是您。”

理发师认真的说道:“而且,其实我也不是给所有人都会理发。如果是懂礼貌的客人,我也愿意解答他们的一些问题、或者帮一些力所能及的小忙。

“无论是dragon blood 还是dragon scales ,我都给出去了许多。有些人带着报酬来,有些人没有——谎言在我们这种old bastard 面前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如果我能够看到客人那真诚的心,就算什么treasure 都没带、我也愿意送出一些血和鳞。

“比如说……需要dragon blood 来封印圣骸骨之类的。这种就属于正事。”

说着说着,他的语气变成沉凝了许多、而人类的语言也逐渐流畅了起来:“但那些大呼小叫,只是为了看一眼是不是真的有龙在剃刀岭上的蠢货……我对他们就没有什么好脾气了。

“甚至到了这个时代,还有试图猎龙的狂徒——祖母在上,我都不知道他们怎么敢想的。说是异想天开都算是给他们面子了。”

理发师sighed :“但除非真的惹怒了我,否则我还是不愿意杀人。倒不是基于道德、或是Old Ancestor 母授予了我某种束缚……只是懒得杀人而已。”

“对你来说,杀人似乎不是什么费力的事吧。”

Annan 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理发师nodded :“的确是这样的。

“倒不如说……在抵达染色之位以后,无论做什么will not 太过费力。无论是想要杀死一个人、或者是毁灭一座city ,其实也都只是消耗的精力有所不同。

“毕竟不管你怎么做,其实后续对你都没有什么影响。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而假如你习惯了这样的心态,甚至连发怒都会变得困难。”

理发师said in a tranquil voice :“再加上想要抵达染色之位,就必须拥有纯粹之欲……在那之后,就没有that many 的事能够引发你的情绪波动了。

“到了那个时候,你反而会变得宽容很多。

“根据我的经验,凝结阶段——也就是白银阶,大概是transcender 最为膨胀的时候。

“他们在凡俗社会体验到了最大的特权,就自以为能够改变this world 。但其实他们甚至都还不了解,比他们更高位的transcender 到底有多强。

“那些试图‘屠龙’的勇士们,全部都来自于这个阶段。我询问过了几个人,他们基本上都认为‘giant dragon 作为一个古代种族,impossible 人均黄金阶’。”

理发师laughed :“但没办法,的确如此。giant dragon 确实是人均黄金阶——倒不如说,能够活这么久的giant dragon ,哪怕真的是白银阶,那也根本不是他们能够对抗的敌人。

“与其说是他们didn’t expect ,不如说是他们不愿承认。就如同才刚刚成为transcender 、以及那些没机会踏入超凡之路的雅瑟兰人,如果他们得知奥瑟人生下来就拥有纯净之魂的话……他们同样也会不愿相信。

“我知道您心中拥有善念,Your Majesty 。但您也该试着习惯染色之位的Demi-God ——甚至神明的world 观了。这并不代表要求您抛弃人性,只是希望您能够了解,有一些对于凡人来说很重要的事、对神明来说其实根本无所谓。

“如果是白银阶的transcender ,假如他们被凡人辱骂、轻视,这无疑就是一种强烈的羞辱。他们会立刻使用所有能力,来要求对方付出代价。

“但对于黄金阶甚至更高——比如说神明。哪怕严苛如祖母,若是有人咒骂她、亵渎她,祖母也会视而不见,甚至懒得降下诅咒。

“因为凡人会对‘质疑者’、‘反对者’报以恶感,是因为他们生活在同一个社会、同一个社交圈中。这份质疑与恶意,可能会对他们的生产生活具有一定的扰乱作用。于是人就会本能的抵触这种观念——这一行为的根本,是他们希望维持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

“正因如此,白银阶的transcender 就像是那些贵族……他们享受这种aloof and remote 的位置,并竭尽全力的维系这种关系、证明自己的地位。

“但如果再高Level 1 呢?

“到了仅凭‘社会’无法对抗的高位,凡人的态度就已经无法影响他们了。别说是Old Ancestor 母这种正神,哪怕是敲钟佬、悲剧作家这种比较年轻、领域又比较敏感的新神,他们被咒骂、被诅咒的次数必然更多。

“然而他们却并没有对那些亵渎者降下Divine Punishment ——并非是因为听不到,而是没有那个必要。”

“我能理解。”

Annan 认真的nodded :“虽然我暂时还不适应……但我会努力的。”

他非常理解理发师说的话。

这的确是包含善意的劝诫。

“就如同奥瑟人与雅瑟兰人之间存在的lifespan 差距,就会改变他们对很多事物的认知。”

理发师严肃的说道:“奥瑟人的lifespan 长达数百年,他们并不认为浪费时间是一件可耻的时间。他们能够非常自然的记住以数十年为时间跨度的事件,对于他们来说遗忘甚至比铭记更加重要。

“雅瑟兰人的lifespan 就极短。他们中甚至有相当一部分凡人活不到五十岁——百年的一半。这意味着他们必须在lifespan one third 的时间段就发育完毕,开始生产自己的后代。

“而选择配偶又是一件困难的事。他们不像是奥瑟人,有着数百年的时光、能够悠然的挑选自己的配偶;必须通过能够一眼即明的标准来进行判断。

“因此对他们来说,高矮胖瘦黑白智愚都自there is a saying 。总的来说,是他们作为动物的本能,在挑选价值更高的配偶……而这种匆忙的、甚至潦草的选择,往往会让他们忽视了内在、忽视了爱。

“但这能怪他们吗?五十年的时间实在太短了,眼睛一眨就过去了一大半……我也曾认识一个雅瑟兰人。他少年时曾来拜会我,而我只是打了个盹、他就变成了走路都困难的老人。

“在这种情况下,又怎么能安心享受生活呢?那么,如果一个雅瑟兰人得到了奥瑟人的lifespan ,却没有改变自己的价值观与生活方式、那么这份长生对他来说就是折磨;同理,如果一个奥瑟人却只剩下了雅瑟兰人的lifespan ,而他如果不加以珍惜、就会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就老到站都站不起来了。”

理发师said solemnly :“我被他们称作理发师,也正是因为我通常不会杀掉他们、而是会剃去他们的头发。

“但我为何要这样做?对我来说,杀死他们比剃去头发简单多了。我就算将所有来骚扰我的无礼之徒全部杀死,也不会影响任何人任何事、他们的报复对我来说软绵无力。

“然而我却花费了大量的——我是说对比杀死他们的时间,将他们每个人都剃成了光头。就是希望他们能够为此而感到好奇,进而启发他们的思考。

“让他们自己清晰的意识到……这些在凡人面前如同神明般aloof and remote 的transcender ,对于比他们更高位的存在来说,杀死他们甚至比剃个光头还要简单。”

“我明白,”Annan nodded ,“跟别人讲道理,他们是听不懂、也不愿意听的。但如果是作出怪异的举动,让他们自己想到了这样的道理,他们反而会铭记于心。”

“也会有一些骗子,会反过来用这种技巧来骗人。”

理发师提醒道:“你可要小心。你是天车,地位至关重要……你是this world 的controller 。在你身上成功的每个骗局,都可能将未来引到完全不同的方向。”

“我当然知道。”

Annan laughed :“因为我自己——也正是这样的骗子。”

——欺骗自己的大骗子。

“白Annan ”发现的每一件事、明白的每一个道理,几乎都来自于“黑Annan ”的引导。Annan 完全的了解着自己;而有心算无心之下,他根本无法从这plot against 中躲避。

最终他培养出的人格,也正是“黑Annan ”希望他拥有的人格。

这就如同锦囊中的纸条——

甚至黑Annan 几乎没有任何抵抗,就重新回归到Annan 身上……

……因为这也同样是黑Annan 的计划之一。

黑Annan 作为此世最强的ceremony 师,他早就知道蠕虫的存在。

以蠕虫和天车的联系,蠕虫一定会使用各种手段找上门来。

如果自己不留下任何备份,当蠕虫找上来之后、他就没有任何翻盘的余地了。因为蠕虫的规模等同于天车御手,而天车要稍逊Level 1 。

而蠕虫希望得到实体——它希望自己能够以物质的姿态降临于世。那么天车就是最合适的载体。

因为蠕虫自天车御手的尸骸中破腹而出,在概念上可以算作天车御手的child 。而天车又是实实在在的“天车御手的继任者”,Annan 的躯体就是最适合蠕虫的。

当Annan 集齐天车之书,他就会直接暴露在蠕虫面前。

黑Annan 正是为了提防这种“probability ”,才分离出了自己的一部分!

继承righteous heart ,只是计划的一部分——最为显眼的一部分。也是用于迷惑他人的部分。

黑Annan 真正的目的,就是创造的一个“具有差异性的自我备份”。

这样无论蠕虫打算怎么做……

是试图污染Annan 的思维、亦或是body possession Annan 的躯体、或者复制Annan 的存在。一切可能让蠕虫得到“物质存在”的计划,都可以通过这“差异备份”来实现“自我修复”。

如果蠕虫污染Annan 的思维,黑Annan 就会归来、杀死被污染的Annan ;如果蠕虫试图夺走Annan 的躯体,黑Annan 就会帮助Annan 一同对抗蠕虫;如果蠕虫想要复制Annan 的存在,那么黑Annan 就会将自己作为增量,倍化Annan 的存在性。

从最开始,Annan 就知道未来的自己、一定会试图将这份记忆找回。因为比起多疑,他是更倾向于相信他人的。

黑Annan 计划也正是利用了这份信任。

他将自己的人格与记忆裁剪下来、献祭给mysterious 女士的时候,特别小心的没有将其损毁。正因如此,Annan 在重新得到自己以前记忆的时候,才能在一瞬之间就将其消化。

假如反过来的话,这样的计划就必然不会成功。多疑的黑Annan 不会举行这种ceremony ……就算他怀念逝去的自己,也是只会坚定的前行、绝不回头。

这样的话,他们就永远也impossible 合二为一。反而可能会被蠕虫得手。

“——这是一种命运。”

Old Ancestor 母的声音,从洞穴深处传来:“我知道你在想什么,Annan 。”

说着,她以人类的姿态走了出来。

Annan 第一次看到了这位自己名义上的长辈,实际上的庇护者。

她的外貌看上去和纸姬很是有些相似,因此也和Annan 有些类似。

但Old Ancestor 母的体型足有三米高——相比较身形偏瘦、有着少女体态的纸姬,Old Ancestor 母无论是胸膛还是大腿都要丰满许多。

她的面容看上去非常年轻,却莫名给人以一种成熟可靠的感觉……或者说,就是那种“看上去非常年轻的长辈”、而非是气质老成的少女。

她的头发不像Annan 和纸姬一样披散在身后,而是在身后束成三条长短粗细不一的马尾,最高的一束从她头顶的冠冕处探出。脸前则还有一束银发挡住了半张脸。

在王冠的两侧,她长着一对一对纯white 的、如同ice sculpture 成的弯曲dragon horn 。dragon horn 上还有繁复的暗golden 花纹。

她身上穿着庄严、传统、复杂而华美的银、白、紫、蓝、灰五色长袍——哪怕以正装的标准来说都过于肃穆。如果是ordinary person ,光是穿上这件衣服恐怕就要花好几个小时。

她在看到Annan 之后,嘴角微不可见的上扬了一下。

随即她便弯下腰来……如同抱着婴孩一般,将Annan 抱在了自己的臂弯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