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ghteous Player Chapter 120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玩家超正义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并非是温情的拥抱,也不是Annan 扑入到Old Ancestor 母的怀中,更不是把小孩或是宠物举高高的那种抱法……

Old Ancestor 母让Annan 缩在她的臂弯之中,左侧的肩膀与胸膛担着Annan 的头、左臂撑着他的背,而她的右臂则托着Annan 的膝弯。

这时就很适合extend the hand 来,环住Old Ancestor 母的脖颈、趴在她怀里。

——从这点来说,Old Ancestor 母的确有种祖母的感觉。这的确是近乎溺爱……现实生活中的祖母不会这样做,大概也只是因为衰老了、抱不动。

而Old Ancestor 母就完全没有这个问题。

她抱着足有一米五的Annan ,简直比抱着一袋包子还轻松。

“真是抱歉,Annan 。”

Old Ancestor 母将Annan 抱在怀中,用自己的额头触碰Annan 的额头、轻声呢喃着:“你受苦了……”

“受苦还是不至于的,”Annan lightly coughed ,稍微有些别扭,“我其实也并没有受到什么苦……这一路走来,基本上都是我在让别人受苦。”

“不是‘别人’。”

Old Ancestor 母纠正道:“而是恶徒。

“不要太过纠结,Annan 。你正走在自己所向往的正义之路上,让恶徒受苦can’t be considered 罪过。你比任何人都更有权力惩戒恶人,那么你想要怎么做,都是你说了算——是你制定规则,而不是你来遵守。

“治安官,法官,领主,公爵,国王……乃至于神明,所有人的断罪权与惩戒权,都不如你高。你想要做什么,尽管去做就是。因为你就是正义本身。

“等你升华成了天车,一句话就可以修改全world 的律法。你只需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你只要认为自己做得没错,祖母就会在你背后支持你。”

Old Ancestor 母说着,sighed :“我所说的你受苦了……指的是那个child 。”

……so that’s how it is ,是黑Annan 吗。

“需要让child 选择自我牺牲,这就是我们这些做长辈的无能。”

Old Ancestor 母的声音很是沉痛:“然而这种选择,我们却无法阻止。因为我们都无法触及到蠕虫。

“但这样就等于是逼一个child 登上最为残酷的战场——毫无疑问,这更是我们这些长辈的无能。

“我们对你是有所亏欠的,Annan 。那些old bastard ,第一眼就知道你会如何选择……他们对曾经的你如此友善,正是因为他们对你未来的选择心怀愧疚。”

“我也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child 。”

Annan 无奈的laughed :“我曾经也是个快三十岁的成年人了……”

“那是上辈子的事。”

Old Ancestor 母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说道:“你对我们来说,就是child ——是一个没有任何罪、在出生后就unfathomable mystery 背负起沉重使命的child 。

“哪怕我改变不了你的意志,但如果我清醒着的话,我一定尽我所能,给你一个足够快乐的童年。更不会让冬之心的诅咒折磨着你的意志……”

她说着,有些哀悯的sighed :“但那也只是如果。

“我的沉眠是我所背负的圣契,不受我自己的控制。如果途中偶然因为什么事而醒来……哪怕只是醒来一小会,就要再补上十二天的沉眠时间;如果醒来一天,就会补上十二个月。

“如果一直被人叫醒,我恐怕终日都在沉眠之中muddleheaded 的渡过。所以我轻易是叫不醒的,只有在凛冬一族遭受生命危险的时候,才会将我惊醒。

“因此,我其实对你的诞生所知甚少。在你出生之后,只有在德米特里、玛利亚和你在得到名字的那三天……我努力醒了过来,看了你们一眼。

“我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意识到了你的身份。”

so that’s how it is 。

Annan 了然。

传闻中,Old Ancestor 母的龙眠时间飘忽不定……大概就是这个原因了。

ordinary person 并不知道Old Ancestor 母途中有没有被呼唤,有没有因为某事而醒来一段时间。他们只知道Old Ancestor 母的睡眠时间时长有时短。

“真的很对不起……”

Old Ancestor 母再度sighed ,将Annan 深深埋在自己怀中:“即使说再多次,也没有办法改变过去、弥补你的童年。但如果就这样看着你在童年时期受完了苦、作出了牺牲,等你在少年时期却要代替全world 参与最终一战,我又无法接受……

“我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补贴你的,不如你自己说吧……有什么事是能让祖母做的。”

她轻声说道:“只要是祖母能做到的,一定会满足你。哪怕是打破纪年法的事……我也会想办法去做。”

她的言下之意,就是无视创世ceremony :纪年法,亲自去把腐夫杀掉。

——但是神明对神明直接出手,是绝对的禁止事项。

除非对方首先违禁。

早在几年前,曜先生就明确警告了腐夫、让他不得进入教国。

因为教国的特殊政体,是以七位正神为主干的。但因为还有一些从神与伪神也同样在教国的缘故,在这里所有神明的圣职者,天然都具有崇高的地位——因为他们有着竞选权。

哪怕从神和伪神的圣职者,没有成为“教皇”的机会。但他们也可以在各地方、各部门尽自己所能的担任管理职位。

教国的本质,就是将官员的监督权交由various Sects 会、将教会的监督权交由神明。通过this method ,防止人亡政息的情况出现。

但这样的话,其他神明的圣职者、也可以直接获得较高的地位。

因此在教国有明确的律法——并非是所有的神明及其教徒都能够进入教国。他们必须提交申请,并得到至净厅的审核允许。

在那之后还有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召开一次的审核。如果他们被至净厅认为存在不利于教国,就会被驱逐出去。

因为这特殊的法律,教国本身就等同于七位正神的圣堂。而腐夫是被明确告知“不允许进入”的。

如果腐夫的信徒敢进入,最次也是被驱逐、完全有可能被处刑;假如腐夫强行进入,那么他就等于是故意挑衅、主动入侵他人圣堂,其他正神都可以对他动手。

而凛冬duchy 那边是另外一个情况。

因为Old Ancestor 母上次沉睡之前,腐夫还没有跑到凛冬duchy 作妖。她也就忽视了他的存在。

这才是腐夫能够进入凛冬duchy ,夺走了德米特里的生育能力、差点杀死了Annan 一次的缘故。

而凛冬duchy ,是冗余法律最多的国家。如果仅从律法上看,在凛冬duchy 甚至在街道上尿个尿、骂个人都是犯法的——但实际上,执法的时候却不会这么蛋疼。

如此严苛的法律,是为了方便Old Ancestor 母的圣职者使用divine technique 。

Old Ancestor 母的divine technique 有一部分是冰霜,但更多的是“传统”。简单来说就是“断罪”。

就如同银爵士的“强制纳税”一样。

Old Ancestor 母的priest 也可以让人“强制服刑”,用这种方式将人束缚起来。

如今Old Ancestor 母已经醒了,腐夫如果进入凛冬duchy 、就会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触发一堆乱七八糟的法律,随后被Old Ancestor 母正义执行。

——这就是“祖母”的“家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