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ghteous Player Chapter 120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玩家超正义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虽然Old Ancestor 母家法严苛。

但是,如果腐夫一直不来凛冬duchy ,Old Ancestor 母在纪年法的约束下是不可以追出去揍腐夫的。

而腐夫甚至很怂的躲在了地下,连这个险都不敢冒。

但其实他哪怕在地面上、Old Ancestor 母也不能轻易对他出手。

因为,如果Old Ancestor 母主动违背了纪年法,就要付出相当沉重的代价——哪怕能够通过ceremony 修复,也意味着Old Ancestor 母在一段时间内会被剥夺不死性、同时自身的力量还会被其他正神留在纪年法ceremony 中的divine force 压制。

这个剥夺的时间,是按照Old Ancestor 母出手的时间决定的。

哪怕Old Ancestor 母出手就能把腐夫秒掉,也得被封禁个半年左右。

如果是平时也就罢了。

不过就是眯一觉就过去的事。

但如今正是蠕虫与天车同时醒来的关键时间点……Annan 并不敢让Old Ancestor 母出去浪。

而且……

“您还是别动手了。腐夫那家伙,我完全能够将他干掉。”

Annan 很有自信的说道:“我不升神,就是因为我升华之后对他就不好下手了。

“他从最开始就是我的敌人——您可不能抢走我的猎物。”

“很好,很有精神。”

Old Ancestor 母显然非常满意Annan 的回答:“凛Dong Family 的child 就应如此!那些胆敢对你下手的人,就必须迅猛出击。要出重手!要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要让所有人知道你的威严不可侵犯。”

她说到这里,眼中cold light flashed :“就比如说……凛冬国内的那些叛徒们。”

Old Ancestor 母将那些找德米特里茬的贵族们称之为“叛徒”。

如果在Old Ancestor 母没有醒来的冬年,这只能称得上是贵族们的挑衅、试探。

但在Old Ancestor 母醒来的情况下,任何胆敢侵犯凛Dong Family 族的行为都是绝对不被允许的——是一丁点的苗头都不允许看到。

所有的giant dragon 都是两相种。

凛冬duchy 在Old Ancestor 母醒来和沉眠的时候,simply 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国家。

首先在地理上就完全不同——随着春年到来,土地会变得肥沃起来、霜兽的活动范围大幅缩退,野外的暴风雪消失、冻结的港口融化……政治、经济、军事、律法,甚至于整个国家的Essence, Qi, and Spirit 都完全不同。

有位诺亚的哲学家曾说过,凛冬就像是一头会冬眠的猛兽。

在飘落着大雪的时候,它是无害的、甚至脆弱的,可一旦它睡醒后醒来,就会让那些遗忘了它昔日威严的人重新想起它的荣光。

“我刻意没有对他们出手,但我的忍耐是有极限的。”

Old Ancestor 母took a deep breath ,将Annan 缓缓放下:“因为这事还是要让你牵头。

“我是你的保障,是你的祖母。家中major event 可以由我拿主意、出了大问题我也可以扛得住,但你才是这个家的patriarch 。这种事得你出头——得让你有面子,才能镇得住那些小辈。”

Old Ancestor 母的言语铿锵有力:“对于那些还在犹豫,没有真正犯下不可饶恕之罪的人,还是应该教导他们、引导他们。

“整个凛冬duchy 就像是一个大家庭。你就是这个家的patriarch 。

“真正犯了大错的人,必须得到惩罚;但那些只是心思不对的人,就应该好好教导他们、劝诫他们、警告他们。要让他们没有那种不该有的心思!

“如果不教诲他们就加以处刑,这称不得仁政;如果不惩戒他们就宽恕他们,就会被人轻视。这其中的分寸,你得好好把握。”

Old Ancestor 母说着,brows tightly knit :“伊凡也太不像话了。如果想办法延寿的话,他的龙化应该还能再推迟几年——而这几年正是你最忙的时候,无论如何他都不该给你添负担。

“好在德米特里也是个好child 。他的能力可以撑得住,也没有被权力迷了心。如果没有他的话,你遇到的麻烦可能就会牵住你的升华之道了。

“毕竟你升华成天车,才是你真正应该做的事——远比成为trifling 凛冬大公要更加重要。没有被这种小事拖慢你成长的步伐……可以说,你很有分寸。德米特里和玛利亚也都靠得住。”

“我一直都记得的。”

Annan 轻声应了一句。

Old Ancestor 母的话很多——可能是因为她刚睡醒,憋着一肚子话要跟Annan 说,也可能她原本就是这样一位有些话多的长辈。

她就像是那种封建家族的祖奶奶、Old Taijun 、当家老太太,而Annan 就是年幼而沉稳的patriarch 。

她有那么满满一肚子的话要嘱咐Annan ,有数不清的经验和教训要教给Annan 。而在此之前……她还是一位经历了特别特别长的时间,都没有见过自己grandson 的“Old Ancestor 母”。

那种又惜又疼又担忧的感觉……如今的Annan 清晰无比的感受到了。

也只有如今完成了ceremony ,重新变得完整的Annan 、才能深刻的体会到如此复杂的感情。

这也让Annan 坚定了让玛利亚变回正常人的决心。

玛利亚的lifespan 还非常悠长。

她甚至可能变成风暴之神——在这种情况下,越早取回真正的人性,对她成神之后的体验就更好。

至于德米特里……

……虽然这么说不太好。

但Annan 的这位长兄,大概不会想要活很久。

他如今马上就要成为Old Ancestor 母的教宗——而在Old Ancestor 母醒来之后,这个“马上”大概就变成了“随时”。

如果他想要成神的话,走ceremony 师转教宗的路线,也可以成为Old Ancestor 母的从神……就像是石父一样。

然而和Annan 与玛利亚姐弟不同,德米特里并没有特别旺盛的欲望。

Annan 也提过好几次,德米特里每次都明确拒绝了Annan 帮他找回感情的计划。

“因为没有那种必要。”

德米特里如此说道。

或许是因为,他陪伴伊凡大公的时间远长于younger brother younger sister 们,他和father 伊凡的关系特别好。

如果不是放心不下younger brother younger sister 们、又放心不下凛冬duchy ,德米特里在伊凡龙化之后,其实就也要跟着他一起走了。

等凛冬这边彻底安定了下来,也有了可堪大任的继承人之后、他就要准备龙化去找伊凡了。

毕竟龙化本身也是取回感情的ceremony ——这意味着冬之心彻底孵化。

……然而龙化必须要耗尽自己的lifespan ,实现的自然死亡。

某种意义上,德米特里如此勤奋的处理政务、大概多少也有求一个过劳死的想法……

毕竟对于凛冬一族来说,死亡并不是永别。

德米特里如果想见Annan ,也随时可以通过Old Ancestor 母、或是Annan 的ceremony ,再度短时间内返回人世。

这也是一种活法,Annan 无权干涉。

但至少现在,Annan 可以让他活的轻松点——

“我准备好了,祖母,”Annan 认真的说道,“我们该返程……

“——去彻底解决这些年在凛冬残留的【问题】们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