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ghteous Player Chapter 120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面对梅尔文伯爵的突然发难,德米特里怔了一下。

他先是感到警惕——

因为这是毫无意义的挑衅。

假如梅尔文伯爵不将这个情报说出来,还可以理解为他们在收集人口。

梅尔文家族的确需要大量的人口。

因为他们本家其实不剩多少活人了……

根据Annan 提供的情报,梅尔文家族其实一直都在暗中用神稚子制造“生骸”。

在他们家族,能够一直活下去的,最终基本都成为了“Elder ”——就如同苏马罗科夫·梅尔文一样。

这种地位的人,肯定是不会去打工的。然而梅尔文家族是凛冬第三大的家族,他们的领地、产业都需要相当多的人手打理。

这些重要的岗位交给外人肯定不放心,可交给自己人的话……又没that many 人。基本上到三十岁之前,就要被做成生骸了,而少年和青年的经验又不能让他们照顾好这些产业。

所以梅尔文家族一直都对教育产业很上心。

凛冬有至少八所大学,都是梅尔文家族投资的。而在基础教育方面,超过2/3/2021 的教会学校都有梅尔文家族的投资。

凛冬duchy 是没有中学的——他们只分两种教育,一种是在负责教认字、算数、读写、基本法律、以及“规矩传统”的教会学校;另外一种就是真正教学问的大学。

教会学校不分年龄,随时都可以去读。只要有自己的名字,从个位数的年龄到四五十岁都随时可以入读。

按照规矩,教会学校通常不收费。一般由当地的正神教会负责提供资金的大头。

而教会也会享受福利——在这些教完基础教育的学生即将毕业的时候,当地bishop 就可以过来、提前询问一圈是否有人愿意来教会工作。

如果有意向的话,就要通过各地教会倾向不同的考试。

比如说在诺亚就是要会算数、会笑、会聊天,在联合王国就是有艺术innate talent ……而在凛冬,就是要对律法有innate talent 、有调解能力。

最优秀的毕业生优先被教会挑选,其次是投资教会学校的股东们。这些校董也可以派遣自己的公司前来招一波人。

通常这些公司和教会都是供不应求,所以他们可以拉高考核标准,收走最优秀的一批学生。

各国的具体规则不同,而在凛冬的规矩是,其他股东收取的毕业生加起来只能和教会收取的人才数量一致。也可以视为教会始终占比所有教会学校51%的股份,剩下的才按他们的股份比例分。

而梅尔文家族,until now 都是教会学校投资的主力。

凛冬duchy 有2/3/2021 的教会学校里,有梅尔文家族超过5%的股份。而这些校董中有梅尔文之名的学校中,有接近一半的股份占比超过所有股东的50%——不算教会的50%。

大家通常认为,这是因为梅尔文满world 找人联姻、把自己家的child 全卖出去了的缘故。

其实不然。

那些被“卖出去”的……反而几乎是最幸运的一批。

德米特里意识到,苏马罗科夫·梅尔文的这段话,其实就是一种试探。

他在试探自己……通过这种近乎挑衅的方式,来试探自己是否知道梅尔文家族少人的真相。

于是德米特里lifts the head 来,深深的望向苏马罗科夫·梅尔文。

“梅尔文伯爵,请容我确认一下……”

留着black 及腰长发,眉头仿佛无时无刻都在深深紧皱着的男人,发出低沉的、隆隆的声音:“您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德米特里的声音并不算响亮,甚至语气都可以称得上是平和。

但他这在喉咙深处滚动着的声音,却震的人心脏嗡嗡的。仿佛是被惊醒的狮子,发出了震撼心脏的低吼。

虽然并非是transcender ,也并不是真正的大公——但他毕竟是一位枢机bishop 。

德米特里身上独有一种completely different 的气质。

那是对所触及、所擅长的领域了如指掌的威严感——只是德米特里所擅长的是治国与政治。

就算苏马罗科夫·梅尔文是白银阶的transcender ,也被德米特里不轻不重的这一眼,瞪到瞳孔颤了一下。

苏马罗科夫也不自觉的紧张了起来。

他沉默了一小会,随后脸上堆出笑容、似乎是退了一步:“您这是哪里的话……

“在咱们这,孤儿不是最麻烦的群体吗?我这是主动替您承担这部分麻烦啊。”

梅尔文伯爵这话其实倒也不假。

在凛冬,婴幼儿是“不算人”的,只能算作幼崽、算作一种“兽”。他们将这种child 叫做“稚子”。这种观念大致类似于不把鸡蛋算作是鸡。

必须要child 能够自理——具体来说,就是能够站直、能够说话、自己会吃饭、自己能穿衣、自己可以把饭弄熟,即使自己一个人在家也不会饿死的情况下,才能算做“一个人”。

通常得到名字的时间,是五六岁。有些时候child 开窍的早,也可以提前授名。

一些没有文化的乡镇人,甚至将这种传统倒果为因、认为是“child 在得到名字之后,才有了属于人的知性”;而如果始终不在ceremony 下,给符合标准的child 授予名字、child 就会始终是wild beast 。

因为有些child 晚开窍,或者就是单纯的性格不好,一直到七八岁、甚至八九岁还得不到自己名字。有些时候家长心软,就会在child 还没法自理的时候,就直接给child 取名字。

但这种child 通常都会不那么懂事——具体来说,就是巨婴。一些老人就认为,这是因为干涉了神圣的ceremony 、如同将蝴蝶直接从蛹中取出。

他们认为,那些孤儿之所以不懂礼节、不懂规矩,vicious and merciless 如同wild beast ,就是因为他们没有长辈授予他们名字。

但实际上,这肯定是因为没有人教育他们。

不过这种教育倒也不能算错……因为这实际上,等于是在取名之前、就让每个家庭都耐心培养自己的child ,至少要培养到能够懂事到通过检查、被族老授予名字的程度。

generally speaking ,授予名字的时间是生日。各地方的族老,除非身体实在不适、否则一定会出席“稚子”的生日。

如果在生日上表现得好,看上去开了智懂了事、就会被族老授予名字。从这一天开始,他们才能算是一个人。

当然……这种规矩,其实越是上层、越是有文化反而越是开明。

就比如说玛利亚这个名字,是Old Ancestor 母起的;而德米特里则是伊凡取的——当然,也是经过了Old Ancestor 母的统一。

Annan 就更厉害了……他的名字实际上是自己取的。

只是对外宣称是伊凡大公给他取的,要让伊凡背这个锅——毕竟在凛冬duchy ,“Annan ”其实是个girl 的名字。它读作“安娜”,含义是“仁慈”。

如今,这位名字叫“仁慈”的大公、因为他之前在北地的举动,已经被全国贵族视为近百年来最大的暴君。

Leave a Reply